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腰抬起来一点我不好发动:一起战斗过 卧室 厨房 客厅

2021-10-30 13:32:14情感专区
也愤愤不平附和道:“就是!周烁阳,不如我们待会吃完饭,就去找校长为若安姐姐作证吧?”

  从鲍明媚家长找来那件事就能看出来,她家若安姐姐跟校长熟,那她去跟校长说清事

也愤愤不平附和道:“就是!周烁阳,不如我们待会吃完饭,就去找校长为若安姐姐作证吧?”

  从鲍明媚家长找来那件事就能看出来,她家若安姐姐跟校长熟,那她去跟校长说清事实,校长一定会站在若安姐姐这边的。

  “好!”

  周烁阳刚说出这个“好”字,就看到古棠站了起来。

  他要干什么?

  周烁阳坐的位置刚好正面对着古棠,他看到古棠站了起来,双手插兜,连午饭都不吃了,往食堂门口走去。

  “你在看什么?”

  乔若宝看周烁阳突然伸着脖子往她身后看什么,她也好奇回身看去,看到古棠已经走出食堂。

  “这会大家都在吃饭,他没吃完饭就出去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也不关我们的事。”

  周烁阳拿着筷子,若无其事地夹菜吃着。

  “我吃饱了。”

  乔若宝一想到自家若安姐姐要被告状,就一点也没心情吃了,急得要去为姐姐作证,就随便扒拉几口。

  她吃完后,就催促周烁阳,“周烁阳,快点啊,快点吃,我们还要去校长办公室。”

  “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就吃完。”

  周烁阳放下筷子,改用勺子,大口大口地舀勺往嘴里塞饭菜,饭到了嘴里还没有经过细嚼就囫囵吞下肚去。

  乔若宝还在催促,周烁阳后来直接端起餐盘往嘴里倒,嘴巴使劲地吞抿。

  如此吃相,乔若宝也懒得提醒了,反正他不是校草,不用担心形象问题。

  需要十分钟吃完的午饭,周烁阳不到五分钟就吃完,“啪”一声把餐盘扔到桌子上,打了个饱嗝。

  都还没来得及擦嘴,就被乔若宝抱住胳膊,往食堂门外拉。

  二人往校长办公室的方向快步走。

  快要走到行政楼楼下时,乔若宝和周烁阳发现,古棠就在行政楼楼下,手抄在裤兜里,一点也不着急地走进行政大楼。

  期初乔若宝和周烁阳对于古棠来行政楼都没当回事。

  他们以为古棠是来找其他领导的,可是当他们爬上楼层,正巧看到古棠站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们纳闷了。

  周烁阳头顶问号,“他来找校长干什么?”

  “不管他,别忘了我们是来帮若安姐姐作证的。”

  乔若宝说着就拉着周烁阳往校长办公室走去。

  “哎,等等,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周烁阳拉住乔若宝。

  “我突然觉得古棠很可疑。”

  是马文营要告乔若安状,又不是他古棠,古棠来这里干什么?

  他和他们一样,是有人说乔若安出事,就出现在这里了,而且是没吃完饭就来了。

  要说是巧合,那也太巧了吧?

  难道……

  乔若宝听到周烁阳说古棠可疑,她朝古棠看去。

  古棠抬手敲了敲门,那淡定自若的样子,好像跟敲自家门一样。

  乔若宝愣了愣,也越发觉得他可疑。

  她突然发现,古棠这时候的气质,跟她若安姐姐好像啊!

  尤其是这个藐视众生般的大佬目光,跟她若安姐姐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周烁阳和乔若宝互相看了看彼此,经过短暂快速地商量之后,两人决定先不着急找校长,看看事情的发展再说。

  因为,要是马文营还没来,古棠找校长是为别的事,他们这样贸然闯进去,那多尴尬啊。

  所以,还是先看看古棠找校长是为什么事再说吧。

  而站在校长办公室门口等待的乔若安,眼珠子微微斜过楼梯口那边。

  一早就注意到乔若宝和周烁阳了。

  他们来干什么?

  恰逢此时,校长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

  “进来。”

  乔若安收回目光,不急不慢地转动门把手,闲庭若步地走了进去,并随手带上房门。

  关门干什么?

  乔若宝和周烁阳轻手轻脚地来到办公室门前,两人一上一下耳朵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刚贴上去,就听到女人刺耳难听的声音大吼大叫着。

  “你丫的谁啊?乔若安把我们家文营伤成这样,我们来找校长讨个公道,你突然出现,还说我们家文营活该?!”

  马文营的妈妈气势汹汹的,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朝着乔若安“蹬蹬瞪”走过去。

  “我是乔若安的朋友,你为你儿子讨公道,那我当然也得为我的朋友讨还公道啊。”

  看着张牙舞爪的马母,乔若安很是理所当然地说道。

  门外的周烁阳和乔若宝听到“古棠”的话,明白过来,为什么古棠会这个时候跑来校长办公室了。

  原来他和他们一样,都是为了证明若安而来。

  “我们进去吧,听马文营那边气势汹汹的,古棠一个人恐怕搞定不了啊。”

  “他会搞定不了?”

  乔若宝食指放在唇上,想起他们在行政大楼楼下看到古棠的时候,那家伙神态看起来可是一点也不着急啊。

  而且她和周烁阳从古棠走进大楼后就一直跟在他身后,他们跟着的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古棠的脸上露出一分慌张的神色。

  可见胸有成竹。

  “不用,再看看,以古棠那奇葩性子,我就不信他解决不了。”乔若宝哼哼说道。

  哼,谁叫你抢走了周烁阳的校草之位,还在食堂妄图抢走她的红烧狮子头。

  虽然最后把红烧狮子头让给她了,但这样却让他们欠了他一回。

  一点也不爽!

  她就要看古棠在里面吃了瘪,然后她和周烁阳再进去帮他。

  这样才算扯平!

  周烁阳:“……”

  心里替古棠默哀三秒。

  他家若宝这恶趣味啊……

  周烁阳扶额,无奈又想笑。

  最后轻笑着摇了摇头。

  唉,古棠被这只鬼马小精灵盯上,也是倒霉咯……

  正当周烁阳感叹的时候,门内又传来刚才的女人的大嗓门。

  “打死你!”

  马母挥舞着巴掌就往乔若安的脸上扇去。

  “马夫人,冷静,这里是校长办公室,有什么好好说,请不要这样。”

 文学

可是马母年轻,动作比老校长快,又仗着自己家庭在京都富商圈里的地位,不听校长的劝阻,肥大的巴掌照样往乔若安脸上扇。

  那又长又尖的指甲,要是落在她的脸上,肯定破相。

  乔若安偏身一躲,轻松躲开马母的攻击。

  “啊——”

  结果是马母猛扑了寂寞,没刹住车,落在地上的动静更是让人以为是地震了。

  “砰——”的一声,从办公室里传来。

  周烁阳和乔若宝分别揉了揉各自的耳朵,两人对视一眼,一头的雾水。

  怎么那么大的动静?不会现在古棠正在被欺负吧?

  周烁阳热心肠的,何况古棠还帮过他。

  一想到古棠会被对方按在地上打,周烁阳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直接推开门闯了进去。

  乔若宝也认为古棠吃到瘪了,就没阻止周烁阳推门。

  “住——”

  后面的“手”字还没说出口,周烁阳在看到眼前的画面后,直接干干地把“手”那个字给咽了回去。

  乔若宝看着引入眼帘的画面,也是整个人惊呆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不该是古棠被马文营的家里人欺负吗?怎么这里有个胖成猪的女人趴在地上,而且还是脸先着地的……

  而古棠站在一边,一点儿事都没有。

  “妈、妈!你没事吧?!”

  马文营转着轮椅来到自己的老妈身边,看着鼻子冒血的母亲,忙对校长大喊:“纸,快拿纸来,我妈流鼻血了!”

  校长看着狼狈地摔在地上的马母,考虑到对方的面子,递给马母一卷纸。

  马文营吼完后,一脸恶毒地看着乔若安,咒骂道:“古棠,你不得好死!跟乔若安一样都是败类人渣——”

  “等一下。”

  校长打断马文营的话。

  “刚才是你妈要打她,然后自己摔倒了,从头到尾跟古棠同学什么关系都没有。”

  马文营张了张嘴,“校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刚才明明就是古棠动的手!”

  校长:“……”

  就在若安丫头来之前,马文营的父亲特意打电话来,让他多多关照。

  意思就是尽量帮马文营他们说话呗。

  可现在,要他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的老脸往哪搁儿?

  “我老了,动作慢了,没制止到你妈,但我的眼睛可没老,刚才我都看到了,而且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妈二话不说,直接就朝着古棠扑去,然后古棠躲开了,你妈没扑到他,结果动作猛了,自己摔到了地上。”

  校长背手,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似笑非笑地看着马文营,眼中的笑意不达眼底。

  “品学兼优的马同学,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听到校长的话,马文营的脸色跟便秘了好几天似的。

  老爸不是跟校长打过电话了吗?为什么校长会帮古棠说话啊?

  按照计划来,校长应该是不管他妈妈做什么都不制止的,但校长刚才不但制止他妈妈,现在又当面打他的脸。

  按理说得罪他们马家,吃了亏只能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可事实好像出乎马文营的意料。

  “古棠”虽然是来自M国的皇家学院交换生,但来了华夏到底是寄人篱下,而且大家都说古棠在华夏没有亲戚。

  只是个外国交换生罢了,校长没理由帮古棠说话啊。

  马母从地上爬起,鼻孔塞上了纸,暂时止住了血。

  “我的事回头跟你算账!”

  恶狠狠地瞪着“古棠”吼完之后,转头对上老校长。

  “校长,乔若安打我儿子的事,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要不就让乔若安退学!要不就让乔若安当着全校的面给我儿子道歉!否则,我立马就把你投诉到清大校董会上去!让顾董革你的职!”

  乔若安朝着老校长看去一眼,恰好老校长也向她投来一道眼神。

  若安啊,这他就没办法为你说话了。

  乔若安表示理解,因为校长并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

  本来懒得计较这种事的,她过来只是找校长说点事情,遇上马文营和马母纯属意外。

  现在看来,她得解决一下了,要不然他们要浪费她家傻先生的时间了。

  她家傻先生身兼数职,很忙的。

  视线移到马母的身上,乔若安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要个交代?这个就简单多了啊,操场篮球场有监控,只要把监控调出来,就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了。”

  周烁阳和乔若宝不知不觉站到“古棠”的身边。

  他们心里想着,怪不得他一点儿也不担心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监控室。

  说也巧了,那个时间段的监控摄像头正好出了问题。

  “怎么会那么巧?”

  周烁阳和校长都看出来了,这其中有鬼。

  马文营和马母相互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坏笑。

  没有把握,他们怎么会来清大闹事?

  校长皱眉,转向负责监控室的保安。

  看着保安眼神闪躲不敢跟他对眼的样子,校长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好个马家,干勾当居然干到他头上来了!

  照这么看,那马文营说若安丫头打他,十有八九是自作孽。

  “你还有什么话说?”

  马母以为校长相信摄像头是真的恰好坏了,于是更加肆无忌惮地对着乔若安吼道。

  “呵呵——”

  乔若安冷冷嗤笑出声。

  果然像她想的那样,监控正正好好,不偏不倚,就这个时间段的坏了。

  啧——真是巧。

  乔若宝看着监控显示器上的黑屏,恍惚想到高中时,乔若珠故意弄坏钢琴,然后把锅嫁祸给若安姐姐的头上那件事。

  当时,钟教授说俱乐部的监控录像缺失了一部分,缺失的恰好是乔若珠唤若安姐姐,若安姐姐离开钢琴教室后那部分。

  到最后真相大白,乔若宝也终于想通,原来是乔若珠在监控上做了手脚。

  想到这里,乔若宝指着马文营和马母大声喊起来:“是你们在监控上做了手脚!故意把那个时间段的录像删掉了吧?”

  “小妮子,你丫的别信口雌黄!”

  马母被乔若宝戳中了心思,顿时铺满厚厚粉饼的肥脸上一阵赤橙黄绿蓝锭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