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他拉着我的手往下摸

2021-10-30 11:52:07情感专区
我靠,这可正是帅不过三秒啊……

  苏沫心下暗想着,旋即便忍不住又要吐出来。

  “苏哥,我的哥,你可千万别吐在我身上啊……”

  屠

我靠,这可正是帅不过三秒啊……

  苏沫心下暗想着,旋即便忍不住又要吐出来。

  “苏哥,我的哥,你可千万别吐在我身上啊……”

  屠夫在苏沫脑中哀求道,话语中已经带上了些生无可恋。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能制服一众劫机犯的苏沫,竟然败在了晕机上……

  魏老看到苏沫的样子后,不禁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所幸秘书姚远眼尖,急忙又递给了苏沫一个呕吐袋。

  屠夫忙解开了头部的共生体战衣,伴随着胃中的一阵翻滚,苏沫这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苏哥,这里就交给我吧。”

  念动力侠走上前来,持续依靠着念力控制了那一众劫机犯。

  现在的他们,在念力的驱使下,已经是根本动弹不得了,只能躺在座椅上,不断谩骂着。

  但他们的这些谩骂,不论是对于苏沫,还是对于魏老,都如耳旁风一般。

  “呕……”

  又吐了好一阵后,苏沫这才舒缓了下来。

  他转向魏老,问道:“老先生,您刚才没事吧?”

  “没事。”魏老简单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苏先生,刚才谢谢您救了老夫。”

  苏沫早就从刚才一众劫机犯和魏老的交谈中得知了,面前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老先生,其实是英雄总部的副部长,自己未来的领导。

  不过这倒也没有让他对这个老头另眼相看,毕竟,他本就不是那种喜欢趋炎附势的人。

  之所以会出手相救,也不过是自己下意识的举动罢了。

  就算现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个普通的老头子,他也都会义无反顾地出手的。

  因此,在与魏老简短地寒暄了几句后,他便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哥哥,刚才……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希揉着惺忪的睡眼,向苏沫询问道。

  显然,刚才飞机上的骚动,已经将自己的妹妹给惊醒了。

  “没事,一点儿小问题罢了。”

  苏沫刚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飞机上便又猛地传来了一阵颠簸。

  这次,苏沫的胃里已经空空荡荡了,只能无意义地干呕着。

  “怪了,这……这飞机……怎么搞的?”

  苏沫强忍着脑中的晕眩,喃喃自语道。

  不光是他,就连魏老在经历了如此一连串的颠簸后,也是眉头紧锁。

  他可不像苏沫,经历了上百次飞行的他,自然明白一趟航班会经历如此频繁的颠簸。

  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砰!

  就在众人心下疑惑之际,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突然从机长室里传了出来!

  紧接着,飞机便开始了比原先还要更为剧烈的颠簸,以至于连坐在座位上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晃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枪声,苏沫自然是敏锐地发现了机长室中的不对劲。

  不单是他,念动力侠等人也警觉了起来。

  只见钢铁战车猛地将机枪枪口抵在了先前那名领头劫机犯的下巴上,沉声质问道:“你们,还有同伙不成?”

  “呵呵。”

  为首的劫机犯只淡然一笑,并不想回答钢铁战车的问话。

  但其实他心下也满是疑惑,身为一众劫机犯的首领,他清楚地知道,企鹅人分明就只派了他们几个来劫魏老的飞机啊!

  现在这个在机长室里的家伙,又是从哪儿来的?

  “可恶,我去机长室里看看。”

  苏沫强忍下胃里的痛楚,起身就朝不远处的机长室中走去。

  此时,飞机依然在颠簸着,如果不是屠夫共生体一直粘着地面,苏沫恐怕早就滑倒在过道上了。

  眼下,由于飞机持续的晃动,念动力侠对于那几个劫机犯的控制也有些不稳了。

  但好在他是个S级超级英雄,因此这点问题还是轻易便被他给化解了。

  当苏沫好不容易走到机长室门前之时,这扇一直紧闭着的大门,却是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紧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从其中被一把抛了出来,直挺挺地倒在了苏沫的面前。

  他浑身是血,已经失去了呼吸,显然是死了。

  而从他身上的穿着来看,这人,分明就是机长!

  好家伙,机长都直接被杀了,难怪飞机会一直颠簸。

  望着面前机长的尸体,不单是苏沫愣住了,就连始终保持淡定的魏老,眼皮也不禁抽搐了一下。

  之后,两个身着一袭黑袍的男人缓缓踏过机长的尸体,走进了头等舱中。

  他们的穿着,却是与先前那群杂鱼劫机犯大相径庭。

  看上去似乎并不是一伙儿的。

  但,眼尖的苏沫还是一眼就发现了,他们隐藏在黑袍之下,真实的着装。

  是原本的两名副机长!

  苏沫心下一凛,以企鹅人的本事,尚且只能将劫机犯伪装成普通乘客,这才得以接近魏老。

  而如今,这两个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家伙,竟然直接潜伏成了副机长。

  甚至还击毙了机长!

  眼下,苏沫他们这架飞机,正身处的是一片大洋的上空。

  从F市到A市,其中是要经过一片内海的。

  以现在飞机不受控制的形势来看,不过多时,整架飞机便会坠入到海洋之中!

  到时候,哪怕是跳伞,也只能跳进大海里喂鲨鱼!

  这两个伪装成副机长的家伙,想必正是想等到这时候,才枪杀了机长的。

  “你们!”

  苏沫心下愤怒至极,这两个人,完全就是罔顾整个飞机上人的生命。

  倘若飞机真的坠入大海,那么这飞机上的所有人,也包括他们两个人在内,都是死路一条!

  嗖!

  两根共生体蛛丝瞬间射出,轻易捆绑在了他们的身上。

  出人意料的是,他们二人都没有任何反抗,像是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死亡准备似的,就这么任由共生体蛛丝将自己给捆绑了起来。

  与此同时,伴随着二人的倒地,遮罩在他们头顶的黑袍也被揭了下来,印证了他们原本身为副机长的身份……

 文学

 “这……怎么可能……”

  望着坦然赴死的两个原副机长,魏老原本一直古井无波的眼眸,猛地瞪大了起来。

  连职位不低的副机长竟也是在飞行体系内潜伏已久的内鬼!

  并且这次让飞机坠毁的计划,显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在整个飞行体制内部,甚至是在英雄总部内部,可能已经出现了叛徒!

  不然,这两个副机长怎么可能会制定出如此周密的暗杀计划?

  如果说,先前那群企鹅人派来的劫机犯只是蚯蚓的话,那么这潜藏在他们英雄总部内的叛徒,就是一条鲨鱼!

  想到此处,魏老只觉得不寒而栗!

  苏沫冷眼瞪着这两个潜伏已久的副机长,不敢多想,便朝机长室中冲去。

  眼下,他只能赌一把了!

  看看自己是否能操纵飞机,起码要再让飞机飞一段距离以后,离开了这片海域的上空以后,再坠毁。

  这样的话,他们还能通过跳伞,争取一次活下来的机会。

  苏沫如是想着,旋即便要冲进机长室中!

  “呵,你会开飞机吗?”

  其中一个被共生体蛛丝缠绕着的副机长嘲讽道。

  的确,苏沫根本就没开过飞机,甚至,这都还是他头一次坐飞机……

  望着面前不断胡乱转动的仪表盘,与那根本数不清的操纵按钮,一时间,他只觉得眼花缭乱。

  眼看飞机正不断向下坠落着,已经突破了云层,苏沫额前早已密布起了涔涔冷汗。

  不单是头等舱中的几人心急如焚,连经济舱中也开始了一阵喧哗,人群躁动不安着。

  显然,他们是已经透过飞机窗,看到了飞机这异样的情况。

  不过多时,碧蓝一片的海洋便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并且,还在逐渐放大着!

  苏沫脑中一片空白,只能胡乱地按着按钮,但这些,都于事无补。

  仿佛飞机的所有仪表都失灵了似的,根本不受控制。

  “可恶啊!”

  苏沫猛地将拳头捶在了面前的仪表盘上,直到此时,他才看清,面前许多仪器上都冒起了袅袅的烟雾。

  早在那两个副机长走出机长室前,他们便已经破坏了面前的所有仪器。

  因此先前苏沫无论如何操纵,都没能让飞机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反应。

  这是,破釜沉舟!

  想到这点后,苏沫的心瞬间坠入了低谷。

  没想到,自己尚未去英雄总部报到,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半路上……

  望着依然倒在地上,纹丝不动的两个内鬼副机长,他心中已是一片死寂。

  现在,他甚至能隐约听见脚下传来的滔滔海浪之声了。

  但就在这时,念动力侠却猛地回过身来,激动地冲他吼了一声。

  “苏哥,没事了!”

  他那只带着金色手套的右手,正平贴在机舱的墙壁上。

  一贯冷静的念动力侠,此时的话音也有些激动。

  他兴奋地说道:“苏哥,这架飞机,我已经控制住了!”

  念动力侠说着,就见飞机窗外猛地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紧接着,就像违背了力学原理似的,整架飞机,猛地直立了起来!

  倘若从远处的天空往这边看的话,一准会认为这根本不是飞机。

  反而更像是,火箭!

  由于飞机突然的竖直,许多乘客都不自觉地朝后仰去,在经济舱中的许多人,甚至已经滑倒在了过道上。

  但当他们看到窗外陡然出现的蓝天白云后,心下也是一阵激动。

  这下,终于不用死了!

  苏沫依靠共生体战衣将自己紧贴在机舱壁上,这才得以稳定住身形。

  望着不断施展念力、浑身金光熠熠的念动力侠,哪怕是魏老,这个高高在上的英雄总部副部长,眼睛也不自觉地瞪大了起来。

  “这个苏沫……还有他手下的那些超级英雄,可真是……”

  魏老长出口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了下来。

  他们一众人都安心了下来,可这两个辛苦潜伏多年,就是为了制造这起意外的副机长,脸色却是都猛然一变。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苏沫的手下,竟然还有能通过念力,操纵一整架民航客机的能人存在。

  任由他们的计划如此周密,却也没能料到这一点。

  很快,飞机便又重新恢复到了原先正常飞行时的高度上,不过片刻功夫,便在念动力侠的驱使下,恢复到了原先与天空平行的状态中。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放松对于飞机的控制,依然将手平贴着飞机舱壁。

  毕竟现在飞机的操纵系统已经全部损毁,仅仅是靠着他的念力才得以继续在空中飞行的。

  如果他这时突然放弃了对飞机的掌控,那么飞机便又会再次朝地面坠去。

  因此,他不敢有丝毫放松。

  眼下,趁着念动力侠全心全意在控制飞机之时,先前的那几名劫机犯,已经挣脱了控制。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便朝散落一地的枪械武器爬去。

  “你们,通通不许动!”

  同样稳定住了身形的钢铁战车,早已发现了他们几人的异动。

  虽然念动力侠暂时照顾不到他们这边了,但,他可还一点儿也没松懈。

  只见两挺机枪再次从他双臂中伸出,笔直地瞄准了即将凑到枪械边的一个劫机犯。

  “好好好,我们不动。”

  那些劫机犯见状也只得是忙缩回了手去,毕竟,他们的计划相比于那两个副机长的阴谋,就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

  人家都失败了,仅凭他们几个,又能怎么样呢?

  苏沫快步走到了念动力侠的身旁,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真是的,非得等飞机快进海里了,才舍得用念力是吧?”

  “不是的,苏哥。”念动力侠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苏哥,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要用念力操控整架飞机,更何况,这架飞机本身实在是太大了,要完全控制它,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听完念动力侠的话后,苏沫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刚才的话本身就是调侃。

  他们,总归还是得救了的!

  正当众人心中都满是庆幸之时,一声玻璃粉碎的声音,却是突兀地传进了他们的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