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吸奶水)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4 14:57:21情感专区
西门明佳正抱着一摞的试卷从办公室走出来,神情甚是惨淡。
也难怪他啊,他这一次的考试成绩真的是太不理想了,那可不是,西门明刚才就被那个严厉的班主任狠狠地批评了一阵,那语

西门明佳正抱着一摞的试卷从办公室走出来,神情甚是惨淡。
     也难怪他啊,他这一次的考试成绩真的是太不理想了,那可不是,西门明刚才就被那个严厉的班主任狠狠地批评了一阵,那语气可是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严厉。
     没有办法啦,立即就要进行月考啦,西门明佳叹了一口气,他感到压力非常的大。
    俗话说教师之儿子是十分的不幸啊,现在西门明佳的感受是不仅身为教师的子女是非常的不幸,作为教师的亲戚更是不幸中的大不幸——西门明佳的小姨是高二三班的班主任。
     “这一次小姨一定又要到爸爸妈妈那里打我的小报告啦,那该怎么办啊?”一想到这这个当教师的小姨,西门明佳就头皮发麻,他叹了口气,低着头走路,任由午后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
     “啊——”因为莫容美儿一直是低着头走路的,而西门明佳也因为在想心事,也是低着头走路走路,因此就无暇去关心身边的东西,这就有好事看啦,当莫容美儿与西门明佳共同走到走廊那个拐角的地方,他们就“轰”地一声被对方狠狠地撞倒啦。
     莫容美儿因为身材矮小,几乎被西门明佳撞倒在地上。
     男同学还是有风度的。
     “你没事吧?”西门明佳手中的卷子早就因为刚才相撞的冲击力而散的到处都是,但是他却没有去管卷子,而是去扶起莫容美儿,“快点起来啊,你没事吧。
    ”西门明佳担心的看着莫容美儿,关切的问道。
     “没……”莫容美儿的头连抬也没抬就快速的站了起来,然后从西门明佳的手里把刚才自己掉到地上而被西门明佳帮忙拾起的书包抢过来,就快速的跑开了。
     “喂……”西门明佳看看自己的双手,他甚至没有看清这个女生是怎么样就把书包从自己的手里拿走的,他依稀地记得,自己的书包刚才还放在自己手上的,但是现在,不但是书包,就连同刚才那一位很怪哉的女生也一同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真是奇怪啊,西门明佳摸摸脑袋,自己真的从来没见过如此奇怪之女生,也不是自己属于哪一个班级的同学啊,她这么急匆匆的是想去干什么啊。
    突然西门明佳想起东郭思佳常用的一句口头禅——急什么急啊,赶着去投胎啊。
    想到这句口头禅,西门明可真的佳笑出了声。
     “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西门明佳还是忍不住感叹道,然后他低下头去把刚才散落一地的卷子一张一张的捡了起来,就快要上课了啊,西门明佳想:“我要快一点将这一些试卷发到同学手中才行,那个班主任告诫说,下节课要讲卷子啦。
    ” 西门明佳就慌忙地整理那些卷子,刚刚正好,就听到上课铃响起来啦。
     西门明佳皱了一下眉头,就快步的往教室走去。
     莫容美儿跑出校门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抬起手来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心想,完了完了,自己翘掉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就是为了去看呼延以西的画展的,可是现在已经四点半了,呼延以西的画展也快结束了,就算自己现在打车去也无济于事了。
     “那该怎么办啊?”莫容美儿十分失落地想道。
     莫容美儿本来早就答应呼延以西的,要好好的为他加油的,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呢,现在结果就是这样的啦,要所什么也迟了啊,呼延以西那个坏家伙一定有千万个理由等着挖苦自己呢。
     莫容美儿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感觉对自己失望透了,呼延以西根本就不把她当回事,可是自己每次还总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呼延以西的身后。
     呼延以西哭,自己就跟着哭,呼延以西笑,自己就跟着笑,她只能比呼延以西更难过或者更快乐,但是却从来不懂得自己那份感觉是什么,因为在她那个纯真的世界内,呼延以西就是她的太阳,她就是那太阳花,呼延以西在哪个方向,她就一定会朝那一个方向倾斜,在天晴天之时,心情还很好的,但是在阴天的时候,她就会哭着一张脸等待晴天的到来。
     自己那么在意呼延以西,可是呼延以西从来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认为莫容美儿就是他的跟班,小的时候是,长大了也是。
     莫容美儿对呼延以西的这种想法也感到无所谓,只要呼延以西愿意让自己一直跟着他就好了,其他的自己都不在乎,是真的不在乎,一丁一点儿的反面情绪都没有。
     莫容美儿低着头,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她脚下有很多的小石子,于是她就不安分地不停地踢它们。
     太阳已经慢慢的下山了,莫容美儿想:“没办法了,还是自己步行回去吧,我真是倒霉呀,自己逃了大大一节课,但是却一件事也没办好。
    “ “不过还好,今天那最后的课程是那美术课,不大重要的课程啊,就是没上也没什么啊”。
    莫容美儿在心里暗暗的想。
     但是莫容美儿哪里知道,那一节美术课早已被班主任调换成他的课成了啊,而且啊,情况更加严重的就是,班主任用那节课来讲上午刚刚考完的试卷。
     莫容美儿由于上午考试的时候,却一心想那个画展,因此没心情做题目,每一道的数学题她都解答得乱七八糟,所以成绩也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但是莫容美儿根本就不知情,她还在想着晚上见到了呼延以西的时候自己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太搪塞呢,其实要是自己实话实说也可以的,但是要是自己那么做的话,呼延以西一定又会笑话自己胆小鬼。
    呼延以西经常逃课去参加篮球比赛,他说他的世界里,打篮球是第一位,画画却是第二啊。
    有一次莫容美儿厚着脸皮去问呼延以西:“那你说说,我在你的心里占第几啊。
    ” 那时候呼延以西在喝水,他听了莫容美儿的话以后,立即被她的搞得将水完全喷出来了,然后他很大方的赏了莫容美儿一记爆栗,鄙视的看着她,说道:“我说你莫容美儿啊,你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恶心巴拉了啊。
    ” 莫容美儿的嘴巴堵得老高,她心里恨恨的想:呼延以西,你个死人啊,你为什么从来也不懂得与我说一些好听之东西啊,就是说一些也好,哪怕就一点点我也会高兴的不得了了。
     可是呼延以西就是不说,他每次看到莫容美儿的时候,都会贼兮兮的笑着说:“傻丫头,你赶快回家啊,等你睡足了然后再回来上你的课吧,以免得你见英俊的男同学就想跟着他跑了啊。
     呼延以西长的英气逼人,身材挺拔,在某些花痴的眼里面,心理面,呼延以西就是她们梦中的白马王子。
     好吧,莫容美儿赌气的想,我承认,其实你长的还是挺帅的。
     在街上晃荡够了,莫容美儿就想,要不还是回学校吧,虽然说现在学校实行的是“素质教育”,晚自习是没有老师跟班的,可是级部主任还是会偶尔光临的,因为他们的班是一个重点班,因此,这个班主任更加是经常地来监督的啊。
    想到这里,莫容美儿禁不住的叹了口气,她想,“那一些老师也真无聊啊,老师喜欢来偷偷地盯着我们,一直自由也没有。
    干嘛还要偷偷摸摸的啊,一点都不光明正大,真是的。
     但是这样的问题,莫容美儿顶多在心里想想,她的胆子很小,就是有意见也只是放在心里,供五脏六腑之间交流就可以了。
     用呼延以西的话来说,莫容美儿就是典型的“窝里横”,对那陌生人表现得非常的乖巧,但是等她回到她那很熟悉之人身傍之时,就开始不断的发牢骚,诸如:那谁啊,以为自己是谁啊,等等。
     再比如说,你看那谁啊,长的是漂亮点,但是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你长的好看点又怎啦,你有的我也有,我也没必要伺候你。
     但是一旦再次遇见这些事情,莫容美儿就会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很自然的微笑,打招呼。
     我是个矛盾体,莫容美儿给自己下的定义。
     想来想去,莫容美儿是在是找不着理由了,于是她想,我还是回学校吧,那个非常可恶之语文老师不知道还在上课吗?“ 莫容美儿心里埋怨道:“学校发你多少工资啊?你却那样尽责尽心干嘛?” 莫容美儿这样想着,越想越感觉窝火,直接想回家算了,但是她不能,原因是自己不是一个三好学生,因此根本没这个特权啊。
     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莫容美儿把自己的大书包狠狠的摔在地上,嘴里骂道:“让你考试,让你讲卷,都见鬼去吧。
    ”发泄完以后,莫容美儿就将书包拾了起来,拍掉灰尘,才慢吞吞爬回学校。
     当莫容美儿爬到校门口之时,正赶上最后一节课下课,那铃声听在莫容美儿的耳朵里面,前所未有的刺耳,因为她注意到班主任拿着教材和试卷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完蛋了,莫容美儿想,这下子真的玩完了,班主任的课耶,我居然没得到任何人的通知,这真是坑爹啊。
     但是事到如今,自能硬着头皮走到教室里去了,莫容美儿把书包甩到桌子上,全班的同学的目光全都刷的一下集中到了她的身上,莫容美儿感觉很尴尬,上官云若走过来,急匆匆的对莫容美儿说:“美儿,你刚才死哪里去了,刚才班主任还点名批评你了啊。
    ” “没去哪。
    ”莫容美儿无精打采的说道,她还在为没有去参加呼延以西的画展儿感到无奈之极,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了啊,“班主任他为什么批评我啊?我却从来不干违反纪律的事情啊,按时交作业,按时睡觉,按时……她没是点名批评我干什么啊,是不是闲的啊。
    ”莫容美儿用双手支着下巴,静静的说道。
     “你行不行啊,你知道吗?今天上午你的考卷你答得太乱了啊,班主任批评你的因为是因为你这一次飞考试成绩全班倒数第6啊。
    你真的不感到羞耻啊,居然还在这里优哉游哉。
    ”上官云若激动的说道,说实话,身为莫容美儿的好友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因为他要经常地劝说她,告诉她这样做才是对的,而那样做是错的,这个是不可以做的,那个还好吧,否则你就等着她哭哭啼啼的跑过来和你说:“xxx,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啊。

    ” 到最后,身为莫容美儿的朋友的人,都知道了要事前去给她提醒,事后帮她收拾烂摊子。
    上官云若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和莫容美儿从小一起长大,由此可见自己受过的委屈游美儿了。
    但是她又不能不管莫容美儿,因为莫容美儿的缠人神功可不是吹的。
     纠结,是上官云若每次看到莫容美儿的唯一情绪。
     “真的假的啊?”莫容美儿听到上官云若的话以后,就恍然大悟,“对哈,今天上午原来我们是考数学来着哈,天,我居然给忘记了啊。
    ”说完朝上官云若吐吐舌头。
     上官云若顿时感觉世界一片灰暗,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啊,摊上这么一个朋友。
     “骗你有好处么。
    ”上官云若简直对莫容美儿失望之极,只好淡淡的说。
     “知道你最好啦,不要生气啦,云若。
    ”莫容美儿吐了吐舌头,然后她奇怪的说,“咦?我的考卷怎么不见了啊。
    ” “晕死,姐姐,你行不行啊?”上官云若简直要抓狂了,这丫的是吃什么长大的啊,如果要说吃啥补啥的话,那莫容美儿只能是吃神经了,她神经大条到连自己的试卷被放在桌子上也不知道,这真是岂有此理啦。
    上官云若在心里感叹到。
     “唔,谢谢哈,云若。
    ”莫容美儿看着上官云若把自己的数学试卷从书包下面拿出来,紧接着就把它塞进自己手里,真的感激啊。
     “少来,你还是赶快看看自己的试卷吧。
    ”上官云若提醒道:“我真不知道,你上课的时候是在想什么的啊。
    ” “好了,别再郁闷人啦。
    ”身为当事人的莫容美儿反而安慰起上官云若来。
     “我没事郁闷什么啊。
    ”上官云若无奈的说,“莫容美儿,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就转身走了,现在是吃饭时间,莫容美儿想,上官云若为了自己都不去吃饭了,看来自己改天又要大出血了,不过没关系,都是好朋友么,再说上官云若也经常照顾自己的,莫容美儿想完就释怀了,她将头低下去看那手中的考卷,但见那上面布满了红叉,扰得她眼花缭乱,尤其是那个鲜红的分数,更让莫容美儿坐立不安。
     完蛋了,看来啊这一次真的烤糊了,那班主任一定要将自己要丢下油锅了啊。
     想完她就垂下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