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被揉的开始呻吟起来:女公务员人妻系列

2021-10-30 14:30:08情感专区
“不错,是要精打细算了。”逍遥王点头。

“两位王爷,那属下......”周扬的处境很不妙,虽有天军联盟的免死金牌,但天下各派认不认还在两说。

&ldq

“不错,是要精打细算了。”逍遥王点头。

    “两位王爷,那属下......”周扬的处境很不妙,虽有天军联盟的免死金牌,但天下各派认不认还在两说。

    “帝国答应了联盟总部的要求,让你为天军效力两年,这个承诺自然要履行。至少在天军内,你是安全的。”茶王没作考虑,直接回答道,看来心中早有答案。

    “不但如此,我等另为你讨下封赏,由神皇特旨,晋升你为帝国靖边军统帅,并享受双一等公待遇,继续在天军效力,两年期满后正式接管靖边军。”

    逍遥王的话让周扬吃了一惊,双一等公不双一等公的放到一边,而靖边军乃是烈火帝国四大精锐之一,长期由三皇子掌管,怎么突然会封自己为统帅呢?那三皇子又怎么安排呢?

    “嗯。三皇子殿下另有任用,你便不用操心了。”逍遥王看出了周扬的疑惑,出言解释了一句,但并未说出详情。

    “是。”周扬虽有疑惑,却也不便多说什么。

    自己短短数月之内接连晋升,自然与实力大涨有关,不过自己是刚刚赶回射日城的,然而神皇喻旨却早已下发,这说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帝国的掌握之中。

    也多亏了自己第一时间赶到射日城,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暗叹了口气,周扬只能领命。

    “我亲自随你往天军城走一趟。”逍遥王又道。

    “如此便太好了,属下多谢王爷体恤!”周扬急忙施礼拜谢。

    片刻之后,两道身影便出现在超级传送阵所在的巨塔内。

    “哼,我不服!”西神契山脉神归之巅的帅帐内,九和军团的副帅简雷脸色涨红,青筋暴露,对九和神君的安抚根本不买账。

    “唉,简雨确实是出手在先,周扬也是迫不得已才行反杀的。况且他有免死金牌,我等又如之奈何呀!”九和叹了口气道。

    “我简氏家族为天军效力已有万载,立下战功无数,如今家族最重要的成员惨死,还不允许我等报仇,这是什么道理?”简雷梗着脖子争辩道。

    “方才说了,这都是为了你好!以周扬的实力,你根本不是对手。如今令弟新丧,你如果再出事,简氏家族便完了,你想过后果没有!”九和神君语气加重道。

    “如果联盟总部不给我作主,我便是拼上整个简氏家族,也得杀了周扬!”简雷仍是怒气冲天。

    “你的身后是天军联盟,但周扬的靠山却是烈火帝国!失去了烈火帝国及其盟友的军援和军需,天军的实力将大大受损,总部也很难呢?”

    “哼!我简氏家族也出过神境的先祖,却是为了天军的强大才殒落的,如今家族势力衰弱,总部便如此对待我族,真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啊!”简雷悲忿之极。

    “军令如山,不得再言!”九和面现怒色,冷冷道。

    他虽也同情简雨,但简雷如此说联盟总部,这便触犯了天军的底线,那是绝不允许的。

    天军城联盟总部议事大厅内,火药味也很浓,天泉神君代表龙副盟主接待逍遥王,上来便要收回周扬的免死金牌,还要重处周扬,逍遥王自然据理力争,两人吵的不可开交。

    九和与明月两军团,都是龙副盟主的嫡系军队,简雨也是他的部下,他虽严令九和约束简雷,但对周扬也是憎恨不已。

    而且周扬还无视联盟总部的军令,以瞒天过海之计,骗过总部的眼线和阵法,擅自潜回了烈火帝国,让自己的计划破产,这更让他恼火。

    周扬可是身怀旷世秘术的,自己若先得到的话,说不定立时便会进入虚神巅峰,甚至御神大境都指日可待。

    让副盟主高慎通知奉道并看着点周扬,他居然没看住,真是废物一个。

    此时的周扬垂手而立,不敢多说一个字。

    “五十万大军我可以给你,军需材料也可以给你,但免死金牌绝不能收回,这是帝国的底线!”逍遥王阴沉道。

    他知道联盟总部定会开出条件,却没想到条件开的如此之高,不但上来便要百万大军和巨量军需,而且还要将连山古诀秘术交出来,这真是岂有此理。

    两人争论了许久,天泉将百万大军降到了五十万,但在连山古诀一事上却毫不退让。

    “这是联盟总部四位副盟主共同议定之事,决不能更改。”天泉的态度也很坚决。

    “这不可能!”逍遥王摆手。

    “你!唉,为了贵我两派之和睦,我天军再退一步,百万大军和军需不要了,你只要奉上连山古诀的感悟和心得,周扬的免死金牌不但能保住,而且可立即返国,为天军效力两年之约取消,这也是我天军的底线了!”

    天泉最后摊牌,其实这也是龙天槐的意思,什么百万大军,什么军需材料,比起连山古诀,那根本不算什么。

    “天泉道友,今日我等是谈不出什么结果的,那便改日再谈。不过有一事,需道友向龙副盟主禀报。”逍遥王突然收住了话头,不再说谈判之事。

    “哦,请讲。”天泉被噎了一下,仿佛刚刚挥出去的拳头打在空处,心中很不舒服。

    “因为黑暗大军在我国西南地域活动频繁,帝国决定将靖边军调到西南边境,由帝师索况神君任督军,常驻空然主城,以镇慑宵小,请天泉道友将此事相告。”

    “什么!”天泉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直直盯着逍遥王。

    这个消息简直让他不敢相信,靖边军六百万精锐不用说,而索况神君是什么人,堂堂烈火帝国帝师,虚神中期顶峰强者,他居然要常住在小小的空然主城,烈火帝国这是要做什么!

 文学

周扬听闻此消息,也是吃惊不小。

    索况早年曾是烈火神皇之师,是看着烈火神皇长大的。神皇即位之初便封其为帝师,位比王爵,在烈火帝国那是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存在。

    后来神皇又将太子相托,由索况亲自调教,可以说神皇父子两辈人都受其大恩。

    “天泉道友莫要激动,索况前辈和靖边军,只是为了保土守责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请龙副盟主也不要误会!”逍遥王摆手道。

    “为了一部连山古诀,贵国真是用心良苦啊!”就在此时,龙天槐的声音从大厅深处传来。

    “在下见过龙副盟主!”逍遥王急忙站起施礼,周扬同样如此。

    “逍遥啊,这是贵皇兄的意思?”龙天槐并未现身,只是淡淡问道。

    “正是。靖边已在行军之中,不日便可抵达西南边境,索况前辈也已到了射日城。”逍遥王恭敬答话。

    “嗯。索况虽为虚神中期顶峰,但他有一件厉害的神宝,凭借此宝,可与虚神后期一战,贵皇兄这是为了牵制老夫啊!”以龙天槐的地位,根本用不着虚以委蛇,直接点明此事。

    “皇兄绝无此意,全然是为了防止黑暗高手来袭,也为了贵我两派之边境安定,还请副盟主见谅!”

    “呵呵,废话便不要多说了。周扬击杀了我的军团副帅,此事已在整个天军传扬,看在他为天军立下大功的份上,免死可以,但如若不给予重处,整个天军难平,天下也难平啊!”

    “那副盟主要如何处置周扬呢?”逍遥王依然恭声道。

    “废去修为,永世为奴。”龙天槐的话很是霸气,充满着威严和不容质疑。

    “副盟主,我二人带着诚意而来,您却如此相待,不说周扬为天军立下的奇功,单论待客之道,也不该如此吧?多少年来,我烈火帝国与诸派,为贵军源源不断的输送军需军援,对贵军所急所需从不推诿,您的做法不怕让诸派心寒吗?”逍遥王不卑不亢道。

    “对了,你的铁血军团将灵脉沙域给弄丢了,让天军联盟和其他三派损失惨重,是不是要给我等一个交待呢?”龙天槐话风一转,又突然提及了此事,仿佛没有说过前面那句话似的。

    “副盟主,灵脉沙域没有丢,还在帝国境内,只是短时间内被狂沙掩埋而已,不日便可清除干净。”

    “说的轻巧,你们调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吗?又有什么办法将狂沙清除?何时清除?”龙天槐一连串的提问。

    “副盟主放心,此事皇兄已然亲自过问,很快便能解决。”

    “若解决不了呢?”龙天槐逼问。

    “皇兄出手,没有办不到的事。”逍遥王一脸的自信。

    “呵呵,你们的家务事都处理不清,还有余力解决此事?”龙天槐呵呵一笑,语气又变得平淡,言语也是飘忽不定起来。

    “副盟主何出此言呢?”逍遥王的脸色微变。

    “修界传言,王杀王,乱中乱,一气冲南天,此谶语在修界高层已流传日久,如今一一应验罢了,你也用不着回避此事。”

    周扬不禁瞪大了双眼,什么王杀王,什么乱中乱,难道烈火帝国皇室发生了内乱不成?

    联想到三皇子不再担任靖边军统帅,而太子的老师索况又被委以督军之职,他似乎看到了真相的一角。

    “那些都是别有用心之人散播的谣言,副盟主断不可信!”逍遥王直接否认此事。

    “呵呵,联盟总部的情报网决不输于贵国皇宫,谣言不谣言的,联盟总部一查便知。而我们得到的情况是,贵国太子乘其神皇前往灵脉沙域,众神境强者也相随之际,率神宫禁卫杀入三皇子府,且于府中的靖边军发生了大战,战况十分激烈。

    在最关键的时刻,二皇子却突然反水,联手老三将神宫禁卫击败,太子受重伤,并在神宫禁卫的保护下逃到了东南边境,最终投奔了神剑宗。据老夫所知,神剑宗与贵国可是一直不睦的。

    不过三皇子也被东宫的准神境高手伤的不轻,暂时不能掌军,留在府中养伤。太子乃是亲王,二皇子也是郡王,再加上三皇子,这不是王杀王,乱中乱吗?太子南走神剑宗,这不是一气冲南天,又是什么?”

    龙天槐一口气将整个过程全都讲了出来。

    连天泉神君都听的呆愣了片刻,暗道这些都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周扬也早听的目瞪口呆,这,这,这不是宫廷政变吗?可是太子为什么要杀三皇子呢?一向与太子交好的二皇子,又为什么要反水,相助老三呢?

    还有,太子突然暴起发难,可即便杀了他的三弟,难道神皇返回都城之后,能饶得了他吗?他的太子之位还能坐的稳吗?

    发生了如此大事,烈火帝国居然瞒住了天下绝大部分人,看起来连天泉神君都不知道,可此时龙天槐又为什么合盘脱出呢?

    堂堂的虚神后期强者,赫州第一军事集团的二把手,绝不会如妇人一样饶舌,定有深意在其中,而他的用意又会是什么呢?

    这些疑问全都萦绕在周扬脑海之中,一时间浮想连篇,挥之不去。

    “龙副盟主,你!”逍遥王脸色骤变。

    “逍遥,贵皇兄虽大力清洗了皇室,但内乱造成的影响绝不会小。太子被老二老三联手击成重伤,又败走他派,索况能善罢干休吗?老三的两个师尊,在贵国可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他们能坐视不理吗?还有老二背后之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烈火城中三派元老剑拔弩张,你说索况此时就在射日城,嘿嘿,老夫我实在是不信呢!而你们两位,怕也是在最近几天才赶到射日城的吧,目的就是为了周扬的连山古诀!”龙天槐洞若观火,胸有成竹。

    “天军厉害,在下佩服,佩服之至!唉,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逍遥王叹了口气,神色一片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