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嘴又想吃棒棒糖了:不戴套双飞女房客闺蜜

2021-10-30 16:42:56情感专区
用力的拍了两下阿斌的肩膀。

  阿斌揉了揉疼痛的肩膀。

  露出一个苦笑,“知道了。”

  禹烟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几句。

  “就你这样的傻大个,以前

用力的拍了两下阿斌的肩膀。

  阿斌揉了揉疼痛的肩膀。

  露出一个苦笑,“知道了。”

  禹烟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几句。

  “就你这样的傻大个,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

  “难怪会被人抓住把柄威胁,以后可得用下脑子。”

  阿斌憨憨的笑着点头,“小妹说得对。我都听小妹的。”

  储以南脸色古怪的看着兄妹俩。

  叹了口气,拿起铁锹把地上的废料都装进翻斗车。

  “我来,我来。”阿斌笑着送走了一车垃圾。

  储以南洗了个手。

  打开矿泉水瓶喝了一口水。

  他看向禹烟,“《舞后传奇》首映就在今晚,你紧张吗?”

  “不紧张。”禹烟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她觉得只要拍好戏就可以了。

  很快就可以看到系统任务的结果。

  禹烟有些期待。

  她想起那本仰望繁星的小说。

  “储哥,那本小说的版权卖了没有?”

  “在推敲合同,赵沫在和对方谈。”

  储以南忽然笑了笑,“又没有钱花了?”

  “反正没有多少了。”禹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大门方向响起欢快的口哨声。

  禹烟和储以南同时回头。

  大门口阿斌一只手轻松的推车。

  心情说不出的轻松愉快。

  他拿出钥匙打开门。

  刚刚走进去。

  发现储以南和禹烟都盯着自己。

  阿斌惊呼一声,“小妹,储神你们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累了歇一会。”禹烟收回打量的目光。

  她和储以南往屋子里走。

  边走边说:“一楼要放沙发,厨房在一楼比较好。”

  “嗯,和我想的一样。”

  两人走进客厅。

  里面空荡荡的。

  只有类似与吧台的地方。

  这是之前装修工人装的。

  禹烟没有舍得拆。

  “楼上要装个洗手间。”

  这种老房子太不方便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楼。

  储以南小声提醒一句,“刚拖了地,小心地滑。”

  瓷砖和地板踩在上面是截然不同的。

  这边院子的建筑都是偏现代的。

  看起来也旁边新。

  到了二楼相邻两个房间。

  还有一截楼梯露在外面。

  看样子是之前房主晾衣服的地方。

  禹烟想了一会儿。

  没有确定卫生间到底怎么装。

  三楼搭的遮阳棚,没有什么好看。

  两人一起下了楼。

  阿斌笑呵呵的站在门口。

  他指着厂房一样大的三层建筑。

  这里是被骗的房主建的电影院。

  “小妹,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禹烟摇摇头,“还没有想好。”

  她抬脚往空旷的房子里走。

  目测面积至少有四百平。

  在三分之一处有隔断,留出了一个门的位置。

  门还没有来得及裝。

  走到二楼则是空空荡荡的。

  只在中间四个位置有柱子。

  所有的墙壁都粉刷好了。

  窗户都装好了。

  也就还缺几个门。

  禹烟拿出尺子开始量尺寸。

  储以南把尺寸记下来。

  “没什么活了。累了十多天,休息一下。”

  禹烟非常开心,“你们俩的工钱,等下个月发。”

  “不用了。”阿斌摆摆手。

  “你请我吃顿饭就好了。”

  禹烟看向储以南,他笑着说道:“回去煮,省钱。”

  几个人都觉得这个提议好。

  洗漱好换了一身衣服。

  坐着阿斌的面包车回了禹烟家。

  禹烟自己在家收拾。

  买菜的活交到阿斌和储以南身上。

  刚刚把饭煮上,就听到门铃响了。

  禹烟打开门,看到两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

  她接过来让两人进屋。

  觉得两人的表情有些古怪。

  禹烟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一回头看到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走进了屋里。

  李媛。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大红色的大衣半敞着。

  好奇的四处看看。

  禹烟对储以南眨眨眼。

  对方小声的说道:“小区门口碰到的。”

  想起了那张两百万卡。

  禹烟的态度友好,“你随便看看,要喝什么自己拿。”

  李媛回头对禹烟挥了挥手。

  表示不用管自己。

  储以南和禹烟两人进了厨房。

  阿斌坐在沙发上。

  他手里拿着一包薯片,一口一口咔嚓吃着。

  李媛从他身边绕过去。

  站在窗户边看着外边。

  禹烟收回目光,把厨房门关上。

  “她来干嘛?”

  “可能是对新剧感兴趣。”

  禹烟和储以南两人小声的交谈。

  “你家和她家是不是有过节?”禹烟手中的动作不停。

  她点火打开了油烟机。

  风扇呼呼的声音响起。

  储以南只好在她耳边说道:“只有利益关系,没有什么恩怨。”

  “知道了。”

  禹烟拿着锅铲飞快的翻炒。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你们两个很有默契。”

  李媛一只手抓着门把手。

  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

  身后的阿斌没好气,“让一让。”

  阿斌走进厨房。

  回头不善的看了她一眼。

  李媛也不在意。

  回了客厅,优雅的坐在沙发上。

  有两个人打下手。

  饭菜很快就好了。

  阿斌端着菜走出去。

  发现李媛手里拿着自己的零食。

  他皱了下眉。

  满满一桌子菜。

  中间放着一大锅莲藕排骨汤。

  所有饭菜都是大份的。

  李媛惊讶的看着禹烟他们,“你们吃得完吗?”

  “可能还不够。”阿斌忽然看了她一眼。

  禹烟手中端着一只大碗。

  飞快的往自己碗里夹菜。

  两个男人也不说话。

  就像和她比赛一样。

  眼看桌上的饭菜少了大半。

  李媛终于伸出了筷子。

  炖得绵软,粉粉的莲藕有股清甜的味道。

  “好吃。”她站起来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

  等到都吃得差不多。

  李媛才想起,她带了礼物。

  在一堆手提袋里翻找出一瓶红酒。

  红酒递到了面前。

  禹烟笑呵呵的接过,“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

  “禹烟你做的饭菜真好吃。”李媛夸赞了一句。

  “因为你吃山珍海味吃腻了。”

  这一桌都是家常菜。

  禹烟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

  李媛又问,“你明天还煮饭吗?”

  “我们明天在剧组吃。”储以南盛了碗汤放在禹烟面前。

  “谢谢!”禹烟低头说了声。

  其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忙着吃饭。

  李媛有些失望。

  她换了个话题,“听说仰望繁星是你写的?”

  阿斌忽然剧烈的咳嗽。

  在所有人嫌弃的目光中。

  飞快的抽了几张纸巾挡在脸上。

  “李小姐是想要买版权?”储以南直接了当的问了出来。

  李媛没有否认,“这部连载小说在网上很火,很多人都有这个意思。”

  “那当然是谁开的价高,谁有合作的机会。”

  储以南擦了下嘴巴,“李小姐如果有兴趣可以找禹烟的经纪人谈。”

  禹烟飞快的看了两人一眼。

  谈生意的事她不懂。

  默默的低头喝汤。

  阿斌惊讶的盯着禹烟。

  把她看得不耐烦了。

  白了他一眼。

  阿斌干笑一声。

  又端起饭碗干了两碗饭。

  吃完饭后禹烟把李媛送到楼下。

  两人初步达成了合作意愿。

  禹烟慢慢的回到屋子里。

  饭桌已经收拾干净了。

  储以南坐在沙发上,回头看着她,“回来了。”

  “新剧要播出了。”

  禹烟飞快的坐在沙发上。

  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这部剧的主题曲一响起。

  阿斌飞快的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他在围裙上擦干手上的水。

  坐在禹烟身旁,同样紧张的盯着电视机。

  最开始是迎亲的那一幕。

  十里红妆,万人空巷。

  储以南扮演的帝王回头。

  轿中的爱妃正好掀开轿帘。

  惊鸿一瞥,两人的视线对上。

  储以南和禹烟两人屏住呼吸。

  辛苦了一个月的新剧。

  马上要应对观众们挑剔的眼光。

  APP上也在同步播出。

  阿斌打开手机。

  看着手机上的弹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小妹,你看。”他把手机递到禹烟面前。

  密密麻麻的弹幕让人有些不适。

  一条条弹幕飞快的滚动。

  “烟姐,我爱你。你的小迷妹前来报到。”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苏玲珑刷的。

  “哇~这剧好用心,好精致啊!让人赏心悦目。”

  “期待了这么久,终于开播了,还好没有让人失望。”

  “每一帧都可以截屏当壁纸,这真的是网剧?小成本制作?”

  “天啊!吹爆几位主演,每一个都像是从书里走出来。”

  “爱妃杀我,为了你我可以不早朝。”

  “原著粉前来打卡,一楼是我了。”

  “前面的你来晚了。”

  “哇,禹烟小姐姐一颦一笑都让人惊艳。”

  “虽然是女二丝毫不比主演差。”

  “之前有谣言说禹烟是靠着关系,混进剧组的,那个放话的出来挨打。”

  忽然有一条弹幕像是掐架一样,“禹烟没有什么演技的,你看她全靠一张脸撑着。”

  “你说她没有演技?是不是睁眼瞎?”

  “禹烟全靠拉帮结派,孤立其他演员。”

  “麻烦不要再带节奏,原著粉认可禹烟的演技。”

  “爱妃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同意+1”

  “同意+2”

  “同意+999”

  “不服的来战,继续编。”

  弹幕一直刷屏。

  禹烟坐在沙发上,吃瓜。

  “这个瓜真甜,好吃!”

  阿斌认同的点头,“储神挑的。”

  被两人夸奖的储以南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弹幕。

  他手中的西瓜一口没有动。

  一个官方的弹幕终于出现。

 文学

“刚刚是作者大大。”

  “作者大大也来看剧了。”

  “女一女二我都爱,每个人都很棒。”

  “禹烟小姐姐,终于看到你的作品了,我是你的歌迷。”

  “小姐姐,什么时候再上综艺?呜呜呜~好期待。”

  储以南终于动了。

  他回头欣喜的看着禹烟,“你表现得很好,也获得了观众的喜欢。”

  阿斌双手捧着西瓜。

  从这头啃到那头。

  飞快的擦了下嘴,“小妹,最受欢迎女歌手的奖杯呢?”

  要不是提起来,禹烟快要忘了。

  她打开储物柜。

  从里面找出一个快递箱子。

  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水晶奖杯终于出现在面前。

  奖杯上是一只飞翔的海鸥。

  阿斌双手捧着奖杯。

  笑着对禹烟说:“小妹,帮我拍张照,我发朋友圈。”

  禹烟拿着他的手机,飞快的拍了几张。

  小心翼翼的把奖杯放到柜子上。

  她觉得这个材质才容易碎。

  看着人生中第一个奖。

  心中有自豪的喜悦。

  储以南和阿斌都回去了。

  三人打算明天早上再回剧组。

  估计其他人也会和他们一样看剧。

  禹烟单手撑着下巴。

  歪着头盯着电视机。

  静止画面是储以南的一张特写。

  盛世美颜用来形容他非常合适。

  第二天一早。

  储以南,阿斌在禹烟家楼下集合。

  三个人坐车赶往拍摄地点。

  下车的时候,禹烟的瞌睡一下醒了。

  她走了一会儿。

  回头看着路边银色线条流畅的保姆车。

  虽然不懂价格。

  这个看起来非常贵。

  “阿斌,你换车了?”禹烟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

  阿斌骄傲的笑了笑,“是啊!漂亮吗?以后就是你的专车了。”

  “多少钱?”

  “不贵几百万而已。”

  “几百万而已?”禹烟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阿斌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

  “就是别人送的,不是我买的。”他飞快的解释。

  禹烟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最后不发一言走了。

  她的背耷拉下来。

  人比人气死人。

  人家一辆车就几百万。

  哪像她,花二十万买房,还抠抠搜搜的。

  禹烟沉浸在自己思绪中。

  只看到阿斌在自己面前。

  嘴巴不停的动。

  禹烟抬手轻轻一推,他后退了一步。

  “别来烦我。”禹烟留下一句话走了。

  储以南站在大门口皱着眉看着他们。

  不明白忽然发生了什么事。

  这两兄妹的态度这么反常。

  阿斌一脸做错事的样子。

  他低着头走到储以南面前,“储哥,你帮我和小妹道个歉。”

  “为什么道歉?”储以南不解的看着他。

  “就是,我的新车。”阿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储以南回想了今天早上坐的车。

  他惊讶的看着阿斌。

  对方飞快的解释,“别人送的。”

  “禹烟误会你被包养了?”储以南话一出。

  进进出出的人都停下了脚步。

  所有人的目光都嗖嗖嗖的朝阿斌看过去。

  阿斌脸色难道,张了张嘴,“原来小妹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我的气。”

  “虽然我没有被人包养,但是我这样帅气的男人被人包养也不奇怪。”

  储以南转身就走。

  不想再理身后的傻大个。

  阿斌心情一下子阴转晴。

  呵呵的笑了一声。

  急忙追了上来。

  储以南脚步加快,很快追上禹烟。

  把阿斌远远甩在身后。

  禹烟肩膀上被轻轻拍了一下。

  她茫然的回头。

  “不是你想的那样。”储以南安慰了一句。

  “啊!”禹烟仍旧茫然的看着他。

  储以南看了眼周围游客小声说道:“一会儿和你说。”

  禹烟点点头。

  刚才忽然一下受了打击。

  她很快就想通了。

  要是她在没有穿越过来。

  每天吃饱都是奢望。

  现在这样她很满足了。

  每一天都在变好。

  禹烟电话忽然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对方用亲切的语气告诉她。

  最近几天抽空去办理一下房子更名手续。

  禹烟挂断电话。

  将之前的不快很快抛在脑后。

  她脚步轻快的往前走。

  储以南无奈的跟着她身后。

  要不是旁边有很多人估计都要跳起来。

  阿斌追过来。

  看到禹烟的心情好了。

  他憨憨的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在前面两人没有注意的时候。

  飞快的拨通了个电话。

  “小妹,不喜欢这个车。”

  阿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禹烟刚好回过头来,“磨蹭什么?不吃早饭了?”

  “吃!呵呵。”阿斌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他小跑到禹烟和储以南前面。

  冲进一家早餐店点餐。

  吃光一桌子早餐。

  禹烟摸了摸肚子。

  她深呼吸。

  闻着混杂着食物香气的空气,“忙碌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加油!”阿斌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目送禹烟和储以南两人离开。

  他吹着口哨,对着手机摆了个鬼脸。

  “臭小子。”大哥笑呵呵的骂了一句。

  “多拍点小七的视频和照片,爸喜欢看。”

  阿斌比了个OK的手势。

  飞快的挂断了视频。

  他结完账,大步朝拍摄地点赶。

  化妆间坐着四个主演。

  女一此刻还拿着手机。

  激动不已的对男二说道:“我们成功了,新剧反响热烈。”

  “是啊!”男二也很激动。

  他一整晚都没有睡着。

  多年来不温不火。

  没有想到拍这部剧反而火了。

  他原本没有太大的期待。

  结果大出他所料。

  女一回头对着化妆师,还有储以南说着同样的话。

  最后看了眼禹烟,“禹烟,你表现得很好。”

  “谢谢!”禹烟笑着点了下头。

  她身后的化妆师动作顿了下。

  这段时间的相处。

  每个人的性格大概都知道了。

  女一自己的态度摆得有点高。

  所以不招人喜欢。

  她自己不觉得。

  反而觉得是禹烟孤立了她。

  禹烟倒是不在意。

  她拿着手机,把心仪的一个沙发放进购物车。

  窗帘,桌子,还有用到的许多东西。

  她都打算在网上购买。

  蓝星的网购和末世前不太一样。

  每家实体店都注册了网店。

  没有时间的顾客,可以在网上挑选。

  节省了双方的时间。

  下午四点禹烟的戏一拍完。

  她飞快的跑了。

  导演看着她消失的方向。

  咽下了嘴里的话。

  看向储以南试探的问了一句,“禹烟今天有什么事吗?”

  “她要去办过户手续。”储以南解释了一句。

  他脱掉一层层厚重的戏服。

  阿斌在一旁生无可恋的帮忙。

  他刚刚被小妹嫌弃了。

  说要他送,还不如自己跑过去。

  “储神,怎么最近没看到傅经纪?”

  阿斌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他有事请假了。”储以南取下发冠。

  化妆师帮忙取头套。

  阿斌摸了摸下巴。

  傅纯是出差了。

  赵沫那个家伙,最近怎么也不来。

  阿斌和储以南到旁边的小院打扫。

  左等右等终于,禹烟在吃饭之前回来了。

  她冲着院子里的两个男人大喊:“吃饭了!”

  人一溜烟的跑了。

  禹烟今晚特意添了一次饭。

  厨房大姐笑呵呵,“小烟,有什么高兴的事?”

  “就是买了个二手房。”禹烟开心的笑着。

  “恭喜你,这么年轻就有自己的房子了。”

  大姐笑着给她加了一勺菜。

  禹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发现储以南在皱眉。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正好看到女一还来不及收起的轻蔑目光。

  阿斌气呼呼的说了句:“二手房也是房子,凭自己实力买的。”

  “哼!”

  禹烟无语的朝他翻了个白眼,“你和不相干的人解释什么。”

  “哦,知道了。”阿斌低下头扒饭。

  等到禹烟和储以南吃完了。

  他还在发呆。

  两人没有理他走了。

  旁边院子挂了牌子。

  金底黑字禹宅两个字。

  禹烟满意的站在大门口。

  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

  配上文字:我的新家。

  发朋友圈。

  储以南在刷新的第一秒点赞。

  禹烟拿出钥匙进去。

  不一会儿,快递就到了。

  一辆货车停在院子门口。

  新买的沙发,桌子全部搬到屋子里。

  储以南和禹烟对视一眼。

  两人同时挽起袖子。

  铁院门响了一声。

  阿斌走了进来。

  “这么快就送到了。”

  他把手机放在一旁。

  开始干活。

  拆开包装。

  把沙发家具都摆在合适的位置。

  储以南站在梯子上。

  他接过禹烟递过去的窗帘。

  这种简易窗帘粘起来就行了。

  阿斌出去扔纸箱了。

  储以南从梯子上下来。

  他看向禹烟,“灯要不要换?”

  “换吧!”禹烟将梯子挪了个位置。

  飞快的跑过去拉闸。

  手电筒亮了。

  储以南站在梯子上。

  手里拿着灯泡旋转几下。

  他从梯子上下来。

  禹烟又跑过去。

  她手里的手电筒光乱晃。

  闸推上去后,屋里的灯都亮了起来。

  阿斌从外边走进来,“小妹,还有什么活?”

  禹烟想了想,“楼上的床还还没有组装。”

  “我们去吧!阿斌后边的厨房,还有洗澡间架子要组装。”

  储以南搬着梯子。

  禹烟手里抱着纸箱子。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楼。

  阿斌傻傻的站着。

  他跑到手机旁边,无声的对着屏幕说话。

  “怎么办?”

  镜头中大哥比划了几下。

  阿斌挠挠头,“看不明白。”

  一张A4上写着,跟上去!三个字。

  和蔼可亲的老父亲对着手机拿着纸。

  恨不得将纸贴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