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国产女人高潮叫床免费视频 虚弱地承受他的索取

2021-10-14 14:43:34情感专区
我叫红璎,娘说,我从小就喜欢明明艳艳的大红,只要看见红色的东西,眼睛就转不开了,小小的眸子里映出红色的光芒,妖娆又无邪。
爹说,璎珞是一串珠宝中最大最贵重最华丽的宝物,我是

我叫红璎,娘说,我从小就喜欢明明艳艳的大红,只要看见红色的东西,眼睛就转不开了,小小的眸子里映出红色的光芒,妖娆又无邪。
     爹说,璎珞是一串珠宝中最大最贵重最华丽的宝物,我是他捧在手心的宝,我是苏红璎。
     封都的三月已是柳絮飘飞,新绿的枝条飘得满城柔柔的风,人生的鼎沸,红尘的纷飞,都被这几缕新绿染上了春的嫣然,随着满城新柳飘飞的还有苏府千金红璎的倾城容貌。
    见过她的人都说这不是属于人的美貌,盈盈的眸中总是透着佛的悲悯,然而,一张绝色的容貌又是妖精的魅惑。
    无论是见过她的还是没见过她的,都知道红璎极爱艳丽妖娆的大红,有人说,那是前世灵魂所具有的色彩,也有人说,这是血的颜色。
     无论如何的众说纷纭,红璎的美貌仍然是整个封都最艳丽的传奇,人们说她贤淑,说她温婉,说她轻佻,说她无理,各种的流言伴着三月桃花,满城柔柳飘进了王孙公子,平头百姓的耳里,然后驻进心里。
     三月的封都已飘起了春雨,细细的雨丝滴滴落入湖中激起小小涟漪,慢慢的荡开了消散,隔着雨帘可以看见一抹艳红的身影慵懒地靠在湖边美人靠上,面沉如水,眉宇间透露出了三分的娇媚与一缕的天真,桃花瓣被雨水打落,片片浮于水面,惹得鱼儿竞先嬉戏。
     不多时,一抹翠绿的倒影掠过湖面在红衣女子的耳边悄悄说了什么,红衣女子又答了什么似的,两人相互嬉闹着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
     我走到屏风后看了看厅中的男子,青袍儒衫,面容算是俊秀,但是目光虚浮,不见明朗,我轻轻一笑,走入厅堂。
     “爹,娘。
    ”慢慢走近,余光则看到了这无知公子的惊艳,小样,待会看你怎么哭。
     “璎儿,快过来!”爹拉着我的手。
     娘也微笑看着我:“璎儿,这是李御史家的二公子李元昊公子,今年刚好立冠,至今未娶,璎儿觉得……” “娘”我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到李公子面前:“所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下一句是什么?” 那公子哥儿倒是一脸得意:“当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久闻红璎小姐倾国倾城,今日一见,果然如传说一样。
    ” 我眸光一闪,朝他微微一笑,果然,这公子哥儿真是豆腐做的,当场就傻在那儿,我走到他面前,从下看到上,再围着他转了一圈,看得这孩子一脸的无措,忽然用手捏着他的下巴,学着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口气:“那公子可觉得小女子是窈窕淑女么?” “这,这……”果然,这孩子是吓坏了。
     “璎儿,不得无理!”娘看着李公子:“小女管教无方,还让公子笑了。
    ” “既然小女无意李公子,公子请回吧。
    ”爹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娘也是不好意思笑笑,眼睛则一直瞪着我:“小女无理,望公子见谅。
    ”还特意加重无理两字。
     我朝娘笑笑,拉着碧云一溜烟跑了。
     “璎儿,你也不小了,那些来提亲的公子被你吓跑的吓跑,气走的气走,将来还有谁敢娶你!”娘总是在这时最是用一副怨妇的眼神指责我。
     “娘,我才十七岁,您怎么就那么希望我嫁到别人家里去?”我抱着娘的脖子撒娇。
     “你都十七了,你看张家的大小姐,十五岁就许了人家,现在二小姐又定了亲,就你……” “娘。
    ”她一数起这些东加长西家短的就没玩没了,我赶紧打断她。
     “我就是怕……璎儿,唉……”娘摸着我的头一下又一下。
     我并不知道娘到底在担心什么,我只知道我是幸福的。
    有疼我的娘,有宠我的爹,有情同姐妹的碧云,还有我最爱的艳红,我满足现在的一切,因为我还有一张美丽的容貌。
    看着鸾镜中绝美的脸,清澈的眸子里只看得见倒映出的一抹绯红,烛光摇曳,点点生辉,更衬得镜中人儿倾国倾城,美得不像是凡人的容貌,那么虚幻,那么飘渺,是我么,这是真实的我么? 有时看着自己,眸光中总有什么一闪而过,那么熟悉,却总也抓不住,人们都说我有一双如佛祖般悲悯的眼睛,清清撤撤,仿佛融进了红尘万丈,静如止水,有时却如一滴永远不会留下来的泪。
     我似乎一直受到红色的吸引,仿佛那就是我要追随的灵魂,只有这种颜色才能填补内心那个一直无法言明的空洞,它让我觉得满足,安定,也只有这如血般的色彩让我觉得生命是鲜活的,那透到骨子里的艳丽让我觉得我就是它,它就是我。
    如此钟爱着深深的红,等到当新嫁娘时还是一身的艳红,岂不是一点新鲜感也没有,我望着镜中一身红妆的女子淡淡地笑着。
     四月十四是菖蒲节,据说在这一天到佛堂面前虔诚跪拜的人,佛祖将会宽恕他前世今生所犯的罪。
    但我却不这么认为,人的轮回皆有定数,企能是小小的一个祈祷忏悔就能洗清所有的罪孽。
     我不信佛,也不信命。
     提缘寺在这一天人来人往,所有前来烧香忏悔的人都是一脸虔诚,表姐挽玉一路说东道西,一进寺门便换了个人似的,她一直都是个相信有缘起缘落,生死轮回的善良女子,只是不明白像她这么善良美丽的女子为何每年还要来这寺庙悔过,我曾经问过她,她也只是淡淡地道,世人有太多的罪孽,需要一片净地来洗清罪过。
     我本不信这些的,但看着挽玉一脸的虔诚,双眼微闭,合掌如莲,浑身散发着圣洁的气息,不由的也跟着静下了心,抬头,佛祖微微笑着,一脸静谧,安详,无论世人有着什么样的罪孽,多么深的苦痛,他也只是这么静静地微笑,无情也无心。
    那么笑着的一双眼睛,仿佛能看到你的心底深处,一切自知,一切心知,他知道,他懂,却只是坐卧笑观红尘滚滚,缘起缘灭,万法皆如尘。
    都说我有一双如佛祖般悲悯的眼,但像么,我何曾也这么看着红尘世人直透心底,悲悯着微笑? 正在思索这一双如何相似的眸子时,挽玉已经站起来说可以走了。
     “难得见你在佛祖面前这么安静,在想什么呢?莫非是在向那些被你赶走的公子哥儿赎罪?” 难得挽玉跟我打趣,我却还沉在刚刚的思绪中:“表姐,我的眼睛,真的像佛祖一样悲悯么?” 挽玉看了殿堂含笑的佛祖,好一会,回过头来,用我从没见过的表情,怪怪地看着我:“是啊,璎儿有一双好看又悲悯的眼,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呢。
    ” 被她这么一说,我竟然不知如何回答,说我善良,但我也并不见得做过什么好事,她才是善良美丽的那个。
     出了提缘寺,习惯性地去竹锦楼喝茶,不期遇上两人。
     “挽玉小姐。
    ”那斜侧里走来的人从容招呼,跟挽玉似乎也不熟,却走了上来。
     “啊,原来是唐公子。
    ”挽玉有些惊讶,又有些小兴奋,白皙的脸蛋有一丝粉红透出,我不禁猜测他们的关系。
     “真巧,竟然在这里能遇上你,这位是……”他看着我有些迟疑。
     挽玉拉着我的手道:“这是表妹,红璎。
    ” “原来是苏家大小姐,果然闻名不如一见,久仰久仰,在下唐夕。
    ”他一脸惊喜又潇洒从容,并没有因为我的容貌而惊艳,不禁佩服这样的从容。
     唐夕长得俊朗,脸上的线条却如险峰般刚毅,浑身散发着峻岭青山的气质,又有股莲花般的洁雅。
    这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能够聪明的计算自己的未来与别人的心思。
     但我更关注他身后那位男子,清淡如风,如竹,如松,俊秀雅致,如雨后新竹,天生的高雅清俊。
    神色却是平淡,即使在看见我的时候眼中也看不出任何的波动,就连一瞬间的情绪也没有,这让我有点失望,他只是眼眸微垂,并未仔细看我们,礼貌的微微笑着:“在下穆子卿。
    ” 然我却是平生第一次惊艳了,从他抬眸的一瞬间起。
    从没见过如此俊秀的男子,一双眸子平静无波,风澜不起,就那么安静地站着,看不透他的心,犹如茂密的竹海幽幽翠绿见不到底。
    穆子卿,我暗道好一个名字。
     “小女苏红璎”我道,“今日与表姐出来游玩,有幸遇见二位公子。
    ” “能遇见名动封都的苏姑娘,有幸的应该是我们才对

    ”唐夕倒是应得快,下一句则马上露出他的目的:“想必两位姑娘应该去过提缘寺了,不知正欲往哪里?” “我们正想到竹锦楼歇歇,尝一番竹老板的茶艺。
    ”挽玉还是往日的温柔,温温答道。
     “我跟子卿也出来有一段时间了,正想找个地方坐坐,不如一同前往竹锦楼,不知二位姑娘意下如何?” 挽玉看了看我,我笑道:“也好,刚好人多也有趣。
    ” 四人一同去了竹锦楼,竹锦楼最有名的茶叫清竹,茶叶用刚发芽的竹叶制成。
    只有在楼上的雅间才能喝到竹老板亲手泡的清竹,经过她的手,泡到茶杯里的茶叶由细小的针状慢慢疏散开来,静静地浮在水面,曲卷的形状仍是初春的新绿,竹叶的清香慢慢地飘散,透着初春雨后竹林特有的清爽,又似乎是一段绮曲缠绵的爱恋。
    我喜欢清竹的味道,那股竹香仿佛能渗透四肢百骸,直入心扉。
     清竹是竹锦楼老板竹锦研制的茶,整个封都仅此一家,也曾有过模仿清竹制作的茶阁,听说都没有成功,想必其中定有他人不知的秘方了。
     四人坐定,竹锦坐于席上优雅泡茶,一道道程序,轮回倒转的茶水,飘飘缈缈的雾气萦绕眼前,泡茶的女子秀巧轻盈,碧绿罗衫随着动作轻柔流动,一双雪白纤细的巧手在茶具间熟练柔巧地动作,双目低垂,盈盈的眸中,仿佛摒除了世间的一切,唯有眼前的氤瘟清竹倒转轮回,竹香四溢便是她的整个世界。
    这是个美丽清雅的女子,不染凡尘,翩翩竹中一仙子。
     待到茶已定,竹锦微微一施礼便出了门,转身时貌似若有若无地看向穆子卿,我想,这么俊美清雅的男子,任谁也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品茶,静坐。
    此刻,我最喜欢静静地沉在这醉人的竹香里,偏偏有人觉得太静,硬是要“缓和”一下气氛。
     “今天菖蒲节,二位姑娘去提缘寺,莫不是也是心中有所悔,有所罪?那是否听说菖蒲节的由来?”将茶杯放在几上,唐夕带着几分神秘的看着我和挽玉。
     我顿时奇怪了:“从未听说,莫非菖蒲节还有由来之说?” “我也是前不久才听说的,是个非常有趣的故事。
    ” “既然有趣,不妨唐公子讲来与我们听听。
    ” “在下不敢献丑,不巧,刚好讲这个故事的人就在此,不如让他为二位姑娘说说。
    ”唐夕说着眼睛就看向了一直低头品茶的穆子卿。
     他还是一脸平平淡淡,微微抬起明亮的眸子:“在下也是无意间翻看古书历事时看到的。
    典术云:尧时天降精于庭为韭,感百阴之气为菖蒲,故曰:尧韭。
    方士隐为水剑,因叶形也。
    既然二位姑娘想听,那在下也就再讲一番。
    ” 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他讲故事的声音也是平平淡淡,就像这壶清竹,听了让人平静,却忍不住地喜欢,透着淡淡竹香。
     故事确实很有意思,万缕思念,几经轮回,没有结局的爱恋,原来只是为了一个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