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将军书房吸奶水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

2021-10-14 14:42:03情感专区
那么这几天他还能收到我对他的思念吗?三年了,你可知我还在这里苦苦的等待你三年。
三年来我对你的思念一丝也没有减少,我不详细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个人世。
我知道你还

那么这几天他还能收到我对他的思念吗?三年了,你可知我还在这里苦苦的等待你三年。
    三年来我对你的思念一丝也没有减少,我不详细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个人世。
    我知道你还活着,一直都活着。
    为了我们当初的承诺而活,所以即使来到这里我也没有改掉这个名字——红尘。
    你知道我在等你,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我摘掉脸上的面纱抚摸脸上的刀疤,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这样的自己她还会爱吗? “小姐也深了,别再站在窗边小心染上风寒。
    ”丫鬟锦儿已经将披风披在我身上了。
    我擦掉眼泪,可不想让身后的人观察到,转过身露出顽皮的笑脸“遵命,锦儿姐姐。
    ” 锦儿无奈的看着我,走向床铺心里却十分心痛。
    为什么小姐总是这样来掩饰内心中的痛苦呢?明明已经是多年的主仆关系,甚至是好姐妹可是她永远不会依靠在我的肩膀上哭,也不会将不开心的事讲给我听。
    在我面前永远是天真无暇的,哪怕是变成红尘也一样。
    但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哭放声的大哭,那是我真的很嫉妒她,锦儿默默的想着。
     锦儿笑了笑走到床边为床中的我盖好被子,可是她看见我的脸上那个依旧清晰可见的两行泪痕,心里痛了一下。
    “真是不知道我们这样的命运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真正的结束。
    ”锦儿说完用怀中的手帕为床上的我擦去那泪痕,好像擦去了我旧时的回忆,便吹了油灯悄悄的关门离开。
     当听见关门声时,那被她擦去的泪痕的地方又一次出现。

    侧过头望着门:“对不起,锦儿。
    也许这样的我让你难过,让你心痛。
    我知道我什么也没有隐藏好,总是被你发现,下一次我保证一定可以。
    ”带着泪水我沉沉的睡过去。
     门外的锦儿听到了,即使泪依旧再流,可是脸上却带着笑容。
    望着天空此时此刻乌云散去,月亮出来了,那份迟到的思念应该会传达到吧? 早晨起来,外面的阳光照进屋内使其格外温馨,简单穿好衣服将头发散开后我就起身,上师傅那里准备开始禅坐。
    刚出门就看见锦儿端着早饭向我走来,我微笑的走到她跟前“锦儿姐姐,又给我送早饭,不是说了以后不用这样了吗?我可以去拿的。
    ” “没关系,反正都习惯了,如果不侍奉你,我反而会很不舒服。
    ” 我挽着她“是呀,我知道只有锦儿姐姐最疼我。
    ” 锦儿摸了摸我的小脑袋笑着说:“是的,就我宠着你。
    ”那种被摸的感觉特别让人放松心情。
    每一次我都很享受锦儿摸我头的感觉。
     “我的傻小姐,你还是准备到惠贤师傅那用早饭” “锦儿姐姐,我哪里傻我很精啦,当然师傅那吃。
    昨天师傅让尽善师兄下山我想听听山下有趣的事,快走吧!锦儿姐姐”我拉着锦儿就往师傅的禅房里冲。
    三年前我从那种人生地狱的地方来到这里,以为只是暂时的躲避,可又谁知一呆就是三年。
    自己想一想都觉得有趣,若不是当年师父没有因为贪生怕死把我留下,也许我活不到今天。
    我推开师父的禅门看见她老人家正在打坐,于是我让锦儿把我的早饭放在桌子上,看见师父的早饭还未动,说明师父肯定又在等我一块用早饭。
    我开心的笑了,这种家人的爱早在我爹娘离开后就不曾在体会过。
    但是,师父将这种爱重新还给了我。
    这时锦儿早已退出房间,我傻傻的看着师父打坐,这好像成为我每天的习惯。
     “傻丫头,又在看为师,难不成师父脸上有花,或者是奇丑无比不成。
    ” “师父哪有,师父美的犹如天花,那里有丑,再则师父不要老叫我傻丫头,锦儿都跟师父学坏了,这样叫我。
    ‘我撒娇的挽着师父,师父无奈着笑着,因为她和锦儿总是拿我没有办法。
     “尘儿,你今儿的面纱可是跟以往不同,显得你是那么的脱俗,甚至能体会到面纱下的悲伤,你的眼睛红肿是不是昨夜又哭了。
    ” “哪有,也许是昨夜没有休息好,才会如此,师傅你莫要多心。
    ” “好,尘儿,往事依旧是往事何不放下,从此让它逝去,再重复新开始。
    也许你等了一辈子都等不到结果,即使你等到了,到头来伤心难过的只是自己。
    更加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何必为难自己呢?又……” “师父,先别说了你的饭和尘儿的早饭要凉了。
    ”我知道不能再说下去,否则非又把我弄哭不可。
    师父没有再说,便跟我来到桌前准备吃饭。
     看着师父吃早饭的样子,就好像尘儿的娘亲一样。
    这么多年对于娘的样子我不曾忘记过,娘得笑容、娘的动作、娘的声音从来不曾忘记。
    看着师父的样子我真的好想立刻投入到她的怀抱里。
     “娘,见天的早饭真的很好吃是不是。
    ”我笑着问师父。
     师父听见后先是一愣问我“尘儿你刚刚喊我什么。
    ” “娘,尘儿想让师父做尘儿的娘亲,可以吗?尘儿想让师父像娘一样的抱着我,尘儿怕黑布想每天点着油灯入睡,想让娘哄我睡,尘儿不想再做噩梦。
    我不叫红尘,我紫辰,我叫紫辰。
    ”三年后我再一次发出内心中的渴望,第一次是三年前在他出征之际我飞奔上城楼大喊着告诉他我对他的爱,对于他从不曾改变的爱。
    三年后我再一次喊着,喊出憋在心里很久的话,不知为什么我竟会如此。
    师父将我搂入怀中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哭泣恨不得将心中认了三年的痛苦都一下子哭出来。
    好久没有这样的哭泣,也许三年前当我知道他战死的消息时那是我第一次竭斯底里的哭。
    第一次是爹娘去世的时候,儿第三次就应该算这个时候吧。
     “好女儿,想哭就哭吧,你这一声娘,也是师父三年来所盼望的。
    师父也好希望搂着你,陪着你,哄着你,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我不能像失去我的女儿那在失去你。
    ”我抬起头望着她,觉得不可思议。
    原来师父也有女儿,师父看出我的疑惑替我擦干眼泪,笑了笑“哭出来是不是好多了,三年不曾看见你哭,这一次全都补回来了,看来你不仅是个傻丫头,还是个爱哭鬼才对。
    ”看着师父笑了起来,我不免觉得丢脸,举得自己真像个小孩子。
    可是我却惊讶的发现,师傅虽然在笑可眼中却充满着泪水。
     “师父” “还叫师父,以后可应该叫我娘亲才对,辰儿。
    ” “是,娘。
    ”我投入师父的怀中,真的好幸福。
    你看见了吗?我不吃年糕骗过你,我答应过你,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很幸福,过的很好。
    可是这种幸福却无法代替你给的,也许永远没有办法代替。
     “辰儿,我们把饭吃了,然后娘把我的故事讲给辰儿听。
    不过作为交换辰儿也把你的故事讲给娘听。
    ”我当时有一点忧虑,这些陈年旧事三年前来去匆匆昂我大起大落。
    三年后我却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难不成真的只有说出来才能让我释怀。
     “好,我们来交换彼此的秘密。
    ” 第一次觉得吃饭的时间过的如此漫长,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忧心重重才会这样。
    吃好之后,锦儿将其收下去便退出房间,我此时刺客好希望她可以留在我身边,只有这样我才能鼓起勇气。
     “辰儿,有些事情只有说出来才能让它慢慢的从你的心底逝去。
    一个人的记忆是有限的,累了就要休息,困了就要睡。
    有些事是需要学会忘记的,哪怕哪很难,哪怕做不到,也要去努力面对,不能像娘一样折磨自己一辈子。
    ” “娘,难道你也想辰儿一样吗?如果是,娘应该知道哪并不容易,好辛苦的遗忘,好难过又好痛苦。
    ” 我的话好想让娘陷入沉思,她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见外面的树叶都吹落在地。
    我也站起来看向窗外,看见师兄们子忙碌着把树叶扫起。
    真是的在不知不觉中现在已经师秋季了,天气已经变冷了。
     “娘,把窗户关上吧,天气变了,小心着凉就不好了。
    ”我刚说完一片树叶飞了进来,落到年的手心上,娘把它举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这个小小的树叶是那么的特别。
     ‘是啊,忘记真的好难,我自己到现在都不曾忘记过,何况是你呢?你看辰儿,这片叶子它真的很一般但为什么我却觉得它看起来那么伤感呢?好想在哭,又好像在笑,甚至在愤怒。
    你知道吗?我当初本来到这里是出家当尼姑,可是方丈说我红尘未了不为我剃度,让我带发修行,可谁知这一带就是十几年。
    你说为娘是不是真的红尘未了,我是不是还在等,辰儿娘也好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