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医生按着小豆豆手在抖 我错了我不跑了好疼

2021-10-30 14:52:01情感专区
两盒的是40发,按照国军作战标准,还不到一个基数,但对罗耀来说,足够了。

“谢了,给我找一顶钢盔,随便什么的都行。”罗耀又吩咐一声。

罗耀换上了一套列兵的军

两盒的是40发,按照国军作战标准,还不到一个基数,但对罗耀来说,足够了。

    “谢了,给我找一顶钢盔,随便什么的都行。”罗耀又吩咐一声。

    罗耀换上了一套列兵的军装,扎上武装带,子弹塞进了牛皮装具里面,出来的时候,带了一把勃朗宁手枪,两个备用弹夹,也都别在了腰间。

    一顶法式的钢盔递了过来。

    罗耀更新换德制的,不过条件有限,这不是没有嘛,法式的也勉强戴一下了。

    钢盔只能保护脑部不被流弹和爆炸的弹片伤害,若是被子弹击中,那头盔根本保护不了。

    但是头盔可以作为诱敌之物,这是他要一顶头盔戴着的原因之一。

    “方组长,要不然我派两个身手不错的士兵跟着你?”高行云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带上两个人,那可能就是累赘了。”罗耀直接道。

    高行云有些不服气,但他也是国军高级将领了,懂礼貌,何况罗耀一个人敢如此涉险,这份勇气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

    “高团长,十分钟后,发起攻击,记住你们的人不要太深入,进入后,迅速撤离!”罗耀道。

    “那鬼子不是知道这就是一次掩护攻击?”

    “我就是要他们知道。”罗耀嘿嘿一笑。

    高行云和韦志明听了一头雾水,不明白这是为啥,罗耀已然提着枪,大踏步离开了。

    落日余晖下。

    罗耀嘴里含着一片细长的野草叶子,趴在草丛内,他此刻的距离林子已经不到五十米。

    一个冲刺,十几秒内,就能进入林子。

    但是,他停了下来,静静的等地特务团发起的攻击。

    集中精神,耳朵能听到的声音就多了,甚至数十米之外,一条蚯蚓钻入泥土里发出的声音都清晰可见。

    树林里的一些声音也回馈过来了。

    方圆三百米内听不到任何属于人类的呼吸,他所处的位置是背光出,太阳不会反光。

    悄悄的把枪伸出去,用枪托上的瞄准镜观望了一下对面树林里的情况,没有发现异常。

    调整好呼吸。

    咚!

    一颗迫击炮的炮弹落入林子中,巨大的爆炸声传来,被炸的地方是尘土飞扬,烂树叶飞舞。

    然后一个排的特务团的士兵曾散兵阵型缓缓的向林子前进,两三个人一组,很警惕。

    炮弹继续往里面发射。

    这是故意的吸引鬼子的注意力,或者这也是一种火力侦查,能把这些鬼子的藏身之处给炸出来最好了。

    没办法,这林子里太多的可以藏身的地方了,现在天快黑了,林子里的光线就更加暗了,视线这么差,不整点儿动静出来,怎么把里面的鬼子给弄出来?

    林子深处,一根断木后面,柳生义泽背靠木头,爆炸声一响,他猛地睁开眼睛。

    他知道,林子外的中国人又开始进攻了,要挨过这一次,天黑之后,他们的行动就容易多了。

    “小冢,还有多少弹药?”

    “我还有二十三发。”小冢少尉就在附近的一棵树后面,借助树当做掩体,完全遮住了外面的视线。

    “命令下去,弹药省着点儿用,留着天黑之后突围用。”

    “哈伊。”

    ……

    这边枪炮声一响,罗耀迅速的双.腿弹起,把莫辛纳甘狙击步枪往身后一背。身体如同一只猎豹一般就顺着早就选好的路线,往林子方向冲了进去。

    很快,在高行云的望远镜内,他也就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嗖”的一下子就进入了林子。

    他嘴巴长大的大大的,什么时候搞技术的战斗素质都这么强悍了,这速度,自己麾下也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这方组长到底是何方神圣呀?

    “韦参谋,这方组长是什么人?”

    “高团长,你就别为难我了,我只知道,他是军委会派来咱们五战区的测绘小组组长,代号:401.”韦志明讪讪一笑,“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高行云没有继续追问,他又不傻,韦志明不能对自己说的,那肯定是机密了。

    罗耀一进林子,就感觉到光线明显暗了许多,稍微适应了一下,往里面继续前行了三十米左右,他停了下来,仔细倾听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在光线不好的环境里,耳朵的作用又是要比眼睛来的重要,何况他的听力是何等的敏锐。

    这是山的背阴面儿,气温也比林子外面低不少,这到了夜里,气温可能会更低。

    这伙鬼子被赶进了这里,如果没有食物提供热量的话,熬不到半夜就得突围,不然,不饿死,也得冻死。

    眼看着罗耀已经进入林子,高行云稍微等了两分钟后,向进攻的部队发出撤退的命令。

    刚踏入林子每走多远的一个排的特务团官兵胡乱的放了一些抢后,迅速的交替掩护,撤出了林子!

    这是咋回事?

    这进攻怎么跟儿戏一般,虎头蛇尾?

    柳生义泽刚做好准备要恶战一番,结果,敌人还没到自己跟前,自己先撤了。

    这是搞什么?

    “长官,中国人撤了!”小冢抱着枪,一个滚身下来,来到柳生义泽身边说道。

    “我看到了,难道他们是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柳生义泽道。

    “天黑了,他们不敢进林子,又不敢违背上司的命令,只能进来装装样子,然后装作被我们赶出去了,这不是很正常吗?”小冢嘿嘿一笑,非常笃定的分析道。

    “嗯,胆小懦弱的中国人,已经被我英勇的皇军打的吓破了胆子了!”柳生义泽嘿嘿一笑。

    “让西村尾随去看看,看中国人是不是真的撤出林子了,顺便侦查一下,看他们在林子外面的布置。”

    “哈伊。”

    “小心一点儿。”柳生义泽嘱咐一声,虽然国军跟狡猾的土八路不能比,但他还是觉得要谨小慎微一些好。

    这如果是对方的诡计,明着是撤离了,实际上是还留了人在林子里,就等他们主动露出破绽就麻烦了。

    其实最郁闷的是老虎。

    其实他已经摸到了柳生义泽等人的藏身之地了,而且他就在等待天黑之前这一次进攻。

    谁知道,特务团组织的这次进攻居然是如此的虎头蛇尾,就跟洞房花烛夜,新娘刚刚有点感觉,新郎却到头呼呼大睡了!

    老虎脑门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怎么办?

    他都摸到这边儿了,难道就这样再悄悄的退回去,且不说能不能退回去,退回去万一被鬼子发现的话,自己可就糟糕了。

    老虎进退不得,都快把高团长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哪有这么干的?

    这不是坑人吗?

    现在退,肯定不行了,至少等天黑后,鬼子天黑之后肯定是要突围的,不然,他们迟早会饿死和冻死在这林子里。

    就在老虎恼火的想要跳起来咬人的时候,突然耳边听到一声“啾啾”的声音。

    这声音很轻,但是他太熟悉了,瞬间毫毛倒竖起来,到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是耀哥来了。

    难怪那帮国军这么怂包的撤离了,原来是掩护耀哥进入林子来的,这下有意思了。

    老虎不敢有任何动作,他距离鬼子太近了,稍微有一点儿声音是会惊动对方的。

    罗耀发出联络信号,显然并不是要联络他,而是告诉他,他来了。

    这个情况下,他不会不知道,任何一丝声响都可能引起鬼子的警觉,所以,他应该是发现自己了。

    罗耀确实发现他了,藏在一堆烂树叶的下面,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这烂树叶堆下面还有一个人。

    小鬼子果然狡猾,在树上设了瞭望哨。

    好在他避开瞭望哨的视线范围,不然的话,他极有可能在进林子的时候就被发现了。

    罗耀悄悄的来到树下。

    这棵树只有碗口粗,爬上去不是不可以,但肯定会惊动上面的鬼子哨兵。

    避开?

    肯定不行。

    鬼子藏在林子里,一个一个找出来太麻烦了,还不如先来一个打草惊蛇。

    嗨!

    罗耀突然冲上面喊了一声,然后猛地一拳砸在树干上!

    树上的鬼子哨兵听到下面有人叫他,他顿时朝下面看来,当看到罗耀一身国军制服的时候,惊吓不轻,然后脚下的树枝突然晃了起来,他脚下一滑,没站稳惊叫一声,直接从树上栽了下来!

    罗耀等的就是这一刻,鬼子落地的那一刻,他一个劲步过去,一下子从他后背遏住了对方的脖颈。

    “咔吧”一声脆响。

    鬼子的脖颈让罗耀直接给挤断了。

    龟田!

    附近的埋伏的鬼子听到这一声惊叫,急忙从隐身之处跑了过来,看到树下已然断气的龟田,吓了一跳,正要拉枪机,准备战斗,罗耀从树上一跃而下,双膝直接重击在他的胸之上。

    咔嚓!

    鬼子胸骨碎裂,口鼻中喷出鲜血,还不等叫出声,就被罗耀一道割破了喉管。

    这边的动静,显然惊动了距离不远的其余鬼子,还不等罗耀找到藏身之处,身后的子弹就已经射了过来。

    倒地一个滚葫芦,罗耀避开身后的子弹,子弹打在地上,碎叶乱飞,一下子遮挡了视线的。

    数秒后,三名鬼子呈战斗阵型,背靠背的冲了过来。

 文学

罗耀扣动了手里的莫辛纳甘的扳机,一颗子弹从冰冷的枪膛内激射了出去。

    走在最前面的鬼子身体猛然向后面仰了一下,胸口绽放出一朵鲜艳的血花。

    咕咚!

    一声,这名鬼子毫无意外的倒在了地上,身后两名鬼子吓了一跳,端着枪一下子调转枪口过来。

    眼看自己同伴中枪死在自己脚边,有些紧张的露出一丝狰狞的表情。

    罗耀开了这一枪,立马一个转身往后跑去。

    身后的鬼子发现了他,立刻端着枪追了过来,他的目的就是吸引鬼子追过来。

    呯,呯……

    罗耀在林子中穿梭,身后两名鬼子追的很紧,没跑多远,他就把两名鬼子引到了远离他们在林子中的藏身之地的外围了。

    落单的两个鬼子也是素质极高的,立马醒悟对手想要干吗,也是果断,立马就往后跑。

    但是罗耀会让他们跑回去吗?

    不可能。

    一颗子弹压入了枪膛,反手背靠一棵树,单膝规定,瞄准其中一名鬼子。

    扣动扳机!

    嘭!

    这一枪很沉闷,直接击中奔跑中鬼子的后背心,他身体还在奔跑中,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与他拉开一定距离的鬼子一回头,吓得不轻,赶紧找了一棵树作为遮挡躲了起来。

    再跑,他可能跟同伴一样。

    隐藏在林子深处的鬼子也动了起来,但是,他们没有跟过来,显然是觉得,三个鬼子老兵,加上之前还有两个鬼子兵,对付一个混进来摸鱼的中国士兵完全没有问题。

    鬼子指挥官柳生义泽不知道的,五个鬼子兵,已经被罗耀杀了只剩下一个了。

    而罗耀还有帮手。

    老虎杨帆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山林里光线很暗了,鬼子兵有些惊慌,对方能干掉自己两名同伴,显然是一名百战高手。

    遇到这样的劲敌,他也没底。

    注意力都在身后追来的罗耀身上,却不知道危险来之自己来的时候的北面。

    杨帆潜行而来,一跃而起,借助树干弹跳之力,一下子就扑倒了那鬼子跟前。

    匕首划过对方的脖子。

    毫无意外,这个鬼子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杨帆送去见天照大神了。

    罗耀从鬼子身后的林子走了出来,杨帆也取了鬼子手里的一支步枪还有子弹带和两颗手雷。

    他进来是侦查的,只带了一把自卫的手枪,带步枪太影响行动了,目标太明显。

    鬼子装备的都是清一色的毛瑟98K步枪,显然是为了潜入五战区腹地准备的。

    要是一支国军清一色的日式三八大盖,那不被怀疑才怪呢。

    枪都是好枪,杨帆一上手就知道了。

    “耀哥,就你一个人来吗?”杨帆检查了一下枪支,悄默声的问道。

    “就我一个。”

    “就咱俩,那可是十几个鬼子?”杨帆又去把另一个被击毙的鬼子的步枪取了,背在身上。

    “怕了?”

    “怕啥?您都不怕,我怕什么,再说,您这一出手,就已经解决了四分之一了,剩下的四分之三不足为虑!”杨帆道。

    “一会儿,你去引诱鬼子出击,我来点名,知道怎么做吧?”罗耀的战术很简单,那就是利用杨帆去引诱鬼子出击,他悄悄的用手里的狙击步枪射杀。

    现在鬼子并不知道有几个人。

    但是这样的战术可一不可再,再有一次的话,估计鬼子就不会轻易的上当了。

    就看杨帆能引出多少鬼子来,这天眼看是越来越黑了,林子的光线更暗。

    时间拖久了,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利的。

    杨帆点了点头,俯身弯腰,端着枪迅速的向自己刚才埋伏的方向跑了过去。

    林子的枪声突然停下来了。

    柳生义泽心里是焦急的,刚才那两声枪声绝对不是毛瑟步枪的身影,是另外一种步枪。

    柳生义泽曾在满洲过境线上待过,这种步枪的声音,他很熟悉,是莫辛纳甘步枪。

    中国人手里怎么会有这种步枪,对了,苏俄曾经对他们进行过援助,给他们装备过一批这样的步枪,听说这批步枪装备的都是国军当中最优秀的士兵。

    难道刚才他们那一次进攻就是为了配合这么一个人潜入林子来?

    “长官,他又来了,我去解决他!”还不等柳生义泽考虑清楚,小冢少尉就带着三名士兵朝故意挑衅的杨帆追了上去。

    “别去……”柳生义泽刚喊出口,却发现小冢已经带着人远远的追了过去了。

    柳生义泽十分恼火,可他也没办法,名义生小冢接受他的指挥,可小冢并不是他的直接下属。

    而且,不解决这个悄悄潜入林子的中国士兵,他们夜里的突围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不对,刚才开枪挑衅的不是莫辛纳甘步枪,是毛瑟98步枪。

    柳生义泽瞬间感觉毛骨悚然,浑身如坠入寒冰之中。

    对方有两个人,这是诱敌分兵之计!

    可是现在发现,已经晚了。

    “松尾,你快带两个人追上去,敌人一共两个人,小冢君可能不知道,会中了对方的圈套,你配合小冢君,一定要将这两人干掉,不然那我们都得葬身在这里!”柳生义泽一咬牙,叫来另一名鬼子兵,吩咐一声。

    那叫松尾的鬼子兵一点头,招呼两人追着刚才小冢少尉去的方向而去。

    呯!

    一声枪响。

    柳生义泽嘴唇哆嗦了一下,肝儿随之颤动,这是莫辛纳甘的枪声,这一声意味着自己手下一名士兵丧命了。

    又是一枪!

    随后数道枪声传来。

    呯!

    呯!

    柳生义泽面色发白,对手显然没有任何损伤,不然,这枪声又是从何而来。

    对手没有死,那么死的就是自己的手下了。

    十几声枪声后,突然静了下来,林子里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这时候,光线更暗了。

    再有十几分钟,估计整个林子就黑了。

    柳生义泽把自己是身边的人归拢了一下,算上他自己还有九个,其中还有两个负了轻伤。

    轻伤的两个人,两条腿还能走,只能跟队伍一起行动,照顾自己可以,战斗力基本上算是废了。

    啊!

    突然一声惨叫声传来。

    柳生义泽吓了一跳,这分明是自己手下的声音。

    “安藤不见了……”

    一名士兵惊恐的叫了起来,刚才那一声,是他同伴发出来的,扭头一看,趴在自己附近不远的安藤已然失去了踪迹。

    “鬼,鬼……”

    有一名士兵惊恐的叫了起来,然后又没了声息,林子里的剩下的鬼子一个个都吓的魂不附体。

    柳生义泽也惊魂未定的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额头上黄豆粒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这样的局面,他可是从来没遇到过。

    鬼神一说,在日本是十分盛行的,柳生义泽也相信人死后会变成鬼魂,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

    强大的鬼神是有呼风唤雨,并且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

    一下子少了两个人。

    剩下的鬼子都不敢分散待着了,赶紧从藏身之地出来,朝柳生义泽所在的位置靠近。

    他们这一现身,那就成了黑暗中的靶子了。

    呯!呯!……

    数声枪声响起。

    身边的士兵一个个的倒下,虽然也有还击,但是在恐惧之下,根本搞不清楚敌人在哪里,只能胡乱对空放枪。

    短短数十秒。

    柳生义泽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除了还有两名受了伤,倒在地上还没有断气的伤兵。

    “长官饶命,我不是日本人,我只是被他们胁迫过来的向导……”柳生义泽把身上的东西一扔,双膝一跪,保住脑袋抵在地面上大声叫道。

    罗耀和杨帆从黑暗中走来,见到这一幕,有些面面相觑,这么一个情况,他们也是始料不及。

    但对方是说自己是中国人,是被胁迫的向导,他们就不能随意开枪杀人了。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小的叫刘满堂,随县沙镇人,家里有老母和妻儿,妻子也是本镇人,顾氏……”

    “你怎么跟这伙鬼子搅在一起?”罗耀可不会轻易相信这个家伙,但对方能一口气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他也不好马上下判断。

    “我是被他们抓来的,我就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

    “我不管你是谁,现在只能把你先捆起来再说。”罗耀也不打算滥杀无辜,如果这个叫“刘满堂”真是个被鬼子抓来的向导,倒也罪不至死。

    反正抓回去审一下就知道了。

    杨帆上前,先简单的搜了一下身,然后找来绳子将他手别到背后,与双脚一起捆绑起来。

    “打信号枪,通知高团长我们的方位,让他们过来。”罗耀吩咐一声,“记得是两发连射,最后一发间隔三秒再打出去。”

    杨帆点了点头,取出信号弹,装入是手枪,对着天空连续扣动两次扳机,两颗红色信号弹升空,隔了三秒后,又打了一颗信号弹。

    三颗信号弹全部升空。

    早已在外面等的心焦的高行云看到信号弹升空,当即命令特务团呈警戒队形进入林子。

    一路上几乎是毫无危险就抵达罗耀和杨虎所在的区域。

    “高团长,一共十九个鬼子……”罗耀迎了上来,向高行云汇报战斗结果。

    “都解决了?”

    “还有一个,他自称是被鬼子胁迫来的向导,叫刘满堂,随县人士。”罗耀手一指地上被捆成粽子的柳生义泽道。

    “对了,刘满堂,鬼子的指挥官是哪个?”罗耀忽然想起来,这支鬼子的指挥官的身份还没落实呢。

    刘满堂被临时解开绳索,带着罗耀等人在鬼子尸体中一通辨认,最后指着被打死的小冢说道:“就是这个。”

    “你确定是他吗?”罗耀眉头一皱,这个鬼子配有自卫手枪,是鬼子的军官不错,但他未必就是这支队伍的指挥官。

    要知道,他是被杨帆和他诱出来击杀的,如果他是鬼子的指挥官,不应该如此冒险行事,何况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狡猾果断的鬼子指挥官。

    不过,他没有当场指出来,而是在柳生义泽确认后,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