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楚子墨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

2021-10-14 15:02:52情感专区
永遠是那樣的翠綠,就連飄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也都是綠油油的翠,宛如心間憔悴了又倨傲的淚,讓人忍不住想要心疼。
竹林的深處,是一間竹子建成的小筑。
小筑建造的很是清新
永遠是那樣的翠綠,就連飄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也都是綠油油的翠,宛如心間憔悴了又倨傲的淚,讓人忍不住想要心疼。
     竹林的深處,是一間竹子建成的小筑。
    小筑建造的很是清新雅淡,只有幾間小屋子拼成。
    開著的窗戶邊可以看見一盆正在綻放的蘭花,花香清新且淡雅。
     一群白色的鴿子被人飼養在小筑的邊上。
    有的撲飛著翅膀,低掠而起;有的站在小筑的竹欄上,紋絲不動,只有一雙黑豆似的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這樣的舉動,雖然不是很明顯,卻足以顯示鴿子的靈動。
     門前不遠處是一口刻著繁雜花紋的古井。
    井的口子不是很大,但卻夠深。
    往下看去,黑洞洞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見。
    邊上的石臺很厚,很高。
    紅色的巖石上鐫刻著不同形式的花紋,雜亂中卻有著緊密的規律,線條與線條之間緊緊相連,圓圈與圓圈之間環環相扣,形成了一幅詭異復雜的圖紋。
     此間正有一抹白色纖細的身影向古井緩緩走來,卻在走了一半的時候止住了步子,沒有回頭,但話卻是對著身后的人說的,淡然無波的聲音響起:“你真當決定回去了?” 隨著白衣女子走出小筑的黑衣男子也止住了步子,目光深沉的看著一直背對著自己的那抹倨傲的背影,冷峻霸氣的臉上終是閃過一絲決絕:“回去!” 白衣女子依舊沒有轉身,眼眸微微垂下,無聲的嘆了口氣,踩著堅定的步伐走向古井。
     沿著古井的口子,照著那些繁雜的花紋圈圈畫畫了一番,原本巋然不動的古井邊緣居然開了一道口子。
     白衣女子蹲下身子,從口子里拿出一瓶白玉做的小瓶子。
    在古井邊上凝滯了片刻,終是轉過了身抬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
     手一揚,將瓶子扔給了男子:“這便是你要的東西!” 男子握著玉脂瓶子,狹長幽暗的眸子里閃過一絲躊躇,喃喃低語:“吃了這個,就可拿到龍鱗了嗎?” 像是問著眼前的白衣女子,又像是不停告誡著自己不要忘掉使命。
    是問?是自我催眠?他不知,她亦不知。
     白衣女子微微閃動了一下眼眸,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吃了這個,你就不會再被龍鱗排斥了。
    而自此,龍鱗就只會有你一個主人!” 是啊!龍鱗自此就會只有你一個主人,而這件事過后,你我將會永遠陌路了吧! 女子沒說,只是靜靜的看著男子一番躊躇之后決然飲下玉脂瓶中的藥水。
     握緊手中的玉脂瓶,男子目光灼灼的看著眼前依舊沒有流入出一絲表情的白衣女子:“若兮,等我!我會回來的!” 女子終于抬眼,勾起了嘴角,聲音依舊如初的柔軟:“不會了!北峻瀟然,自你喝下這玉脂瓶中的東西之后,你便再也不會回到這里來了!這亂世中的寧靜,你終是不需要的!” 男子想要開口,但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只能默默的注視著眼前面容清麗的女子。
    如此深深的看著她,似乎要把她的模樣刻進自己的骨髓和靈魂之中。
     一股熱流在周身流轉,眼睛忽然變得沉重了起來。
    想要倒下,但是清醒的頭腦告訴自己,這完全不對。
     前不久自己的神智還是非常清醒的,怎么后一刻就會想睡覺了? “不要擔心,睡一覺就會沒事的!你現在體內的真氣正在融合龍鱗的氣息,等一會兒就沒事了!”白衣女子緩緩走向黑衣男子,單手扶住男子的手臂不讓他摔倒在地上。
     總覺得有什么不對勁,黑衣男子凝神聚氣讓自己盡量不要合起眼睛,努力看前眼前這個女子最后一眼。
     她的眼,是如此的哀傷,似乎要傾盡這一世的哀愁。
    蒼白的臉色已然看不出一絲神采,仿佛像是要截斷了這一世的生命。
     這,到底是怎么了? 白衣女子凄涼一笑,柔柔的說道:“當你喝下這水的時候,你就已經開始忘記我了!因為這是忘川水!它會讓你忘記生命中最深刻的人,但他也會讓你的氣息同龍鱗相合。
    瀟然,你要知道,這世界上的東西,有得到的,必會有失去!你既然選擇了龍鱗,那你必然要放棄我了!剛才我也是有提醒過你啊,可是你卻不聽呢!” 黑衣男子努力的想瞪大了眼睛,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女子,但是眼瞼已經重重垂下,阻隔了他所有的視線! 最終所有的不甘都合上了,但心底的吶喊聲依舊強烈! 若兮,你便是這么恨我嗎?直到現在你才肯告訴我事實的真相,是要讓我悔不當初嗎?還是要我后悔當初的選擇? 白衣女子半抱著黑衣男子健壯寬厚的身體,微微蹙起了眉。
    凝視著黑衣男子的臉:“役,出來!我知道你在那里!” “是!”話音剛落,一道綠色的影子忽然出現在白衣女子的身邊。
    極快的輕功,還沒來得及看見他的身形,他就已經來到你的身邊。
     身上穿著的翠綠,如同周圍蒼翠的竹子,遠遠的看,很難讓人分辨出來。
     “抱著他,我們去水蓮洞,取出龍鱗。
    ”白衣女子把黑衣男子扔給名叫役的男子,面無表情的起身走在前面。
     綠衣男子抱著黑衣男子,冷峻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神色,只是一雙幽暗的眼眸微微閃動了一下。
     他的眼,是極黑的。
    像是深邃的黑洞了般,看不到底。
    那如同最純正的墨汁般的瞳孔,冰冷的毫無一絲色彩,像是多年以來干澀的枯井。
     “為什么?”役站在原地沒動,一雙結實有力的雙臂緊緊的抱住懷中黑衣的男子,那一雙極黑的眼深深的看著地上枯敗腐爛的落葉:“為什么要把龍鱗給他?” 白衣女子止住腳步,目光悠遠的看著前面不知名的某處,眼神空洞而哀傷:“這是命運\!就在昨夜的時候我已在竹子上看出了這天下的運\程了!現在的國家內部已經腐朽,是該到新的朝代出現的時候了!” “那為什么是他?”役依舊默默的看著地面,絲毫沒有想要抬頭的感覺,而他冰冷的聲音麻木的有些令人生疼。
     “因為他是最有資格擁有龍鱗的人!”白衣女子說的云淡風輕,似乎訴說著好不關己的事情:“他能夠為了這天下,放棄所有的人!正如他的使命!而這,也是龍鱗的使命!” 役不再多言,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到白衣女子身后。
     白衣女子依舊沒有轉過身,也沒有再說什么了,一手挽起自己的裙角向著竹林深處走去。
     兩人約莫走了半個時辰的時間,終于走出了竹海,來到了一片瀑布邊。
     瀑布是極高的,一道銀川如同是九天下來的白綾。
    巨大的轟鳴聲,震得人耳膜發痛,大有振聾發聵之感。
    巖壁上的水花飛濺而起,灑在二人的身上。
     陽光透過飛流而下的水,折射出點點銀光。
    一道七彩的虹,從瀑布下水潭的這一端連接到了另一端。
     白衣女子站在瀑布的邊上,感受著水花打在臉上的晶瑩,慢慢的合上了眼。
     役抱著黑衣男子站在白衣女子身后,目光有些癡癡的看著眼前的白衣女子。
    但是盡管如此,他的氣息依舊沉穩如常,絲毫沒有任何的改動。
     大概是不想讓她發覺他此刻過于灼熱的目光吧!所以才硬生生的壓抑著內心情感的波動。
     過了片刻,白衣女子又慢慢的睜開了眼。
    深吸一口氣,足尖一點,飛掠上了崖壁的一處凹槽。
    雙腳一蹬,整個人凌空轉起,如同一只快速旋轉的陀螺一般沖進瀑布的后面。
     就算是如此大的沖力,白衣女子身上依舊沒有一滴水痕。
    足見微點,就輕微著地了。
     瀑布的后面是一處巨大的洞穴,而且非常的明亮寬廣。
    一方銀色的碧潭上,數朵白色的銀蓮盛開著,在洞中發出淡淡的熒光。
     役抱著黑衣男子跟在白衣女子的身后,目不轉睛的看著銀蓮中間的那一方圓臺。
     “把他抱到石臺上,然后立即回來,否則你會被龍鱗的氣息所傷!”白衣女子轉過身,一雙平靜的眼眸凝視著一直跟隨在自己身后的綠衣男子。
     役點了點頭,抱著黑衣男子飛踏著水面來到了潭中心的圓臺上。
    平靜的潭水面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銀蓮們也跟著搖蕩了起來。
    這樣的場景,似乎有些美得不夠真實。
     圓臺平滑的如同剛打磨好的石鏡,可以清晰的反射出上面站著的人的人影。
     役把黑衣男子平放在石臺上,才剛準備離開的時候,石臺就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一道強勁的氣流從石縫中吹出,凌厲的氣流如同武功深厚的掌風。
    還沒等役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就已經飛出了石臺。
     在空中翻了個身,手心朝著潭面一拍,穩住身形。
    人在此騰空而起,足尖一點水面飛掠到了白衣女子的身邊。
     “怎么了!”白衣女子扶住役搖搖欲墜的身體,切聲問道:“不是說了讓你趕快回來的嗎?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役單手捂住胸口,口中又吐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有些昏沉起來:“沒想到龍鱗刀好生厲害!” 白衣女子怒罵道:“你這家伙該不會是為了領略龍鱗的威力,所以才故意延遲時間的吧!你可知當年死在龍鱗刀下的有多少人,你怎么可以如此不知進退!萬一你出事,我怎么向師傅交代!” 役低頭,不語,只是他那雙黑如水墨般的眼中忽然多出了一絲波紋。
     白衣女子從懷中拿出一只玉脂瓶,從中倒出一顆赤紅色的藥丸,遞給役,道:“吃下去!” 役想也沒想的吞下白衣女子遞過來的藥丸。
     白衣女子轉過身,側臉看向依然紋絲不動躺在石臺上的黑衣男子,平靜的眸子中閃過一絲隱隱的疼痛。
     “我們走!”終于還是要離開這里的,終于還是要放手。
     役跟在白衣女子身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石臺上的黑衣男子,轉身離開。
     北峻瀟然醒過來的時候,石洞中的光亮已經消失了,但是昏暗暗的也是可以看清一些東西。
    潭水中的蓮花已經枯萎了,干癟的花瓣碎落在依舊純澈的潭水中。
     努力回想自己為何出現在這里,但腦中一片空白,什么東西都想不起。
     手指一勾,耳邊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劍鳴聲。
    北峻瀟然心中一驚,低頭向下看去,忍不住低呼一聲。
     有些難以置信的拿起手邊的大刀。
     ——是龍鱗刀! 雙眼豁然睜大,雙手禁不住微微有些顫抖,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雖然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龍鱗,但是在看見它的第一刻起,北峻瀟然就知道在自己的身邊是自己苦苦尋找的龍鱗。
    那種強烈的熟悉感,讓他有一瞬間的恍惚,可是又有什么東西阻隔著,讓他無法記憶。
     為什么自己能夠一眼就認出這龍鱗刀呢?這龍鱗刀是何時出現在自己身邊的?自己又為何會昏迷在這里?這里又到底是哪里?這一連串的質疑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腦中的一片空白,心中最深的空洞,讓他幾欲發狂!他究竟忘了什么?忘了令他如此在乎的事情。
    可是就算這樣拼命的想,北峻瀟然依舊無法記憶。
     不過他天生性格冷漠,對于想不出來的事情也終是不會一味的執著。
    最終手中緊握龍鱗刀,眼中浮現出一絲冷厲的笑:不管曾經發生什么事情,只要龍鱗刀在手就可以了。
    那些被自己忘卻的記憶,一定是自己曾經拋棄的吧!既然是被拋棄的,那就沒有記起來的必要了!而那種刻骨的疼痛就讓時間來消磨它吧! 足尖一點平滑的石臺,踩著平靜的水面飛掠至潭邊。
    到了岸邊忽感體內真氣渾厚,似乎一下子增加了許多不屬于自己的氣息。
    那陌生的氣息和龍鱗刀上的氣息一樣,純正且渾厚,竟讓自己突破了一直未曾突破的瓶頸。
     “果然是寶刀!”北峻瀟然用手指彈了彈鋒利的刀口,側耳傾聽刀鋒上的刀鳴,臉上是得意的笑。
     四下看了一眼周圍的景物,忽然發現一旁的巖石上有一塊破損的皮革。
     舉步走了過去,拾起地上的皮革,仔細分辨了一番,卻還是無法分辨出這是什么動物的毛皮。
    這塊皮革雖然破舊,卻是上等的好皮。
    但北峻瀟然心中也不甚在意,便用皮革包裹起了龍鱗,發現這大小正好。
    上好的皮革包裹住了龍鱗背在肩上,也不怕刀鋒尖銳劃破了這臨時的刀鞘。
     隨著亮光和巨大的轟鳴聲來到瀑布的背后,一川銀河掛在洞口之前,外面的陽光透過水簾折射出點點熒光。
     北峻瀟然微微勾起了嘴角:這果真是巧奪天工之造,想來一般人是很難發現這里的,但卻不知自己又是如何來到這里的! 太多的疑問讓北峻瀟然微微蹙起了眉,但是那些呼之欲出的答案,卻又被某些東西阻隔了起來。
     不屑冷笑,拍了拍背上的龍鱗:只要有龍鱗就可以了!恩!只要有龍鱗就可以了!別的,他可不想多管! 足尖一點,縱身躍出了水簾。
    刺眼的陽光幾乎讓他睜不開雙眼,下意識的用雙手遮擋了一下陽光,讓自己長期處于黑暗的雙眼慢慢適應下外面的光亮。
     清涼的水飛濺在臉上,讓原本有些昏沉的頭腦瞬間清醒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瀑布,北峻瀟然的眼中再也沒有在洞穴中的那一分迷惘了。
    沉靜的思緒已經控制了他的全部,而從那一刻起,他又再次變回了原來的他! 那般冷血冷情的人! 不知不覺間北峻瀟然背著龍鱗刀又再次走進了熟悉又陌生的竹林。
     想要離開這里,首先要過竹林。
    這是北峻瀟然在瀑布之上所發現的。
     朝著日落的方向大概走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引入眼簾的一處竹子做的小筑。
     一種強烈的熟悉感奔至而來,一瞬間擊潰了他心中的那一份空白。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熟悉感啊!以至于讓他微微的顫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