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人妻的yin荡生活|在野外自慰和陌生人做了

2021-11-01 08:52:17情感专区
帮个忙之类的,多少都不会让他空手跑,对于从来没赚过钱的姚三爷来说,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当然了,顺便“认识”了更多的人,有机会在公子哥的聚会上

帮个忙之类的,多少都不会让他空手跑,对于从来没赚过钱的姚三爷来说,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当然了,顺便“认识”了更多的人,有机会在公子哥的聚会上跑那么一跑,开开眼界,也是件极好的事情。

  也是在这个时候,姚三爷遇到了“离家出走”已经有一段时间,一直没能找到的姚六爷。

  姚三爷在巷子口被人拉住,正准备甩开,就听到一个熟悉地声音喊他:“三哥,是我。”

  姚三爷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六弟?”

  姚六爷赶紧看向了四周,示意姚三爷到旁边一点说话。

  姚三爷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姚六爷不想让别人发现他,有些无奈,配合着到了旁边,他向姚六爷劝了起来。

  可惜的是,姚六爷根本不怕,他根本不觉得在这种时候回姚家是什么好事情,何况他已经离家出走那么久了,就这样回去,也有些掉价。

  他还跟姚三爷抱怨,也不知道那个老虔婆怎么想的,说是派人找他,随便找几下就不找了,什么意思?

  “不是啊,六弟,老太君一直有安排人找你……”

  姚六爷翻了一个白眼:“得了吧,三哥,你觉得老太君夫认真找我?她巴不得找不到我,家里少养一个人。我这次找你是有事,老太君让大哥、大嫂他们去我们院子,到底是为什么事?我怎么听说,你路娘被老虔婆给关了起来?后来,怎么你放出来了,娘还关着?”

  说到后面,姚六爷还有些怀疑。

  不过不能怪他多想,明明一起关着的人,结果姚三爷夫妻被放出去了,陈老姨娘还被关着,这像怎么回事?

  “这个……有点复杂……”

  “没事,我多的是时间,你说。”姚六爷这回来找姚三爷,就是想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张老姨娘也在帮他打听,但可惜的是,姚家的下人全部被老太君收拾过了,想要打听点什么都听。

  他们那房的人,有不少都被老太君给处理了,零星留下几个伺候着姚三爷、姚三夫人,即使不是老太君的人,也吓破胆了,一问三不知。

  见打听不到消息,姚六爷能怎么办?

  一听说他三哥出了府,姚六爷立马借张老姨娘的人摸清楚了他三哥的行踪,前来拦人了。

  姚三爷没办法,只能把姚安逸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并且替顾清菱解释,虽然她把陈老姨娘给“关”了起来,但其实也只是禁了足,也没有亏待了陈老姨娘。

  昨天,他还去看过陈老姨娘。

  姚六爷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知道不是那个老太婆做给你看的?三哥,不是我说你,你就算再没脑子,你也不能搞不清楚谁是外人,谁是自己人啊。她要真没鬼,为什么要把姨娘给关起来?”

  “我不是说了嘛,那天的事情有点多,姨娘又老惹老太君生气,所以老太君才会一气之下把姨娘给关了起来……”

  姚六爷摆手,根本不想听姚三爷解释,又问起了其他事情。

  能说的,姚三爷就说了,不能说的,他就直接说“不知道”。

  姚六爷了也没多想,就他三哥这老实性子,他也不觉得他三哥会知道多少信息。

  姚三爷低着头,微微有些心虚。

  不是他想瞒着六弟,实在是那些事情连老太君都在调查,还是有可能会掉脑袋的大事。

  姚三爷觉得吧,既然姚六爷不愿意回姚家,那还是不要让姚六爷操心好了。

  接着,姚三爷关心地询问了姚六爷的落脚地,是否还有银子。

  姚六爷早就从客栈里搬了出来,租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院子(当然了,是张老姨娘安排的人找的),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会省钱的人,这么大手大脚的,陈老姨娘那些家私早就被他花得差不多了。

  姚六爷也不觉得脸红,理直气壮地跟姚三爷要钱。

  姚三爷身上哪有什么钱啊,他也就跟着姚二爷在外面,帮人跑跑腿赚了钱,几两银子的事情,也都掏出来给了姚六爷。

  姚六爷一看这么少,十分嫌弃:“这也太少了。”

  “可我身上,就那么多……”

  “行吧,暂时就这么多吧,你回去找三嫂多要一点。明天到这里,再给我一些。”

  “你三嫂也没多少钱。”

  “再没钱,也比我有钱。行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在这里等你。”姚六爷才不管他三哥、三嫂有没有,反正他没有,三哥、三嫂就得给。

  说完扔下姚三爷走了。

  姚三爷叹气,劝又劝不动,只能想办法回去弄钱了。

  总不能放着他六弟在外面不管吧?

  姚三爷、姚六爷不知道的是,其实顾清菱早料到离家出走的姚六爷有可能会联系姚三爷,所以在姚三爷身边安排了人。

  姚六爷一出现,那人就跟上了。

  姚三爷回去后,不仅没跟大家提姚六爷找过他的事情,还偷偷摸摸地问姚三夫人要钱,第二天给了姚六爷。

  姚三爷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孰不知所有的一切都未能逃脱顾清菱的眼线。

  就那么几天的功夫,顾清菱不仅摸清楚了姚六爷的落脚地,甚至意外发现——这张老姨娘跟姚六爷的关系,是不是太亲密了一点?

  她怎么不知道,张老姨娘跟陈老姨娘关系这么好,好到陈老姨娘被关了,张老姨娘没去看陈老姨娘,却帮陈老姨娘照顾儿子?

  可照顾儿子就照顾儿子吧,还只照顾姚六爷,却没有照顾姚三爷。

  总不能,姚三爷有姚三夫人照顾,所以张老姨娘就不费这个心了吧?

  顾清菱皱着眉头,有些想不通,但一时也想不出其中的卯窍,只能暂时放在那里。

  只是……

  姚六爷,她到底要不要弄回来呢?

  顾清菱陷入了沉思。

  算了,还是先别管了,让姚六爷在外面吃点苦头,等这边的事情忙清楚了再说。

轰隆隆——

 文学



  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雷声阵阵。

  姚大夫人看了看天色,让丫鬟派人去门口看看,怎么到了这个时间点了,姚大爷还没回来?

  没有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回话,说那边还没见着人。

  姚大夫人的心有些提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惊慌失惜地跑进了姚家的大门。

  “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姚家的主子们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一群带刀衙役出现在了姚家门口,非常不客气地要往里面闯。

  “怎么了?”姚大夫人看到下人一脸惊慌的样子,连忙上前了几步。

  “不好了,大夫人,衙役上门了。”

  “什么?!”姚大夫人心头一跳,条件反射地看了大丫鬟夏桃一眼。

  大丫鬟夏桃的脸色有些发白,她看似冷静地上前搀扶姚大夫人,实则伸出的手有些发抖。

  可尽管这样,大丫鬟夏桃还是垂了眼眸,轻声说道:“夫人,我们去找老太君。”

  “对,我们去找老太君。”姚大夫人想起之前姚大爷的交待,心里稍微定了定,将某些东西藏在身上,喊了几个丫鬟、婆子,就赶紧往荣和堂跑。

  另一边,姚二夫人冷笑一声:“终于来了。”

  她眸光发冷,让大丫鬟秋荷扶着她,径直朝荣和堂而去。

  没有一会儿,三房妯娌便在路口遇见,大家对视一眼,竟然默契地都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以更快地速度赶往荣和堂。

  不远处,传来丫鬟奴仆的惊叫声,以及一群衙役耀武扬威的声音。

  荣和堂里,顾清菱神色淡定地让下人将四个孙子孙女拢到她身边一,给大丫鬟春天、陈妈等人打了一个眼色,便有人弯了身子,偷偷从殿里离开。

  “给老太君请安!”

  一行人到了荣和堂,向顾清菱行礼。

  “嗯!”顾清菱点头,让他们起身。

  看到顾清菱淡定的神情,不管是姚大夫人,还是姚二都松了口气。

  唯有姚三夫人什么也不知道,还是顾清菱这边派了人提醒她,她才连忙带了丫鬟奴仆往这边赶。

  她心慌慌然,总觉得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却又不知道是什么。

  姚三夫人想要张口,可一看大家都不说话,都找了一个位置坐着,便只能也找了一个位置坐着,保持沉默。

  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又看了看跟其他人一起拢在顾清菱身边的姚安逸,看到儿子一脸惨白地望着大家,姚三夫人的又提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也没多久,那帮凶巴巴的,跟土匪似的衙役闯进了荣和堂。

  陈妈上前,一声轻喝:“好大的胆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居然敢乱闯,不要命了……”

  冲进来的衙役一愣。

  “我们老太君可是当今亲封的伯爵夫人,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闯伯爵夫人府邸!”

  头脑发热的衙役脑袋瞬间清醒,虽然他们是领了县令的命令前来抓人,可是别忘记了,他们不过是一群小人物罢了,人家即使再落魄也是“贵人”,想要弄死他们一个小人物简直不要太容易。

  罪责未定,他们还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比较好。

  带头的衙役立马给众人打了眼色,上前一步给顾清菱赔罪,同时道明了来意。

  给了一个下威马,见对方老实了许多,陈妈老实退到了顾清菱身边。

  顾清菱对此暗表满意,想不到一个“伯爵夫人”的名头,还是有作用嘛。

  她面上不露,故作皱眉,疑惑道:“什么?我们姚家以权谋私,谋财害命,侵占他人钱财?怎么可能?老身可是伯爵夫人,最不缺的就是钱,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你们县令大人是不是弄错了?”

  带头衙役虽然非常惊讶姚家的伯爵夫人怎么这么年轻,但不敢多看,微弓着身体,十分恭敬地说道:“是否弄错,小人也不知道,只是那人手持血书状告,大人不得不禀公处理……”

  “是吗?他告状的是整个姚家?”

  “是。”

  “那这么说,整个姚家都要走一趟?”

  “是。”

  “这就怪了,做事的是爷们,你们带姚家爷们去问就是了,怎么还关后院女眷妻小的事?”顾清菱目光清冷,一副威压之气从她身上散发了出来,“难道,爷们的罪名已经定了下来?”

  “这……小人不知,只是县令大人下令,让小人请姚家众人前去问话。”带头衙役心头一颤,没想到伯爵夫人看着年轻,这气场居然这么大,真不愧是从京中来的。

  没想到人家没落了都有这么大的气场,那要没没落……

  “那行吧,老身就带一家老小随尔等走一趟,不过罪名未定,还请差爷行个方便,勿惊了后院女眷与幼儿。若姚家有罪,自有律法裁决;若律法未决,有人却惊扰了老身的儿媳妇或孙儿,可别怪老身到时候不讲情面。”顾清菱冰冷的目光扫过堂下众人,不带半分客气。

  早在姚大爷查出云阳马家与陈知州轰隆隆——

  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雷声阵阵。

  姚大夫人看了看天色,让丫鬟派人去门口看看,怎么到了这个时间点了,姚大爷还没回来?

  没有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回话,说那边还没见着人。

  姚大夫人的心有些提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惊慌失惜地跑进了姚家的大门。

  “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姚家的主子们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一群带刀衙役出现在了姚家门口,非常不客气地要往里面闯。

  “怎么了?”姚大夫人看到下人一脸惊慌的样子,连忙上前了几步。

  “不好了,大夫人,衙役上门了。”

  “什么?!”姚大夫人心头一跳,条件反射地看了大丫鬟夏桃一眼。

  大丫鬟夏桃的脸色有些发白,她看似冷静地上前搀扶姚大夫人,实则伸出的手有些发抖。

  可尽管这样,大丫鬟夏桃还是垂了眼眸,轻声说道:“夫人,我们去找老太君。”

  “对,我们去找老太君。”姚大夫人想起之前姚大爷的交待,心里稍微定了定,将某些东西藏在身上,喊了几个丫鬟、婆子,就赶紧往荣和堂跑。

  另一边,姚二夫人冷笑一声:“终于来了。”

  她眸光发冷,让大丫鬟秋荷扶着她,径直朝荣和堂而去。

  没有一会儿,三房妯娌便在路口遇见,大家对视一眼,竟然默契地都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以更快地速度赶往荣和堂。

  不远处,传来丫鬟奴仆的惊叫声,以及一群衙役耀武扬威的声音。

  荣和堂里,顾清菱神色淡定地让下人将四个孙子孙女拢到她身边一,给大丫鬟春天、陈妈等人打了一个眼色,便有人弯了身子,偷偷从殿里离开。

  “给老太君请安!”

  一行人到了荣和堂,向顾清菱行礼。

  “嗯!”顾清菱点头,让他们起身。

  看到顾清菱淡定的神情,不管是姚大夫人,还是姚二都松了口气。

  唯有姚三夫人什么也不知道,还是顾清菱这边派了人提醒她,她才连忙带了丫鬟奴仆往这边赶。

  她心慌慌然,总觉得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却又不知道是什么。

  姚三夫人想要张口,可一看大家都不说话,都找了一个位置坐着,便只能也找了一个位置坐着,保持沉默。

  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又看了看跟其他人一起拢在顾清菱身边的姚安逸,看到儿子一脸惨白地望着大家,姚三夫人的又提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也没多久,那帮凶巴巴的,跟土匪似的衙役闯进了荣和堂。

  陈妈上前,一声轻喝:“好大的胆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居然敢乱闯,不要命了……”

  冲进来的衙役一愣。

  “我们老太君可是当今亲封的伯爵夫人,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闯伯爵夫人府邸!”

  头脑发热的衙役脑袋瞬间清醒,虽然他们是领了县令的命令前来抓人,可是别忘记了,他们不过是一群小人物罢了,人家即使再落魄也是“贵人”,想要弄死他们一个小人物简直不要太容易。

  罪责未定,他们还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比较好。

  带头的衙役立马给众人打了眼色,上前一步给顾清菱赔罪,同时道明了来意。

  给了一个下威马,见对方老实了许多,陈妈老实退到了顾清菱身边。

  顾清菱对此暗表满意,想不到一个“伯爵夫人”的名头,还是有作用嘛。

  她面上不露,故作皱眉,疑惑道:“什么?我们姚家以权谋私,谋财害命,侵占他人钱财?怎么可能?老身可是伯爵夫人,最不缺的就是钱,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你们县令大人是不是弄错了?”

  带头衙役虽然非常惊讶姚家的伯爵夫人怎么这么年轻,但不敢多看,微弓着身体,十分恭敬地说道:“是否弄错,小人也不知道,只是那人手持血书状告,大人不得不禀公处理……”

  “是吗?他告状的是整个姚家?”

  “是。”

  “那这么说,整个姚家都要走一趟?”

  “是。”

  “这就怪了,做事的是爷们,你们带姚家爷们去问就是了,怎么还关后院女眷妻小的事?”顾清菱目光清冷,一副威压之气从她身上散发了出来,“难道,爷们的罪名已经定了下来?”

  “这……小人不知,只是县令大人下令,让小人请姚家众人前去问话。”带头衙役心头一颤,没想到伯爵夫人看着年轻,这气场居然这么大,真不愧是从京中来的。

  没想到人家没落了都有这么大的气场,那要没没落……

  “那行吧,老身就带一家老小随尔等走一趟,不过罪名未定,还请差爷行个方便,勿惊了后院女眷与幼儿。若姚家有罪,自有律法裁决;若律法未决,有人却惊扰了老身的儿媳妇或孙儿,可别怪老身到时候不讲情面。”顾清菱冰冷的目光扫过堂下众人,不带半分客气。

  早在姚大爷查出云阳马家与陈知州频繁往来,顾清菱的心中就有了些猜测,眼看着百香阁的生意越来越好,她那三个儿媳妇与云阳城各家夫人往来越来越多,那边肯定会坐不住,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动手。

  顾清菱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摸一下姚家的底,看看姚家剩下的这些人,到底哪些人是人,哪些人是鬼。

  便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仅允许姚大爷、姚二爷兄弟二人对自己的夫人隐约透露了一些。

  不过即使如此,姚大夫人、姚二夫人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有人要暗算姚家,而老太君已经做好了成全的准备,到时候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们只管带人往老太君跟前跑就行了……

  因为这个,姚大夫人才会特别紧张,一看到姚大爷出门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归来,她就担忧了起来。

  倒是姚二夫人镇定一些,因为她比姚大夫人知道得更多——早在几天前,她的夫君便从姚家消失了,除了她和少数几个人,没有任何人知道。

  陈老姨娘被衙役从屋子里拖出来时,差点没吓死:“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伯爵爷的姨娘,你们想干什么?!”

  频繁往来,顾清菱的心中就有了些猜测,眼看着百香阁的生意越来越好,她那三个儿媳妇与云阳城各家夫人往来越来越多,那边肯定会坐不住,就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动手。

  顾清菱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摸一下姚家的底,看看姚家剩下的这些人,到底哪些人是人,哪些人是鬼。

  便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仅允许姚大爷、姚二爷兄弟二人对自己的夫人隐约透露了一些。

  不过即使如此,姚大夫人、姚二夫人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有人要暗算姚家,而老太君已经做好了成全的准备,到时候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们只管带人往老太君跟前跑就行了……

  因为这个,姚大夫人才会特别紧张,一看到姚大爷出门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归来,她就担忧了起来。

  倒是姚二夫人镇定一些,因为她比姚大夫人知道得更多——早在几天前,她的夫君便从姚家消失了,除了她和少数几个人,没有任何人知道。

  陈老姨娘被衙役从屋子里拖出来时,差点没吓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