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终于冲破了那层薄薄的阻碍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

2021-10-30 14:47:08情感专区
此时又被赤扈人杀得如丧家之犬,胆魄皆丧,即便得朔州救济,也必然一心想着返回泾原等地,徐怀不奢望能将他们留在朔州,更不幻想他们能听朔州的军令行事。

救下刘衍、陈渊二人,可

此时又被赤扈人杀得如丧家之犬,胆魄皆丧,即便得朔州救济,也必然一心想着返回泾原等地,徐怀不奢望能将他们留在朔州,更不幻想他们能听朔州的军令行事。

    救下刘衍、陈渊二人,可以说是意外之喜。

    刘衍、陈渊作为西军高级将领,此时正值壮年,与党项人常年征战,所淬练的刚强性情,早已刻入骨子里,此时还没有像刘世中这些人那般被尔虞我诈的仕途磨灭掉。他们心里没有被利害算计填满,还知道羞耻、气节。

    他们作为主战派的中坚力量,也凿实是想要收复燕云故郡,有开疆辟土、建功立业的抱负——同时他们作战英勇、本身领军作战也能严于律己,在中下层将卒之中威望极高,这是葛怀聪之流所无法比拟的。

    刘衍、陈渊此时还有斗志,他们二人出面,就能够直接将往朔州方向溃逃的散兵游勇聚拢起来,甚至还能恢复一定的战斗力,参与作战。

    不谈未来的大局,仅仅在云朔之间,眼前这个局面实比徐怀之前所预料的,要好得多。

    果然,刘衍、陈渊很快就将十多名军吏召集过来,都同意紧急整编三都步卒,追随刘衍、陈渊二人,配合朔州兵马依托晋公山牵制敌军,为西军残兵西逃创造更宽松的条件。

    “我们现在将左右的山林点燃,叫仓皇不知所措的残兵败卒,知道我们还有人马在这里坚持与杂胡狗类作战!”陈渊握紧拳头,咬牙说道。

    西北多山,陈渊、刘衍他们早就习惯依赖山地与党项人作战,筑塞浅攻战术也是西军最先完善成熟,并大规模应用于对党项人的作战之中。只要晋公山里有补给,将卒不饿肚子,还知道不远处的朔州城还有桐柏山卒坚守,他们并不怕被围困在晋公山里。

    只要将这边的山林点燃起来,火焰照彻夜空,叫更多往西逃命的散兵溃卒知道他们的存在,还有可能聚拢更多的兵马。

    知道朔州有所准备,在山谷里也备有引火之物,这几天受够气的陈渊,这时候是一刻都不想耽搁,也希望能做些什么,才能将内心更深处的惊惧压制住。

    “好,烧林之事便交给二位军侯带人去做。刚才杀胡狗还不过瘾,这时候趁其主力还没有围聚过来,我带人马出山再厮杀一番,说不定在天黑之前,还能接一些兵卒聚到山里来!”

    只要西军残兵士气可用,还有能力据山地作战,那他们这时候还是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徐怀就想趁天黑之前,率领三百骑兵再出山去碰一碰那些赤扈骑兵。

    徐怀又叫徐心庵拿出一份晋公山堪舆图,递给陈渊、刘衍,说道,

    “这是晋公山地形图,倘若贼兵来势迅速凶猛进攻山谷,我们又无法再杀回来与你们会合,这里有几条猎户、药农常走的野径山道,可迂回前往朔州。另外,萧林石心里很清醒,知道赤扈人想要彻底兼并大鲜卑山以东的土地与人口,是不会容忍契丹皇族还有他这样的人物存活于世的,因此怀仁、金城的守军,即便这时候不想在这时候吸引赤扈人的注意,但他们投向赤扈人也可以忽略不计,还请二位军侯善用之……”

    一方面受祖宗法限制,一方面当世武人受教育的程度普遍很低,大越禁厢军绝大部分的中低层将官军吏,都没有独立领兵作战的能力——这使得大越军队对外作战,对阵列的依赖极其严重。

    大越朝堂早年组织人员编写《武经总要》,后续又不断的进行增补,意在加强文武将吏的军事才能培养,每隔三年举行一次的武举也极重视策论,但这些仅仅是对中高级将领有所要求。

    大越朝廷对中低级将官、军吏的要求,仅仅限于看得懂旗语信令,能带所部兵卒编入阵列中进退。

    一旦严整的阵列被敌军打散,则往往意味着溃败的开始。

    而当世真正精锐的军队,又或者说百战之师,其基层武吏受教育程度当然不会有多高,但一场接一场的战事,实际叫他们在战术层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而拥有独立统领小股兵马作战的能力。

    精锐兵马在作战之前,只要经过充分的动员与准备,将战事的意图与作战任务传达到中下层武吏那里,那他们在相当程度上就不怕被打散,将卒也能在激战中保持良好的士气与战斗意志,从而保证作战意图得到更好的实施。

    虽说骁胜、宣武二军整体上是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准的,但徐怀相信刘衍、陈渊即便与他们被迫分开,还是有足够的能力统领小股兵马在晋公山里机动作战。

    “烧林之事,陈渊率领人马去做就行,我随你们出山去!”刘衍说道。

    刘衍也有他的傲气,山谷里仅三百多西军残兵,由陈渊一人统领足以,而他倘若不想刘氏一族成为大越的千古罪人,他又岂能舒舒服服的坐守山中?

    更何况只有从晋公山杀出去,才能第一时间知道应州方向的战况。

    “行!”徐怀知道这个节骨眼上,西军残兵还是只认刘家这个招牌,刘衍愿意与他们一起行动,遇到溃兵逃卒,能省他们很多口舌。

    徐怀此时希望尽可能多的将西翼战场上的赤扈骑兵吸引过来,这时候当然不会再藏拙,三百人马统统上马作战,但他还是叫朱芝陪同卢雄留在山谷,随同陈渊率领西军残兵行动。

    徐怀此时做这么多,根本的目的还是希望以刘衍、陈渊为首的西军残卒能支持王禀出面主持勤王之战,又或者说在王禀麾下聚拢更多的勤王兵马,以便在河淮战事里,能发挥更大的正面影响。

    此时卢雄与朱芝更能代表王禀,徐怀当然要让他们更多的跟西军残兵待在一起。

    …………

    …………

    北地寒冬的日头非常的单薄,给大地带不来多少热量。

    正午时还

    略好一些,过了晡时,天气就愈发寒冷、滴水成冰。

    三百骑桐柏山卒从山谷里驰出时,大股虏骑还停留在南面的树林旁休整,仅留两队斥候在谷口外逡巡。

    看到有大股骑兵从山谷深处驰出,即便赤扈人更希望能将朔州骑兵吸引到南面的开阔地带,以优势兵力进行围杀,但也没有轻易从谷口撤让出去的道理?

    两队虏兵斥候掣出雕弓,从侧翼纵马进逼过来。

    “第一都将卒听我命令,下马于两翼结阵,填装神臂弩!”徐心庵负责统领前军,勒住马命令将卒下马作战。

    虽说徐怀不再掩饰朔州有大股骑兵埋伏在晋公山里,但他也不可能拿这么点骑兵,去跟赤扈人在开阔的雪地里对阵冲杀拼消耗。

    他们拼不起这个消耗,没有这个资格。

    而朔州目前最大的优势还是集中在步卒盾甲兵械上。

    即便这三百兵马操练骑战有一年时间,大多数人之前也都有一定的骑射基础,但放弃自身的最大优势,去跟赤扈人玩无论是玩骑兵对阵冲杀或追逐游射,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他们没有资本拼消耗,这个节骨眼上,骑兵还是得当马步兵使用。

    再说他们除非直接撤往朔州,要不然更多要贴住晋公山南麓山地边缘作战,进出机动乘马,遇敌下马结阵作战,才是他们此时更为正确的战术选择。

    这时候有两个猛浪的虏兵,想仗着骑术精湛,快速接近后射杀一两人再撤走,显露功夫。

    不过,迎接他们的,是十数张神臂弩的齐射。

    一人当场被射落下马,另一人后背插着五六支弩箭逃走。

    两队虏骑斥候很快清醒的意识到,仅他们这点人马想要限制朔州骑兵出山谷,无疑是自寻其辱,便很快往南拉开距离,不再轻易上来纠缠。

    “那边已经燃起林火,徐怀很显然是想将我们都吸引过来,好叫更多的溃兵往西山方向逃窜!”

    岳海楼得信后,便与那颜摩黎忽先率一队骑兵赶过来会合,这时候盯住谷中的朔州兵马缓缓往谷口外驰出,蹙紧眉头跟那颜摩黎忽说道,

    “我们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可能多的去歼灭逃至怀仁与金城之间的溃兵,不使其阴谋得逞!”

    “你不是说这个徐怀尤其可恨,待他成了气候,必是我赤扈大患吗?”摩黎忽神色阴沉的盯着谷口,徐怀与王举身形健硕,相距一千四五百步,他还是能隐约看到徐怀正挥鞭朝这边指指点点,舔着干裂的嘴唇说道,“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他露头的机会,怎么轻易放弃?”

    “徐怀太过滑脱,他率领精锐兵马,只可能贴着晋公山南麓边缘与我们纠缠,我们无法将他们从晋公山里诱出,聚集再多兵马,亦难以奏功啊!”岳海楼说道。

    “那就要看曹师雄态度够不够坚决、动作够不够快了!”那颜摩黎忽淡然说道,“这徐怀在朔州、西山,总计就这点人马,曹师雄倘若真早就下决心要效忠汗王,给他三天时间,怎么都能杀入西山之中,堵住这个你们所谓的未来大患南逃之路……”

 文学

赤扈在大同及应州以西的右翼战场,总计投入四千多骑兵追亡逐败,分由四个千户(千夫长)统领。

    由于西翼战场除了对西军溃兵追剿,做好进攻朔州城的前期准备外,还涉及对萧林石残部的劝降以及接受曹师雄所部的降附——右翼用兵规模有限,但涉及到的事务却很复杂,诸事都由中军帅帐直接掌握,四名千户之间互无统属。

    那颜摩黎忽作为四名千户之一,之前接受的作战任务,乃是率部驰至朔州与阳口砦之间,敦促曹师雄无条件投降,前期参与对西军溃兵的清剿。

    不过,在听取曹师雄遣其子出阳口砦禀诉率天雄军降附的具体计划后,那颜摩黎忽与岳海楼在赶往帅帐途中,听闻在这一带有朔州主力活动的迹象,领头之人甚至很可能就是朔州巡检使、天雄军第十将都虞侯徐怀,便直接往这边赶来。

    那颜摩黎忽甚至利用那颜家族在赤扈军中的特权,勒令附近的赤扈骑兵皆听他的号令行事。

    岳海楼当然能猜到徐怀率领大股精锐在晋公山出没,实是故伎重施。

    岳海建议摩黎忽,他们还是照着既定的作战计划,在右翼战场以清剿西军逃溃兵马为主,无需为徐怀的出现更改计划。

    摩黎忽却无意错失这次有可能擒拿徐怀的机会。

    年初怂恿西山蕃部袭扰朔州,原本就是镇南宗王府在云朔投下的一枚试图牵制越廷的闲棋冷子。

    虽说西山蕃兵太过无能,猴儿坞一战轻易就被朔州兵马打得一蹶不振,但朔州及西山的动静,则一直都在镇南宗王府的视野之内。

    摩黎忽也不难判断徐怀在晋公山大张旗鼓的用意,就是希望能让更多的散兵游勇逃往朔州、西山,但针对这点,他所做的决定,却与岳海楼完全相反。

    他不仅要将计就计,将他麾下骑兵从朔州与阳口砦之间调过来,盯住这里的朔州兵马,还直接派人赶往岚州,要曹师雄、曹师利出兵进攻西山,截断桐柏山卒及西军溃卒经西山南逃的通道。

    对摩黎忽近乎年轻气盛的决定,岳海楼却是满心苦笑,但他还得小心翼翼不敢流露出不满。

    曹师雄、曹师利等朔州降将是对越廷没有什么忠心,当初看到天雄军在大同的表现是那样的不堪,就深深后悔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仓促南附,这是确凿无疑的。

    曹师雄等朔州降将心里早就巴望赤扈铁骑南下好投靠过来,而此时伐燕军主力已然尽溃,曹家兄弟也做好随时举兵起事的准备,但曹家兄弟掌握岚州及天雄军时日尚短,并非他们几人说投附赤扈,麾下将卒就毫不犹豫的掉转戈矛,士气如虹的对河东兵马下手的。

    而事实上,岚州大部分官员都还没有吃到足够的苦头,他们甚至都以为自己还是忠于大越朝廷的。

    天雄军除了驻守忻州、太原的文横岳、阴超两部外,驻守岚谷的朱润、雷腾以及解忠三人所部兵马,也与桐柏

    山卒的牵涉较深,很难确定他们会附从曹师雄投过来。

    唯有驻守阳口、宁武、岢岚等城砦的六厢兵马,才是曹师雄、曹师利及孟平等朔州降将亲自掌握。

    而这部分兵马,虽说是以清顺军作为底子进行重建,但到底还是吸纳一部分从大同逃归的天雄军老卒,还从忻并等地的厢军抽调大量丁壮进行补充。

    有清顺军的底子,有从朔州跟随南附的一班将吏,岳海楼相信曹师雄、曹师利兄弟二人率领这六厢禁军兵马北附,并控制岢岚、宁武、阳口等城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过,曹师雄所统领的降附军,本身底子就差,短时间内跟随曹家兄弟改弦更张,必然人心惶惶,实难充当攻坚挫锐的精锐主力。

    在岳海楼看来,真要叫曹师雄率部强攻桐柏山卒已经经营有一段时间的西山南部地区,即便能强攻下来,伤亡也定然极为惨烈。

    然而从乞翰.兀鲁烈等人接受大同契丹残余势力降附以及对伐燕军宣战等事情的处理上,岳海楼也深刻体会到赤扈人不一样的攻伐权谋风格。

    此时摩黎忽迫使曹师雄、曹师利率降附军去强攻西山,伤亡是很难控制,但要是站在赤扈人的立场去想,没有战斗力的降附军,规模再大,除了吞噬宝贵的资源外,又有何益。

    还不如通过残酷的战事,对参差不齐的降附军进行汰弱留强,同时还能防范曹氏兄弟势力膨胀太快。

    岳海楼心里琢磨着这些事,暗感摩黎忽再心高气傲,但作为兀鲁烈、术赤有意放出来锻炼的青年将领之一,不可能没有一点城府算计。

    这时候有数骑快马从远处驰来,通过外围斥候的交涉后,又快马加鞭朝岳海楼、那颜摩黎忽这边驰来。

    这数骑虽然都身穿胡服裘裳,却都是南人相貌,摩黎忽认出他们是一年前跟随岳海楼北投的部属——他这时候才想起来,岳海楼北投时虽然极其狼狈,但手下也有好几十号人跟随。

    在对南朝正式宣战前,岳海楼主动请缨前往游说曹师雄、萧辛瀚等人,摩黎忽在那之后,也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岳海楼本人。

    他与岳海楼再次相见,还是率部进入大同城,但这时候岳海楼身边仅有三四人跟随,其他部属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岳海楼这次陪他去见曹师雄派出来的人,却不受命于他,摩黎忽心里虽然疑惑,却也忍住没有追问岳海楼到底在搞什么鬼。

    却是岳海楼与赶来传信的部属说过几句话,却跟摩黎忽说道:

    “在决定对伐燕军正式宣战之前,兀鲁烈宗王就已经料到这样的战果,还特地许岳某于恢河两岸招纳溃降组建部曲。然而岳某实在别有所求,更愿意陪同那颜将军去跟曹师雄派来的人谈降附之事,希望赤扈铁骑南下能够一切顺利。不过,岳某也并非完全没有私念。岳某在南朝时,对蔡铤、蔡元攸可谓忠心耿耿,即便最后为徐怀、葛伯奕所算,蔡家父子将罚责全推到岳某

    头上也全无怨言,何曾想蔡家父子竟狠心对我家小下手?岳某手下发现蔡元攸藏身之地,岳某此时满心想着替妻儿报仇雪恨,不能相伴左右,还请那颜将军见谅!”

    摩黎忽瞅了岳海楼两眼,说道:“既然宗王许你招纳溃降组建部曲,你何必拒绝?难不成你担心在我们心目里,自己连曹师雄、萧干之流都不如,还是藏着锋芒不露?蔡元攸乃南朝监军使,即便已成丧家之犬,身边扈卫必然也不会少,你麾下就那么点部属怎么够用,倘若损失太大,术赤又要怨我不会体恤人——阔惕,你率两百骑兵听从岳侯调用!”

    摩黎忽还是喜欢岳海楼知分寸、进退,令百户阔惕率部跟随他去围杀蔡元攸。

    “多谢那颜将军!”

    岳海楼朝摩黎忽揖礼道。

    虽说他已经派人说服朱孝通做内应,而蔡元攸、田志甄等人的行踪,也是朱孝通暗中留下印迹被他们发觉,但蔡元攸、田志甄身边还有百余亲兵跟随,藏身之地又险峻,他真要率五六十名部属强攻进去,很难说会有多大的伤亡。

    而他麾下就剩这点嫡系可用,损失任何一人,都会心痛。

    现在摩黎忽要阔惕率两百骑兵听他调用,岳海楼心里还是感激的,同时也确认摩黎忽执意使曹师雄进攻西山,应该就是想着拿岚州降附军去跟朔州兵马拼消耗,却非完全年轻气盛所致。

    如此看来,他即便得兀鲁烈宗王的许可,可以在恢河两岸招纳溃降组建自己的部曲,也应该要注意分寸,避免引起赤扈人不必要的猜忌。

    至少在翅膀硬起来之前,他还是得小心夹着屁股做人。

    …………

    …………

    “岳海楼带人离开了?”

    岳海楼在摩黎忽身边也穿着汉人衣甲,因此相隔较远,徐怀他们还是能确认他的存在。这时候看着岳海楼没有留下来助那蕃将封锁朔州兵马,竟然带着两百余骑径直离开,徐怀他们都感到有些疑惑。

    当然,徐怀他们也没有多想什么。

    伐燕军被赤扈人打溃,数以万计的散兵游勇、溃兵逃卒在恢河两岸逃窜,数以万计的赤扈兵马在追亡逐败,他们都难以想象此时代忻岚并等地得知伐燕军溃灭的消息,此时已混乱成什么样子了。

    曹师雄等朔州降将的投敌,也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赤扈骑兵主力夺取应州、雁门以及伐忻、太原,都会很快发生;最迟明年春季,赤扈骑兵就能饮马黄河。

    山河注定会破碎得一踏糊涂,他们还需要担心会有多恶劣的局面发生,还需要担心会面临怎样的危局吗?

    他们所能做的,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尽一切可能多的救助西军残兵经朔州、西山逃回泾原,为明年春季的勤王之战,为日后更为漫长、艰难以及残酷的驱除鞑虏,为重拾这破碎山河,尽可能多的积蓄有生力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