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灼热在我体内慢慢变大 师兄一前一后一起

2021-10-30 17:18:25情感专区
发出了一声温润的响声,被抓成了肉酱,从手指缝里喷了出去,竟然很巧的穿过了对面的姐弟,飞射到了王开明的身上和脸上。惊得他忙抬手摸脸。

  老道惊得身子一颤,惊得抓住了红烧肉

发出了一声温润的响声,被抓成了肉酱,从手指缝里喷了出去,竟然很巧的穿过了对面的姐弟,飞射到了王开明的身上和脸上。惊得他忙抬手摸脸。

  老道惊得身子一颤,惊得抓住了红烧肉的手都悬在了洪涛的肩膀上,像被施了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

  马上明白,这小子的修为,远远的高过了自己。

  自己都是练气期的最高层了,竟然会败在这个毛头小子的手下,可见这个毛头小子 的修为,铁定了是突破到了筑基,成为了真正的练气士了啊。

  这小子,到底得了上面机缘啊,这么年轻,就拥有了如此高的修为了啊。

  这叫他一个修炼了半百人生,都块七十岁的老道该怎么活啊。

  老道惊得都定住了神了。

  大家也被老道这举动惊得齐齐蒙圈,不知道这老道是在对洪涛施法来害洪涛啊,还是怎么回事。都是惊得蒙圈的开着老道。

  “嗨嗨,你还抓住我的筷子干什么啊。”

  “不想让我吃饭了啊。”

  洪涛抽了一下被老道抓着的筷子,把老道给惊醒了。

  也把大家给惊醒了。

  老道马上松开了手,看了一眼手里那肉泥。

  马上想到,刚才可能是一个巧合。

  自己抓向洪涛时,洪涛正好夹了一块红烧肉,身子往后仰准备吃时,被自己刚好抓住了。

  他怎么想,都是为了寻找巧合点,而忽视了本身的原理了。

  不相信洪涛这么小的年纪,能有比自己还高不少的修为。

  很明白,这修仙的路上,很艰辛很渺茫,也很难快速的见到成效。

  简直是滴水穿石似的,要靠无数个岁月的修炼进行积累啊。不可能快速的修炼出那修为来。

  大家惊醒了过来,却都还没有谁出声,依然是惊呆的看着这个神秘老道。看他还要干什么。

  老道认定了是巧合后,就马上再次伸手去抓洪涛的肩膀,想把洪涛给带到杨家去。

  这次,洪涛没有故伎重演了,而是快无影的抓了一叠餐巾纸垫在了肩膀上,防止老道那被肉泥弄脏的手,抓脏了自己的衣服。

  刚放好了餐巾纸,老道的手就紧紧的抓住了洪涛的肩膀,当即轻哼着,刚才确实是巧合,让自己差点认为洪涛的修为比自己高了。

  要不然,这一次,也是抓不住洪涛的肩膀的,一样会抓住洪涛故意递来的菜。

  随即,老道就想把洪涛提起来,马上带着他去杨家。

  下一秒,老道的脸色大变,感觉到洪涛的身子稳如磐石,纹丝不动。自己这练气期九层的修为,都无法提动洪涛的身子,甚至都不能挪到丝毫。

  而且,他这惊醒后,马上感觉到,自己的手里抓着一叠餐巾纸呢。

  马上明白了,洪涛的修为确实比自己高出许多。之前那不是巧合,是洪涛故意夹了一块肉让他抓了一手肉泥。

  现在,洪涛又怕他抓脏了衣服,马上垫好了一叠餐巾纸在肩膀上。

  这速度,快无影啊,是他远远无法达到的。

  就再也无法否认洪涛的修为远远高于自己了。

  只是,这是何方高人教的弟子啊,如此般的妖孽。

  “我说你这个老小子,一只手脏兮兮的,还抓着我的肩膀不放啊。”

  “我这一件衣服可抵得上你修炼的一块玉佩的花费啊。”

  “弄脏了,你现在身上都没有钱赔啊。”

  洪涛头也没有回,淡淡的提醒着似的。

  老道惊得马上松开了洪涛,可不敢再藐视洪涛了。

  甚至,他都感觉到洪涛已经给他留足了面子了,没有动手反击他。

  要不然,凭洪涛这境界,稍微出手,就会把他给打飞到楼下去。

  那他的脸就丢大发了啊。

  然后,老道马上给自己寻一个台阶下,立即双手打拱施礼道:“贫道福明,久闻道友大名。”

  “今天偶遇,特意想试试道友的修为。”

  “方知道友修为非贫道所及。”

  “不知道友师承那位高人。”

  洪涛这才偏了一下头说:“我啊,是楚南峰的道观的。”

  福明老道当即惊道:“道友是楚南天师第几代徒孙。”

  洪涛的眼睛闪了闪,忙笑道:“你也知道我师父的道号啊。”

  福明老道惊得双腿一软,马上就匍匐在了地上,对着洪涛就是磕头叫道:“天门山第五代弟子福明小道拜见高祖师叔。”

  “高祖师叔无量天尊!”

  洪涛从小跟着师父修仙学医道,可和修仙修道同行来往很少,不知道师父在修仙界的影响力和位置如何。

  再说,他跟着楚南老道也就是二十几年时间,基本上在跟着师父在楚南峰修仙学医,也没法了解上百岁的师父的修仙传奇。

  现在猛然听到又老道叫他的高祖师叔,当即惊得齐齐蒙圈。

  都不知道这高祖师叔有多高,辈分有多大啊。

  一时间,都惊瞪着眼睛看着跪拜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福明老道,惊呆得都没有说话。

  洪涛没有说话,福明老道就继续跪在地上,不能起来。

  众人也都惊得满眼齐齐冒黑线,没想到一个老道见了洪涛,都得跪拜尊称他为高祖师叔。

  这就表示洪涛的地位超然,在修道界的辈分非常的高啊。怪不得,洪涛的医术那么的神奇。

  福明老道继续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说:“小道一直想去拜见天师,只是害怕打扰了天师的清修,不敢贸然前往。”

  “这几十年来,小道只能在念经修行时,为天师诵经,祝福天师无量天尊。”

  这时,洪涛惊醒了过来,忍不住问着:“福明老道......”

  福明老道一听洪涛这么称呼他的道号,当即吓得马上匍匐在地上叫道:“高祖师叔,请别这么叫小道。您这是折杀玄侄徒孙了。”

  洪涛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更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根本就搞不清楚着辈分的称呼。

  马上问道:“着高祖师叔是什么意思啊,玄侄徒孙是什么意思啊。”

 文学

欧阳家族的人,作为古老家族的传承,都很清楚这辈分的称呼。

  不过,他们惊呆了后,没有插话为洪涛解释,就让福明道士自己解释。

  福明道士马上恭恭敬敬的解释着:“小道祖师爷的祖师爷,尊为小道的高祖师爷。”

  “小道的高祖师爷,是天师的大弟子。”

  “小道是高祖师爷的徒孙的徒孙。”

  这下,洪涛弄明白了,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师兄啊,就是这个福明小道士的祖师爷的祖师爷。

  对于祖师爷的辈分,洪涛还是清楚的。那就是师父的师父。

  马上激动的笑道;“嘿嘿,没想到,我的辈分这么高啊。”

  “今天竟然遇到了我的玄侄徒孙了。”

  “就是我师兄的孙徒的徒孙了。”

  “也就是我侄徒孙的侄徒孙了。”

  “嘿嘿,这下搞清楚了。”

  大家当即被逗得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感觉道洪涛这些话好绕口似的呢。

  欧阳芳兰马上笑道:“洪涛,你这么说,搞得我们都是水涨船高的跟着涨辈分了。”

  洪涛马上笑道;“你们的辈分,只是在我面前为尊。”

  “在福明面前,那就是凡人和道士的区别了。”

  “你们还是要以凡人对待道士为尊的称呼。”

  洪涛虽然不很清楚那辈分,但是对这修道之人和普通人的称呼还是清楚的。

  而且,他对外一般自称本尊。都不自称本道或贫道。

  大家听了,马上哈哈哈笑了起来。

  董初开马上笑着问洪涛:“那我们也要称呼你为道长了啊。”

  洪涛马上笑道:“你们就称呼我为先生就行了。”

  “先生也是道士的别称。”

  “是我的长辈,就叫我的名字。”

  大家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先生的称呼,还有这种说法啊。他们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听说啊。

  接着,欧阳剑光马上想到了洪涛和他侄女的婚姻大事啊,忙问道:“那,你们道士不能结婚吧。”

  洪涛还没有回答,福明道士还跪在地上,马上恭恭敬敬的回应道:“那是全真派的道士,必须住在道观里,不能结婚。”

  “本门派是正一派,就是天师道,是能结婚成家的。”

  “不一定住在道观,也可以住在家里修行。”

  欧阳剑光当即惊喜的笑着:“那洪涛,你就是天师道的,可以结婚了。”

  洪涛嘿嘿的笑着:“我不能结婚,怎么敢去爱婉容姐姐呢。”

  这时,大家看道那福明道士还没有起来,欧阳芳兰马上提醒着:“洪涛,你,你那玄侄徒孙,还跪着呢。”

  “快叫他起来。”

  洪涛哦了一下笑道:“我忘记了。”

  “起来吧,玄侄徒孙。陪本尊一起喝酒。”

  福明道士马上感恩戴德的念叨:“高祖师叔无量天尊。”

  随即,福明道士才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

  那杨小林看道着这场面,早就吓得跌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全身发抖。

  没想到,自己家请来的高人福明道长,竟然会是洪涛这小子的侄徒孙的侄徒孙啊。还想叫福明道长来收拾洪涛呢。

  结果,福明道长知道了洪涛的身份了,都吓得跪在地上只有磕头问候的份。哪里还敢对洪涛动手啊。

  这简直是一脚踢在了铁墩子上,痛得他都快丢的半条小命了。

  那这,福明道长肯定会把情况告诉了洪涛,然后,洪涛不动手,就吩咐福明道长来动手,他们杨家都马上完蛋了。

  想道了这里,杨小林惊醒过来,马上不敢继续呆在这里了,得赶快的离开,给家里报信。

  可马上想到,不能光明正大的离开,得悄悄的爬出去,免得被洪涛发现了,就死翘翘了。

  杨小林马上就轻轻的翻转身子,小心翼翼的往楼梯口爬,生怕弄出了响声来,惊动了洪涛。

  站在附近的酒店服务员,都瞪着眼睛看着了杨家的少爷杨小林,像狗一样的偷偷的往外爬着,都忍不住抿嘴笑着。

  想到这杨家的少爷,来的时候好威风的,这离开时,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简直是把杨家的脸都丢尽了。

  不过,没有谁敢出声,担心杨家的实力还是摆在哪里。对付不了洪涛,可欺负他们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当杨小林爬到了楼梯口时,一个二十多岁的瓜子脸服务员,就古灵精怪似的,故意高声的“嗯哼”了一声。当即惊得准备往下爬的杨小林手一抖,就失去了重心。

  咚咚咚咚......

  杨小林就滚落下了楼梯,痛的呲牙咧嘴的,都不敢发出一声的痛叫声来。

  “谁滚下去了?”欧阳芳兰马上抬头看。

  大家也都听到了那声音,抬眼往楼梯口看了看。

  洪涛嘿嘿的笑着:“一条狗滚下去了。”

  大家马上就明白了,是杨小林吓得偷偷溜掉了。

  福明老道偏头看了一眼,马上就举着酒杯,恭恭敬敬的对洪涛说:“高祖师叔,对不起,玄侄徒孙不知道您老驾到。误听了小人之言,来冒犯了高祖师叔。”

  “等下,玄侄徒孙,去收拾了杨家,替高祖师叔报仇。”

  洪涛想到,自己是京城豪门弃子,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个豪门的弃子。又想着,家族的事,自己去了结,不能让外力去了结,那就是不能人福明去灭掉杨家,给自己留下遗憾。

  就马上制止着:“这件事情算了。”

  “不要去追究了。”

  福明老道马上就放下酒杯,起身行礼:“玄侄徒孙,谨遵高祖师叔的教导。”

  洪涛马上笑道:“喝酒,喝酒,在这场合,不要太多礼数。”

  福明老道忙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是”,就继续陪着洪涛喝酒。

  洪涛一边喝酒一边随口的问:“杨家给你多少钱啊?”

  福明不敢在洪涛这个高祖师叔面前说谎话,就如实的禀报了。

  “呵呵,两个亿啊。”

  “那你得要回来。”

  “一分都不能少。”

  洪涛显得很贪婪的笑着。

  福明老道忙恭恭敬敬的答应着:“遵命,玄侄徒孙拿回来,再孝敬高祖师叔。”

  洪涛马上笑道:“本尊不要,那两个亿,还不够本尊的零头呢。”

  “你拿去好好的修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