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黑紫粗硕囊袋拍打h|他的巨物撑开她的花缝

2021-10-30 15:49:26情感专区
村中发生了太多的古怪事件,头铁胆大的狗,全都暴毙身亡,侥幸活下来的这些狗,则早已经学聪明了,不管在晚上听见、看见、闻见了什么,都当没事发生。

毕竟它们只是打工狗而已,没必

村中发生了太多的古怪事件,头铁胆大的狗,全都暴毙身亡,侥幸活下来的这些狗,则早已经学聪明了,不管在晚上听见、看见、闻见了什么,都当没事发生。

    毕竟它们只是打工狗而已,没必要把命搭进去。

    村里的狗子不叫唤,反而是把这几个从村外溜进来的人,搞的有点不太会了,也让他们准备的一些应对措施,没能派上用场。

    这几个人在栅栏旁边呆了片刻,确定狗子确实不叫后,便不再纠结这个事情,径直摸到了龙王庙外面。

    夜晚的龙王庙漆黑一片,大门紧闭,院墙高耸,仿佛一头噬人的猛兽,完全没有了白天香火鼎盛时的神圣感觉,散发出一股让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的森然与阴冷。

    摸到龙王庙外的几个人,绕着庙宇转了一圈,似乎是在倾听庙里的动静。

    然而庙里面静悄悄的,别说是人声了,连蚊蝇的声音都没有。

    于是这几个人不再犹豫,立刻翻墙入院。

    他们翻墙的动作非常轻盈,不像攀爬跳跃,似乎是飘上的墙头,飘进的庙院里面一样。

    就在这几个人落入庙宇的刹那,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遭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侵蚀,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干瘪,仿佛是被吸干了体内的血气与津液。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们就形销骨立,变成了一个个人形骷髅的模样。

    然后在一片‘噗噗噗’的轻响声中泄了气,变成了一张张的傀儡人偶,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在双桂村里,距离龙王庙最近的一棵大树上,正藏着一群人。

    他们没能看到龙王殿里的情况,却从头到尾目睹了傀儡人偶的经历,纷纷感觉毛骨悚然。

    不少人都在心里面庆幸,还好没有直接潜进龙王庙,否则现在变成人干躺在地上的,就该是他们了。

    而趴在树梢上的朱秀才,则是在第一时间惊呼:“我的乖乖,这龙王庙里到底是藏着什么东西?居然这么能吸,瞬间就将人吸干了……这一条龙的服务,可是比雒城河边上享有盛名的金吹吹,还要厉害得多啊!”

    秦少游听的满头黑线。

    都什么时候了,朱秀才居然还满嘴的骚话?

    他瞪了朱秀才一眼。

    朱秀才恰好在这个时候,扭头看着他说:“大人不好,快看,您也漏气了……”

    秦少游的脸色瞬间黑沉了下来。

    朱秀才见状,顿时讪讪,赶紧解释:“大人您别误会,我说的是扮成您的傀儡人偶漏气了,不是说的您,您还好好的,一点儿气也没漏……”

    秦少游懒得搭理满嘴胡话的朱秀才,只等回去后再收拾这货。

    他眯着眼睛,眺望着黑夜下的龙王庙,眉头紧锁。

    “还真是不出我的所料,这个龙王庙里果然是有陷阱。但这是什么陷阱,居然能够吸走人的血气与精魄……崔师兄,你知道吗?”

    原来秦少游从一开始就在怀疑龙王庙里有陷阱,所以才没有同意让朱秀才等人先行潜入龙王庙,而是用了傀儡人偶去探路。

    这些傀儡人偶在吸了人气后,能够变的跟人一模一样,甚至有呼吸、心跳等等生理特征。

    秦少游又让守夜人滴了血给它们,并让崔师兄施展法术将血气催发,从而让这些傀儡人偶具备了武夫的血气旺盛感觉,以便更好的吸引敌人,探明情况。

    不过在正常的情况下,傀儡人偶虽然可以假扮活人,却是不能动的。

    但秦少游现在能够外放血气,再加上【缚鬼】天赋,让他可以将血气化线,用操控提线木偶的方式,来操控这些傀儡人偶。

    虽然行动有些生硬,但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很难被看出端倪。

    而崔师兄懂得纸人术,他用这门法术操控傀儡人偶,亦是同样可行。

    两人一块儿动手,于是就有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听到秦少游的询问,崔有愧眯着眼睛,沉吟道:“这应该是某种风水法阵,借风水之力,吞噬人的精魄与生命,傀儡人偶里面的那点儿人气和血气,根本不够它吸,所以才会在瞬间被吸干。”

    马和尚听到这里,忍不住问:“这么说来,我们要是潜入进去,情况能好很多?”

    崔有愧看了他一眼道:“确实能好很多,至少可以多坚持个一时半刻。”

    众人齐齐无语。

    多坚持个一时半刻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吸成人干!

    这简直比宫里用的人形药渣还要可怕!

    人形药渣伤的只是肾,这鬼地方却是要人命!

    “风水法阵?”

    秦少游眉头微挑。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古怪的陷阱,跟他前世里听过的那些风水阵的效果,完全不同。

    “这个风水法阵,要怎么破解?”

    “风水法阵都有阵眼,相信龙王庙里的这个也不会例外。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阵眼,将其摧毁,就能破除这个风水法阵。”

    崔有愧说到这里,又面露难色,叹道:“只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这个风水法阵的阵眼在哪儿……”

    说这话的时候,崔有愧的右手一直没有停歇,不停的在掐指测算。

    左手则是从身上摸出了一只罗盘,对着龙王庙的方向比来比去。

    很显然,崔师兄这是在测算寻找阵眼,只可惜一直没有结果。

    为此,他还多解释了一句:“不是我菜,实在是布阵的人手段太高明……”

    话音未落,秦少游却是忽然抬手,指着龙王庙里,供信徒烧香烧纸用的香炉,说道:“崔师兄你看看,阵眼是不是那个香炉。”

    崔有愧顺着秦少游手指的方向望去,不仅看到了石头打造的香炉,还看到了上面似乎雕刻有龟形纹饰。

    所以……这是一只石龟香炉?

    果然每个龙王爷的座下,都会有一个龟丞相吗?

    崔有愧虽然在打量石龟香炉,却又在摇头吐槽:“你以为阵眼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还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给了秦少游一分面子,对着石龟香炉掐指测算。

    结果这一算,却是让他面色微变,发出了“咦”的一声轻呼。

    随即他将罗盘对准了石龟香炉,右手指头掐的飞快,跟发了鸡爪疯一样,惹得朱秀才又想说点骚话,但被秦少游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片刻之后,崔有愧停止掐算,扭头看向秦少游,表情十分的精彩。

    “这个石龟香炉还真是阵眼……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凭感觉。”秦少游含糊地说。

    他总不能够告诉崔师兄,之所以怀疑石龟香炉,是因为他对石龟香炉,生出了想吃的念头吧?

    只是这石头也能吃吗?要怎么吃?

    秦少游很是困惑。

    崔有愧则是一副备受打击的表情。

    凭感觉?

    我的专业本事,居然比不过秦总旗的感觉?!

虽然纳闷石头要怎么吃,但秦少游并没有浪费心神去过多的研究。

    反正等到击碎石龟香炉,开出食谱,自然就知道了。

    他看了眼石龟香炉,又打量了一下紧闭着殿门、不知道内里情况的龙王殿,扭头问正在怀疑人生的崔有愧:“崔师兄,捣毁阵眼有什么讲究吗?还是说直接上就行?”

 文学



    讲这话的时候,秦少游从披风、衣袖衣角、以及腰带等多个地方,摸出了大把的飞刀、铁针等暗器,做好了进攻准备。

    朱秀才等善射的守夜人,也纷纷拿起弓弩,只待一声令下,就射爆石龟香炉。

    但崔有愧在看到了他们的准备后,却是摇头:“仅靠这些暗器与箭矢,是无法摧毁石龟香炉的。因为所有的法阵,都有保护阵眼的措施,你们的这些攻势,怕是破不了法阵的防。”

    说罢,他从秦少游的手中要过一支铁钉,手一挥,铁钉立刻带着破空劲响,射向了龙王庙里的石龟香炉,威势十足。

    可是当铁钉飞进龙王庙,眼看着就要击中石龟香炉时,就忽然失去了劲道,仿佛是遭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压制,不仅没能击中石龟香炉,还‘当啷’一声,掉落在了石龟香炉的前方不远处。

    马和尚看的直皱眉,问道:“要怎么做,才能破了法阵的防?”

    “问的好。”

    崔有愧满意的看了和尚一眼,心说这人真是个不错的捧哏。

    随即他扭头看向秦少游,说道:“你身上应该还带了不少的废符吧?再拿些出来,让大家裹在暗器和箭矢上,一起射向石龟香炉。这法阵在压制暗器和箭矢时,会消耗一部分力量,等到我引动符箓产生爆炸,它又会消耗更多的力量。你则可以抓住这个时机,强行突进庙里去。那时候法阵的防御力量被消耗了不少,你应该是有机会可以捣毁石龟香炉的。”

    秦少游看着崔有愧,质问道:“这个办法是真的有用?还是你在之前的战斗中没有炸过瘾,想要在玩一次火力覆盖?”

    崔有愧一脸不满:“废话,这个办法肯定有用,我是那种拿正事开玩笑的人吗?”

    可同时他的心里面却在悄悄嘀咕:“当然,要是能够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再过一把乱炸的瘾,还是很不错的……不得不说,这爆炸玩的多了,真的上头,比耍剑还上瘾。”

    崔有愧以为秦少游不知道自己心中所想,殊不知秦少游早已通过他的眼神和表情,猜出了他是想要再过一把大炸逼的瘾。

    但秦少游并没有多言,因为他知道,崔师兄虽然跟朱秀才一时瑜亮,是他麾下的卧龙凤雏,可在这种时候,还是分得清轻重,就算藏有私心,给出的办法,也是具备很大可行性的。

    于是他不再浪费时间,真就从怀里掏出了大把的废符,交给了朱秀才、马和尚等守夜人,让他们按照崔师兄的要求,将废符裹在暗器、箭矢上面。

    崔有愧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夸了句:“总旗大人上道!”

    秦少游哑然失笑:“我要是不给符,你是不是就要骂我了?”

    “那哪儿能啊。”崔有愧尬笑道,心说我顶多是在心里面悄悄的骂。

    紧接着他又掐诀念咒,一边施法,一边叮嘱:“等下冲进龙王庙的时候,你记得结出金刚甲胄印,多少能帮你抵消点风水法阵的侵蚀,不会让你的血气太快被吸干,我再给你施放几个轻身咒、敏捷法以及甘霖术,让你在行动的时候,能够把速度发挥到极致,并且有点儿血气上的补充……”

    秦少游知道崔师兄这会儿讲的都是干货,说不定就能决定行动的成败,听的很是认真。

    朱秀才有些担心,忍不住自告奋勇:“要不还是让我进去吧,大人您留在外面坐镇指挥。”

    秦少游还没开口拒绝,崔有愧就先摇头,不屑的吐槽:“算了吧,就你?腰子都快虚没了的人,进去后被风水法阵一吸,还不得当场完蛋成人干?咱们这群人里,就属秦总旗的血气最强最多,最能持久。”

    “嗯?”秦少游忍不住皱眉,总感觉崔师兄这句话里有开车的成分,却又没有证据。

    朱秀才争辩道:“我是肾虚,又不是血虚……啊呸,我的肾也不虚,老道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同时也不忘拍一句秦少游的马屁:“不过咱们大人,确实是血气最旺的。

    然而秦少游并不领情,白了他一眼道:“这种人尽皆知的事情,你就别拿来拍我的马屁了。”

    崔有愧施法完毕,又叮嘱道:“你进去后速度要快,出手要果决,如果一击不中就赶紧退出来,千万不可恋战,否则就算不被风水法阵吸成人干,也会因为血气亏损大病一场,甚至影响以后的修为。”

    “明白。”秦少游颔首应道。

    其实就算崔有愧不叮嘱,他也打算这样做。

    一击不中,立刻退出,绝不恋战,到时候将龙王庙围起来,等待雒城那边的援军到了后再说。

    虽然有可能会耽误战机,可小命儿要是没保住的话,战机再多也没用。

    崔有愧在给秦少游施完法,就催促赶紧行动。

    自从看到秦少游拿出的废符,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大炸一场了。

    与此同时,守夜人也在朱秀才、马和尚等人的带领下,占据了龙王庙四周的有利地形,随时可以发起进攻。

    秦少游拿出一张土遁符贴在身上,在催动血气将符箓激活的同时,下令道:“进攻!”

    话音一落,无数的箭雨与暗器,如同狂风骤雨一般,从四面八方轰向了龙王庙。

    这一次,箭矢和暗器刚射进到龙王庙里,风水法阵的防御机制就启动了。

    无形的力量压制了箭矢与暗器,让它们如同雨点一般,纷纷落下。

    “就是现在,走!”

    崔有愧朝着秦少游大喝一声,同时催动灵气激活了那些废符。

    秦少游没有迟疑,身形一晃便钻进到了地里。

    “轰轰轰……”

    龙王庙里顿时爆炸不断,火光四射。

    不过这些爆炸与火光,很快就遭到了风水法阵的压制,发挥出来的威力,远不如平时的十分之一。

    崔师兄顿时感觉很郁闷。

    他表情严峻,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想办法,好好将爆炸天赋练上去,要让即便是一张废符,也能炸出威力,否则既对不起我‘百炸真君’的名号,也不能将逼装好、装大……”

    也就是张真人没在这里,不知道崔有愧心中所想。

    否则他老人家肯定会被气个半死。

    他费尽心思想要让崔有愧好生修炼,没曾想,他的那些循循教诲,还不如‘将逼装好、装大’来的有用……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一道身影从石龟香炉旁边破土而出。

    正是秦少游!

    他手结金刚甲胄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