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次3p的颤抖和喷涌: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小说

2021-10-30 13:43:33情感专区
他实未想到小受受会来,心中倒也想念的紧。

尤其是不但久不见受受,便连表妹妲己都很久没有见到了,曾经打听过,却说是被自己母亲带走了。

青丘一族女性为王,妲己表妹是九

他实未想到小受受会来,心中倒也想念的紧。

    尤其是不但久不见受受,便连表妹妲己都很久没有见到了,曾经打听过,却说是被自己母亲带走了。

    青丘一族女性为王,妲己表妹是九尾王族,料来就是未来的女王人选,想必母亲是带了她去,作为青丘一族的继承人调教一番。

    她的母亲是小受受的王后,说不定她会抽空去见母亲,这样就可以从小受受口中问一问她的近况。

    两人这厢说着话,无当看着陈玄丘,却是目瞪口呆。

    之前她听同门说起陈玄丘,有那么大的排面,有那么广的人脉,连大师姐金灵提到他,都满是崇敬的样子,自然而然便想象是个了不得的老前辈。

    哪曾想到,竟然是他!

    无当只觉屁股被抽中的地方又开始痒了,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去挠。

    之前还摞下狠话来着,这……这还怎么杀?

    他不但是我截教恩人,而且马上就要变成我截教大护法了呀。

    无当也是个偏亲不偏理的主儿,既然那绝世大妖就是本教大护法陈玄丘,那他说的一定是真的。

    他没有见色起意,淫辱少女。他应该是与自己一样,误入秘境。

    只是,虽然心思上主动替陈玄丘解释了一切,还是好气怎么办?

    三霄正一脸促狭地观察无当的表情。

    早料到她见了陈玄丘竟是如此年轻英俊一个男子,与其想象大相径庭,表情必然有趣的很。

    果不其然,看无当师姐那跟吃了个酸果子似的表情,五官都快揪成一团了,太好玩了。

    三姐妹却不知,无当这副见了鬼的表情,却是另有原因。

    金灵道:“我这些同门,很多你都认识,就不一一引见了,倒是无当师妹……”

    金灵笑盈盈转身,一眼看见无当,不禁唬了一跳。

    无当那身歌乐之神,性感火辣的飞天装扮不见了,穿着竟是一袭曲裾深衣。

    曲裾绕襟,头挽发髻,插一支珠玉步摇。

    那宽袖紧身的绕襟深衣,几经转折,绕至臀部,以紫带系束,火辣的身材依旧遮掩不住,三道弯儿的曼妙曲线,婀娜的很。

    袍子是纯素色,有淡淡的隐纹,乍一眼看不到,但是随着走动和光线的变化,那花纹才能乍隐乍现。

    金灵一唤,无当便袅袅地走上前来,喇叭口的下摆,行不露足。

    到了陈玄丘身边,无当举手齐胸,端庄严肃地行了一礼:“截教刑堂执事无当,见过道兄!”

    陈玄丘看见无当,顿时一讶。

    陈玄丘有点脸盲的,但是无当的真模样,他虽只见过一次,可一则就是方才发生的事,二则无当的容颜不但极是美丽,尤其是那女王范儿的气质,太也特殊。

    此时这么庄重而妩媚的曲裾深衣着身,反而更加凸显出来,陈玄丘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原来那脾气火爆冲动的丫头,竟是无当圣母?

    无当圣母,黎山老母,是了,传说果然是真的,原来黎山老母就是无当圣母的化身。

    陈玄丘只是心中恍然,倒没多想,连忙还了一礼就是。

    不就是打过一架么,他又没吃亏,不会往心里去的,咱是男人,得大度。

    无当也是笑得端庄,笑不露齿,好一派大家闺秀气派,

    只不过她心中却在想着,大护法好啊,大护法,就算是我截教中人了!

    我是截教刑堂执事,别叫我抓着你的把柄,要不然……呵呵!

    金灵又为龙吉公主引见截教众人,瑶池金母所化的龙吉公主,这时候更是不能暴露身份,只得以龙吉公主的身份,与众人见礼。

    众人又寒喧一番,便一起往碧游宫中降去。

    无当随众转身,那束腰紧紧,隆臀曲线极是惊人,就像被抽肿了似的,一扭一扭摇曳生姿。

    一进碧游宫,早就按捺不住的殷受便迎上来。

    殷受既是客人身份,又是人王身份,不便出迎,此刻见到陈玄丘,方才真情流露,原本肃穆庄严的人君形象也荡然一空。

    一直盯着陈玄丘的无当倒是微微一奇,这陈玄丘还真是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俱有交结,跟人王的交情竟也这么好。

    陈玄丘和殷受只简单聊了几句,还未及深谈,吉时已到,众人便肃然归位。

    赵公明司仪大典,简单陈述几句,便请金灵上前。

    通天道人被鸿钧禁足而不得出,大师兄多宝已转投西方教,金灵圣母便是理所当然的截教掌教。金灵倒不是个擅长夸夸其谈的人,面对截教众仙和各位贺客来宾,朗声宣道:“吾师通天,研圣人之道,以为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而遁去一;而道的真正意义,也就在于

    这遁去的一。天衍四九,虽然都是完整的,却也因此有着局限,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真正的大道彼岸;唯有这遁去的一,才是我辈修士的一线生机,虽然不全,却也正因为不全,才蕴

    含着无数机遇。

    故吾师,立截教,为众生,觅那一线生机。故吾师,广收门徒,有教无类。仙、神、人、鬼、妖、魔、精、怪,一切众生,皆可入我教门!

    今截教沉默已逾万载,当于今日,重开山门。金灵不才,愿秉吾师之志,代执掌教之责。即时宣告!”

    话音刚落,大道震动。

    无数散逸的气运之力,纷纷向金鳌岛、碧游宫汇聚而来,竟尔化作一条气运金龙,在碧游宫上方翱翔婉转,龙吟之声响彻三界。

    当然,不管是金灵的宣告,还是这龙吟之声,只有三界中有大修为者才能听见,比不了当初陈玄丘在鹿台之上搞的那场“大直播”,那可是连凡人都看得见、听得着的。

    无数气运之力继续汇聚而来,第二条气运金龙成形,与第一条气运金龙交错游动,盘旋于空。

    源源不绝的气运之力,仍在汩汩而来,开始凝聚第三条气运金龙。

    寻常修真门派成立,一条气运金龙也不会出现的。

    此前西方新教成立,也是有大气运的。

    但是西方新教教主多宝,修的是纯粹的西方法门而成圣,不是玄宗仙道,所以天道显现的是金花乱坠,金莲腾空,而不是玄宗仙道的气运金龙。

    第四条气运金龙也出现了,金灵满心欢喜。

    她原估计,以截教如今的情况,能出现两条气运金龙,也就知足了。

    当初,通天圣人立截教,那时可是有九条气运金龙傍身的。

    不过如今圣人不在,而且截教已经没落了万载,很难再达到当年的盛况。

    齐林公子、四海龙宫、人王陛下、黄耳率领效忠的八千八百妖仙……

    无当领回的千余截教弟子。

    这些,就是加强气运金龙的。

    如果不是这么多够分量的宾客来到,就难以凝聚这么强大的气运。

    天机,是会有感应的。

    想不到,如今竟然出现了四条气运金龙,是因为人王来贺么?

    龙吉公主形象的瑶池端坐上首,说不出的清贵雍容。

    她的脸色是木然的,看在别人眼中,正符合一位高贵清雅的公主形象。

    天后的心好苦,因为……

    这气运金龙的凝聚,也有她的一份儿啊!

    身为天后,却跑来成为截教重立时的贺客!

    天道可不看她的形貌现在是什么模样,看的乃是她的元神。

    天后的元神精气在此,自然就能为截教添砖加瓦,贡献她的一份气运。

    眼看着第四条金龙也霍然成形,“龙吉公主”的唇角不禁微微抽搐了几下。

    呵,破败成这般模样的截教,如今重开山门,居然出现了四条气运金龙……

    金灵兴奋地举起飞金剑,振声宣布:“本教重开山门,立青萍散修陈玄丘,为本教大护法!”

    青萍散修陈玄丘,也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他已彻底抛弃了西方自在宗这份因果。

    以散修身份入截教,那冥界鬼公子令人琢磨不透的身份,自然也一并抛弃了。

    陈玄丘离座上前,肃然领命。

    从此,他与截教,也算是彻底绑定了。

    不过,他以此为荣,

    因为上古大教,唯有截教教义,令他尊敬。

    陈玄丘躬身领命,立时感觉到,自己的元神,与截教气运,隐隐产生了一种羁绊的联系。

    无当乜着陈玄丘,纤纤玉指在她的断魂杖上捻动了几下,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等着吧,你别落在我手上!

    否则,本执事一定铁面无私,到时候……桀桀桀桀桀桀……

    陈玄丘刚刚领了护法印符,佩在腰间,站直了身子,突然间,空间之力震荡,一道人影飘然出现。

    没有紫气三万里,没有金莲满天坠,但这人一出现,所有坐着的人却是不由自主站了起来,似乎此人站着,旁人就没有资格坐着。

    空中本有四条气运金龙飞腾旋舞,这人一出现,空中毫无征兆的,立时又现一条金龙,加入了金龙漫空的行列之中。

    五条气运金龙当空而舞,

    瑶池心中凛然。

    这是……圣人!

    一定是圣人!可我竟不认得,他是谁

瑶池金母满心的惊疑,她可是三尸准圣,距圣人一步之遥,若非来了一尊圣人,谁能叫她产生立时起身的想法?

    眼前之人,必是圣人无疑,可圣人屈指可数,他是谁?

    这是一个灰衣道人,其貌不扬,看来极是平凡。

    头上没有华冠,身上没有华服,看似寻寻常常,但他只一出现,便如大日当空,无人可以忽视。

    可是,无论旁人怎样运足神力去看,却也似看不见他的容颜五官。

    其实不是看不见,实际上是记不住,他的容颜你只能看在眼里,却难记在心上。

    “通天道友一手创建截教,今日得以重开山门,本座甚感欣慰!”

    灰衣道人笑吟吟地说着,又看了陈玄丘一眼:“恭喜玄丘小友,得任截教护法!”

    陈玄丘本来也有点懵,但是听到他的声音时,便知道他是谁了。

    毕竟当初他在丰都山下,也曾聆听过此人的声音。

    陈玄丘急忙长揖一礼,再将手掌一摊。

    一道金光,突然从陈玄丘掌心飞起,正落在那灰衣道人掌中。

    那是一具小小铜棺,长不过三寸,极是精巧。

    那正是陈玄丘以鬼公子身份屡屡现身时所乘的冥界第一棺。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灰衣道人是何人了,

    他竟是北阴大魔王,自鸿钧得道,紫霄开讲时起,就从未离开过冥界一步的北阴大帝。

    此刻出现的,当然也只是他的一道元神投影。

    但这足以震动三界了,毕竟,无数年来,北阴大帝便连投影也不曾离开过冥界。

    可今天,他却为了陈玄丘出现在这里。

    就冲他特意说的那句“恭喜玄丘小友“,大家便知道他今天现身,是冲着谁的面子。

    人王,因为陈玄丘,破例登天。

    北阴大帝,因为陈玄丘,破例出冥界。

    这等排面,当真无人能及。

    “北阴大帝,果然已经是圣人修为!”瑶池金母想到这里,心头一阵嫉恨。

    不循鸿钧之法,不靠鸿蒙紫气,果然是可以成圣的。

    多宝道人做到了,

    北阴大帝也做到了,

    我,本来也可以做到的,结果……

    瑶池金母瞟了陈玄丘一眼,一直清贵高冷的容颜和目光,只有望着陈玄丘的侧颜时,有些炽热的可怕。

    这一眼被无当圣母看到了。

    咦?这目光,恨不得把陈玄丘合一口水,一并吞下肚去似的。

    他们俩又是联袂而来的,莫不是有什么奸情?

    哼哼哼,别叫我抓着你的把柄,犯了淫戒的话,依照本教规矩,可是要阉了你的!

    无当圣母摩拳擦掌的,只想抓住陈玄丘的把柄,来个公报私仇。

    北阴大帝收了冥界第一棺,向着陈玄丘和金灵微笑一颔首,便即飘然而去。

    就在北阴大帝消失的刹那,突然空间气息激荡,一道巨大的天轮撞开空间,显现于空。巨大的天轮,上边有繁复无比的道纹,轮上异彩纷呈,六瓣的天轮,徐徐旋转着,令碧游宫中众仙个个元神悸动,有种一旦被那巨大天轮摄入其中,就要身魂俱灭的可怕

    感觉。

    “小心敌袭!”

    这天轮散发的气息太可怕了,截教众人早料到今日重开山门绝不会太太平平,针对可能的袭击,也早做了种种预案。

    人王的到来,北阴大帝的道贺,皆是意外之喜。

    现在看来,这破坏截教重开山门的敌人,应该也到了。

    截教众仙人纷纷严阵以待,三霄亮出了混元金斗和金蛟剪,赵公明祭出了定海珠,瘟神吕岳不声不响地退到了一边,那装瘟毒的袋子,已经挪到了最趁手的位置。

    天轮转动,一个人影,从那天轮之中,猛然跳了出来,“嗵”地一声,双足落地,整个碧游宫都为之晃动了几下。

    就见此人是个女子,身量奇高,一米八几的个头儿,在众女仙中,便是身量颀长的无当圣母也是有所不及。

    她的身材极其健美,小腿、胳膊和小腹都是呈露在外的,但是与方才飞天歌乐之神打扮的无当圣母不同。

    无当圣母就算是那副打扮,也是婉媚性感的样子,肌肤更是欺霜赛雪地白。

    而这个身量极高的女人,却是一身小麦色的健康性感肌肤。

    她发束嵌七宝镂五玉紫金犀角冠,齐眉勒着二龙戏珠火焰珠心的抹额,穿一件白色龙鳞状半身铠甲。

    下着一条白色龙鳞状及膝战裙,脚下一双细鳞倒卷千层浪的长筒战靴,一双足有一米二五的大长腿,浑圆如玉柱,小麦色的肌肤细腻柔滑。

    一口古桑木柄、黝黑厚背的战斧就提在她的手中,那锋利的斧刃曲线,仿佛一道危险的上弦月,闪烁着森寒的锋光。

    旁人只要看上一眼,似乎就要被那锋利割伤似的,眉心一个炸疼。

    这女战神般的女子,落地之后四下一看,目光便定在了陈玄丘身上。威武女战神咧开嘴巴,爽朗地笑了一声,拎着大斧,向陈玄丘点点头:“后土不修元神,不懂腾云之术,亏得我这六道轮,六道之中,尽可去得。截教山门重开,后土当来

    一贺,玄丘小友,恭喜了!”

    碧游宫中,人尽哗然!

    巫族十二祖巫唯一的幸存者,后土娘娘,竟来为截教重开道贺了。

    陈玄丘,当真是好大的面子!

    孰不知,这其中却还有个无名英雄—――殷受。

    若非人王亲身来贺,北阴大帝和后土也不会召回本来的使者,亲身来贺。

    人王虽不修法术,却是一界之主,地位身份上,与他们是平起平坐的。

    旁人不知陈玄丘真身为谁,可后土娘娘和北阴大帝,却都是已经知道了的。

    这就像随礼,平等身份的张三随了一千,你就不好只随五百。

    所以,人王既然来了,陈玄丘既然就是那个人,北阴大帝和后土娘娘也只好亲身来贺。

    只不过,北阴大魔王可以分化元神投影,后土乃巫族,不修术法,而且她也并不精通帝江那般空间法术,所以竟然驾驭着六道轮回亲自跑了一趟。

    金灵以降,所有人等,莫不又惊又喜,连忙向后土娘娘施礼不止。

    后土乃是一名祖巫,性情无比豪爽,把大手一挥,便道:“六道轮不能久离冥界,否则要出乱子,后土心意已到,这就去了!”

    说罢,也不等众人行礼,后土往那宝光烁烁的六道轮中一跳,那巨轮轰隆隆地辗碎虚空,又撞回冥界去了。

    后土娘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她人都跑了,一条气运金龙才轰然出现在天空,成为第六条气运金龙。

    这气运金龙凝结的速度,竟然赶不上后土娘娘的风风火火。

    此时阶下截教众仙,再看陈玄丘时,目光已大不相同。

    尤其是无当圣母从骊山带来的那一千多名隐修的门人,初时听说陈玄丘得封截教大护法,那是教主以下地位最高的人,与掌门大弟子平起平坐。

    如今金灵师姐仍以通天为教主,她只是代掌教,所以平时与陈玄丘,那也是平起平坐的,他们心中多少有些不服气。

    一个后生晚辈,凭什么?

    如今眼见北阴大帝、后土娘娘,都是绝无可能离开冥界的主儿,竟然为了陈玄丘,破例现身,前来相贺,他们对陈玄丘,就不能不另眼相看了。

    这面子,大概也只有通天教主再现,才有相应的排面了吧?

    “扶桑东华帝君,为截教重开山门来贺!”

    一个三绺微髯、面如冠玉的中年美男子,突然显现于空,人品俊逸,说不出的风流,但也是一道元神投影。

    “昆仑西王母,为截教重开山门来贺!”

    一个华冠宝衣、威仪无双的中年女仙,也以元神投影,在空中显现了出来。

    化作龙吉公主的瑶池金母瞪着这两道元神投影。

    这是她的死对头。

    她是天后,昊天是天帝。

    而此时显现的这两个人,正是两路叛军首脑,一个东王公,三界男仙之首;一个西王母,三界女仙之首。

    论辈份,瑶池还跟师兄一起,在道祖鸿钧身后充当僮子的时候,就已是紫霄宫中座上客的一对太上神仙,东王公、西王母!

    东王公、西王母,也来相贺。

    又是一对本来绝不可能前来截教道场的太古仙人。

    截教门人很淡定,一点都不慌。

    反正三界第一大宅男北阴大帝都现了形了,后土娘娘都不辞辛苦亲自跑了一趟,现在就算道祖鸿钧跑来道贺,他们都不会太吃惊的。

    神经受到的刺激太多,已经麻木了。

    两条气运神龙,在空中缓缓凝结、现形。

    别看东王公、西王母修为不及北阴大帝和后土娘娘,但气运与修为无关。

    你要是气数尽了,便是有无上修为,那也是没了气运。

    你若是气运逆天,便是手无缚鸡之力,也是气运之子。

    殷受身为人王,不通一点术法,但那一开始的四条气运金龙,却有一条,就是因为他亲自相贺而凝结显现的。

    至于金灵意料之外的另一条气运金龙,却是来自于当今天后,瑶池仙子。

    至此,八条气运金龙当空狂舞,这等大气运,截教再兴,重演当年盛况,几乎已是定居,金灵及截教众仙人,禁不住热泪盈眶。

    一番礼拜,便送走了东王公、西王母的分身显像。

    东王公显像消失之前,深深地望了陈玄丘一眼,陈玄丘对这位曾以分身吕洞宾游走人间的太古上神,心中也颇感好奇。

    不过,东王公为何若有深意地望他一眼,他却不得而知了。

    眼见终于要消停下来了,黄耳便要上前,正式走一遍携八千八百妖仙加入截教的仪式。

    只是他刚走上前,冥王冥后派来道贺的使者便到了。

    来的是黑白无常两妖帅,其中的白无常自然是新任妖帅,七音染退位之位继任的,是个看起来极清纯的姑娘。

    他们可不比只以元神显化出现的北阴大帝、后土娘娘、东王公、西王母,他们的使者是担着大批礼物而来的。

    不用问,大家就知道,这一定是冲着陈玄丘的面子。

    外界都在传,陈玄丘是北阴大帝的二弟子呢,不过就冲着北阴大帝方才那句“玄丘小友”,却又不像。

    冥王冥后的大批贺礼,赵公明这边刚刚点检收下,第十殿阎罗王谈琰,又代表地藏王菩萨携重礼来贺了。

    地藏王菩萨此举,却也是一石二鸟。

    她与陈玄丘的交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以此举,向三界表明扎根于冥界的地藏王一脉,与西方灵山,虽属同教,却自成一宗。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不是如今这样的一个好机会,绮姹蒂千莎还不方便向三界宣明呢,毕竟太直白的说法,会比较伤和气。

    谈阎王与黑白无常两位妖帅是亲身前来的,自然做为贵客,也请入了上座。

    他们刚刚入座,鬼帝七音染派来的使者鬼王焰焰,也带着大批的厚礼赶来了。

    这些厚礼都是七音染征战十八层地狱中收罗的一些冥界奇珍异宝,十分罕见的。

    这鬼帝七音染,截教门人听都没听说过,人家当然不可能是冲着截教而来,不用问,还是大护法陈玄丘的面子。

    再之后,九天玄女也派了人来,虽说西王母已经代表了他们这一脉,但是九天玄女与金灵圣母本就是朋友,这等重开山门的大事,却不能不有所表示。

    随着冥王冥后、地藏王菩萨、鬼帝七音染、九天玄女等人纷纷携重礼而来,气运金光不断翻卷汇聚,第九条气运金龙,竟也开始缓缓成形。

    这一幕情景,不但看得截教门人提心吊胆,便是众多贺客也是提起了一颗心来。

    九条气运金龙齐现的话,几乎可以断定,截教此番重开山门,只要好生运作维护下去,终有一日,必能再现当年万仙来朝之盛况,成就三界第一大教。

    可是,第九条气运金龙,真能成形么?

    龙角、龙首、龙睛、龙牙、龙鳞……

    一一闪现,龙躯蜿蜒,渐渐出现了一半,还有半截龙身,隐在气运迷雾之中,不能成形。

    本来只有两条气运金龙,金灵也能知足的。

    可是现在距九条气运金龙的圆满之数只差半条,反而叫她动了贪心。

    只差半条气运金龙了,真的就……到此为止了么?

    此时,正在一道道人影,向着金鳌岛方向,流光一般遁来。

    一道黑光闪自西方,一身黑袍,面目阴鹫,正是貌相凶恶,但是对截教忠心耿耿的乌云仙。

    但是乌云仙身后,却有无数道流光潮水一般蔓卷而来。

    乌云仙不时回头,愈发焦虚,他只想再快一些,马上赶到金鳌岛示警。

    虽然他刚从懵懂中恢复了意识,还不知道天界如今的风云变化,但他不傻,四御那四个傻鸟,领着千军万马,盔明甲亮、刀枪并举的,绝对不是来做客的样子。

    与此同时,更有一道彩光,自东而来。

    正是悄悄瞒过父亲,奔向金鳌岛的龟灵。

    自金鳌岛显现于此,龟灵心中便似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召唤着她。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座金鳌一般的岛屿,竟似对她充满着吸引力,但是她感觉到,她应该来,她必须来。所以,她来了!

 文学

瑶池金母满心的惊疑,她可是三尸准圣,距圣人一步之遥,若非来了一尊圣人,谁能叫她产生立时起身的想法?

    眼前之人,必是圣人无疑,可圣人屈指可数,他是谁?

    这是一个灰衣道人,其貌不扬,看来极是平凡。

    头上没有华冠,身上没有华服,看似寻寻常常,但他只一出现,便如大日当空,无人可以忽视。

    可是,无论旁人怎样运足神力去看,却也似看不见他的容颜五官。

    其实不是看不见,实际上是记不住,他的容颜你只能看在眼里,却难记在心上。

    “通天道友一手创建截教,今日得以重开山门,本座甚感欣慰!”

    灰衣道人笑吟吟地说着,又看了陈玄丘一眼:“恭喜玄丘小友,得任截教护法!”

    陈玄丘本来也有点懵,但是听到他的声音时,便知道他是谁了。

    毕竟当初他在丰都山下,也曾聆听过此人的声音。

    陈玄丘急忙长揖一礼,再将手掌一摊。

    一道金光,突然从陈玄丘掌心飞起,正落在那灰衣道人掌中。

    那是一具小小铜棺,长不过三寸,极是精巧。

    那正是陈玄丘以鬼公子身份屡屡现身时所乘的冥界第一棺。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灰衣道人是何人了,

    他竟是北阴大魔王,自鸿钧得道,紫霄开讲时起,就从未离开过冥界一步的北阴大帝。

    此刻出现的,当然也只是他的一道元神投影。

    但这足以震动三界了,毕竟,无数年来,北阴大帝便连投影也不曾离开过冥界。

    可今天,他却为了陈玄丘出现在这里。

    就冲他特意说的那句“恭喜玄丘小友“,大家便知道他今天现身,是冲着谁的面子。

    人王,因为陈玄丘,破例登天。

    北阴大帝,因为陈玄丘,破例出冥界。

    这等排面,当真无人能及。

    “北阴大帝,果然已经是圣人修为!”瑶池金母想到这里,心头一阵嫉恨。

    不循鸿钧之法,不靠鸿蒙紫气,果然是可以成圣的。

    多宝道人做到了,

    北阴大帝也做到了,

    我,本来也可以做到的,结果……

    瑶池金母瞟了陈玄丘一眼,一直清贵高冷的容颜和目光,只有望着陈玄丘的侧颜时,有些炽热的可怕。

    这一眼被无当圣母看到了。

    咦?这目光,恨不得把陈玄丘合一口水,一并吞下肚去似的。

    他们俩又是联袂而来的,莫不是有什么奸情?

    哼哼哼,别叫我抓着你的把柄,犯了淫戒的话,依照本教规矩,可是要阉了你的!

    无当圣母摩拳擦掌的,只想抓住陈玄丘的把柄,来个公报私仇。

    北阴大帝收了冥界第一棺,向着陈玄丘和金灵微笑一颔首,便即飘然而去。

    就在北阴大帝消失的刹那,突然空间气息激荡,一道巨大的天轮撞开空间,显现于空。巨大的天轮,上边有繁复无比的道纹,轮上异彩纷呈,六瓣的天轮,徐徐旋转着,令碧游宫中众仙个个元神悸动,有种一旦被那巨大天轮摄入其中,就要身魂俱灭的可怕

    感觉。

    “小心敌袭!”

    这天轮散发的气息太可怕了,截教众人早料到今日重开山门绝不会太太平平,针对可能的袭击,也早做了种种预案。

    人王的到来,北阴大帝的道贺,皆是意外之喜。

    现在看来,这破坏截教重开山门的敌人,应该也到了。

    截教众仙人纷纷严阵以待,三霄亮出了混元金斗和金蛟剪,赵公明祭出了定海珠,瘟神吕岳不声不响地退到了一边,那装瘟毒的袋子,已经挪到了最趁手的位置。

    天轮转动,一个人影,从那天轮之中,猛然跳了出来,“嗵”地一声,双足落地,整个碧游宫都为之晃动了几下。

    就见此人是个女子,身量奇高,一米八几的个头儿,在众女仙中,便是身量颀长的无当圣母也是有所不及。

    她的身材极其健美,小腿、胳膊和小腹都是呈露在外的,但是与方才飞天歌乐之神打扮的无当圣母不同。

    无当圣母就算是那副打扮,也是婉媚性感的样子,肌肤更是欺霜赛雪地白。

    而这个身量极高的女人,却是一身小麦色的健康性感肌肤。

    她发束嵌七宝镂五玉紫金犀角冠,齐眉勒着二龙戏珠火焰珠心的抹额,穿一件白色龙鳞状半身铠甲。

    下着一条白色龙鳞状及膝战裙,脚下一双细鳞倒卷千层浪的长筒战靴,一双足有一米二五的大长腿,浑圆如玉柱,小麦色的肌肤细腻柔滑。

    一口古桑木柄、黝黑厚背的战斧就提在她的手中,那锋利的斧刃曲线,仿佛一道危险的上弦月,闪烁着森寒的锋光。

    旁人只要看上一眼,似乎就要被那锋利割伤似的,眉心一个炸疼。

    这女战神般的女子,落地之后四下一看,目光便定在了陈玄丘身上。威武女战神咧开嘴巴,爽朗地笑了一声,拎着大斧,向陈玄丘点点头:“后土不修元神,不懂腾云之术,亏得我这六道轮,六道之中,尽可去得。截教山门重开,后土当来

    一贺,玄丘小友,恭喜了!”

    碧游宫中,人尽哗然!

    巫族十二祖巫唯一的幸存者,后土娘娘,竟来为截教重开道贺了。

    陈玄丘,当真是好大的面子!

    孰不知,这其中却还有个无名英雄—――殷受。

    若非人王亲身来贺,北阴大帝和后土也不会召回本来的使者,亲身来贺。

    人王虽不修法术,却是一界之主,地位身份上,与他们是平起平坐的。

    旁人不知陈玄丘真身为谁,可后土娘娘和北阴大帝,却都是已经知道了的。

    这就像随礼,平等身份的张三随了一千,你就不好只随五百。

    所以,人王既然来了,陈玄丘既然就是那个人,北阴大帝和后土娘娘也只好亲身来贺。

    只不过,北阴大魔王可以分化元神投影,后土乃巫族,不修术法,而且她也并不精通帝江那般空间法术,所以竟然驾驭着六道轮回亲自跑了一趟。

    金灵以降,所有人等,莫不又惊又喜,连忙向后土娘娘施礼不止。

    后土乃是一名祖巫,性情无比豪爽,把大手一挥,便道:“六道轮不能久离冥界,否则要出乱子,后土心意已到,这就去了!”

    说罢,也不等众人行礼,后土往那宝光烁烁的六道轮中一跳,那巨轮轰隆隆地辗碎虚空,又撞回冥界去了。

    后土娘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她人都跑了,一条气运金龙才轰然出现在天空,成为第六条气运金龙。

    这气运金龙凝结的速度,竟然赶不上后土娘娘的风风火火。

    此时阶下截教众仙,再看陈玄丘时,目光已大不相同。

    尤其是无当圣母从骊山带来的那一千多名隐修的门人,初时听说陈玄丘得封截教大护法,那是教主以下地位最高的人,与掌门大弟子平起平坐。

    如今金灵师姐仍以通天为教主,她只是代掌教,所以平时与陈玄丘,那也是平起平坐的,他们心中多少有些不服气。

    一个后生晚辈,凭什么?

    如今眼见北阴大帝、后土娘娘,都是绝无可能离开冥界的主儿,竟然为了陈玄丘,破例现身,前来相贺,他们对陈玄丘,就不能不另眼相看了。

    这面子,大概也只有通天教主再现,才有相应的排面了吧?

    “扶桑东华帝君,为截教重开山门来贺!”

    一个三绺微髯、面如冠玉的中年美男子,突然显现于空,人品俊逸,说不出的风流,但也是一道元神投影。

    “昆仑西王母,为截教重开山门来贺!”

    一个华冠宝衣、威仪无双的中年女仙,也以元神投影,在空中显现了出来。

    化作龙吉公主的瑶池金母瞪着这两道元神投影。

    这是她的死对头。

    她是天后,昊天是天帝。

    而此时显现的这两个人,正是两路叛军首脑,一个东王公,三界男仙之首;一个西王母,三界女仙之首。

    论辈份,瑶池还跟师兄一起,在道祖鸿钧身后充当僮子的时候,就已是紫霄宫中座上客的一对太上神仙,东王公、西王母!

    东王公、西王母,也来相贺。

    又是一对本来绝不可能前来截教道场的太古仙人。

    截教门人很淡定,一点都不慌。

    反正三界第一大宅男北阴大帝都现了形了,后土娘娘都不辞辛苦亲自跑了一趟,现在就算道祖鸿钧跑来道贺,他们都不会太吃惊的。

    神经受到的刺激太多,已经麻木了。

    两条气运神龙,在空中缓缓凝结、现形。

    别看东王公、西王母修为不及北阴大帝和后土娘娘,但气运与修为无关。

    你要是气数尽了,便是有无上修为,那也是没了气运。

    你若是气运逆天,便是手无缚鸡之力,也是气运之子。

    殷受身为人王,不通一点术法,但那一开始的四条气运金龙,却有一条,就是因为他亲自相贺而凝结显现的。

    至于金灵意料之外的另一条气运金龙,却是来自于当今天后,瑶池仙子。

    至此,八条气运金龙当空狂舞,这等大气运,截教再兴,重演当年盛况,几乎已是定居,金灵及截教众仙人,禁不住热泪盈眶。

    一番礼拜,便送走了东王公、西王母的分身显像。

    东王公显像消失之前,深深地望了陈玄丘一眼,陈玄丘对这位曾以分身吕洞宾游走人间的太古上神,心中也颇感好奇。

    不过,东王公为何若有深意地望他一眼,他却不得而知了。

    眼见终于要消停下来了,黄耳便要上前,正式走一遍携八千八百妖仙加入截教的仪式。

    只是他刚走上前,冥王冥后派来道贺的使者便到了。

    来的是黑白无常两妖帅,其中的白无常自然是新任妖帅,七音染退位之位继任的,是个看起来极清纯的姑娘。

    他们可不比只以元神显化出现的北阴大帝、后土娘娘、东王公、西王母,他们的使者是担着大批礼物而来的。

    不用问,大家就知道,这一定是冲着陈玄丘的面子。

    外界都在传,陈玄丘是北阴大帝的二弟子呢,不过就冲着北阴大帝方才那句“玄丘小友”,却又不像。

    冥王冥后的大批贺礼,赵公明这边刚刚点检收下,第十殿阎罗王谈琰,又代表地藏王菩萨携重礼来贺了。

    地藏王菩萨此举,却也是一石二鸟。

    她与陈玄丘的交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以此举,向三界表明扎根于冥界的地藏王一脉,与西方灵山,虽属同教,却自成一宗。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不是如今这样的一个好机会,绮姹蒂千莎还不方便向三界宣明呢,毕竟太直白的说法,会比较伤和气。

    谈阎王与黑白无常两位妖帅是亲身前来的,自然做为贵客,也请入了上座。

    他们刚刚入座,鬼帝七音染派来的使者鬼王焰焰,也带着大批的厚礼赶来了。

    这些厚礼都是七音染征战十八层地狱中收罗的一些冥界奇珍异宝,十分罕见的。

    这鬼帝七音染,截教门人听都没听说过,人家当然不可能是冲着截教而来,不用问,还是大护法陈玄丘的面子。

    再之后,九天玄女也派了人来,虽说西王母已经代表了他们这一脉,但是九天玄女与金灵圣母本就是朋友,这等重开山门的大事,却不能不有所表示。

    随着冥王冥后、地藏王菩萨、鬼帝七音染、九天玄女等人纷纷携重礼而来,气运金光不断翻卷汇聚,第九条气运金龙,竟也开始缓缓成形。

    这一幕情景,不但看得截教门人提心吊胆,便是众多贺客也是提起了一颗心来。

    九条气运金龙齐现的话,几乎可以断定,截教此番重开山门,只要好生运作维护下去,终有一日,必能再现当年万仙来朝之盛况,成就三界第一大教。

    可是,第九条气运金龙,真能成形么?

    龙角、龙首、龙睛、龙牙、龙鳞……

    一一闪现,龙躯蜿蜒,渐渐出现了一半,还有半截龙身,隐在气运迷雾之中,不能成形。

    本来只有两条气运金龙,金灵也能知足的。

    可是现在距九条气运金龙的圆满之数只差半条,反而叫她动了贪心。

    只差半条气运金龙了,真的就……到此为止了么?

    此时,正在一道道人影,向着金鳌岛方向,流光一般遁来。

    一道黑光闪自西方,一身黑袍,面目阴鹫,正是貌相凶恶,但是对截教忠心耿耿的乌云仙。

    但是乌云仙身后,却有无数道流光潮水一般蔓卷而来。

    乌云仙不时回头,愈发焦虚,他只想再快一些,马上赶到金鳌岛示警。

    虽然他刚从懵懂中恢复了意识,还不知道天界如今的风云变化,但他不傻,四御那四个傻鸟,领着千军万马,盔明甲亮、刀枪并举的,绝对不是来做客的样子。

    与此同时,更有一道彩光,自东而来。

    正是悄悄瞒过父亲,奔向金鳌岛的龟灵。

    自金鳌岛显现于此,龟灵心中便似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召唤着她。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座金鳌一般的岛屿,竟似对她充满着吸引力,但是她感觉到,她应该来,她必须来。所以,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