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跑步机上爱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好爽

2021-11-01 08:25:53情感专区
这支队伍他一定要交到王爷手中,才可安心!

  而孙洪,他是没有这个胆量提出来由他带着这三千人回京的。

  宦官手中握着军队,是大忌!

  何况这三千人,可不是一般的士兵,而是

这支队伍他一定要交到王爷手中,才可安心!

  而孙洪,他是没有这个胆量提出来由他带着这三千人回京的。

  宦官手中握着军队,是大忌!

  何况这三千人,可不是一般的士兵,而是训练有素,驻守长安的朝门军!

  若不是因为清河郡与长安离得近,从其他地方调兵太麻烦,而且此次也不过区区三千人而已,皇上是不会动朝门军的。

  太平盛世,时间长了,有时候也要拉出来练练的。要不然,刀剑容易生锈,人也容易恍惚。

  这孙洪不过二十多岁,虽然常年在宫里,比一般人心思要深沉很多,但他毕竟不是孙长让,更不是石显,资历还远远不够。

  他也没有他们那样深沉的心思,最重要的一点是孙洪从长安出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刘康一行在昨日傍晚时分到了清河郡,更不知道刘康会与甘延寿碰面。

  “公公放心,本王知道这其中利害,无旨私自带兵乃是大忌,我也只不过是带他们回长安而已。到了京城,自会将人交给司隶校尉诸葛丰,就四五天时间,不会让甘将军和孙公公为难的。”

  “可是……”孙洪朝后看了看黑压压的几千人,来的时候,干爹有交代,勿必让这支军队剿不成匪,想办法把他们带回长安。

  “甘将军可将这些人交给您的副将,让他带着人立即回京,如此一来便无需担心会耽搁时间了,更不必劳驾王爷。”

  甘延寿哈哈一笑道:“公公难不成以为,我甘某人连区区三千人都带不下来,还要弄个副将不成!”

  “这这这,哪能呢。”孙洪很窘。

  这半路杀出个定陶恭王爷,是谁也没想到的。

  “公公难道对本王带军,有所顾虑不成!”刘康的声音不大,但听在耳朵里,却让人冷不丁地发颤。

  “公公不会也听信京中的那些传言,说王爷要夺太子之位吧!”甘延寿凑近孙洪,指了指身后的三千朝门军,在他耳边低低说道。

  孙洪吓了一跳,立即道:“不不不,奴才只是担心会耽误王爷的正事。”

  “本王并无什么正事。”

  “若是能如此,那自然是最好了,两不耽误。想必皇上也会觉得王爷深明大义,绝不会怪罪王爷的,那奴才这就告退了,五天后在宫里,奴才就恭迎王爷了。”

  “还请公公在父皇面前为本王作个见证人。”

  “那是,那是。”

  孙洪向刘康行礼弯腰后退几步,便转身上马。坐在马背上之后,他看了眼站在刘康身后的女子。

  王嫱把头低得极低,尽量不让这个孙公公看到自己的脸。

  可那孙洪毕竟是深宫里出来的,就是这么一眼,他已经看清,此女子长得极美,且光看那双眸子便可知,此女子绝对极聪明。

  难道就是那个由刘康护送回京的从民间挑选的家人子?既然是皇帝的女人,为何与刘康在此处?

  孙洪掉转马头,带着另外两个人已经离开。

  这个孙公公刚刚走之前还特意看了王嫱一眼,他不可能不知道王爷与她们一路从颖川郡回京,那他刚刚为什么没有问?

  王嫱看着卷着滚滚灰尘的三骑想到,可惜,她想不明白。这几天,想的事越多,她越觉得自己的脑袋实在不够用。

  如果是王爷的话,他会怎么想?

  见孙洪等人已经离开,刘康立即问道:“回长安的路可有什么法子抄近路堵住孙洪的?”

  “有!未将可以派一小队人马从这座山翻过去,只要半个时辰,就能到山对面,若是我们能在路上推下积石就可以堵住他。”甘延寿指了指左侧的一侧山,此山不算太高,约莫有四五百米的样子。

  “好!本王命你立即带人去封路,另外,我即刻抄小路快马加鞭回京,向父皇请旨,由我来剿匪。切记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让孙洪离开清河郡,天黑之前我肯定能回来,要麻烦甘将军拖住孙洪,但不能让他看到你。若是实在堵不住他,那能拖一时是一时。”

  “是,未将定不辱使命!”

  “你们几人速速从这条小路翻到山对面,务必把路给我堵严实了!”甘延寿不愧是一代大将,雷厉风行,立即安排人去做,不问为什么,做事也绝不拖泥带水。

  “是!”立即出来十余人,转身便向山腰跑去,个个都是好手,王嫱见他们身形灵活,攀爬速度极快,应该是长年行军练出来的。

  她看他们身手敏捷,想到若是以前那副身子的话,她也可以做到!

  低头看看自己十四岁的身体,她一定要将这副体格练上去!

  刘康转身对王嫱说道:“嫱儿姑娘,我有要事回京,我会让甘将军送你回驿馆,今日就请待在驿馆房间里不要出来,尤其不要让孙洪见到你们。”

  王嫱点头道:“王爷放心,奴婢知道这其中的轻重,会与张嬷嬷和其他几位姐妹讲的。”

  刘康深深地看了眼王嫱,与修羽二人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王嫱看着远离的刘康,有一时的呆愣,有种莫名的惆怅感。

  “姑娘请!”甘延寿护送王嫱回驿馆。

  在送王嫱送驿馆的路上,甘延寿的脑子也没有停下思考。

  如果孙洪能立马想到王爷他们要干什么,肯定不会在清河郡逗留。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立马回京,而且一旦让他们走上了通畅的道路,肯定会走得飞快,如果他们赶在王爷的前面进了宫该怎么办?

  石显,可不是吃干饭的。

  坐在驿馆房间的桌边椅子上,王嫱陷入深思中,刚听甘将军说,此地离长安两百里,也就是一百公里,在现代,高速公路上,一百公里连一小时都不用。

  可在这交通不发达,官道又窄又小的两千多年前的汉代,走路要走五天。就算快马加鞭,这一来一回怎么也得四五个小时,现在已经午时两刻了,而刘康刚刚还没吃中饭就匆匆走了,难道这大半日时间他就不吃不喝吗?

  到了京城,还要进宫面圣,还要请下圣旨,如此一来不就是要六七个小时了。

  这还是要一切顺利才行。

  那个叫孙洪的公公,看着就觉得不像个好人,从王爷和甘将军的对话中她也能感觉到,他们都是在防着他的。

  甘将军带人去封路,可他刚刚来的时候路还好好的,回去的时候路就被乱石给封了,难道他不会想到是刘康和甘将军他们干的吗?

  万一反适得其反怎么办?

  如果半途出了什么状况,他能否赶在天黑之前回来?

  天黑前万一回不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不,不会的,王爷既然说了,他会在天黑之前回来,就一定会!

  他从来都没有失约过!

 文学

京城皇宫中。

  刘康一路飞奔,路上片刻没停,到皇宫外面的时候,刘康抬头看了眼宫门口的铜壶滴漏,正好是申时,也就是说他从清河郡到长安用了一个多时辰。从现在算起,他必须要在一个时辰之内请到圣旨。若不然,让孙洪觉察到只怕会有麻烦,也不知道甘延寿有没有成功阻拦住孙洪。

  “儿臣参见父皇!”刘康大踏步走到汉元帝批阅奏章的未央宫宣室殿。

  站在下首的总管太监孙长让心里一凛,他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低低抬起头,眯起眼看了看汉元帝身边的铜漏,孙洪已经出发很久了,这个时候圣旨早就应该到甘延寿手中了。

  “康儿,回来了!”汉元帝见到自己这个老二,心中甚是欢喜,从御桌后面站起来走到刘康面前亲自扶他起身。

  “孙长让,去,门口守着去,把门关了。朕许久未见老二了,勿要让闲杂人等打扰我们父子二人叙旧。”

  孙长让微微一顿,随即笑道:“是,皇上。王爷大半年游历在外,必然有许多话要和皇上讲,奴才这就守着去,让谁也别想打扰。”

  汉元帝不经意地点点头。

  孙长让缓缓退出,走过刘康身边的时候,却微微抬起了头,他比刘康矮了差不多一个头。

  这个王爷说什么长大的,怎么皇上的三个儿子里,成年的两个,他就要比太子高这么多。

  刘康目不斜视地看着汉元帝。

  “这段时间游历在外,可有见到什么有趣的事,和父皇讲讲。”汉元帝已经不年轻了,快到四十的年纪了。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多的西汉来说,此时的他已到暮年。

  脸色有些黯沉,两鬓生了些许的华发,身材有些走样式的发福,腰却已经没有以前那样直了。半年时间不见,父皇竟然比自己走之前苍老了许多。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还要高半个头的儿子甚是满意,拍了拍刘康的肩膀笑道:“嗯,不错,黑了,也结实了不少,我大汉的好男儿就应该多到民间走走。说说看,见到什么有趣的事和人了,也给父皇分享一下。”

  曾经年少时汉元帝也想走遍大汉天下,甚至还和先帝提过要将太子之位让给淮王。可惜被父皇一顿教训,就再不敢提了。

  汉元帝说完便转身走回御桌旁的椅子坐下,笑看着自己的老二,他总觉得这个老二才更像自己一些。不像太子,半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有时候还唯唯诺诺的,不像个当太子样。

  “在父皇的统御下,儿臣看到的是百姓安居乐业。”刘康没法做到像别人那样,拍马屁的话信手捏来,滔滔不绝,能说上三天三夜不重样。

  何况这半年时间里,他看到的盛世太平早已不复存了,能说个“百姓安居乐业”都觉得自己太过于昧良心了。

  汉元帝呵呵一笑:“在拍马屁这方面,你与石显,孙长让他们比,差远了!”

  刘康只看着自己的父皇,没有说话。

  出去了这么久,老二是比原来更加稳重了,就算心里急得挠心挠肝似的,面上却未表现出半分急躁来。

  好像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若不是有祖制在那,大汉江山交到他手中才好啊,汉元帝心里微微叹息一声,忙按下这个念头。

  可这次,他却在刘康的鼻尖上发现了几珠细汗。

  “儿臣在外半年有余,从北到南,从东到西,领略了我大汉美好河山,有喜亦有忧。”

  “哦?有何喜有何忧?”汉元帝笑看着这个半年多时间没见的儿子。

  “父皇在位至今十余载,推行德治,大赦天下,减免赋税,贤德之人得以举荐入仕,使我大汉朝广纳天下良才,有几个地方确实比较富足。”

  汉元帝听得眯起了眼睛,右手中指时断时续地敲击着椅子的扶手,很似享受般的点着头。

  刘康继续道:“父皇登基之初,便废除了盐铁令,藏富于民,天下富豪之族唯多。儿臣这段时间游历在外,亦见到处商铺林立,百姓比以前也更愿生养。”

  汉元帝眯着眼,百姓愿意生养是天大的好事,国家人口多了,耕种的人就多了,扩军也有了可招募的人丁。

  兵强马壮,国泰民安,古往今来,是任何一个朝代的帝王所向往的。

  却在自己在位十余年后,实现了。

  老二游历半年,亲眼目睹,岂非幸事!

  结果听到这里,下面没声了。

  汉元帝将身子坐坐正,盯着自己的老二,想再问问还有什么喜。随即问道:“那忧呢?”

  “儿臣在外这么长时间,亦看到许多仍需改良之处。历来贪官污吏屡禁不止,百姓怨声载道者不甚绝,儿臣走了这么多地方,这样的小人亦不在少数。”

  “谁?”汉元帝气得双目圆瞪,他的太平盛世,怎么能让宵小之徒破坏!

  “颖川郡守便是此等人!”

  “必须严办!简直岂有此理!朕马上下旨,但凡各州郡,对贪污之人就得是零容忍。朕要让他们每个为官之人都清楚地知道,朕对贪污没有可商量的余地!”汉元帝重重地拍了一把桌子。

  其实这半年多时间以来,刘康看到的贪官污吏,欺压百姓之事又何止颖川郡一个地方。他只提颖川郡,却起到了抛砖引玉的效果。

  父皇既然已经下了这样的旨意,那他这半年多时间以来所收集到人证物证倒可以一并交出去了,除了颖川郡,其他几个地方这样的官还少吗!

  只是这么一来,不知就动摇了多少人的利益。

  一场腥风血雨再所难免了。

  “还有什么?”

  “近几年天灾连年不断,地震、洪水、干旱、蝗灾,一年接一年的来,百姓欠收之事十之有六七,各地少不得挨饿受冻之人。”

  汉元帝大手一挥道:“让国库放粮!”

  刘康话音一滞,放粮治标终不治本:“父皇所言甚是。只是以儿臣的见,现已入五月,春耕不可再误。国库除了放粮外,种子当务之急要立即发下去,让各郡县督促百姓抓紧春耕也是头等大事。否则,下半年国库将不堪重负。”

  汉元帝点头道:“我儿考虑周全,此事朕会安排户曹去做!你这半年时间都在外,好好休息休息,去看看你母妃,天天念叨你,朕的耳朵都快起茧了。”说完拿起手中的竹简,还是喜事听着让他舒畅,可惜,这个儿子就是太不擅长这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