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口述滚床单的故事:出差被领导内谢的少妇

2021-10-30 16:46:15情感专区
 “但是,我不能用我们的亲事来做饵。”

  “为什么?”

  “与你拜堂成亲,结为连理。是你我共度余生的开始。与我而言,是件无比珍贵的事。此前&

 “但是,我不能用我们的亲事来做饵。”

  “为什么?”

  “与你拜堂成亲,结为连理。是你我共度余生的开始。与我而言,是件无比珍贵的事。此前……”

  “呵呵……”

  吕东鼎:“此前,此前……”情绪被笑声打断,脑袋一下子空白了,忘词了。

  “咔!”吉祥也看向那个一笑再笑的人。“金自歌,你带来的人?”

  此时,金自歌也是有些慌。自家哥哥刚从国外回来,知道她在吉祥剧组里拍戏,一定要来看看。

  金自歌的哥哥金自梯知道她不愿意,就把好朋友方耀拉上了。

  金自歌一直喜欢方耀,拒绝得了哥哥,拒绝不了方耀。

  而金自歌和方耀这两年都在国外,很少在国内。但是也知道吉祥这个人。

  在国外,人火歌更火说得就是吉祥。

  金自梯说要到妹妹剧组看看,方耀是没有想法的,也不想见金自歌。

  金自歌喜欢他,他清楚,但是他不喜欢她。

  男人和女人对待感情的点不同。

  如果一个女人不喜欢一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持续不断地对这个女人好、付出,女人就可能感动,然后接受男人。

  而男人如果不喜欢一个女人,女人不管付出多少,男人都不会喜欢,还觉得这个女人多事。

  金自梯说动方耀的时候,提到金自歌在吉祥的剧组里演戏。这勾起了一点方耀的好奇心。

  他也想看看屏幕外的吉祥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们在场边已经站了一会儿。

  金自梯看了几眼吉祥,就看吕东鼎和黄依依的演戏,他觉得这些剧本台词都很做作,脱离了现实,很好笑,很幼稚。

  没忍住,笑出了声音。

  方耀没太注意演员们,他一直观察的是吉祥。

  吉祥穿着宽大的工装裤、导演背心,带着鸭舌帽,和舞台上的穿礼服的那个姑娘想差很大。

  但是这样的吉祥更生活、更真实、更飒爽,也更吸引人。

  盯着监视器的认真,和演员讨论时的平易近人,一颦一笑又仿似邻家女孩。

  和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现在似乎还有些生气、发怒。

  金自歌听到吉祥问话,脸已经涨得通红,怯懦地回答道:“对不起,吉导。

  这是我哥哥,金自梯,他想来看看我的工作状态。我忘了叮嘱他咱们片场的规矩了,对不起,对不起。”

  吉祥扫了眼金自梯,又眯起眼睛看着金自歌淡淡道:“看完领你哥四处转转去吧。”

  这就是赶人了。

  金自歌弯腰赔笑,“好的,吉导,马上就走。”

  金自梯也知道自己笑出了声音,有点不礼貌,但是你们接着演就行了啊,干嘛赶人呢?多大点事儿?

  金自梯扬起脸没说话,但不服。金自歌拉了一把没拉动。

  吉祥皱眉,就看着金自歌:“你解决。看可以,但不能再发出声音,这个你应该知道。”

  金自歌点头:“懂!”转向金自梯商量道:“哥,我们走吧,你也看到了。”

  金自梯却跟喝醉了酒一样,犯起了倔劲,站着不动。

  金自歌转而商量金自梯:“哥哥,那你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再发出任何声音好不好?”

  金自梯没说好还是不好,瞪了一眼金自歌,好像怒其不争。

  一个艺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吉祥没再管金自梯这个就好像专门来找茬的人。

  “你们怎么样,可以继续吗?”吉祥转而问还在等着拍戏的吕东鼎和黄依依。

  两个人立即点头,回答道:“可以。”

  吉祥:“各部门有问题吗?”

  “没有”

  “没有”

  “没有”

  ……

  场务上前轻轻打板,立即撤了下来。

  吕东鼎:“此前……”

  “呵呵……”场边又有人发出笑声。

  吉祥:“咔!”一眼都没有给金自歌和金自梯。

  吉祥一面交代一手拨电话,非常平静地对何俏俏交代道:“去查一下,谁把他们放进来的,直接开除。”

  片场瞬间落针可闻。

  金自歌快速跑到吉祥面前,对正等着接通电话的吉祥着急地解释道:“吉导,是我不对,我马上带我哥走。”

  吉祥又是眯着看了金自歌一眼,“五分钟。”

  金自歌:“什么?”

  跟过来得方耀接话道:“五分钟内让你哥消失。”

  吉祥抬头看了一眼,是两个陌生人之一。

  金自歌:“好的!”转身就去拉也走过来的金自梯。

  金自梯感觉自己里子面子都没了,气愤难当,竟然还让他五分钟内消失。

  指着吉祥的鼻子,金自梯激动地大声喊道:“你嚣张什么?信不信我让你拍不成电视剧,拍出来也没人敢买。”

  吉祥眉头皱起,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电话一直没人接,吉祥也放下电话,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金自歌。

  金自歌还在拉着挣扎着、不断骂骂咧咧的金自梯。

  电话响了,吉祥看了一眼时间才接通电话,并放了外放,眼睛却看着金自歌,平静地说了一句话:“还有一分钟”。

  电话那头传出来一个低缓的声音:“吉祥?”

  问得温柔婉转。

  吉祥看着金自歌,对着电话回答道:“是我!”

  “怎么了?”依旧是宠溺温柔。

  金自歌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是姜安,她的老板,腿有些发软。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姜安的推荐,吉祥未必用她。

  金自梯也是一怔。突然清醒了,吉祥是个小导演没错,但同时也是姜安公开的女朋友。

  吉祥再次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对着金自歌道:“五分钟到了。”

  之后没管金自歌僵硬的面部和身体,直接对电话另一头道:“你的艺人,金自歌,我不用了。”

  “呵呵,用得不顺手!行,让她自己回来。你的损失我给你补上。”姜安连原因都没问,直接就站吉祥。

  金自歌听到吉祥不用她,很是难以置信,还有两场戏她就拍完了。立时变得六神无主,原地哭了起来。

  吉祥关闭了外放,把电话放在耳边:“按合同办就行。嗯,我继续拍戏。嗯,拜拜。”

 文学

“现在清场。”吉祥什么话都不再多说。

  片场工作人员赶紧各司其职,有人也走上前去劝还在哭的金自歌和还在发愣的金自梯。

  “先回去吧,大家都冷静一下。不要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方耀看了一眼吉祥,也没有说什么,一手拉着金自梯,一手拉着金自歌离开。

  金自歌直到完全离开片场才“哇”地大声哭出来,身上还穿着剧里的角色服装。

  金自梯被金自歌哭得十分心烦,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自家妹妹,但还是嘴硬道:

  “笑一下怎么了?都是专业演员,就不能排除干扰继续演吗?”

  蹲地上的金自歌一听一下就炸了,跳起来疯了似地冲向金自梯,手掌和拳头轮番上阵,“你白痴吗?你工作的时候喜欢被人打扰吗?

  你认真工作的时候喜欢被人嘲笑吗?你素质那?你的礼貌呢?

  到现在你还不认错?混蛋,你滚,滚得远远的,你回来干什么?”

  金自歌哭得鼻涕眼泪一起流,也不去擦一擦,只是疯狂地打着金自梯。

  方耀站在一边始终任由金自歌发泄,没有上前劝阻。

  在他看来,金自梯咎由自取。平时耍耍威风就算了,没理由地闹人家片场,到哪里都是理亏。

  打人不打脸,金自歌疯起来也是完全不顾地方,就是一顿捶。

  金自梯护主脸,嗷嗷叫着。

  “方耀,帮帮我,快点,我要被这个疯婆子打死了。”

  方耀没回应,惹了自己妹妹发疯,受着吧。

  回头看看已经看不见的吉祥片场,方耀觉得吉祥这个人挺有意思。

  已经非常愤怒了,说话却仍旧平平稳稳,语调都没什么起伏。

  和姜安通话直接放外音,意为告诉金自歌“别想找你老板求情,你老板也站我。”

  给她自己,给姜安都省去了麻烦。

  很强的自信,很强的相互信任。

  还有,异常的果决。

  你犯错,给你机会弥补,你弥补不了,那就承担相应的后果。

  小小年纪,就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眼下这个金自梯一把年纪了仍是天真地整天闯祸,还不长记性。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了。

  金自歌打累了,住了手,又开始蹲下去接着哭。

  金自梯走到方耀面前,拿出了一根烟递了过去,“方耀,你说这事儿还有没有商量的可能。”

  方耀没接烟,“不好说,对吉祥不了解。不知道她是不是像你一样就是说点恐吓的话吓唬吓唬人。”

  金自梯有些扭捏:“找姜安帮着说说情,能不能说得通?”

  “姜安?”方耀看了看天空,天气挺好,只有一丝云彩挂在蓝天上。“不知道,看他心情吧。”

  金自梯迟疑着,踌躇着,看着蹲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的妹妹,自己闯的祸还是要想办法解决。

  “你和姜安能讲上话,你帮我约他一下,我做东,我跟他解释一下。”金自梯向方耀求救。

  “你怎么解释?说你大闹他女朋友的片场?除非……”

  金自梯:“除非什么?”

  方耀:“除非,姜安真的不在乎吉祥。”

  说完,方耀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很感兴趣,想知道姜安是不是真如在人前那么在乎吉祥。

  如果是他的话,他真在乎的女人,而且官宣了,那就会护到底。女朋友错了也是对的,对的还是对的。

  如果不在乎,只是逢场作戏,那怎么操作全看心情。

  方耀点头答应道:“我试着约一下姜安吧。”

  金自梯知道方耀和姜安很早以前就认识,还在他认识方耀之前。但是二人关系一般。

  就是这个一般,也比他要强的多。

  他自称是方耀的朋友,其实更像方耀的跟班,还是那种死皮赖脸自己往上贴的跟班。

  方耀也不废话,直接拨打姜安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出了冷冷的声音,“什么事?”

  方耀:“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

  姜安无声。

  方耀讪讪接着道:“刚才我也在你女朋友的片场。”

  姜安声音又冷了几分:“所以呢?”

  方耀:“金自梯很后悔,他想约你见一面,在吉祥面前给说说情,让他妹妹能继续和吉祥合作。”

  姜安拒绝:“我没空,另外,让他把他妹妹领回去,请金自歌另谋高就,我工作室单方面直接解约。”

  方耀不知为啥感觉自己也有了火气,“不能再考虑一下,给个悔过自新的机会?”

  姜安:“就这样。”

  说完,姜安再什么都没说,直接挂断。

  方耀和姜安通电话的时候,金自梯一直旁听者。

  方耀,他还能贴上去。姜安,他是贴也贴不上去。

  虽然不知道姜安都说了什么,都是从方耀的应对上,可以判断出应该是没有约到。但还是心存期望地看着方耀。

  方耀脸色有些发黑,很不爽的样子。

  但是金自梯觉得只是一个邀约,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方耀只是个中间人,没什么实质上的利益冲突,反应似乎有些过。

  但他也没深想,只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方耀,问道:“怎么样?”

  方耀有点冲动,想把手机拍在金自梯的脸上。

  然而,他和金自梯的区别不只是家世上的区别,还有个人修养上的区别。

  他也有冲动,但他能够控制。

  不动手,话语上还是充满了讽刺。

  “姜安和你妹妹解约了。现在你可以放开手脚整吉祥了。”

  说完,方耀看了一眼还蹲在那里傻哭的金自歌,转身就走了。

  客观来说,金自歌还是很不错的一个姑娘,挺上进,也挺脚踏实地。只是有几个极品的家人,总是在后面拖后腿。

  金自梯仗着自己家里那三瓜两枣的,作威作福,欺负一些平民或者弱小。真遇到大拿,就直接萎靡。

  金家父母,也是让人一言难尽,小事罩着自己作天作地做空气的儿子;大事就求神拜佛地求人罩着。

  认识金自梯几年,方耀都给金自梯出面解决了几次麻烦。这一次,也一样,只是姜安连他的面子也不给罢了。

  金家兄妹哭的哭,挠头的挠头。

  另一面,吉祥收到姜安的一条信息:“我今晚回家,想你。”

  吉祥在片场喊道:“这一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