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肿胀埋在体内过夜:硕大囊袋满满的浓精

2021-10-30 11:55:08情感专区
就是他这话说出来之后,其他人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余飞为什么要这样做了,余飞是看何志凯不爽,但还懒得自己动手,怕脏了自己的手,打算让李想去帮自己解决这个麻烦。

  李想听完之后

就是他这话说出来之后,其他人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余飞为什么要这样做了,余飞是看何志凯不爽,但还懒得自己动手,怕脏了自己的手,打算让李想去帮自己解决这个麻烦。

  李想听完之后,顿时就懂余飞的意思了,余飞这明摆着是那种爱惜羽毛的人,想要让何志凯倒霉,自己还懒得动手,甚至都不想被别人知晓这件事,所以余飞说的十分委婉,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让李想去干什么,李想一下就领会了余飞的意思。

  “传文老弟,这个何志凯的确是个混蛋,我也看他不爽很久了,他竟然对你这样的好人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只要是个人肯定都看不过去,那你等着,明天肯定有好消息传来,你的心情肯定能够好起来!”

  李想明白了余飞的意思之后,迅速委婉地告知余飞他在明天之前一定会让何志凯这个人付出代价,让余飞的心情好起来。

  “要是他明天之前就倒了霉,那我心情肯定很好,到时候这钱我就会提前准备好,等你来取。”

  余飞点点头对李想说道,这就是在告诉李想,你让何志凯倒了霉,我心情好了,这钱就可以立马借给你。

  “没问题!那既然没啥事我就先走了,明天我再来。”

  李想点点头,知道自己现在首先得去要完成余飞想要自己做的事情,完成之后就可以来取钱了,他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直奔何志凯家中而去。

  李想迅速告辞离开走出门之后,刘传志才开口了。

  “传文,你这用五千块钱雇佣一个打手,代价也太大了吧!”

  刘传志有些心疼的对余飞说道,在他看来,这五千块钱可以干好多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拿出来,只是为了让人将何志凯暴打一顿。

  “哥,你放心吧,我这五千块钱不是用来雇佣打手的,雇佣打手的只是这五千块钱的利息而已,这五千块,他迟早也会还给我,你放心吧。”

  余飞十分自信的对哥哥说道,他当然也清楚,五千块钱雇佣一个人,这肯定不划算,只是眼前先用这五千块钱作为动力,让李想好好做事,后续要钱的时候再使用要钱的办法。

  听到余飞这样说,刘传志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根本不明白,但是明显余飞有自己的打算,他也便不多说了。

  李想离开余飞家之后,内心十分激动,觉得可以白白得到五千块钱好好的花几天,这简直太爽了,他已经很久没有机会一次搞到这么多钱了。

  但是这五千块钱想要拿到手,有一个条件,李想打算尽快去实施。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打架这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所以为了快速拿到钱,他想着想着竟然就朝何志凯家中走去了,仿佛腿都不听自己使唤了一般。

  何志凯此刻此刻正在家中睡觉,

  他也是个懒人,没啥事的时候就是看看电视睡睡觉,这两样就是他的主要娱乐活动。

  睡得十分香甜的时候,李想推开他家的大门,走了进来,何志凯竟然都没有醒来,李想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锁定了何志凯的位置,推开房间门走了进来。

  这次何志凯被惊醒了,因为他家的木门很陈旧,推开的时候发出来的巨大咯吱声响十分明显。

  “哎?李哥,你怎么来了?”

  看到李想走进来了,何志凯立马爬起来,笑着打招呼道。

  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反而臭味相投,其实关系还不错。

  但是李想今天是找茬,打何志凯来了,所以自然不能和何志凯套近乎,否则一开口聊上几句那就下不去手了。

  “老子今天看你不爽!揍你来了!”

  李想这理由找到也是简单粗暴,说完之后就扑向了何志凯。

  何志凯坐在床边还有些发懵,以为你想和他开玩笑,可是当一个砂锅大的拳头砸在他脸上的时候,他才知道李想这真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一拳下去,李想就免费赠送了何志凯一只熊猫眼,打得何志凯眼冒金星,头脑发昏,躺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了,因为毫无防备,所以这一拳挨的结实。

  不过站着挨打也不是何志凯这样的人的作风,他迅速开始还手,迷迷糊糊的一把将李想抓住,也给拽到了床上。

  两人光天化日开始滚床单不说,还都是男人,只是他们这床单滚得,越滚伤势越多。

  何志凯身手和李想还有点距离,毕竟何志凯这人只是坏,但是还胆小一点,不常动手,李想这是整天找人打架那种狠角色。

  所以经过一番缠斗之后,何志凯被打得鼻青脸肿,熊猫眼已经被免费赠送到了对称的服务水平。

  李想则好多了,只是鼻子被打破了,衣服被撕破了而已,再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李哥,你疯了吗?咱们两个无冤无仇,我平时还挺尊敬你的,你为什么要揍我呀?”

  李想打累了,所以暂时停下了手,何志凯委屈的缩在床角,就仿佛刚刚被强了的小姑娘一般,对李想问道。

  “打你肯定有打你的理由,但不一定要让你知道,不过你这顿打,挨的非常值,对我来说很划算!”

  李想也无法直接告诉何志凯为什么要揍他,所以给说了一段玄而又玄的话,便擦着鼻血出门而去了。

  何志凯委屈的缩在自家床上,想了半个小时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挨了一顿打。

  李想出门之后,便直奔余飞家而去,在他看来这么短的时间余飞应该还没走,自己将自己的战况告诉余飞,说不上余飞心情好了,就可以立马把钱给自己了。

  余飞他们的确还没走,毕竟也不常见面,坐着聊聊天也挺不错,又没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但怎么也没想到李想的效率这么高。

  半个小时的时间,李想又推开门进来了,看到李想那被撕的扯大了好几处的衣服,还有用纸塞着的鼻孔,大家都愣了愣,然后不仅露出了笑容。

  “传文老弟,传文老弟,你这下心情应该好了吧,我刚刚去给何志凯找了个茬,将他狠狠打了一顿,打的他妈都要不认识他了。”

  李想一进门

  就开始邀功,开心的走了过来,对于自己刚才伤敌一千自损二百毫不在意,在他看来,五千块钱也就是挨了几拳,还是挺划算的,反正鼻子流一会儿鼻血就好了,这衣服也不值啥钱,至于身上的疼痛感,当时打完之后这会儿都已经基本要消失了。

  “哎哟,你这效率还挺高,具体把它打成了啥样了?”

  余飞看到李想这个模样,想笑又感觉笑出来有些不尊重人,努力憋着笑对李想问道。

  “就是一顿老拳,鼻子也打破了、打歪了,打了一对熊猫眼,脸上好几处淤青,牙齿也掉了一颗,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不过都是大男人,我也不好意思脱下他的衣服,看他到底有没有淤青之类的,不过打的够狠,当时疼的他直叫妈妈。”

  李想简单描述了一下何志凯被自己暴揍之后的惨状。

  李想描述的时候,大家听的都满脸精彩,余飞都能够想到当时的战况有多么激烈,而且也能想到何志凯这一顿揍挨的有多懵逼,有多委屈。

  “爽是挺爽的,但是觉得还不够,都没有伤筋动骨,他却差点将我害到去坐牢,你觉得要是我的话,这样打他一顿足够解恨吗?”

  不过余飞并不满意五千块钱雇佣的打手,你只是将别人打成这样,真的属于业务不精。

  余飞说完,李想有些为难,打到这样其实在他看来其实还挺好,因为这种打还是算白白挨了,要是再严重一点,可能就比较麻烦了,后面难以处理,但是余飞提出来了,他就明白这五千块钱想要赚到,还要下手再黑一点。

  总觉着不能和钱过意不去,大不了拿到钱给何志凯扔一点当医药费,那个烂人说不上就安抚下来了,李想决定自己再去走上一趟。

  “那行,那我再去给传文老弟多找点乐子!”

  李想点点头,觉得余飞这个要求提的也是无可厚非,便再次离开了。

  就是他这效率让余飞等人甚至都有点想跟着他去现场看一看,他是怎么抱住何志凯,毕竟刚刚能够一半个小时搞一个来回,这次估计也会立马赶去。

  只是余飞并不想牵扯其中,所以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在哥哥这里等待,结果好一点。

  李想出门之后,左右找了找,看到了刘传志家堆放柴火的地方,走过去之后,很快便寻找到了一个称手的武器,大概一米长小胳膊粗细的木棍拿在手里,手感正好。

  何志凯正在家中委屈,并且反思自己哪里惹到了李想这个疯子,让自己白白挨了这么一顿好打,他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听到自家大门外进来的人急忙站起来,想查看是什么人来了,没想到走到房间门口竟然看到李想又拎着一个棍子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李想,你别太过分!我又没招你惹你,你打我一顿就算了,竟然又来打第二顿,你真以为我不敢跟你拼命吗?”

  何志凯看到拎着棍子杀气腾腾的李想,急忙说道,说完迅速在四周看了看,便冲向自家的厨房,想要拿到菜刀,这样就可以在武器上压制李想了。

  可李想怎么可能让他如愿,直接冲过去,将何志凯阻拦了下来,一棍就打在了何志凯的身上。

  何志凯吃痛,直接倒在了院子里面,人急忙爬起来打算逃走,可李想根本不给他机会,拎着棍子追着就打。

 文学

何志凯被打懵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平白无故,要连续挨两顿胖揍。

  要是他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挨这种打心理上还觉得有情可原,关键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甚至平日里他和李想的关系其实还不错。

  可是李想根本不给何志凯解释为什么要打他,抡起棍子就是暴揍。

  何志凯虽然嘴上喊着自己会和李想玩命,可实际上两个普通人打架,要是一个人下手黑,而且还有武器,那另外一个人就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何志凯就是这样的情况,想要还手,但是从天而降的棍子总是将他的思路打断,让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今天就算你倒霉,这顿打你是挨定了,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别还手,等我打完了就给你一些医药费,你也算赚了。”

  李想看到何志凯的模样,也知道不能将老实人逼急了,所以现在他就是打一棍子,不过已经给许诺了甜枣。

  何志凯委屈的要死,没有人愿意被人揍一顿,再收医药费,而且他很了解李想这个人简直就是见钱眼开,到时候给的那点医药费肯定不足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我不要你的医药费,你别打了行不行?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何志凯哀求着对李想说道,可是话音刚落又是从天而降的一顿棍子,甚至这次看起来李想使用的力气更大,棍子在空中甩出了呼呼的风声。

  何志凯急忙抬手就打,这是人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动作。

  嘭!

  咔嚓……

  棍子打在何志凯的胳膊上,传出沉闷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骨折声。

  何志凯疼的迅速将胳膊抱在怀中,满地打滚了起来,骨头被人直接打断了,剧痛只有感受过的人才知道。

  李想看到自己将何志凯的胳膊打断了,内心略微琢磨了一下,认为这下应该可以给余飞交差了。

  毕竟五千块钱可以雇佣的打手,这已经是极限了,再严重的话说不定自己就将何志凯镇不住了,要是去坐牢的话,五千块钱完全不划算。

  “等着,我给你取医药费去!”

  李想感觉差不多了,提着棍子转身就走了,打算急忙去寻找余飞,趁着余飞没走,最好今天就将那五千块钱拿到手。

  李想走了,何志凯躺在院子里面委屈的哭了起来,这两顿打挨的真是莫名其妙,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李想,竟然就被人将胳膊都打断了,更别说棍子打在身体其他各处,肯定到处都是淤青,短时间之内也肯定好不了。

  李想手里拎着棍子走出门之后,随意找了个地方将棍子扔掉,然后再次来到余飞家中。

  余飞知道李想肯定第一时间办事去了,所以也不着急离开,反正他帮自己把事办完,余飞说到的话肯定可以做到。

  果然又是不到半个小时,李强再次折返了回来,看起来累得够呛,走进大门的时候还气喘吁吁。

  “传文老弟,这下你心情应该好起来了,我刚刚又去将何志凯暴打一顿,拎着棍子将他胳膊都给打断了,身上不知道打出来多少伤势,短时间内应该连床都下不了了。”

  走进门,李想就直接开始给余飞邀功,言外之意就是这次我打的你应该满意了,你应该给我钱了吧?

  “胳膊打断了,哪条胳膊?”

  余飞好奇的问道,生怕李想这只是忽悠自己。

  “我想一想,应该是右边的胳膊,当时他右侧对着我,右边胳膊抬起来了……对!绝对没有问题,肯定是右边的胳膊。”

  李想回忆了一下,确定了是哪一条胳膊。

  从李想回忆当时情景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这真没有说慌,要是说话的话,根本不需要这样回忆,慢慢的去从记忆之中辨别,而是随口就可以讲出来了。

  “那还不错,你这个人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领会别人精神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你的确让我的心情愉悦了起来。”

  余飞十分满意的说道,他也清楚五千块钱能够将事办成,这样也算是物有所值了,想要要了何志凯的命,那根本不现实,对于自己来说也没必要,而且不拿出个十万八万的,李想肯定也不愿意。

  但是在余飞看来,何志凯这样的人,让其长个教训就可以了,虽然现在何志凯可能不知道原因,不过后续等李想拿到钱应该会告诉何志凯,这两个人都不是好东西,私下的关系应该也不错,猜都能猜得到。

  “既然传文老弟的心情好起来了,那咱们之前说好的事情?”

  听到余飞主动承认对结果很满意,李想急忙问道。

  “没有问题,我答应别人的事从来都不反悔,不过五千块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咱们也没有多好的交情,你给我写个凭据怎么样?”

  虽然余飞知道这钱不好要,但是他不可能白白送给李想,让李想去揍何志凯,其实也是狗咬狗一嘴毛,两个人都是活该,所以这五千块钱立一个字据还是很有必要的。

  “没问题!不知道你们这里有纸和笔吗?”

  李想答应的十分干脆,对于他这样的人,反正欠钱又不还,写不写凭据都一样,别人怎么要他都不会给,对于他来说,要是别人愿意给他借,写多少数额的凭据都无所谓。

  刘传志急忙回去房间里面,将小云儿的纸和笔找出来,让丁桃桃帮忙迅速写了一份借据,余飞和李想签名,这借据便算成立了。

  写完借据之后,余飞直接拿出来了钱包,从里面数出来了五千元的现金,他平时身上也有携带现金的习惯,因为它并不习惯使用网络支付的方式,加上经常会有一些零钱,积攒下来之后,随身携带着一两万块钱很正常。

  李想拿到钱之后还不放心的又点了一遍,生怕余飞给他少给,他这样的人根本不会相信别人,哪怕是余飞当着他的面点了一遍这些钱,他还是不放心。

  确定钱的数额没有问题之后,李想乐呵呵的离开了,对于他来说,这五千块钱足够他快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天这钱赚的简直太容易了。

  不过为了安抚何志凯,他还是决定拿出一小部分用作何志凯的医药费,否则今天将何志凯连续暴揍两次,他也担心哪天走夜路被何志凯偷偷的打闷棍,何志凯那样的人打一棒给个甜枣稍微安抚一下,其实很好哄,他很了解那样的人,只要给一点蝇头小利,那个人就立马可以变成哈巴狗。

  再次来到何志凯家中,发现何志凯刚刚回到房间躺下,何志凯看到李想又来了,躺在床上顿时哭了起来。

  “哥,我到底哪里错了?到底哪里惹到了你?你给我讲出来

  呀!你都打了我两顿了,竟然还来,再打就真的要把我打死了!”

  何志凯哭着对李想问道,实在不明白自己哪里惹了李想这样的人。

  何志凯压根就没有想到,李想这一趟过来根本不是打他来了,否则也不至于将武器丢掉,毕竟你想要是再动手,肯定要将武器升级,防止何志凯反抗。

  甚至何志凯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想着报复李想,所谓的恶人还需恶人磨,两个混蛋走在一起,打完架也无所谓,互坑那只是看谁的本事更强一些,要是一个老实人的话,何志凯肯定能够讹死对方,但是面对李想他却根本不敢。

  放在平时,何志凯这样的人也只是敢欺负刘传志等这些老实本分的人,李想这样的人,他绝对不敢生起类似的念头,何志凯的本性其实非常的怂,他属于那种纸老虎,别人怕他他就越发凶狠,别人不怕他的时候他屁都不是。

  “不打你了,这五百块钱是给你的医药费,买点补品补补身子,年龄还不大,用不了多久,你的胳膊就会长好。”

  李想笑了笑,这次换上了老好人的表情,伸手就给何志凯的床上扔了五百块钱,说完转身就走了。

  何志凯看到被丢在床上那五百块钱愣了好半天,反应过来之后,李想早已经离开了他家。

  要放在平时,李想给何志凯五百块钱零花钱,何志凯会激动的给李响能磕几个头,但是今天这五百块,显然就是打发叫花子,光是购买跌打损伤的药物,治疗那些淤青就需要不少钱,胳膊断掉要是自己生长还好,但是需要的时间太长,要是去医院,五百块钱根本就不够。

  但是何志凯看着那些钱,想了想之后,还是用一另外一条没事的胳膊将钱捡了起来,蚂蚁虽小那也是肉,有胜于无,反正他又不敢把李想怎么样,人家不给钱,自己还得老老实实的受着。

  李想乐乐呵呵的揣着四千五百块钱直接就离开村子,来到村口马路边上开始等车,有了钱,他当然不会待在这贫穷落后的村庄里面,毕竟有钱想要消费都无处可以消费,他打算直接进城去挥霍,好好的过几天畅快日子。

  不过余飞这边的事情还没办完,想要给家中建造新房子,按照他们讨论的,就必须首先给他们家申请一个宅基地,这样在新的宅基地基础上建设房子,老房子就可以保留下来。

  在村里办事和在外面不一样,在外面办事按照规矩将需要的文件全部准备好那就可以办,在村里这些东西根本不管用,村里主要取决于村支书的态度。

  所以余飞他们需要亲自去拜访村支书,这事只要村支书点头,那村支书说他们所有条件符合,那就符合,要是村支出要阻挠他们不愿意给宅基地,那么无论他们按照要求将其他的文件什么准备的再全面,那也别想将宅基地申请下来。

  余飞他们村的村支书余飞之前还真没见过,不过这个人肯定是存在的,大家讨论了一番之后就打算上门拜访一下。

  就是村里办事有村里办事的规矩,上门肯定不能空着手,但余飞这次回来提前没有想到这事,还真没有准备好合适的礼物。

  哥哥刘传志告诉余飞,他们的村支书叫做郝建树,要是没有好的礼物,那今天还是别去了,等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礼物什么时候再去,否则郝建树那个人十分贪婪,去了也是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