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排行榜(老师办公室里的强H)合集列表

2021-11-01 08:28:38情感专区
但就在温初盈往前走了两步的时候,明子硕的拳头已经砸到了明昱骞的面前。

  “表哥,小心!”

  随着温初盈的惊呼声落下,明昱骞也稳稳的将明子硕的拳头挡在面前。

但就在温初盈往前走了两步的时候,明子硕的拳头已经砸到了明昱骞的面前。

  “表哥,小心!”

  随着温初盈的惊呼声落下,明昱骞也稳稳的将明子硕的拳头挡在面前。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乎只是眨眼间发生的事情。

  而明昱骞在挡住明子硕的拳头后,同时也开口道:“世子爷小心些,要是真的打伤了我,武宁伯府怕是没银子赔我。”

  话落,温初盈也没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做的,似乎只是她一眨眼,明昱骞随手一推,就将明子硕往后推了两步。

  温初盈看看一脸轻松的明昱骞,又看了眼黑着脸的明子硕,眼睛越来越亮。

  那本书里可没说明昱骞练过武,可依她看,明昱骞能轻松的把明子硕推走,除了明子硕的确不行外,怕是明昱骞也有几分真本事。

  温初盈刚才那声‘表哥,小心’声音不小,声音大了,又因为急切,便忘记了这会儿她还穿着男装。

  虽说她遮了耳洞,又裹了胸,可还是有眼尖的看出她是女子。

  察觉到众人落向自己的眼神,温初盈神色不变,走到明昱骞身边。

  “表哥,我们该回家了。”说完这话,似是才想起明子硕,瞥了他一眼后,温初盈又开口道:“至于故意闹事的人,交给官府吧。”

  “当今圣明,顺天府尹也是清正廉明的好官,一定不会帮着这等权贵欺负我们这些普通百姓的。”

  温初盈的话音刚落,二楼包间里的一个同样穿着男装的姑娘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皇……哥哥,这个姑娘可真有意思。”

  一句话夸了她父皇圣明不说,还夸了顺天府尹,最后更是阴阳怪气的说了明子硕是权贵。

  可哪有家里这般穷的权贵?

  她可是知道,若不是父皇顾念武宁伯祖上功劳,这世间,怕就是没有武宁伯府的存在了。

  姑娘身边的少年听到妹妹的话,宠溺的摇摇头,而后开口道:“好了,天快黑了,我们也该回宫了。”

  ……

  楼上包间里的事情温初盈可不知道,这会儿她开了口,明昱骞也没了继续和明子硕玩下去的心思。

  吩咐掌柜的把他要的菜送上马车,明昱骞最后向前走了两步,将唇贴在明子硕耳边道:“我连你爹都不怕,就你还敢来我这里闹事?”

  丢下这话,明昱骞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直走到温初盈身侧,他才停下脚步,温声道:“我们回家吧,下次表哥再带你出来玩。”

  明昱骞喜欢极了温初盈刚才说到的‘回家’二字,自爹娘去世,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这两个字。

  虽然不知道明昱骞为什么突然高兴,可今天对于温初盈来说,收获是巨大的。

  “好啊,表哥可不要忘了。”

  说着话,温初盈紧跟在明昱骞的身后走出靖水楼。

  只是她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明子硕望过来的阴狠眼神。

 文学

靖水楼里闹出来的事情在这遍地权贵的京城本不大,可回宫后的翎华公主却把这事当成乐子说给了晋和帝听。

  翎华公主御凰,乃中宫继后嫡女,又因皇后怀孕时晋和帝梦见凤凰入她腹中,自出生起就备受他宠爱。

  若不是因为她是个公主,怕一出生就会被封为太子。

  可公主有公主的好,十几年前晋和帝正当壮年时遗憾她不是皇子,十几年后晋和帝老了后却又庆幸她是公主。

  但无论如何,御凰都是晋和帝最宠爱的一个孩子。

  因为晋和帝从御凰口中得知了此事,便在第二天见到顺天府尹的时候随口提了一句。

  皇上随口提的一句话,官员都要放在心上。

  当时听到晋和帝那随口一句的官员不少,这些人派人去打听后,这事自然就传了出去。

  这两天没出门的温初盈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去了明昱骞庄子上的两天后,他派人给她送了几坛蒸馏后的桃花酒来。

  温初盈尝了尝,最后选了大概十度左右的一种花香浓一些桃花泡酒留着女眷喝,另一种花香淡,大概三十度的桃花酿酒给男人们喝。

  确定了两种合适的桃花酒,此次陈氏生辰温初盈负责的事情就做完了。

  不过虽然忙完了手中的事情,可温初盈还是每天抽空去陆氏那里待一两个时辰。

  这天,离陈氏生辰还有三天,温初盈刚到陆氏的院中,就发现这里伺候的婢女们都是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

  她不解的侧身看了眼今天跟着她过来的二等婢女小桃,见她同样不解的微微摇头,温初盈这才压下脸上的疑惑神情走进屋子里。

  “嫂子,我来了。”

  温初盈如往常那样打了招呼后,便看到陆氏一脸疲惫的抬眸望来。

  “妹妹来了,快坐。”

  听着陆氏和以往相同的语气,温初盈当即松了一口气。

  ‘不是她让嫂子心中不快就好。’

  在心里嘀咕了一声,温初盈看着陆氏道:“嫂子这些日子辛苦了,我瞧着你的脸色不怎么好,要不今日你先休息?我明日再来跟着嫂子学管家。”

  温初盈的话音刚落,陆氏就摇了摇头。

  “没事。”先回了温初盈一句,陆氏叹息一声才继续道:“今早二婶突然来找我,说她生辰我们自家人吃个饭就好,不必请外人。可我几天前就已经给大妹妹婆家,还有康乐伯府送了帖子。”

  康乐伯府,正是二婶陈氏的娘家,也是明昱骞的舅舅家。

  原本二婶和娘家的关系还行,可八年前明昱骞爹娘出事后,她的亲弟弟不顾自幼就虚弱的身体出门为此事奔波失足死在城外护城河后,二婶就被明昱骞的舅母记恨上了。

  因为当年,康乐伯会不顾身体频繁出门,就是二婶多次叮嘱的。

  而今天陈氏来找陆氏,正是她表示自己的生辰不想请康乐伯府的弟妹和侄儿侄女们前来,只家里人吃个饭就好。

  温初盈虽觉得意外,可又觉得这像是二婶会做出来的事情。

  可是帖子之前就已经送了出去,康乐伯府也没说不来,所以这事,还真的不好办。

  陆氏见温初盈沉默,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事她都没办法解决,更何况是一个没和别人家交际过的温初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