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四位校花双飞|老师好紧快点再深点再快点

2021-11-01 08:42:17情感专区
“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吧,宁乐夏说什么都信,是不是她说自己是吃屎长大的你也信啊。”

  宋榕时被她一次次的骂,也有点动怒了,“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蠢的人吗,难道

“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吧,宁乐夏说什么都信,是不是她说自己是吃屎长大的你也信啊。”

  宋榕时被她一次次的骂,也有点动怒了,“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蠢的人吗,难道我连一点是非黑白都分不清楚吗,你在那等着,别伤害她,我马上就过来。”

  “呵,那你快点来,我不但要伤害她,我还要弄死她。”

  林繁玥气爆了,差点就把手机给砸了。

  姜倾心没听到宋榕时的声音,但看到林繁玥那个样子,就能猜到宋榕时那头猪又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来刺激林繁玥了。

  若是之前,这两个人因为宁乐夏的事吵架也就罢了,毕竟都没感情。

  但现在不一样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之前宋榕时又对林繁玥那么好。

  落差突然那么大,换成谁都接受不了。

  更何况那个女人是宁乐夏。

  林繁玥真的快没理智了,她气势汹汹的找到灭火器,然后朝大门的锁砸上去。

  姜倾心忙拦住她,“别冲动,那是灭火器,万一把灭火器砸坏了,会不会爆炸啊,为了宋榕时不值当啊。”

  “会爆炸吗。”林繁玥眼睛含泪的问。

  “我也不太清楚。”姜倾心汗颜,“我们等等吧,霍栩来的路上了。”

  林繁玥被说的放弃了,靠在墙壁上等。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幻想着如何弄死宁乐夏这个贱人,然后让宋榕时生不如死。

  但狰狞的想了十多分钟后,慢慢也冷静下来了。

  为这两个狗东西闹出人命,不值得。

  门也是在这时候突然打开了。

  好长时间没见的宁乐夏拄着拐杖出现在两人的视野里,她身上穿着一件价格昂贵的丝质睡衣,这种寒冷的天气,里面一股舒服的地暖扑面而来。

  旁边,一名中年妇女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

  活脱脱一副贵族少夫人的派头。

  宁乐夏看到林繁玥后,苦涩又凄然道说:“没想到你们能找到这里来,如今,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你们不能放过我。”

  姜倾心阴冷的皱眉。

  林繁玥看着那张讨厌的白莲花脸,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先二话不说的往她脸上打了一巴掌。

  宁乐夏“砰”的被打倒在地上,小脸立刻肿了起来,嘴角也流出了血,她咬着牙,捂着自己的腿很剧痛的样子。

 文学

一旁的保姆吓坏了,连忙伸手扶她,“哎呀,宁小姐,您还好吧。”

  “好痛。”宁乐夏五官紧紧的扭曲在一起。

  林繁玥就觉得她装,指着她骂道:“你装吧,继续装啊,以前你不就喜欢装吗,还有脸问为什么不放过你,你做的那些事,都丧心病狂了,梁维缜没把你交代出来,但别把我们当傻子。”

  “宁乐夏,我们的账该一起算了。”姜倾心也面无表情的说,“你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等会儿,人上来了,拖你走。”

  宁乐夏咬紧了牙根,眼泪也崩溃的落了下来,她嘶声喊了起来,“梁维缜的事我没有参与,我跟他根本就不熟,放过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与你们为敌,林繁玥,我答应你,以后我离宋榕时远远的,我不会跟你抢她的,求你了。”

  她吃力的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你已经什么都有了,而我,失去一切了,我就想苟延残喘的活着。”

  林繁玥耻笑,“别跟我装......。”

  “乐夏,你干什么,快点起来。”

  身后,猛的传来宋榕时着急的声音。

  她脸色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宋榕时像阵风一样连忙把宁乐夏从地上扶了起来。

  宁乐夏立刻靠在他胸口,满脸无助,“榕时,你放开我。”

  宋榕时低头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和被打肿的脸,眼底闪过抹怒气,“你的脸......。”

  “是我打的。”林繁玥大声开口,她的瞳孔里,是自己的丈夫抱着自己最厌恶的女人。

  她真是恨不得弄死这对狗男女。

  宋榕时看向她,眼底充满了烦躁,“你的脾气为什么总是那么暴躁,我都说了,她是有苦衷的,有些事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在梁维缜这件事上面,她也是受害者好吗。”

  “受害者?”林繁玥眼底喷出讥笑的火光,“宋榕时,我不跟你废话,你今天是不是一定要保护她。”

  “繁玥,我不能让你伤害她。”宋榕时想也没想的说,“我已经欠她够多了,而你呢,已经是总统的干女儿,我家里人也很喜欢你,你要什么有什么,宋少夫人的位置也是你的,你知道外面多少人羡慕你吗,而乐夏,什么都没有,你别觉得我说这些话是和她有什么,我跟她是清白的。”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说的够委婉了。

  但姜倾心听了后便担忧的抓住林繁玥的肩膀。

  事实证明,林繁人被他三言两语刺激的差点疯了。

  “我在你心里原来已经拥有这么多了。”林繁玥哈哈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你以为我稀罕你宋少夫人的位置吗,什么破玩意,要不是当初不小心怀了身孕,又被你姐逼着,你跪下来求我嫁,我都不得嫁,你太恶心了你知道吗,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恶心的男人,像你这种人,就是不配得到别人的爱,你哪里值得别人爱了,你就是坨垃圾。”

  她完全毫无理智的辱骂了起来。

  好像终于能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夫妻,离婚时,会撕破了脸成为了仇人。

  明明曾经在一张床上做着最亲密的事,到最后却用最恶毒的言语攻击对方。

  宋榕时脸色狠狠的变了,眼神里也多了难堪和羞恼。

  宁乐夏心底想笑,嘴上却连忙护犊子的道:“林繁玥,你说话太过分了,榕时他是在乎你的,你何必用这么难听的话去伤害他,好歹你们也是夫妻一场。”

  “谁跟他是夫妻了,我要离婚,我一秒钟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多呆了。”林繁玥何尝不知道宁乐夏是在故意离间她和宋榕时的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