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强行扒开双腿疯狂进出动态图视频(夹住东西去上学h)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14 14:35:12情感专区
任那皮包骨一般的皮囊无力地摔到了地上,长袖一扫,便化作飞灰消散于无形。
她轻轻抚了抚深青色的裙裾,掸掉裙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款款走了几步,她旋身坐到了自己洞府里

任那皮包骨一般的皮囊无力地摔到了地上,长袖一扫,便化作飞灰消散于无形。
     她轻轻抚了抚深青色的裙裾,掸掉裙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款款走了几步,她旋身坐到了自己洞府里铺着大红织锦的贵妃椅上,斜斜的倚靠着贵妃椅的椅背,托着腮开始寻思着要去哪里找寻下一个男人。
     她是蛇精,自然是要找男人来吸取精气提升自己的功力的。
    反正这事儿也不过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她让他们有个美好的回忆,而她也能提升功力……若不是那些男人自己愿意,她难道还能强迫不成?也只是他们自己定力不足罢了。
     不过,倒是要好好地选选,免得像这次一样,选上这么一个不顶事的…… 垂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层层叠叠,弥满着各种深深浅浅的青色的裙装,就像是无数次她脱下来保存着的每一件做成了衣服的皮一样,都是无比的漂亮的。
    再配上她精心勾画出来的美艳风情,又有几个人,能敌得过这般的丽景红妆? 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嘲讽弧度,她起身,莲步轻移朝着门口走去。
     是时候出去了,本来昨日就该出去再找一个来的,那人看起来是实在不能再多支撑一天了的,却是她,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 呵呵,这便去了吧。
     蛇精是一条修炼了千年的青蛇,名叫碧痕。
    说起来,在妖界,蛇族和狐族的地位相差无几,都是以色事人的族群,颇被妖界那些吸收天地精华来修炼的妖族看不起。
    虽然妖精是没有是非道德观的,但是这样得来的功力粗浅而驳杂,虽然量多易得,却玩玩比不上旁的妖精修炼来的。

     所以,在妖界的其他诸如虎族豹族之类的妖物看来,狐族蛇族就是专门供人玩乐的族群,只是讽刺的是,看不起他们,却还是多次的参与渎玩他们,平白给他们送了这么多的功力。
     他们也不想想,就算功力驳杂不一,狐族蛇族的人难道还不会想法子将功力吸收了吗?就这么让它堆着?呵,笑话! 不过也是这等的没脑子,才造成了如今狐族和蛇族的壮大啊……就算其他族群还是在心里看不起他们,却也不会说出来,不敢说出来。
     碧痕心中嘲讽的意味更浓,脸上的笑却更显妩媚。
    她颇觉得有趣地摇了摇碧色的水袖,慢慢在闹市里走着,不久,就被一个身材瘦削,脚步虚浮,面色枯黄有着浓重眼袋的,一看就知道是常年沉溺于声色犬马的纨绔子弟带着人围了起来。
     她虽然是蛇精,可不代表她来者不拒吧?而且这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多少精气可吸的样子,嗯,到底是被多少同行光顾过了呢……碧痕微微皱起柳眉,一双带着迷魅的眸子在纨绔身上不断梭巡着,仿佛他就是一块摊在案板上的肉,而她正是那待价而沽的买家。
     纨绔被她看得心头火起,虽然这美人实在是漂亮,可以带回去好好玩玩,但是这眼神……哼!就算小辣椒的性格颇对他的胃口,却也是不能放肆的!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 纨绔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他父亲是这邺城的城主,平时就算他在这城里作威作福,打死了几个人也没什么打紧,那些偏安的平头百姓自是不敢与他叫嚣的,所以近年行事越发大胆放肆的纨绔大步上前,准备先给这美人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谁才是待宰的羔羊。
     只是,纨绔还没来得及放下狠话,就被人群中传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哟……居然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调戏良家妇女吗?” 碧痕和那纨绔一起往旁边看去,就见那人群里挤出了一个穿着洗得发白了的短打布衣的年轻人,头发松散地被一条蓝色布条束着垂在胸前,且在腰间绑了一根蓝色的腰带,堪堪将那身堪称破旧的衣服束住,容貌看起来虽然英俊,却生生的被他脸上的轻浮不羁给破坏了七分,只在人心中留下一个邋遢印象。
     碧痕看着艰难地挤出来的男子,颇为好心情地朝着他微微一笑,却见那人仿佛被什么吓了一跳似的,僵硬地后退了一步,嘴角不羁狂放的笑也在瞬间被冻结。
    他讷讷地退了一步,开口:“额……那个,你还是,你还是赶快放了这位姑娘,逃……赶紧走吧!” 这反映实在有趣呢…… 碧痕再次轻笑,面上却露出几点感激,看着年轻人轻轻一福,“多谢公子相救……”不仅是言语感激,碧痕甚至移了几步,躲到了正强自忍住躲闪欲望的年轻人后面。
     “我……”年轻人欲哭无泪。
    他只是一个刚入门没多久的小小天师而已,怎么会遇上这种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的妖精啊…… 果然不该不听师傅的话,贸贸然地出来历练,他今年果然是不宜出行的吧?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等他死了之后托梦找师傅给他报仇算了! 年轻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没、没事,你就好好的躲着吧……”好好躲着,就别出来害人了! 年轻人现在是万分希望这个纨绔子弟能识相点,赶紧放这只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妖精离开,免得性命难保。
    虽然他道行赶不上这只妖精,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功力绝对不浅。
     至少他是不能胜过的。
     只是纨绔却没能体会到年轻人的苦心,狠狠地瞪着年轻人,手一挥,立在纨绔身边的护卫就齐齐围了上来。
    他们跟着纨绔作恶多端,已经可以说是万分的习惯这样的动作了,对于这种排场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经验老道的在一瞬间就将围在中间的那两个人的退路全部封死。
     只是对这里的两个人来说,都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不说蛇精,就是那自称学艺不精的年轻人都能轻易解决他们。
    所以不消片刻,护卫连同着那纨绔,就凄惨的躺了一地,冲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狠狠地叫骂,无奈身上的疼痛却让他们无法起身,只能看着他们远去。
     走在前面的年轻人相当的无奈,怎么,都解决了这只妖精还要跟着他?难道是在怪他坏了她的事? 如果她真要害人……好吧,那他也不可能放过了,就算力所不能,他也会尽力阻止! 想到这里,年轻人下定了决心。
     他是个孤儿,在二十多年前被下山历练的师傅捡回来,从小就在师门所在的山上长大,每日师傅都耳提面命着让他一定要除魔卫道,保护那些凡人……天知道,他也是凡人好吧! 虽然他上山并非他自己所选,但再怎么说,师傅和师门也是养了他二十多年的,不论如何,师命不可违,况且他自己也认为,除魔卫道乃是天道……那么,他就一定不能让妖物害人!看不到的他不会管,但是在他面前的,就一定不能发生! 蛇精就一直跟着年轻人往前走着,仿佛她只是一个刚刚被人救了的普通姑娘而已,但是年轻人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姑娘,普通的姑娘会有这么浓烈的妖气?会有这么高深的道行? 不管她为何入世,他都不能让她继续留在这里……年轻人眼睛里的光闪了闪,转身出了城门,往城郊无人的地方走去。
     蛇精一直默默地在年轻人身后跟着,在她看来,这人实在是有趣得很,先是一副英雄救美的摸样出现,却在看到她的瞬间退却了……莫不是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哼,不过,就算发现了,也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的! 现在……也该开始采取行动了! 蛇精眯了眯眼,腿一弯,便皱着眉跌倒在地,连着那层叠的裙裾在地上散散地铺开,如一朵巨大的绿色莲花,跌落在地上,仿佛下一瞬就要破碎开来,让人看了不住心疼。
     年轻人听到后面的动静,有些疑惑的转身,看见了跌倒在地的蛇精。
    他微微一惊,然后反应过来,这蛇精只是在做戏而已……但是看着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就这么无助地坐在地上,他实在……实在是…… 唉! 叹了口气,年轻人往回走了几步,却没有靠近蛇精,只是隔着一段距离开口询问,“姑娘,你没事吧?” 跌坐在地的蛇精摇了摇头,头上淡绿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摇晃了几下,端的是美不胜收,她娇嗔地横了他一眼,“我都摔了……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呆子,扶我起来。
    ” “你……”年轻人扯了扯嘴角,行为之间颇有些无措,只是脸上的表情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讽刺,这蛇精……还有什么好装的?难道这蛇精没看出来他已经看出了她的异处吗? 蛇精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更相信的是自己的能力,那天生媚骨可不是说着玩的呢,再加上她蛇精一族修炼的媚功,要拿下这些个区区凡人,自是不在话下。
    且这世上那个男人不偷腥?除非……他不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