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一女被多男玩到高潮喷水

2021-10-30 16:38:59情感专区
她不会做圣母,无条件的供养一堆的蛀虫。

  更不会由着这些人在她的面前耍各种小心思,与其那样,不如早点儿两断,谁也别在谁的眼前碍眼,如同先前的卓硕,既是如此。

  可惜,很多

她不会做圣母,无条件的供养一堆的蛀虫。

  更不会由着这些人在她的面前耍各种小心思,与其那样,不如早点儿两断,谁也别在谁的眼前碍眼,如同先前的卓硕,既是如此。

  可惜,很多人并没学会从别人的身上吸取教训,卓硕的离开,只让大家伙儿看到了自己有可能替代对方的可能,而没有好好想想自己具备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如同现在的杨俊文,还有他点名的那几名员工。

  所以,事情闹到这一步,解约,自然就要早一点儿提上日程。

  也恰是在这个比较敏感的当口,其中一名艺人接到了卓硕的电话,问他愿意不愿意去盛世音林,同时,让他问问别人,有没有那个意向,盛世音林会无条件接收大家,前提是,立马和夏氏娱乐解约。

  接到卓硕电话的这名艺人叫吉菰,也是先前被杨俊文点名的一名艺人,正懊恼着的他,就有一种瞬间解脱了的感觉,这电话来的真是时候,典型的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嘛。

  “兄弟姐妹们,卓硕刚刚给我打电话了,问有没有想去盛世音林的,只要现在解约,盛世无条件接收。”他边说边走向周聪,“周导,先给我开一个解约的条子吧,我去找李总。”

  对此,周聪自然是痛快。

  如果没有先前夏天和他说的那些底气,吉菰这会儿的做法儿能把他气个半死,但现在,他看着对方的眼神中满是怜悯。

  如果盛林真的看重他们,把他们当人才,何至于等到这个时候才会接受他们?真签过去了,盛林可不像李雨橙那么好说话,希望,这些人到时候别哭都没地方哭去吧。

  有了吉菰打头,其他的人也都排起了队,本来嘛,没有去处都已经开始动摇,这会儿,明知道盛世音林不是好去处,但已经没了选择权的他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再说了,这个圈子,除了能力,还有运气,谁也不敢说自己就是不具备那个能力,缺的,只是那个爆红的运气罢了。

  或者,到时候就翻身了呢?

  这是大家伙儿这会儿自我安慰的麻醉方式,也是这个圈子里大多数人坚持下去自我劝解的方式,要不然,找个工作,踏踏实实的,总比什么曙光都看不到的傻等。

  虽说夏天不是这个圈子的,但她是真的不赞同那种,明明哪方面都不具备,却非得在这个圈子死耗的所谓执着者。

  有些事情执着,是好事儿,有些事情的执着,是自毁人生。

  最终,没有提出解约的,只有和杨俊文闹矛盾的初程、苏鹂、苏雪三人。

  很巧的,这三个人都在夏天要留下的人员的名单上。

  本来,还多了两个,林萨萨和丁雨贸,现在,倒是省了周聪的事儿了,连试探都省了。

  “祝你们好运。”离开的时候,有些人嘴里说着的是祝福的话,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却是典型的幸灾乐祸,一副子我们找到了阳光大道,请你们继续独木桥的优越感。

  四十一名艺人齐齐来到盛世音林的门口,还是很壮观的。

  盛林没有出现,让公司的一名副总接待了大家,并且,拿出了合同给大家伙儿,让他们放心签,说以后,只要有机会,就先找他们,毕竟在关键的时候,他们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王总,我希望您和盛董说一下,我是最早反抗的.......”签完合约,杨俊文起身,为自己邀功。

  “杨俊文,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那是被炒了才想拉着大家伙儿垫背,才不是反抗。”

  “就是,你原本也不想离开,你只是想要接卓哥的班,才故意去找小老板提条件,结果,却被赶了出来,不甘心你才煽动大家伙儿的。”

  “就是,你根本就是冲着初程去的,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就是就是,要真说跟盛总说一下,也应该是实事求是,就你这样的,先前能那样,以后也能那样,盛总应该小心些才是。”

  “可不是嘛,半点儿审美都没有,看你那形象,出去多丢公司的形象。”

  “......”

  杨俊文的话音落下,还没等接待大家的王总说话,一众人等先炸锅了,笑话,谁不知道谁的心思,谁又愿意给谁做垫背的。

  站在门口的卓硕,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他就猜到他们都是些没有骨气的墙头草,才会在盛总面前立了誓若是不能把大家找过来,他以后就不在这个圈子里混。

  是的,他在被炒后,去找了盛林。

  对于他这样的,盛林原本倒是真的挖过他,只不过,他的经纪人很强势,橙子娱乐的资源一直往他身上倾斜,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想法儿,让他拒绝了盛林。

  而现在,他自己找过来,自然要拿出诚意,而他的诚意,就是挖垮夏氏娱乐。

  一家娱乐公司,没有一个艺人,能有什么发展前景?

  就算他们现在开始招收艺人,没个三五年,估计是培养不出象样的艺人来,到时候,还拿什么去追盛世音林?

  盛林嘛,对夏氏娱乐的确是很不喜欢。

  李雨橙创办橙子娱乐和他对着干,已经让他非常的生气,本来他是想着耗到李雨橙走投无路求他的,结果倒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现在李雨橙拿着可以潇洒一辈子的钱,过起了悠闲生活,让他心里如同燃起了一团火这个样子,他怎么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奔回一又儿女的抚养权?

  对于儿子和女儿,他也不见得有多少感情,但,毕竟是他李姓的血脉,万一李雨橙给他们找个后爸,再改了姓,他不得一口血把自己呛死?

  最初不要一双儿女,是孩子太小太烦人,父母也不愿意带,他图个省心,又想难为李雨橙,就很痛快的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可这几年下来,跟在他身边的女人,都没能为他诞下一男半女,他就有些急了,去做了检查才得知,常年的应酬,拖垮了他的身体,他的精子成活率非常的低,简单的说就是,或者他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机率非常的低。

  “只要你好好调养,还是会有孩子的。”

  医生的这句话,并没有真正的安慰到他,所以,拿回儿女的抚养权,就成了当务之急,他可以不爱他们,但他不能没后。

  本来嘛,胜利就在眼前了,是夏天把他织的这张网,剪了个稀巴烂,他要是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氏娱乐做起来,那他这些年真的是白混了。

  因为宋陌城的加入,他一直没敢怎么动作,毕竟对方的能力和背景都摆在那儿,但现在看来,对方也就是玩票的性质,对这家娱乐公司,根本就没上心。

  既然如此,他先斩后奏,只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就不信宋陌城不动心男人嘛,喜欢什么他太清楚了。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把他的人给搅散了,所以,卓硕找过来,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来可以,把夏氏娱乐的人也给我挖过来。

  卓硕倒是没让他失望,很快的,夏氏娱乐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站在了他公司的门口。

  合同嘛,都是现成的,对于走投无路的人来说,一点点儿的肉腥,也足以让他们放弃所谓的坚持,至于以后,呵,谁说了算不是很明显的吗?

  盛世的合同,大家伙儿早就听说过,这会儿看看,也真的是挺坑的,一签就是十年,每个月只有最基本的生活费,还不准出去接私活。

  如果没有资源,他们拿到手的钱,都不够生活的。

  但是,能不签吗?

  签了,好歹是个希望,不签,就真的是只能放弃了,这会儿,除了盛世音林,还有谁会收留他们?

  赌一把吧,反正,最坏的结果就是大不了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而不签,也相当于是最坏的结果了。

  其实,人要是想要说服自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儿。

  盛林虽然没到现场,却是一直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得知过来的一众人等都签了合同,他的唇角勾起嘲讽的笑意:“李雨橙的眼光是真不怎么样,就这些玩意儿,也值得她护这么多年。”

  秘书是一名身材娇好的女子,这会儿就顺杆儿往上捧:“老板,和您比起来,一般人是比不了的。”

  打个哈欠,盛林冲她摆摆手:“好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会儿。”

  退出去的时候,秘书悄悄撇了撇嘴,她发现,老板现在精神头儿是越来越不行了,经常不来公司,来了也是一会儿就哈欠连天,感觉上说个话都没睡着似的。

  才不到五十的年纪,感觉那身体,都要七老八十一般,本来嘛,她还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没准能为自己谋个好前程,现在看来,她还是谋一笔算一笔吧,在这种人身上,应该是不存在好前程这一说的。

  秘书刚坐定没一会儿,苏蓝蝶来了,在卢悦的帮忙下,她和盛林的关系又回到了腻糊的状态,说实话,以前她最盼着的就是盛林能一心一意的待她,而这会儿,知道了如何拿捏住对方后,她反倒看对方一百个不顺眼了就那样的身体素质,哪有小鲜肉来的顺眼?

  如果不是和卢悦的协议在那儿,她这会儿真就有和盛林断了的心思。

  不过,就这么走了,终归是不甘心,卢悦已经答应她,事成后,给她百分之五的盛世音林的股份。

  反正眼下也没有合得来能让她金盆洗手的好男人,看对方再不顺眼,她自然也要把对方伺候好了,这会儿过来,自然是被卢悦安排的。

  苏蓝蝶进屋的时候,盛林正瘫老板椅上打瞌睡。

  眸底闪过一丝厌恶,说话时,脸上则是挂上了甜甜的笑容:“爷,您这是干嘛呀,昨晚上从我那走了,是不是又去找小嫩妞了?”

  “胡说什么呢?”药物作用下,盛林最近被苏蓝蝶迷的晕头转向的,看到对方,竟是不顾场合的,就上前撕扯对方的衣服。

  “干嘛。”嗔怪的瞪一眼对方,拍开对方摸上来的手,苏蓝蝶叹气,“这是办公室,秘书随时会进来,爷你一向不是最爱面子的吗?”

  盛林神色就微微一怔,以前,苏蓝蝶在办公室对他稍稍亲热一些,他都会这样警告对方,什么时候,他竟然这么猴急了?

  心底升上一丝狐疑的打量打量苏蓝蝶,就发现对方除了更美了,还更娇嫩了,这让他,又控制不住的心猿意马起来,手再次伸过去:“走,我们去内间,她不敢过来的。”

  “行了吧你,看你困的这样,得好好休息才行。”苏蓝蝶边说边轻轻抚揉着对方的额头,没一会儿,酣声响起。

  看看泥瘫在椅子上的男人,苏蓝蝶轻轻戳戳对方:“爷,爷?”

  对方丝毫没有反应。

  盛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擦擦嘴角的口水,他有一睡的怔怔,印象中,苏蓝蝶过来了,可是,现在怎么没有对方的影子?是梦?

  “小元。”

  盛林喊了外间的秘书。

  “老板。”

  “苏蓝蝶呢?”

  “苏姐说您睡着了,让我别打扰您,就走了,她说她回家给您炖汤,等您下了班回家就可以喝了。”

  秘书的回答,让盛林心里蓦的一松,他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反正,他就是不喜欢有些事情不在自己掌握的状态,就像他现在的身体,或者,他应该去做一个体检了。

  也不是今天才发现身体不对劲的,这段时间,啫睡疲乏,让他常常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就连以前特别感兴趣的事儿,似乎都很难让他提起兴致。

  他心底里又是怕见医生的,生怕查出什么不愿意接受的结果,可这会儿他觉得,无论怕或者是不怕,都应该给自己一个交待,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文学

拿定主意,盛林看向秘书吩咐道:“小元,给我安排一下体检。”

  “好的。”秘书强压着内心的震惊应下来,犹豫一下,又小心翼翼的问道,“盛总,您的意向是哪天,我现在就去预约。”

  “明天吧。”盛林揉了揉眉心,“合约都签完归档了?”

  “是的,人事那边有来过电话,让我给您报备一声,还有就是,他们想知道,那些人的工资,从什么时候开始发?”

  “这个月就不用了,还有十天,就这么着吧。”盛林冲她挥挥手,“去吧。”

  而此时,签了协议的众人,有的已经开始后悔了,进入夏氏娱乐后,虽说也是住集体宿舍,可条件摆在那儿,最起码的厨房和卫生间是有的。

  盛世音林这边倒也给他们安排了宿舍,八人一间,上下铺,卫生间是一层一个,至于厨房,根本不存在,最起码的洗澡问题,都需要去公共卫生间进行。

  一层楼住了几十号人,到时候洗澡,得排队排到什么时候?

  可再不满也明白他们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根本没有提要求的资本,在这个行业,混到这样的地位,也是真够没脸的了。

  夏氏娱乐那边的气氛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留下的三个人,本就是没什么毛病的,这会儿就剩了他们三个,自是不会再出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三人一商量,甚至找了夏天,问能不能给他们一个排练室,他们每天都做一下专业训练,这样等资源真的找上门的时候,也不至于抓瞎。

  对此,夏天自然是极力配合。

  姐姐那边的身体恢复比预期的要快,按照师父的诊断,或者半年到八个月,就可以恢复到正常的程度,之后,除了接戏的时候不能接太危险的,旁的,基本是无碍了。

  那么,她这边也要加快进度了,公司清理完毕,进入正轨后,就要开始出去接洽资源了。

  原本公司有十个经纪人,除了卓硕的经纪人外,每人手下管了四到五个的艺人,这会儿,艺人都走了,经纪人还剩了六个,夏天便约了他们一起聊聊。

  对于夏天来说,当初接下公司的时候就答应了李雨橙,合适的人,会尽量留下,这六个人也是,她扔着没管的情况下,别人走了,他们还没走,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都应该摆出应有的态度。

  和几人寒喧几句,夏天切入主题:“找你们过来,就是想商谈一下你们接下来工作的问题,你们是想带公司原有的艺人,还是想自己挖掘新艺人,可以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儿。”

  几人面面相觑,公司一共三个艺人,他们.......怎么带?

  看出几人的纠结,夏天补充道:“就这几天吧,会再来一批艺人,有的,或者带着经纪人一起,有的,大概会自己过来,所以,我先问一下你们的想法。”

  一名四十岁出头的男子便道:“老板,我想带新的。”

  有了他打样,其他几个也陆续提出自己的想法儿,最后,四个想带新的,两个想带老的。

  根据初步的了解,夏天就把初程和苏鹂苏雪姐俩,调给了一名叫曲默然的中年女子,温柔挂的,一看脾气就很好,又很有自己的主意,对于留下的这三个人印象不错,夏天自然会给他们挑一个最合适的经纪人。

  得知自己以后的经纪人是曲默然,初程和苏鹂苏雪都非常的开心,就公司的十个经纪人来说,曲默然是性格最好,资源最广的,最关键的,她和李雨橙是朋友,对公司的感情不一般。

  其实之前的时候,李雨橙一直劝对方不必死守橙子,有合适的机会抓住就好,她绝对不会怨她,可曲默然却一直留在公司坚守。

  因为她觉得,这个时候做为朋友的她若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离开,就不配称之为对方的朋友。

  李雨橙没有特别强调她的存在,让夏天对她多加关照,其实还是希望她能去更合适的地方,抓住属于她的机会这事儿夏天是后来才知道的。

  行政部的工作人员,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了解,留谁走谁也有了名单,夏天干脆和周聪、程育分工,一一找大家聊了聊。

  相对于艺人那边,行政部门的员工,态度就没有那么偏激,处起事儿来也比较有脑子,最后留下的皆大欢喜,离开的虽说有些郁郁,却也是痛痛快快,毕竟,公司都把他们的一些缺点看在眼里,是他们自己没抓住机会,实在没什么好怨的。

  再者,这些人也是对公司没什么信心的,否则,也不会这段时间的心思全部不在工作上,一直忙活着找下家。

  找好的,正好可以去下家报到,省了自己再去开口辩解,没找好的,反正也有补偿款拿,回家安安静静的找就是了。

  捋顺完以后,公司行政部还有二十一名员工,艺人部加经纪人九名员工,人员不多,但剩下的都是品性能力各方面还不错的。

  也是在完全捋顺完之后,夏天召集所有人开了一个全体大会,除了讲明公司下一步的发展轨迹,还有就是把宋氏娱乐也并过来的消息告诉大家。

  这消息真的是一下子砸懵了大家伙儿。

  如果说先前,大家愿意留下来,内心比较坚定的原因是,觉得新的小老板人不错,又有秦氏做后备,再加上宋氏的注资,总体来说,让他们比较有信心,那现在,就真真是打了鸡血了。

  宋氏娱乐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说白了,明明是可以和盛世音林想抗衡的存在,竟然要并入橙子娱乐,要说让橙子娱乐并入宋氏娱乐还差不多。

  虽说都是一家公司,但,谁并入谁,那感觉可是不一样的。

  这样,他们有一种还在自己家,当家做主的感觉,那样,可就是去别人家做客的感觉了。

  还是小老板有魅力,本来嘛,这段时间,宋氏没有任何人入驻公司,他们还以为,宋氏的注资,不过是一种形式。

  现在看来,是他们鼠目寸光了。

  有了动力,接下来的工作状态,自然也就不可同日而语。

  这段时间,因为没有确定到底用谁不用谁,公司的业务一直是周聪和程育在主持,可他俩,一个是导演,一个是老戏骨,放在这种位置,实在是太大材小用。

  现在既然已经考察完毕,日常工作,自然就交由合适的人去做,而他们,只管做一个统筹。

  夏天还特意征求了俩人的意见,如果他们愿意继续做一些本职之外的工作,就给他们挂个职,如果不愿意,就让他们恢复自由身。

  周聪早就不想忙活这些繁杂事儿,当即表示,他要静下心来自己写个本子给小老板过目,如果合适,就开始拉组。

  并且还笑呵呵的跟程育保证,一定给他充足的戏份,让他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出来,并且说,他的创意,在和程育接触后就有了。

  程育自然是一番道谢,不过,他却是希望自己继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行政工作,毕竟他和周聪不一样,周聪独身一人,有地住有饭吃,就可以完全无忧。

  至于说孤儿院那边,本就有国家的拨款,再加上夏氏和宋氏的捐助,已经没必要再把担子压在他的身上。

  女儿已经上高中,他必须给她创造更好的条件,如果可以,他是希望把女儿送出国外留学的,他这样做当然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女儿的实际情况摆那儿。

  学习成绩不上不下,想在国内考个好大学了,基本是不太可能,但放到国外去,女儿的文化课成绩还算是不错的。

  只要语言这一关过了,留学几年回来,路,肯定比留在国内要广。

  所以,他现在真的是迫切需要钱,对于多做多少工作,他都是无所谓的。

  也是知道程育的情况,夏天让他还是做原本的,周聪负责的那些,交给了一名叫王健的副总,无论是能力,还是性格,都极好的一个人。

  只不过不是特别爱表达自己,这些年,留在公司,事没少做,位置却是一直没挪,这次,也算是夏天的意外之喜,得了这么一个人才。

  宋陌城那边的速度也是很快,和夏天沟通过后的隔天,三十七名艺人,和九名经纪人,便前来夏氏娱乐报道了。

  这当中,包括了先前特别被周聪看好的于蓝、矫泽群、习杰、曲默,当然,也包括了程育的前妻乔君娅。

  反正,在迎接前来报到的人员的时候,俩人看到的一刹那,还是有些尴尬的,程育还好,短暂一愣后,就笑着和对方打招呼了,毕竟,是他女儿的妈妈嘛。

  乔君娅的态度就明显有些别扭,显然,她是没想到在这儿看到程育的,自打俩人离婚后,她就从来没有和他正面接触过,这当中当然有刻意的成份。

  这次来夏氏娱乐,她本心眼里是不太接受的,但,宋氏娱乐明确说明了要全员并进夏氏娱乐,不想去的,可以解约,想去的,立马报到。

  她如果解约了,接下来要签到哪里去?

  毕竟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戏路的宽度摆在那儿,和丈夫的关系又处在淡漠期,再闲在家里,她大概真的要憋疯了。

  所以,虽是犹豫,她却不得不在协议上签了字。

  只是,待住到宿舍后,乔君娅就有些崩溃了。

  她和新丈夫在一起后,过的也算是锦衣玉食的日子,这会儿突然被安排到宿舍住双人间,她实在是有些接受无能。

  至于说在这边买套房子,根本就不现实,毕竟,才刚刚并过来,是不是一直留在公司还不一这定,换言之,若是有了新的门路,她是肯定要离开的。

  而偏生的,刚刚并到夏氏娱乐,想要寻找出路的她,还必须留在公司,要不然,真有资源被漏过去,多亏的慌?

  越想越烦燥,乔君娅干脆拨通了程育的电话。

  程育这会儿正在家里等着女儿回家吃饭,看到是乔君娅的电话,还愣了愣,俩人离婚后,每次的联系都是到了前妻见女儿的日子,和他约定时间的,旁的时候,对方是从来不会联系他的。

  或者,是想见女儿了,也罢,毕竟是亲妈,想见就见吧,与他而言,只要女儿开心,旁的,他都是不介意的。

  他也从来没有那种,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会被别人抢走的担忧,如果真的会发生那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够合格。

  如此想着,程育接通了乔君娅的电话。

  “你离开吧。”

  冷不丁的这么一句,程育都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还纳闷的看了看手机屏幕,或者,对方是电话打错了?遂轻咳一声提醒对方:“我是程育。”

  “我知道你是程育,我说,你是故意的是吧?明知道我不愿意见到你,还在我面前晃,我跟你说,你马上离开公司,要不然,以后我不会再见女儿!”

  程育:“......”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的理解能力出了问题,就,对方用这种事儿威胁他,不觉得自己很好笑吗?

  “我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我丈夫并不喜欢我跟你们这边来往,但,因为你的要求,我每个月都会见程慧,这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你知道吗?

  你不是说你爱女儿胜过自己的生命吗,那么,现在我要求你离开公司,否则,我丈夫知道我和你在同一间公司,一定会生气的。

  我保证,以后每个月都会准时和女儿见面,至于经济方面,你也不用担心,等程慧上大学以后,我会承担一半的费用。”

  “唉.......”长长叹口气,程育语气低沉的问道,“你配做一个母亲吗?”

  “程育,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如果不是你太窝囊我会离开你们吗?程慧会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吗?答应我的,全部没做到,你就是个骗子,我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还陪着你一起受苦,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