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上课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腿张开生姜惩罚

2021-10-30 14:10:34情感专区
但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闽东在东海乃至龙国商界的地位。

闽东区是东海经济最发达的一个区,区内聚集了大量高新科技企业,是龙国经济产量最高的一个区。

龙腾药业与苏

但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闽东在东海乃至龙国商界的地位。

    闽东区是东海经济最发达的一个区,区内聚集了大量高新科技企业,是龙国经济产量最高的一个区。

    龙腾药业与苏氏集团合资成立的天药集团便位于闽东区。

    天药集团主要负责气血丹药的生产和销售。

    原本,苏诗韵一开始是打算将天药集团的总部设立在东海,负责生产的子公司放在苏城,这样可以确保气血丹药的药方和制药核心技术可以握在苏氏集团手中。但苏诗韵得知李涟漪是姜无名的未婚妻之后,改变了这个决定,不但将天药集团的总部,生产和销售两个子公司都放在了东海,而且还将气血丹药的药方和制药核心技术

    毫无保留地告诉了龙腾药业。

    当时,苏诗韵的决定遭到了苏家老爷子在内所有人的反对,但苏诗韵坚持这样做,理由是,这是她提前帮姜无名给李家的彩礼。

    天药集团成立之后,苏诗韵担任集团董事长和大股东,龙腾药业一位在医药领域名声极大的副总钱进,担任天药集团的总经理。

    钱进是南广沿海人,祖上几代经商,从小被熏陶,商业头脑极好,而且又能吃苦,接手家族企业之后,将企业发展得很好。

    后来,龙腾药业出巨资收购钱进家的企业,钱进同意收购,但没要现金,而是折价换成了龙腾药业的股权,同时他自己则是担任龙腾药业副总经理一职。

    当时,龙腾药业的规模和影响力远不及现在,钱进的决定被很多人认为是错误的。

    为此,钱进只说了一句话:大树底下好乘凉。

    事实证明,那是钱进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的决定之一。

    如今的龙腾药业,市值翻了百倍不止,作为大股东之一的钱进,是龙国明面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而且,他的财富是实打实的,和那些权贵摆在台面上的‘账房管家’有着本质的区别。

    天药集团成立之后,龙腾药业决定让钱进去担任总经理,钱进第一时间答应,但表示要将部分龙腾药业的股权置换成天药集团的股权。

    李尚来同意了钱进的诉求,将龙腾药业所占天药集团的股权,拿出来一小部分给钱进置换。

    这是李尚来和龙腾药业对钱进这些年兢兢业业工作的奖励,也是对他胜任新工作岗位的鞭策。

    钱进得到天药集团的股权之后,便搬到了天药集团办公,全心全意地投入了天药集团的发展上面。

    在钱进的掌舵下,天药集团发展极为迅猛,短短时间内,公司便开始生产气血丹药了。

    这一天,钱进如同往常一样来到公司,到办公室处理了一些文件,准备如同往常一样,换衣服去生产车间视察。

    结果,钱进刚换好衣服,助手便拿着一份整改通知书走进了办公室。

    “钱总,刚才区里几个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对我们生产车间进行突击检查,说我们在生产过程中违反了环保和限电规定,要求我们立刻停止生产,整改存在的问题。”

    助手飞快地将情况进行了汇报,然后将整改通知书递给了钱进。

    “整改通知书?”钱进一脸懵逼。

    天药集团被誉为龙国医药行业新的金母鸡,每天都可以下金蛋。

    为此,无论是东海市,还是闽东区的领导,都对天药集团极为重视,从公司成立到厂房建设,一路开绿灯。

    如今公司正式开始生产、运营了,却被下发了整改通知书,这怎能不令钱进发懵?

    “通知下面,暂时停止生产,其他事情等我通知。”

    钱进飞快地看了一遍整改通知书,看到几个部门都盖了章,立刻明白这是有人要找茬,便做出了指示。

    “怎么突然之间有人找茬?难道有人盯上了这只金母鸡?不应该啊,这等于得罪李家啊。”

    助手离开之后,钱进暗自思索了一番,但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他便不再去想,而是拨通一个电话,打探内幕消息。

    一个小时后,钱进带着内幕消息,来到了龙腾药业集团李尚来的办公室。

    “李总,具体情况就是这样。”

    钱进将天药集团收到整改通知书和其中的内幕,向李尚来做了汇报。

    根据他所得到的内幕,这件事情是闽东区的掌舵者魏潜渊主导的,后者要求李尚来亲自去一趟办公室,具体情况面谈。

    “李总,这魏潜渊发什么神经,用这种方式让您过去见面?”钱进汇报完之后,依旧是一头雾水。

    魏潜渊如果想见李尚来,可以亲自给李尚来打电话,也可以来龙腾药业视察工作,犯不着这样。

    “这件事情另有玄机,你回去吧,我去找魏潜渊。”

    李尚来却是瞬间明白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身为龙腾药业的董事长和李家成员,他也算是东海上流社会的一位名角,自然听说了东海饭店发生的事情,而且判断出,魏潜渊让自己过去见面,多半和那件事情有关。

    ……

    一个小时后,当李尚来在闽东区大院见到魏潜渊的时候,魏潜渊先是进行了致歉:“很抱歉,李总,以这样一种方式与你见面。”“魏XX,我看了整改通知书。我也听说了最近市里电力资源紧张,但我们可以购买绿色电力,这样就不算违反耗能规定了。至于环保方面的问题,我看了一下,那些问题

    都是小问题。”

    虽然李尚来猜测到了魏潜渊的目的,但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就事论事。

    “李总,关于天药集团停业整顿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聊。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沟通另外一件事情。”魏潜渊很直接地说道。

    “您说。”

    李尚来表现得很客气,甚至可以用尊重来形容。

    因为,他知道魏潜渊被誉为魏家的未来,也是南半国官场冉冉升起的新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李总,你应该听说了东海饭店发生的事情吧?”

    魏潜渊微笑着问道,那感觉一点也不在意那天的事情。

    “嗯,听说了一些。”李尚来点点头。

    “李总,你觉得皇甫维夏为什么要那样做?”魏潜渊再次问道,脸上笑容不减。

    “——”

    李尚来一阵无语,他总不能说皇甫维夏给魏潜渊戴了绿帽子吧?

    “皇甫维夏和姜无名有一腿,准确地说他们是恋人关系,发生过关系,而且不止一次。”魏潜渊轻描淡写地说道。

    “呃……”

    再次听到魏潜渊的话,李尚来心中震惊。

    他无法想象,魏潜渊需要多么深的城府,才可以这般轻描淡写地说出自己未婚妻与其他男人有一腿的事情。

    震惊之余,他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李总,姜无名与李涟漪有婚约,他这样抢婚,李涟漪和李家都不介意么?”魏潜渊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

    李尚来摇头,他昨天打电话给李涟漪说了东海饭店的事情,结果李涟漪一如既往的平静,让他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认为,李涟漪和李家长辈必然是在意的,但因为天药集团的存在,他们一时不好与姜无名解除婚约。”魏潜渊说出自己的推断。

    嗯?

    李尚来心中一动,他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性。“李总,据我所知,龙腾药业和苏家合资成立的天药集团,主要是龙腾药业出资、出管理运营团队,苏家那边只是出制药技术,而龙腾药业的团队,已经掌握了具体的制药

    技术。”

    魏潜渊再次开口,语气中带着很强的煽动性,“既然是这样,那李家为什么还要和苏家合作呢?”

    李尚来继续沉默,他想等魏潜渊掀开底牌,说出最终目的。

    “李总,东海饭店的事情让我和魏家很丢脸,同样也让李涟漪和李家丢脸。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作为朋友,我送给李涟漪和李家一份礼物。”

    魏潜渊不再遮掩,直接说明找李尚来谈话的目的,“我会找一个理由,关停天药集团。

    然后,龙腾药业可以借此机会与苏氏集团终止合作,另起炉灶,自己来做这门生意。”

    这样一来,龙腾药业既可以独吞财富,李涟漪和李家也可以无所顾忌地与姜无名解除婚约!”

    唰!

    李尚来脸色一变,瞳孔陡然放大,怦然心动。

    “李总,如果你不愿意接受这份礼物,那权当我自作多情。不过,我认为李家长辈会采纳这个提议,而你也也会因为这件事情在李家受益!”

    魏潜渊心中冷笑,又添了把火。

    “谢谢您的好意,我会认真考虑!”李尚来回道。

    “好!”

    魏潜渊闻言,心中大定。

    他知道,李尚来动心了,而且相信李家不会拒绝这样一份大礼!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姜无名毁了魏潜渊和皇甫维夏的婚事,让魏潜渊和魏家丢脸,魏潜渊也要毁了姜无名的婚约,并且断了姜无名的财路!

    届时,以姜无名的行事风格,必然会去李家祖地要个说法,甚至与李家为敌。

    借刀杀人!……

 文学

两天后,李尚来回到了的西南李家祖地。

    如今身为龙腾药业董事长的李尚来,还算不上李家的绝对核心成员。

    而按照李家规定,非核心成员,只有每年过年才能回祖地。

    这是李尚来头一回在非过年期间会李家祖地,而且要面见李家家主李谷医。

    这让留在李家祖地的核心成员很诧异,甚至就连李谷医得知这个信息后,都有些疑惑。

    疑惑之余,李谷医同意李尚来到书房与他见面。

    李谷医的住处位于最里面,是一处单独的别院,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药草,屋子里除了生活用品之外,只有两种东西——药材和书籍。

    这一点,李涟漪也是一样。

    这也是包括李家人在内的很多人,认为李涟漪完美继承了李谷医的衣钵的原因。

    他们都是为医而生的人!

    夜幕降临,李谷医坐在书房里,手捧古朴的医书,一边看书,一边等待着李尚来的到来。

    书桌上,香炉里香气环绕,弥漫着檀香,可以起到提神的作用。

    片刻后,李尚来在一名李家成员的带领下,步入了院子,然后以一种朝圣的心理,紧张而激动地走向李谷医的住处。

    这一切,只因为,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来到李谷医的住处!

    在药神谷,李谷医的住处属于禁地,除了李谷医同意,唯有李涟漪可以随时到李谷医的住处。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李涟漪在李家的特殊地位!

    “大伯。”

    很快的,李尚来进入李谷医的书房后,第一时间向李谷医鞠躬问好。

    虽然他已经竭力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依然难掩心中的紧张与激动。

    “你这么着急赶回来见我,是龙腾药业那边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

    李谷医开口询问,但依然捧着医书,目光停留在书上。

    “不是,大伯,是我对龙腾药业的发展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建议,想当面跟您汇报。”

    李尚来抬起头,开口回应。

    “说说看。”

    李谷医淡淡道,似乎一点也不感兴趣。

    “大伯,您知道东海饭店发生的事情吗?就是那个姜无名去抢婚的事情。”

    李尚来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建议,而是先开口询问了一句。

    “我知道东海饭店的事情,但这和龙腾药业有什么关系?”

    李谷医放下手中医书,目光第一次扫向李尚来。

    他的目光平淡无奇,但却让李尚来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仿佛他的心思,在这一刻已经被李谷医看穿了!

    “那个姜无名太过分了!他和涟漪有婚约,却和其他女人纠缠在一起,而且前去抢婚,这是对涟漪和李家的不尊重!”李尚来气愤地说道。

    这一次,李谷医没有开口,而是继续拿起了医书。

    似乎,他已经知道李尚来要说什么了。

    李尚来见状,咬了咬牙,继续道:“大伯,鉴于姜无名的所作所为,我建议终止与苏氏集团的合作……”

    “苏氏集团将气血丹药的药方和制药核心技术与龙腾药业共享。你是想龙腾药业自己来做这门生意吧?”

    李谷医打断了李尚来的话。

    “是的,大伯,既然姜无名不尊重涟漪和李家,而我们又掌握了气血丹药的药方和制药技术,完全可以自己来生产、销售气血丹药,也算是给那个姜无名一个教训!”

    李尚来不再掩饰,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从魏潜渊那里得到的提议。

    “你可知道,苏氏集团为什么要将气血丹药的药方和制药技术毫无保留地与龙腾药业共享?”

    李谷医再次放下了医书,表情严肃了几分。“两个原因。第一,苏氏集团出于对龙腾药业的信任。第二,龙腾药业在的药物生产和销售领域,不是苏氏集团可比的。苏氏集团这样做,可以让双方合资的天药集团发展

    得更快!”李尚来分析道。

    “那你知道信任来自于哪里?”李谷医继续问。

    “信任,来自于龙腾药业在龙国医药行业的地位,也在于李家在龙国的地位!”

    李尚来思索了一下,给出答案。

    “呵……地位?你可能已经忘记了,当初龙腾药业与苏氏集团合作的初心了——如果龙腾药业不进行合作,苏氏集团可以与其他药企,甚至自己来做这门生意!

    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一步,苏氏集团将严重影响到龙腾药业在武者药物领域的垄断地位!”

    李谷医讥讽一笑,语气严厉了几分。

    唰!

    李尚来脸色陡然一变,意识到了什么:“大……大伯,您的意思是,苏氏集团这样做另有他因?”

    “信任,来自于姜无名和涟漪的婚约——苏氏集团或者说那个苏诗韵,将气血丹药的药方和制药技术共享给龙腾药业,这是帮姜无名给李家的彩礼!”

    李谷医再次开口,一针见血地道出缘由。

    “呃……”

    李尚来心中一震,愣在了原地。

    “我拒绝你的提议。”

    随后,不等李尚来回过神,李谷医一字一句道:“第一,苏氏集团已与龙腾药业合作,并且合作已经走上正轨。在这个时候,龙腾药业终止与苏氏集团合作,用苏氏集团的药方和制药技术独自生产和销售气血丹药,在商业合作上严重违反契约精神,在做人做事上属于过河拆桥,背

    信弃义——这不是李家的家风!

    第二,你将姜无名的事情当成理由,提出这个建议,这本身就是错的——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退一步讲,如果非要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哪怕李家因为姜无名的所作所为,要取消当年的婚约,也应该退还彩礼,退出气血丹药的生意!”

    “噗通——”

    再次听到李谷医的话,李尚来脸色再次一变,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虽然李谷医自始至终没有发火,但李尚来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李尚来,虽然我这些年见你的次数不多,但我还是了解你的。如此心术不正、严重违背李家门风的提议,不应该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李谷医看着一脸恐慌不安的李尚来,沉声道:“说吧,你受了谁的蛊惑?”

    “魏……魏潜渊……”

    李尚来浑身颤抖地做出回应,然后一个劲地磕头,“对不起,大伯,我错了!我被那魏潜渊蛊惑,一时鬼迷心窍,乱了心智……”

    “到外面院子跪三天三夜,然后再说今后的事情。”

    李谷医面无表情地打断李尚来的话,声音不大,但语气毋庸置疑。

    话音落下,他站起身,不再去看李尚来,径直走出了书房。

    他要去找李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