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次跟寡妇做太紧了|猛烈撞击花径研磨

2021-11-01 08:55:14情感专区
老和尚一边下着棋,一边微笑着道。

  霍司爵正往嘴边送的茶杯停下来了。

  外面的雪花依然在簌簌的下着。

  风,也没停。

  可是,这一刻,他就看着这个老和尚,忽然就好

老和尚一边下着棋,一边微笑着道。

  霍司爵正往嘴边送的茶杯停下来了。

  外面的雪花依然在簌簌的下着。

  风,也没停。

  可是,这一刻,他就看着这个老和尚,忽然就好似刚刚那些焦躁情绪都暂时抛却到了脑后一样,唯一眼睛里能容得下的。

  就是他这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几十年。

  所以,他到底是什么人?他既然能从蓝陵手中把他救下来,又在这个寺庙里待这么久,他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你到底是谁?”

  霍司爵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再一次问了出来。

  果然,这老和尚又是爽朗一笑:“施主,你这个问题已经问过贫僧好多遍了,贫僧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贫僧法号慧明,是这寺庙的主持。”

  “不,你不是,你应该就和他有关!”

  忽然间,这个年轻男人就坐在棋局对面端着手里的茶缓缓说了句。

  话音落下,老和尚原本正在下着棋的手,在那里顿了顿,片刻,那颗子才继续落下去。

  霍司爵看到了,继续说:“蓝陵说了,他的势力无孔不入,所以我最后也败在他的手中,但是你这个寺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却还能存活的好好的,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们两人是认识的,而且渊源很深。”

  “呵呵……”

  老和尚再次笑了。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再露出那种打太极的表情,而算是默认了,并且,眼神中还出现了一丝赞许。

  似乎在称赞这个年轻人,的确很聪明。

  “那你说说,我跟他有什么渊源?”

  “蓝陵是开国之人,当年和他一起打江山的,都被授予了勋章,就是那十个人,这十人现在都被我弄死了,所以,你不是里面的。”

  “嗯,所以你觉得我是谁?”

  老和尚居然对他的推测越来越有兴趣,明明是在猜他自己的身份,可这会,他端着那杯茶挠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竟然还是自己还是一个迫切知道的八卦者一样。

  霍司爵:“……”

  “你该不会是他儿子吧?”

  “噗!”

  老和尚终于一口茶全喷在了棋盘上。

  好!

  好得很,这个小王八蛋!!

  老和尚用了好久,才平复喉咙里的咳喘,然后他被茶杯给放下去了。

  “施主,你这脑子太夸张了,他今年八十,贫僧,你怎么看也六十多了吧,那你觉得他蓝陵十岁左右就能生孩子了?”

  “……”

  悻悻收回目光,霍司爵终于不出声了。

  以前的人,十来岁不能生娃?

  但终究,因为这个老和尚的强烈反应,霍司爵还是把这个猜测给推翻了。

  中午,温栩栩回来吃午饭的时候,听到说起这事,也是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她倒是想到了一个人。

  “你还记得吗?当初,玉雪梅邀请我去蓝家的望角楼参观时,我看到了他们家的介绍,那上面说,蓝陵还有一个弟弟。”

  “弟弟?”

  “对,当年也是一起打战的,后来建国后,蓝陵做了开国领导人,他弟弟就没有提到做什么了,你觉得,他会不会是他?”

  温栩栩分析道。

  霍司爵皱了皱眉,一时也发表不出意见。

  这不能怪他们,他们还年轻,老一辈的事,根本就不了解,再加上现在又被禁锢在这里,那就更加别想知道这些秘密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天入夜后,冷绪居然偷偷摸摸的上了山。

  “总裁……”

  “你怎么来了?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半夜被叫醒的夫妻俩,见到了这个忽然潜进来的贴身手下,十分的担心。

  可冷绪却浑然不顾了,他顶着一头风雪过来后,看见了两人,忽然就从身上拿出了一样用纸包住的东西来。

  “总裁,你看,这是我们这段时间被软禁在龙吟阁时,整理阁内旧物的时候发现的,你看看。”

  “……”

  霍司爵接了过来。

  却看到,走廊里昏暗的光线下,这纸包打开后,还没有瞧见是什么东西,冰冰凉的金属感就已经触屏到他的皮肤上了。

  等到他终于全部剥开时,黄澄澄的颜色跃然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勋章吗?”

  旁边的温栩栩看到了,顿时震惊到一双杏眸全都瞪圆了。

  勋章,没错,又是勋章!

  霍司爵也认出来了,霎时,因为这些东西这段时间给他带来的阴影和厌恶,他眼睛里马上就腾出了一丝痛恨,意欲将她扔掉。

 文学

可忽然间,他发现了上面的不同。

  “维和勋章?”

  “对,总裁,这是维和勋章,是联合国那边给反恐英雄颁发的最高荣誉奖章。”

  冷绪颤抖着一字一顿道。

  走廊里,安静下来了,就如同所有人的声音都在这一刻消失了一样,连呼呼刮着风声都听不见了。

  唯一能听见的,就是大家每个人身上心脏跳动的声音,还有,那些原本冷却的血,也终于又活了过来,开始流动燃烧的声音。

  霍司爵最后是紧紧握着这枚勋章进去的。

  一整夜,他都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口上,让它贴着自己入眠,旁边,则是偎依着他的温栩栩。

  之后,在接下来的几天,老和尚发现这个年轻男人变了。

  他不在找自己问东问西,那眉眼间的烦躁,也平淡了许多,他过来,他就静静的和他下着棋,要是聊的话,也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有点反常啊。

  老和尚有点担忧。

  “施主,你这几天似乎心态十分平和。”

  “嗯。”霍司爵端着旁边的茶,慢慢的抿了一口。

  “大师不正希望我这样吗?你说了,我要静下心来,我的戾气有点重,需要让这寺庙里的祥和之气,来平缓一下我的杀心。”

  “……”

  好一会,老和尚竟没了话回。

  不过,这样的状态,他倒也是挺满意的,于是这天下了几盘棋后,他就回去了。

  回到禅房,没一会,有小沙弥进来,照例,他还是那句话:“师父,外面那个人又来接你了,他让我问你,可以走了没?”

  “……知道了。”

  老和尚起来了,很快,他就离开了这座寺庙。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山上的风雪停了又融化,树枝冒出了新芽,草地也开始葱郁,就连寺庙门口的大枫树上,鸟叫声也开始响了起来。

  霍司爵没有下过山。

  但是,山下的局势,他却知道的很清楚。

  蓝陵终究还是走到了幕前。

  他自从被霍司爵逼了那么一手后,索性就把他的真面目全给露了出来,他重新入主白宫,朱成文虽然还是最高领导。

  但是,自从这个人进入白宫后,基本上,他的权利就被架空了。

  蓝陵掌控了整个政权。

  而且,因为国内有名的寺庙文清寺住持屡次进入白宫举办佛会,让本来对这个人有着极强排斥意识的全国民众,最后,也平静了下去。

  自此,蓝陵算是大获全胜。

  霍司爵天气暖了后,很少下棋了,他最近喜欢上了看书,寺庙里有个很大的藏书楼,他一次无意发现后,就整天都在这里里面了。

  “哥哥,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老和尚瘦了啊?”

  这天,温栩栩刚铡完草药,过来找他,又提到了这个老和尚。

  霍司爵没有说话。

  但是,如果注意去看的话,会发现,他看着那本书的目光,微微顿了顿。

  “神钰那边有消息了吗?”

  “有了,已经拆了纱布,恢复了,跟原来的脸一模一样,不过,他们现在那种情况,应该也只能待在那个地方。”

  温栩栩不无沮丧的说道。

  霍司爵挑了挑眉:“未必,老婆,交给你一个任务,能完成吗?”

  “啊?”

  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说话的温栩栩,惊讶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都睁大了。

  “啥任务?你说!”

  她忽然有点小兴奋,因为以前她从来没有参与过他的行动,他也没有正式邀请过她。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等她答应后,竟然张嘴就来了句:“你能把我弄病吗?越惨越好的那种。”

  温栩栩:“……”

  好想打死他,怎么办?

  第一次交给她任务,就不能给一个好一点的?还让她把他弄病?!!

  “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的安定,包括马尔代夫的孩子们,A市霍家和龙吟阁,还有神钰那边,都是依靠这老和尚,你都说这老和尚越来越瘦了,那他要死了怎么办?我们就活不了了?”

  这个男人看到她很生气后,赶紧解释起了。

  只是,这解释,怎么听,怎么就那么怪呢,就好似在哄一个孩子似得,还拿老和尚太瘦了说事,想过老和尚的感受吗?

  温栩栩最终还是软了下来。

  “你那病了会怎样?”

  “嗯,陈景河那老头应该会来吧。”

  “……”

  给他跪了!

  温栩栩最终还是动了手,于是这天晚上,这个男人又开始头痛欲裂了,到了严重的时候,他还差点把一个路过禅房的小沙弥给掐死了。

  老和尚见了,连忙让人制住他后,他十分着急。

  “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没有,他在蓝陵找到他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发作过一次了,今天是听到了他爷爷……他爷爷被判了死刑,受到了刺激。”

  温栩栩在旁边满脸泪痕的解释。

  老和尚霎时脸色一变!

  因为这个消息确实是真的,只是,他一直在封锁,没有传到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