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别人睡过的乖乖女还能要吗|两根粗大同时挤进来 双龙

2021-10-30 11:25:28情感专区
说实话她这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警惕四周,三步就是一回头,生怕汪乐邦搞什么恶作剧。

  然而汪乐邦压根就没什么动静,来到了办公室把课本交给了吴英还说了声老师辛苦了,然后扭头

说实话她这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警惕四周,三步就是一回头,生怕汪乐邦搞什么恶作剧。

  然而汪乐邦压根就没什么动静,来到了办公室把课本交给了吴英还说了声老师辛苦了,然后扭头就走了。

  这确定是汪乐邦本邦么?

  吴英把事情跟陈楚一说,陈楚自是哭笑不得。

  不过的确他自己也没料到汪乐邦的心魔被除掉之后,转变竟然会这么夸张。

  当然,这是喜闻乐见的好事。

  最起码心魔没有复活之前暂时是不用担心汪乐邦会闹出什么乱子了。

  眼看迎新晚会将至,陈楚也没落下排练,继续跟邓思佳等人试着搞好关系。

  这天排练完了,学生们都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袁雯忽然拍了拍手就对着众人说道:“通知一件事情,明天云舞大的谢萍老师会来看我们彩排,同学们可要好好表现哦!”

  消息一出,惊呼声此起彼伏。

  “谢萍老师!?”

  “真的假的!?”

  一时间,无论男女学生都是激动莫名。

  然而陈楚自是云里雾里,拿出手机一搜也忍不住咂舌。

  六十来岁的老艺术家了。

  国家一级舞蹈艺术家,国际知名编舞大师,甚至在全球各大顶尖舞蹈学院开过个人专场,现任云舞大教授,北舞客座教授,全国舞蹈协会理事长……

  反正这一串名头就够唬人的。

  我国舞蹈界的天花板之一,怪不得这群学生们如此激动。

  甚至就连邓思佳等人也都在那议论纷纷,看起来眉飞色舞的。

  陈楚大概能明白什么心情,万一被瞧上了,那没准就直接保送了。

  袁雯又是拍手笑道:“总之,明天大家一定要调整好状态,呈现出最好的舞台,大家有没有信心啊!”

  “有!”

  不少人连忙呼应。

  袁雯这才让众人散了,就在这会儿陈楚就见到赵一州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似乎是找自己有事,赶紧走了上去就问道:“咋了?”

  “出事了。”赵一州二话不说拉着陈楚就走:“赶紧过去搭把手!”

  看赵一州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陈楚赶紧就跟着赵一州去了。

  前脚刚走,袁雯也看见窗外好多保安都朝着舞蹈室这个方向跑了过来,这刚走出的学生一看情况不对劲,也是在舞蹈室外围成了一团,一脸疑惑。

  陈楚和赵一州刚来到了三楼就听见了阵阵的惨叫。

  陈楚脸色一变,跟着赵一州跑进了三号舞蹈室才瞧见竟然是舞蹈背景台的钢架倒了,底下竟然压着一男老师在那痛苦的惨叫。

  三四十个老师正在那帮忙抬着钢架,不过看样子快脱力了。

  这一幕看得陈楚头皮一麻,想也不想拔腿就冲了上去,赶紧帮忙抬着钢架。

  陆陆续续的,保安,学生,能来的人全来了。

  见到这一幕,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涌上来帮忙。

  “一二三,起!”

  伴随着众人齐心,终于是把钢架给顶了起来,保安也及时拿来了千斤顶,这才把钢架给勉强顶住。

  救援人员还要一会儿才能赶到,可是里面被压着的男老师几乎是动不了了,听着都快没声了。

  然而问题是千斤顶也不稳,钢架还摇摇晃晃的,这要是摸进去把人拉出来,稍有不慎自己也得搭进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有人已经爬进去了。

  “有人进去了!”

  “大家扶稳点啊!”

  “陈老师,你小心点!”

  赵一州这一愣神的功夫,才发现身边的陈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进去了,飞快地匍匐了过去,抓住了人就赶紧往外拖。

  “出来了!”

  “出来了!”

  半晌,陈楚先露了头,其他人赶紧搭把手,迅速把人给拖了出来。

  陈楚这刚喘了口气,赶紧确认了一下男老师的情况。

  本来这着急忙慌的众人一看陈楚在那检查,又是检查脉搏又是查看受伤的部位,显得格外专业,一时间竟是没人上前。

  半晌,陈楚急忙扭头对着身边的赵一州说道:“老赵,过来托着一下左腿!”

  “哦,哦……”赵一州赶紧上前:“怎,怎么做?”

  “托着就行了,四十五度,对,保持这个姿势。”陈楚又下意识地望向了不远处的邓思佳喊道:“邓思佳,拿火机给我……”

  邓思佳一愣。

  你咋知道我有火机的?

  不过这情况下,邓思佳倒是没想太多,从背包里摸出来了手机就赶紧递给了陈楚。

  陈楚接过火机,又找保安要了那种折叠的水果刀,临时消了毒,把裤子割开一瞧,顿时血肉模糊的一片,惹得不少学生吓得都赶紧扭过头去了。

  陈楚神色凝重,抬头就道:“谁去医务室帮我拿酒精和绷带,问问有没有酚磺乙胺……”

  一保安赶紧走上前来:“我去,酒精绷带还有啥?”

  “酚磺乙胺,卡巴克洛也行……啊,算了,医务室也不可能会有这些,酒精绷带就行!动作快点!”

  “哦,好!”

  保安赶紧去医务室拿东西了,其他人则是在围观,只见陈楚已经开始盯着伤口动手,女老师和不少学生压根就不敢看,其他人则是没敢出声打扰。

  整个舞蹈室一下子就静下来了。

  只是……回过神来众人才意识到好像不太对劲……

 文学

因为没有专业的医疗条件,陈楚也只能是将就着处理了。

  整个人全神贯注地紧盯着伤口,脑海中无数涌来的手术画面让陈楚可谓是下刀如有神助。

  情况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除左腿外其他位置都还好,也就骨折。

  应该是倒地的时候用左腿撑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救了命了,不过也因此导致左腿基本快废了,不仅有大量的碎骨,同时威胁到了神经和血管,而且整条左腿已经发青。

  现有的条件陈楚能做的就只有抢救一下。

  伴随着一颗颗骨头碎片被挑出,陈楚已经是满头大汗。

  精神高度集中的同时还要克服水果刀,并且因为没有机器来照片子,完全只能依靠自己脑海中得来的记忆和经验来判断碎骨的位置。

  判断几乎与情况一致,但也因此耗费了大量的脑力。

  一旁的赵一州看得出神,好半晌见陈楚吐了口气,才低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还好,不至于截肢,我已经把威胁最大的几块碎骨头给挑出来了。”

  赵一州弱弱地哦了一声,闭上了嘴巴。

  《关于我大学同学有点离谱这档子事》

  就在这时,隐隐约约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

  陈楚的手术也告一段落,小心翼翼地缠上了绷带以后才缓缓起身,片刻,救护人员终于抵达,将男老师给抬上了担架进行紧急处理。

  陈楚这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同行的警员已经来到了陈楚跟前,看着陈楚满手是血还拿着一把水果刀,表情说不出来的古怪:“你帮着做的紧急处置?”

  “是。”

  “麻烦跟我们一起走吧!”

  “好。”

  没有多言,陈楚将那挑出来的碎骨头打包带走。

  这情况他早已经预见了。

  他既然决定处理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早一开始陈楚就有了心理准备。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他可不能见死不救。

  跟着坐上了车,不久以后就赶到了第三人民医院。

  男老师很快就送进去了手术室,陈楚就在外面跟警员等着。

  警员姓龙,约莫四十来岁左右,态度还算和蔼地问道:“陈老师,为什么不等医务人员过来反而自己处理?”

  “情况紧急,我以前学过医,就想着帮忙处理了。”陈楚正色道:“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出事吧!”

  “是倒是这么个理,只是你要担责的,本来人没事,被你这么一弄出事了,你怎么办?”

  这一问就很灵魂了。

  是啊!怎么办!?

  好心办了坏事,到头来还要自己担责……

  陈楚迟疑半晌,道:“我不做,总会有人做的,何况,公道自在人心的。”

  对方比了个大拇指,没有多言了。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手术室的门开了。

  陈楚和龙警官赶忙迎了上去。

  “医生,怎么样了?”龙警官连忙问道。

  主刀医生脱了口罩就问道:“警察同志,病人来之前动过手术了么?”

  龙警官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陈楚:“怎么了?”

  “手术已经完成了,病人很幸运,帮着处理的大夫应该是操了几十年的刀了,挑的手法很高明,一点都没有伤到血管和神经,处理得极好,而且专挑致命的部位,最危险的那几处会导致骨头坏死,严重的话会截肢,结果人家都弄好了,我就是帮着收拾一下残局而已。”

  “就是刀痕处有割痕,按理说如果是手术刀的话不会产生割痕的……”

  主刀医生话说到这,忽然瞥见了龙警官手里面还提着一个透明的小证物袋,袋子里面还放着一把带血的折叠水果刀,打火机以及一些带血的碎骨头。

  主刀医生怔了片刻,下意识地指了指证物袋:“警察同志,你,你可别告诉我对方是用这把刀处理的……”

  “啊……”龙警官干笑一声:“是……”

  主刀医生眼睛一瞪:“卧……咳咳……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

  “我也是长见识了。”

  龙警官脑子也有点蒙。

  “那……”主刀医生眼睛又一瞥,瞧见陈楚手上的血迹还没干,眼睛又是一瞪:“你,你处理的?”

  陈楚没出声。

  当时就想着救人,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现在想想,他也觉着有些惊世骇俗了。

  倒是龙警官应了一声:“对,就他。”

  主治医生:“……”

  整个人当场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