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白洁最舒服的一次:男朋友半夜突然把我腿打开

2021-10-30 16:52:33情感专区
杨磊笑眯眯地反问:“什么你呢?”

  “老板你刚才还跟我说,我负责咱们公司的技术攻关小组,现在却把这个活儿给了周铮,我,我……”

  杨磊没

杨磊笑眯眯地反问:“什么你呢?”

  “老板你刚才还跟我说,我负责咱们公司的技术攻关小组,现在却把这个活儿给了周铮,我,我……”

  杨磊没好气地在王晓明的脑壳上敲了一下,“你能不能改改你的性子,用脑子好好想想,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而且蚂蚁科技是奔着某易甚至某度那个级别的行业巨头去的,能只有一个技术攻关小组?”

  “这,这……”

  “再说了,就算从管理者的角度看,也不希望公司只有一个技术核心,至少两个,人为制造竞争让你们都使出吃奶的劲儿来工作才正常,不是吗?”

  “是这个道理,可……”

  “没有可是,你专心做你的事情就对了,而且你的团队有明确归属,就是蚂蚁科技的人,只为蚂蚁科技一家服务,和周铮的工作室不一样,另外,你会接触到非常非常多的公司机密,而周铮那边明显不可能,所以不知道你瞎想个什么劲儿,有这个劲儿胡思乱想,还是好好琢磨琢磨技术吧。”

  王晓明这才眉开眼笑,“老板,待遇也得跟得上啊。”

  杨磊又是一下,“我什么时候小气过?不过你的团队还没成立,一点成绩也没拿出来,给你超高的待遇,你好意思要?”

  “……不好意思。”

  “这不就对了?赶紧把你的团队搞起来,争取早点做出成绩,有成绩,一切都好说,没成绩,那就别怪我了。”

  “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拿出足够亮眼的成绩。”

  “嗯,”杨磊点点头,这才问:“你觉得周铮这个团队的实力在行业中位于什么样的位置?”

  王晓明愣了一下,“老板,你连这都不知道就敢投资?”

  “你懂个屁,问你就回答。”

  “是,老板,”王晓明笑嘻嘻地回答道:“周铮的实力很强,在行业内属于第一档的存在,但他的手下嘛,肯定不如我,毕竟真有本事的人不会跟着周铮去做,他那工作室,刚起步的时候里面可能还有几个顶尖的,但早就被挖光了,剩下的虽然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

  “周铮的号召力呢?”

  “老板,我劝你别费心了,周铮那个人就不是个做生意的料子,根本不懂得经营自己的优势,入行快十年了几乎没攒下什么人脉,反而多了不少冤家,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在行业内,技术为王,周铮个人的技术,大家还是认可的,所以,他说话还是有那么点分量的。”

  杨磊懂了。

  这就是脱了毛的凤凰。

  虽然很狼狈很难看,甚至暂时也飞不起来了,但凤凰就是凤凰,给时间和机会,等羽翼丰满,还是可以一飞冲天号令百鸟。

  那就行。

  只要不是那种已经无可救药的就行。

  如果周铮的影响力已经无可救药,那就只能把周铮当成一个纯粹的程序员来使用了,反正周铮的技术还在,五百万挖这么一个人到自己名下,不亏。

  但现在,这五百万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可以利用周铮创造更多的价值。

  值。

  这钱花得太值了。

  想到这里,对王晓明道:“行了,你忙你的去吧,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招人甚至挖人的时候别客气,甭管什么来头,只要愿意来,只要有实力,尽管开条件,咱们是新公司,没啥优势,最大的优势就是舍得花钱,懂了吧?”

  王晓明两眼放光,“我懂,利诱嘛!”

  这利诱可不是简单的利诱某一个目标,而是包括王晓明自个儿在内的整个团队都会受益。

  这就看出了王晓明的不同,这个小年轻,很懂得为自己争取利益,胆子也大,有啥就说啥,心里想法都敢和杨磊提。

  这样的员工,正经的老板都喜欢。

  杨磊更喜欢。

  开玩笑说,哪个老板能拒绝一个主动求“压榨”的优秀员工?

  尽管他这个当老板的也需要付出一些相对较高的成本,但和收益相比,一切都是值得的。

  花钱真不怕啥。

  只能能花对地方就不怕。

  要知道,有些老板手握着大把的钞票却不知道怎么花出去。

  更有一些老板甚至花钱都花不对地方。

  相比较而言,杨磊有钱花,能花出去,还能花对地方,花出去的钱还都有收益。

  这就是差距。

  王晓明会不会拿着他的钱敷衍了事中饱私囊?

  当然有这个可能。

  可能性还不低。

  为啥?

  人性呗。

  人一旦开始掌权或者掌钱,内心必然会滋生出一些不太道德的念头。

  很正常。

  但有些人能克制,有些人却克制不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这些当老板的发力了,他们需要适当施压,让这些掌权或者掌钱的员工不敢乱来。

  加强监管,加强审核,加强追责,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这样就能最大程度上避免这些问题。

  彻底杜绝那是不可能的。

  只要能把相关损失降到最低,那么这家企业的运行就是比较健康的。

  至于传说中绝对不会出现相关问题的企业……

  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除非公司里掌权掌钱的都是铁面无私的机器人,否则,只要是有血有肉的真人,就一定会出现种种不可控的意外。

  所以,杨磊从不怕出现问题,从来都是大胆放权。

  他要做的则是加强管理防微杜渐。

  毕竟,他不是诸葛亮那种事必躬亲类型的老板,他做不到对所有事务都亲力亲为,他只能想办法在管理上下功夫,并且勇于承担放权有可能带来的种种风险。

  所以说,当老板,也是个高风险职业呢。

  杨磊给王晓明安排好任务,然后找到肖思语,“老肖,之前忽略了一个政策,那就是人才推荐奖励金这块。”

  肖思语歪头,“老板,你连这都能忽略?”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很正常好嘛,你赶紧定个标准,回头按照标准给李瀚补发一份奖金。”

  “李瀚?”

  “对,王晓明就是他推荐过来的。”

  “哦,那推荐周铮是不是也算一份?”

 文学

周思雨笑了,“你和公司还用分得那么清楚?”

  杨磊坦然点头:“那当然,我是我,公司是公司,我一向分得很清楚,用个人做点私活儿这种小事儿可以忽略,但这种涉及公司利益的大事儿,我可不会乱来,所以,你这个总经理也要起到示范带头作用,更要做好监督监察工作,不能让其他人占了公司的便宜,好吧?”

  “收到,保证完成任务。”

  很明显,肖思语肯定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小小地试探了她这个小老板一把。

  有人可能怀疑,这有啥好试探的,哪个老板不知道公私分明的道理?

  嘿,还真有。

  准确地说,公私不分的老板不在少数。

  有些老板懂这个道理,但因为习惯使然,根本不会当回事儿,嘴上一套手上一套,习惯性地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

  还有一些老板则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什么公不公私不私的,公司的就是自己的,没区别。

  当然,还有一些老板是故意的,明面上很公正,但私底下却想方设法地从公司里拿好处,把公司当成赚外快的渠道之一,毕竟有些财产从公司里走一圈能有不少好处呢,值得某些人铤而走险不惜触犯法律。

  所以周思雨这小小的试探还是很有必要的。

  只是杨磊反手就给周思雨上了一课,让周思雨加强这方面的监察。

  好吧,俩人也就是随手过了这么一招而已,真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不会这么随意的。

  周思雨答应下拟定拉人奖励标准的工作,然后才问:“还有别的安排吗?”

  杨磊摇了摇头,“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蚂蚁网上线,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你们了,”然后直接告辞,“你忙你的,不打扰你了,我会回老家一趟,再回来就是蚂蚁网上线的前一两天,没啥事儿尽量别打电话。”

  肖思语无情地吐槽:“……我还以为你会说有啥事儿赶紧打电话,结果要当甩手掌柜,你可真是个尽心尽责的好老板。”

  杨磊则哈哈大笑,“这就是我的风格,慢慢习惯,学姐,半个月后见。”

  杨磊潇洒地挥手离开公司。

  然后跑去欢动文娱。

  回老家之前,肯定要把地盘都巡视一遍,不然还真不太放心。

  毕竟这些公司的总经理、负责人要么是刚招募来没多久的陌生人,要么就是邓玉欣这种自行发掘的年轻女人,要说对他们百分百放心,那绝对是糊弄鬼。

  尤其是邓玉欣,年龄、学历、出身都经不起质疑,哪怕之前表现不错,也不敢保证以后不会出问题,他这个当老板的多转转,对邓玉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有老板撑腰和被老板放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

  只是他到公司的时候,邓玉欣却没在。

  杨磊随口问秘书,“邓经理呢?”

  “老板,邓经理和张琳一起出去了,应该谈某部戏了。”

  “哦,还有谁在公司?”

  “焦筠艳和张晓菲都在练功房。”

  “我知道,对了,不用特意跟你们邓经理说,别影响她工作,等她回来再提醒她一句就行。”

  “是,老板。”

  小秘书望着杨磊去练功房的背影,心里只有一种感觉,这老板太细心了,连这种微不足道的细节都会考虑到并且认真叮嘱。

  杨磊则自顾自地溜达进练功房。

  他进去的时候,焦筠艳和张晓菲正在瑜伽老师的指导下做单腿平衡式训练。

  看得出来,俩未来的女明星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也就是刚入门而已,做这一式还有点吃力,摇摇晃晃地随时处于破功边缘。

  他一进门,俩小女人一紧张,直接破功。

  他还笑呵呵地招招手,“别紧张别紧张,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哈哈,我就参观参观。”

  然而,俩小女人本来就刚入门,哪里经得起他的旁观,紧张到动作都做不出来。

  毕竟是小女人,而且是07年,社会风气还不怎么开放,而俩人穿的瑜伽服和体操运动员穿的体操服有的一拼,又窄又薄又紧,别说做动作,仅仅是穿在身上都足以令人遐想联翩。

  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还好,瑜伽老师也穿一样的。

  现在多出杨磊这么个大男人,能自在才怪呢。

  偏偏这个大男人还没这个自觉,就那么凑旁边看,还看得很开心。

  焦筠艳和张晓菲吧,俩人这心思都很复杂,要说多抗拒,那真不见得,但本能又十分地害羞,而且因为有其他人在,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直到瑜伽老师看不下去了,甩着两条大长腿走到杨磊跟前,上下打量几眼后冷声问:“好看吗?”

  “好看,十分好看。”

  “跟我来,找个没人的房间慢慢给你看?”

  杨磊当然不会跟去。

  开玩笑归开玩笑。

  真要被关进去那多丢人。

  他可不认为这个一脸冷峻的瑜伽老师是真的打算跟他发生点什么。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他再帅再有钱,也不能让所有女人都喜欢。

  所以,只能灰溜溜地挠头离开。

  不过不到十分钟,焦筠艳和张晓菲就都下课,结束训练,明显是瑜伽老师法外开恩。

  看着走路姿势别扭的焦筠艳和张晓菲,他忍不住笑出声:“你俩这个姿势,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张晓菲嘟嘴,“磊哥你还好意思笑,不都是磊哥你作的孽?”

  “咳咳,什么叫我作的孽,我可没碰你俩。”

  “好好的让我们学什么瑜伽。”

  “又不是只有瑜伽,还有舞蹈啊戏剧啊武术之类的东西,是你们自己选择了瑜伽。”

  “哪个比瑜伽轻松了?”

  好吧,都不轻松。

  这些行当里就没有轻松的选项。

  艺人艺人,技艺为主。

  如果某项技艺轻松就能掌握,那也没什么稀奇之处了。

  有门槛的技艺,那才叫技艺。

  没门槛的技艺只能叫技能。

  不过好处非常明显,张晓菲和焦筠艳这气质,跟去年相比有了极大的转遍,哪怕两个人现在都留着短发,但身形却更柔美。

  尤其是张晓菲,比原来稍微肉感了一点点,看着显得有那么点壮,可小姿势一摆,也有一番别样的销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