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王爷玩弄丫鬟 h|酒店为什么那么多大声叫的

2021-11-01 08:35:08情感专区
衙役报子生怕自己跑慢了拿不到打赏,拼命的追赶,差点跑断气。

  听到傅云轩问第一是谁,他都没有喘过气来。

  福三去看过榜,就直接答道:“路公子!”

  “

衙役报子生怕自己跑慢了拿不到打赏,拼命的追赶,差点跑断气。

  听到傅云轩问第一是谁,他都没有喘过气来。

  福三去看过榜,就直接答道:“路公子!”

  “又是他,真是冤孽啊!”

  傅云轩两眼一翻白就昏死过去。

  县试时路攸得了案首,还能怪罪成舞弊营私,现在大家都一样参考,总是公平竞争。

  可是……可自己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此时,急匆匆赶过来江团还没有来得及恭喜。

  就看见傅云轩被气得倒下了,吓得连忙叫人抬进来再请郎中。

  忙乱一通,才发现旁边报信的衙役还等着拿红封,又忙叫紫鸳把早准备好的红包拿来。

  傅云轩只是被一口气给堵的,被福三给他前胸后背的拍几下顺顺气,没有请郎中人就缓过来。

  傅云轩这边还没有安静下来,跟着江景阳出门的周四平又大喊大叫的回来了。

  还背着一个满脸通红,满嘴酒气,人事不知的江景阳。

  江团看着那边刚刚醒转的姐夫,又看看这边烂醉如泥的大哥,急得跺脚:“这又是怎么回事?”

  周四平让人给江景阳更衣,又引着江团到旁边屋子里才道:“是路府公子劝酒,大公子酒量浅,才几杯就醉成这样了。不过在大公子睡过去之前,已经签下婚契。”

  江团心里一定:“真的签下来了?都不用找长辈?”

  周四平笑着道:“路府把白酒技术看得重,哪里需要长辈出面。

  我看路千元那急迫样,是恨不能马上将路四姑娘送出府。”

  用白酒技术换婚约,原本就是江团的主意。

  但是做得这样快,还是槿嬷嬷她们导演组的功劳,另外就是江景阳自己的本色出演。

  从江景阳表露出喜欢路府庶女开始,嬷嬷们就在路府下人出没的街头巷尾传出话来。

  说路府三姨娘要跟正妻较劲,非得将女儿嫁去草原。

  话很快传进府里,把祁氏气得咬牙切齿。

  又担心路攸真的考上案首,那贱人肯定会去老爷面前撒娇卖惨,再踏上自己一脚。

  反正老爷已经看过江家小子,索性一不作二不休,她也不再等江家长辈来提亲了。

  赶在榜单出来之前,路千元就灌醉江景阳,让他立契,以白酒蒸馏技术为聘礼,求娶路兰君。

  一切都以江团所期望的发展。

  按契书所写,江家先请媒人上门提亲,路千元会随媒人到江家看门,顺便检查白酒生产是否属实。

  若是没问题,等到路兰君成亲送嫁时,路千元就要取走一套设备。

  江团的计其实不能当算计,只是阳谋。

  只要时间再稍微长点,她可以跟祁氏慢慢悠悠商谈的。

  在白酒巨大利益面前,亲情算什么,更何况还是个不得宠的庶女,祁氏肯定会答应。

  可路府里面还有个不靠谱的三姨娘。

  祁氏跟江团都担心她闹出岔子,于是默契的飞快达成共识。

  第二天,傅云轩还在床上怄气躺尸,江景阳已经晃晃悠悠起来了。

  他没有醉过酒,此时浑身酸软,头疼欲裂,还是强撑着笑容满面:

  “娇娇,我们马上回万宁,让爹娘找人上门提亲。”

  江团看着他那难受劲,忍不住责备道:“不是说好只喝两口装醉吗?你怎么就真的喝上了。”

  江景阳揉着自己发胀的太阳穴,黑脸红扑扑,很是不好意思道:“刚开始还只是假喝,看见契书……一时间就没忍住。”

  好嘛!这是欢喜过头了,倒是演得入情。

  既然府试已经结束,跟路兰君的婚事也有了眉目,江团兄妹就要急着赶回去。

  现在只是契书,还得请媒人来交换庚贴,把契书换成婚书,这桩婚事才稳当。

  临行前,路攸带着路兰君来送行。

  傅云轩一见到他就又羞又恼,当初两人在文会上打赌比赛,可是有好些人知道的。

  此时傅云轩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说话也阴阳怪气:“今天六合楼有诗会,路案首应该去赋诗一首,给宴会填词才对!”

  六合楼是烟花地,今天那里的老鸨专门给学子开了一桌席,要几个榜前几位去吟诗作赋。

  虽然现在这些学子只是些穷秀才,老鸨还是挺会做生意的。

  一百文的酒菜就当结个善缘。

  莫欺少年穷,谁也不知道过一两年,这些学子里不能出一个状元榜眼探花郎。

  到那时,都是自己楼里姑娘的入幕之宾,说出去就能增加些噱头。

  虽然学子们都知道这些妓子打的什么主意,也有人贪图那点美色愿意留名。

  听到傅云轩用妓子嘲笑自己,路攸神情冷傲:“你不是说要超过我吗?八月乡试,我们再比。”

  他已经从官府看到明文通告,今年要开恩科,八月秋闱乡试,也就是考取举人。

  今年的乡试是一次天赐良机。

  朝堂更迭,公布天下的诏书所讲,钦元帝的暴戾收税就是被无知学子所惑。

  所以凡是在京中有名录的举人,三年都不得参加科举考试。

  毕竟无论发生了什么,天家颜面总是不容损伤。

  哪怕已经打出脑浆子,也得口口声声血脉亲情。

  这样不仅多一次恩科,多了一次考试机会。

  还能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直到殿试。

  如此一来,只要功课扎实学过的秀才,就有可能考上举人进士。

  听到路攸又提挑战,傅云轩只感觉心中怒火翻腾,他已经连输两把,肯定要应下乡试的比拼。

  “比就比,谁输谁赢考场见。”

  这边电闪雷鸣,另一边则是姹紫嫣红、春意盎然。

  江景阳跟路兰君相对而立,情意绵绵,两张脸都已经红成玫瑰花。

  江景阳絮絮叨叨,一句话说了几遍:“兰君,等我回去,就让人来提亲!”

  “嗯!你在路上小心些。”路兰君羞羞答答,还是坚定的看着江景阳。

  不同于这两对的无事生事,江团是真的忙。

  她在打点这段时间在西陵城买的各种东西。

  茶叶,蚕丝,酥油,牛肉干,都是万宁镇买不到的东西。

  西陵城靠近西伦草原,以牧场为主。

  不同于人们习惯中的茫茫大草原,西伦草原其实是一片大草场。

  其间雪山草地,遍布沼泽,是放牧牛羊的好地方。

  西伦人以牛羊为家,西陵府城自然奶制品也多,让喜欢酥油的江团收购了一大堆回去。

  西陵府城外又多种茶树,茶叶就是这里的特产。

  磨磨蹭蹭到日头都快升起,江家的车队才终于出发。

 文学

从西陵赶回巩密县的路况实在不敢恭维,再加上下过雨,更是难行。

  等到巩密县已经天黑,一行人不得不在城外车马店过一夜。

  第二天早上城门开,车队就到了棋盘街,江景文才刚刚起床。

  江团从行李中取出专门归置好的礼盒,其中是送给江景秋的,里面有女人用的胭脂,还有一套价值不菲的笔墨。

  江景文没有去成西陵,缠着兄妹俩问府试的事。

  听到傅云轩跟路攸都考上秀才,既高兴又羡慕,只叹着自己读书迟了。

  江团挂念着家里的灵芝水稻,还有鲜花精油,江景阳惦记着快快去西陵府提亲。

  兄妹俩只在棋盘街吃过午饭就当天返回万宁镇了。

  留下一个可怜巴巴委屈难受的江景文。

  秦家村得到府试消息,江家又再次沸腾了。

  老宅是高兴女婿考上秀才。

  青山院则是为江景阳突然要定亲。

  柳氏跟江青山都认识路兰君。

  一听到儿子说早就心怡路家姑娘,柳氏懊恼:“兰君是个好姑娘,就是她娘身体弱了些。

  你这个傻孩子也不知道早些说,娘当时该跟你岳母多说几句话,拉拢好关系。”

  官太太跟农妇是有代沟的,尽管荣氏在青山院住了一月,柳氏跟她也没说上几句话。

  现在才知道,很是后悔。

  要是自己厚着脸皮去讨好一二,现在是不是孙子都该有了。

  江青山只顾着挠头嘿嘿直乐,可一听江团到要他去西陵府提亲,就双手乱摆:“娇娇,人家是大官,你爹最多见见村长,哪里敢跟当官的说话。”

  这可就犯难了,江青山就是个普通农户,你要他耕种十亩八亩地不嫌累,要去见那些官府家眷,他肯定说不出话来。

  还是跟着江团回家的槿嬷嬷出了主意:大户人家提亲,不一定必须要自家长辈出面,可以找一些乡绅名流出面帮忙。

  这倒是给江团提了醒。

  说到关系走得近的乡绅名流,自然是八宝轩的李丰,还有万宁镇的亭长何员外。

  这些人去府衙八品经历府上,求娶一个庶女,身份地位勉强合适。

  物色好提亲人选,江青山就去请人帮忙。

  一听是跟西陵府衙的官家结亲,何员外满口答应当媒人,走这一趟。

  李丰也答应做宾客,只是敲了江团一记,要她把卖去梧君阁的静心香全部卖给自己。

  这只是小事,江团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

  于是,江家备齐提亲用的礼箱,再用红绸包好,由江景阳周四平护送。

  带上秦家村的村长秦光,接上何员外和李丰,一行人风驰电掣的又奔西陵府而去。

  青山院里,槿嬷嬷跟汐嬷嬷开始训练紫鸳、雪雁。

  紫鸳胆大是好事,可也不能没有规矩。

  以前江团也不懂如何调教下人,所以任由着两个婢女随性子野蛮生长。

  现在有两个宫中的嬷嬷在,两个小姑娘的好日子就一出不复返了。

  不仅紫鸳跟雪雁要学规矩,江团也要在旁边观摩,这当然是她自愿的。

  在路府走一趟,她看到了正经大户人家的规矩,内宅中稍微行差踏错都惹人笑话。

  自己可以不学婢女们的端盘摆茶,但得知道什么是错误,于是就让嬷嬷教她一些基本礼节。

  时间在这一晃荡中过去,转眼就是五月。

  前去西陵府提亲的江景阳还没有回来,傅云轩带着江景秋还有快两岁的女儿到秦家村来了。

  因为家里弟媳有孕,为防止两喜冲撞,江景秋带着女儿住进青山院。

  小外甥女很是腼腆害羞,江团让紫鸳雪雁两个婢女领去后院玩。

  她这才看着怀孕三个月,刚刚坐稳胎的江景秋,吃惊道:“秋姐,你现在这身子怎么能坐马车?有什么事让人带信来就是。”

  江景秋眼睛红红的,拉住江团的手道:“娇娇,报应来了!是我对不起江家,现在终于遭报应了。”

  江团蹙着眉:“秋姐,你可是当娘的人,别哭哭啼啼害了孩子,你哭他也不安生。”

  她不知道江景秋为什么突然这样说是,只是察觉到应该又跟傅家纱坊有关。

  在去西陵府的路上,傅云轩就跟那个许荣闹翻了。

  府试时也再没有见过面。

  听到江团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高兴,江景秋赶忙抚摸肚子,收住自己的情绪,她也不隐瞒事情:“傅家分家了。”

  “哦!”江团只淡淡哦一声。

  给江景秋倒了一杯自己新打出来的酥油茶,有从西陵府买回来的酥油,简直是她的心爱之物。

  “姐,你喝喝这个,看习惯不?”

  见江团神情不动,江景秋也镇定下来。

  她端起看起来黏糊糊的液体,喝了一口:微咸,奶腥,茶香混合着,这味道很是古怪,让她有些反胃。

  不过她还是端着杯子慢慢喝着,一口一口,话匣子也就随之打开。

  这次傅云轩考中秀才,傅家也着实高兴了几天。

  可在一次傅云轩无意闲聊时,说出自己在百花楼吃酒,一顿差点就花去三两银子时,大房的傅肃宁当场翻脸了。

  说自己在家里辛辛苦苦挣钱,小叔叔在外逍遥自在,一顿饭就花去他三个月的月奉,这不公平。

  大房说现在家大人多,傅肃宁也该起宅子娶媳妇,几代人挤在一起根本住不下。

  二房也说自从流民开始,纱坊生意不好,这些时日都是在吃老本,大家分下来的例钱也越来越少。

  大房说二房偷懒,二房说大房人尽用自己亲戚,最后矛头一直指向四房。

  家里花钱最多的,还是四房的傅云轩。

  大房二房算计过,虽然傅云轩现在有秀才功名,可以减免税赋,可是他也是家里最费钱的。

  不仅念书要交束脩,还要参加乡试会试。

  考举人、做状元哪里是容易事,至少还得白用十年时间。

  要是考不上,那些钱可就打了水漂。

  若是能考上……当然还是一家人,那已经是几年之后的事了。

  江景秋说得气愤难平:“这些不要脸的话都是傅肃宁说的。

  他说夫君已经是秀才,可以在城里都开馆授课,边教边考。

  这样也有进项银子,别老是坐享其成,拖累了大家。”

  这些话明面是傅肃宁说的,他仗着自己是晚辈,天天跟傅云轩比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