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指探洞手势图片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2021-10-14 10:02:53情感专区
手持钓竿神情专注地注视着水面,葛奇凯戴着耳机,手机震动的声音,葛奇凯放下钓竿拿出手机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葛奇凯摘下耳机,接起电话:“安宁哈塞哟!” 一名体态偏胖西装笔
手持钓竿神情专注地注视着水面,葛奇凯戴着耳机,手机震动的声音,葛奇凯放下钓竿拿出手机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葛奇凯摘下耳机,接起电话:“安宁哈塞哟!” 一名体态偏胖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神情急促地一边沿着走廊快步走着一边打电话:“我的葛奇凯师傅啊!我是老刘啊!”葛奇凯道:“见到你很高兴!擦儿不它卡米大!安宁习租目塞哟!” 罗经理苦笑打断:“葛奇凯师傅!您别逗了!您赶紧回来吧!有急事!”葛奇凯懒洋洋地:“今儿我休假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罗经理道:“葛奇凯师傅!我知道您在休假,您帮帮忙、帮帮忙!这事非得您出面不可!” 葛奇凯皱眉:“刘经理,我想帮也帮不了,我在海南呢,明儿一早飞回成都。
    罗经理赔笑:“葛奇凯师傅您可真会开玩笑!我已经叫车去蟹岛度假村接您了,马上就到!”葛奇凯道:“什么?接我?你。
     忽然葛奇凯身后响起“嘀嘀?的汽车喇叭声,葛奇凯回身一看,不远处的道路上,停着一辆高级轿车,一名男子探头出来喊着:“葛奇凯师傅!”葛奇凯无奈地叹口气,挂了电话,经理道:“喂!喂!”罗经理苦笑摇摇头,收起手机,继续快步朝前走去。
     几名衣着考究的男女围坐在大圆桌前,桌上摆满了精美的菜肴,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冲身旁一名中年男子微微点头道:“三个月后的首尔料理大赛,非常希望中国的同行可以共同交流。
    徐秘书长微笑点头回应:“没问题!非常感谢李会长的邀请,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派人前往观摩学习!” 罗经理推门进来了,赔笑冲众人点点头,匆匆走到徐秘书长身边低头耳语了几句。
    徐秘书长点点头,转头冲李会长歉意地:“不好意思啊李会长,可能还要再等半个小时。
    李会长道:“没关系。
    我已经二十年没来四川了,这次来,除了和贵会的交流,就是希望能够品尝到最正宗最美味的四川菜,为了这个多年的心愿,等多久都是值得的。
     徐秘书和罗经理不自觉地对视一眼,一辆高级轿车驶入停车场,葛奇凯下了车,走向电梯。
     酒店员工恭敬地向他打招呼,葛奇凯点点头,快步走进电梯,电梯门开,葛奇凯走出,罗经理迎了上来:“哎哟喂葛奇凯师傅!您可算来了!”葛奇凯径自往前走:“怎么回事?今儿来的什么人?” 罗经理紧紧跟在葛奇凯身后:几个韩国人!说是那边什么料理协会的头儿,徐秘书长陪着过来的!”葛奇凯皱眉有些不满地:“韩国人?就为这把我给叫过来,至于吗?”葛奇凯推开一扇门进了房间,罗经理赶忙跟着进去了。
     葛奇凯换上厨师长的全套装备,他显然是个非常注重服饰和细节的人,衣服质地优良、颜色洁白而挺刮,罗经理一边帮葛奇凯整理衣着一边赔笑:“您是不知道,那几个韩国人嘴刁着呢,连上了几道菜他们都不满意,那口气好像咱们饭店就是浪得虚名,搞得徐秘书长脸上有些挂不住,没办法,只有请您救场了!” 葛奇凯冷笑:“他们韩国人懂啥,猪八戒能尝出人参果啥味儿吗?”罗经理道:“是是,他们就是没事找事,点菜也不按规矩来,菜单上有的他们不点,尽点些乱七八糟的。
    葛奇凯站在一面巨大的镜子前停步审视自己,漫不经心地道:“都点了些什么呀?” 罗经理道:“嗯,点了一道苗疆龟汁儿。
    葛奇凯神情略微有些惊异:“啥?苗疆龟汁儿?”罗经理道:“是!张师傅、于师傅他们别说做了,听都没听过这道菜,这会儿正抓瞎呢!” 葛奇凯皱眉沉吟了片刻,扭头朝房间外走去,罗经理连忙跟上,这是个巨大的厨房,众厨师和服务员们正在各自紧张忙碌着。
     突然,整个厨房安静下来,葛奇凯走进。
    罗经理跟在后面,众人齐呼:“葛奇凯厨师长好!”葛奇凯微微点头,径直走到一个操作台前,一名厨师有些愁眉苦脸地:“葛奇凯师傅。
     葛奇凯没说话,看着操作台边的一个竹筐,里面一个大龟,忽然挺蹦了几下,另一名厨师道:“葛奇凯师傅,这苗疆龟汁儿,您听过吗?”葛奇凯微微点头:“苗疆龟汁儿,据说是当年清宫八大川制御菜之一,到了民国期间就已失传了。
     罗经理道:“什么?失传了?那怎么办?”葛奇凯道:“我师傅安挺道在世的时候,就曾经遍访名师,致力于挖掘和重现川菜的传奇之作,不过毕其半生精力,也只是研制出三五道经典名菜,这道苗疆龟汁儿嘛,就是其中之一。
     罗经理面露喜色,拍着巴掌:“太好了!我就知道葛奇凯师傅能行!”葛奇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举起双手,一副一代宗师的气势,旁边的人连忙拿过围裙帮葛奇凯系上,葛奇凯抬起手,旁人立即递上一把厚重的菜刀。
     葛奇凯握住菜刀,神情变得沉静如水。
    葛奇凯开始操作起来,动作如行云流水,众人看着装盘的成品苗疆龟汁儿发着愣,葛奇凯长吁了一口气,解下围裙,递给旁边的人,转身往厨房外走去。
     罗经理愣了下,忙跟了过去,葛奇凯站住,回头瞪了罗经理一眼:“你跟着我干嘛?赶紧给人上菜啊。
    罗经理道,“是是,谢了啊林师傅!葛奇凯径自往外走:“以后我休假的时候别给我打电话!”罗经理点头:“哎!哎!下不为例!” 一名服务生端起葛奇凯刚做好的那道苗疆龟汁儿往外走,罗经理道:“我来我来!我来上!”罗经理接过菜,朝外走去,李会长等人用小勺细细品尝着那道苗疆龟汁儿,罗经理有些紧张的站在一旁紧盯着李会长。
     李会长微微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低声自语:“终于品尝到了二十年前的味道。
    徐秘书低声地冲旁边一名女子道:“说什么?”女子低声地道:“他说,这味道和他二十年前品尝过的一模一样。
    徐秘书长和罗经理脸上的表情都轻松了下来,李会长忽然站起身,朝罗经理微微鞠躬:“我有个冒昧的请求。
    罗经理忙鞠躬回礼:“您客气!” 李会长道:“我想见一下贵店的主厨先生,不知道方不方便?”罗经理愣了下,为难地:“这个,不好意思,主厨先生有点急事,刚刚已经离开了。
    李会长有些失望的表情:“真是遗憾,请问主厨先生怎么称呼?”罗经理道:“啊,他叫葛奇凯。
    李会长喃喃地:“葛奇凯,葛奇凯。
     拥挤的车流中,一辆轿车不断灵活地超车,颇为抢眼,葛奇凯一边熟练地舞弄着方向盘,一边跟着录音机学说韩语,葛奇凯道:“卡目沙哈米大,罪送哈米大,安宁习给色哟。
    手机响,葛奇凯拿起手机看了看,忙接起来,同时腾出手来将录音机关掉,葛奇凯道:“喂!师母啊!”连母道:“葛奇凯啊,你下了班过来一趟。
     葛奇凯道:“我刚从饭店出来,在路上呢。
    师母您有事找我?”连母道:“那你现在就过来吧,过来说。
    葛奇凯道:“行行,我马上过去啊!待会见!”葛奇凯挂了电话,微微皱眉自语:“不会是吴琳玲出什么事了吧。
     宽大的客厅,装修陈设看上去都很新,一位五十来岁的妇人坐在沙发上,葛奇凯赔笑坐在一旁。
    葛奇凯道:“师母身体还好吧?”连母有气无力地:“不好!”葛奇凯赔笑:“怎么了?您哪不舒服?”连母道:“我哪都不舒服,我跟你说啊,回头我还是搬回老屋去住。
     葛奇凯道:“搬回去?您住不习惯是吧?我跟您说啊,新房子都这样,住着住着就习惯了!”连母道:“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这房子啊,我住着不踏实!”葛奇凯道:“不踏实?为啥?”连母道:“这房子,连买带装修,得一百多万吧?你这份大礼,我受不起哦!你又不是我亲儿子。
     葛奇凯坐正了身子郑重地:“师母您这叫什么话!您比我亲妈还亲呐!师傅就我这么一个徒弟,我不孝敬您谁孝敬?我可是在师傅跟前发过誓的!”连母道:“我用不着你孝敬,我不是还有亲闺女吗,等吴琳玲找着了姑爷,让姑爷来孝敬我!葛奇凯有些尴尬:“咳,您真是,吴琳玲、吴琳玲这不还在韩国、还没找着姑爷嘛,先让我孝敬着您,行不?” 连母不满地瞪着葛奇凯:“你到底怎么想的?”葛奇凯支吾着:“我?我没怎么想啊,哎,师母,我前段时间又琢磨出一道新菜,改天我做给您尝尝。
     连母道:“你少打岔!我问你,你师傅临走的时候,你是不是答应说要娶吴琳玲?”葛奇凯苦笑:“我是答应过,可吴琳玲……?连母道:“吴琳玲怎么了?她也没说不同意嘛!” 葛奇凯道:“师傅走的时候吴琳玲才十六,她哪知道同意不同意啊。
    连母道:你别找借口。
    你是不是当上了特级大厨、挣着钱了、觉得我们家吴琳玲配不上你了?” 葛奇凯苦笑着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师母,我跟您说实话,这事,还得看吴琳玲的意思。
    连母道:你先别管吴琳玲什么意思,我就要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娶吴琳玲?” 葛奇凯低着头不说话,连母瞪了葛奇凯一会儿,又叹了口气:“你别以为我是老糊涂,你心里要不是念着吴琳玲,干嘛成天没事就学韩国话?”葛奇凯有些尴尬地笑笑:“我那是没事学着玩,吴琳玲、吴琳玲说了啥时候回来不?”连母恨恨地:“这个死丫头!本来讲好元旦回来的,现在又说要等到明年六月份了!”葛奇凯怔了怔,有些心神不定地:“明年六月份,也快了。
    连母道:“她要再不回来,怕是真要便宜哪个韩国小伙了!” 明媚的阳光,繁华的首尔街头,车流如梭,广告牌林立,丽伊影楼的大幅招牌。
    灯光明亮的摄影棚,一对新人正在拍摄婚纱照,摄影师在指挥新人摆姿势,包括乐淑惠在内的工作人员在忙着布景,吴琳玲在帮新人补妆。
     响起了电话铃声,吴琳玲掏出手机看了看,匆忙冲周围人鞠躬:“对不起!”吴琳玲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往外走:“喂,妈啊!”摄影师安东可抬起头朝吴琳玲看过去,目光充满关切。
     连母在打电话,葛奇凯坐在旁边,心神不定地看着她,连母道:“吴琳玲啊,你在哪呢?”吴琳玲走到店内一处角落里:“我还能在哪,在上班!什么事啊妈,我忙着呢!”连母道:“一天到晚就说忙!也不晓得你忙个啥子!忙的连妈也不要了?” 吴琳玲道:“好了妈!到底啥子事情嘛,我真的在忙!”连母道:“我问你,你到底还回不回来了?”吴琳玲道:“不是跟你讲好了嘛,我明年回来!”连母道:“妈等不到那时候了!你呀,马上买机票回来,赶得早的话还能见妈最后一面……葛奇凯赶紧打断:“师母您胡说啥呀,好好儿的您说这种话干嘛!” 吴琳玲听到了葛奇凯的声音:“妈你干什么呢!没事你咒自己干嘛!葛奇凯哥在你那是吧?”连母没好气地:“是啊!你还记得有葛奇凯这么个人呢!”吴琳玲道:“我懒得跟你说了,你让葛奇凯哥接电话!”连母道:“等着啊!你就跟她说我真的病了,叫她赶紧回来!” 葛奇凯苦笑着接过手机,挤出一副笑脸:“吴琳玲啊!我是葛奇凯!你怎么样啊?挺好?”吴琳玲道:“挺好挺好!哥,你跟我妈说,今年我是真没空了,明年我一定回去看她!就这样啊,拜拜!”葛奇凯道:“哎吴琳玲!……吴琳玲已经挂了电话。
     葛奇凯看看手机,把手机还给连母,连母一愣:“怎么了?”葛奇凯苦笑:“挂了!”吴琳玲挂了电话,做了个鬼脸,朝摄影棚方向走过去,吴琳玲走进摄影棚,忽然一愣。
    只见乐淑惠正掩面哭泣着,众人围着朴善美七嘴八舌安慰着:“别哭了乐淑惠……吴琳玲快步上前:“怎么了乐淑惠?” 乐淑惠抬头泪眼朦胧哽咽着:“爸爸、爸爸他。
    吴琳玲脸色一沉:“干爹怎么了?”乐淑惠道:“姐姐刚才来电话,爸爸,去世了!”吴琳玲呆住了,罗经理送李会长以及徐秘书长一行往酒店外走,李会长冲徐秘书长和罗经理点头:“非常感谢!发自内心地说,这是我二十年来吃过的最好吃的川菜!贵店实在了不起!” 罗经理道:“谢谢、谢谢李会长的夸奖!” 李会长叹口气:“唯一的遗憾是没能见到主厨先生,请代我转告我的敬意!”罗经理道:“一定、一定!”徐秘书长微笑着:“李会长不是还要在成都呆两天吗?经理,你跟那位葛奇凯师傅打声招呼,明天我和李会长再过来一趟!”李会长道:“这,会不会太失礼了。
    徐秘书长道:“哪里,您是远道而来的贵客,不能让您带着遗憾走嘛,呵呵!” 手机响,李会长的随从接起电话:“您好!是!请稍等!”随从将手机递给李会长,李会长接过手机:“我是李甲,你说什么?乐经理过世了?没锅堂的乐经理?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回去!”李会长挂了电话,把手机递还给随从。
    李会长转身冲徐秘书长和罗经理鞠躬:“非常抱歉!恐怕只能等下次再拜会葛奇凯师傅了!” 徐秘书长不解:“怎么了?”李会长有些悲戚的神情:“我的一位故人刚刚过世了,我必须马上赶回首尔去。
    李会长转头冲随从:“混蛋!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订最近一班飞首尔的机票!”随从慌忙鞠躬:“是!会长!” 客厅被布置成灵堂,老乐的遗像前供奉着祭品,香炉青烟缭绕。
    亡者家人身穿黑色正装跪坐在一侧,由里而外是乐母、乐家长女乐淑贤、次女乐淑惠、小儿子乐淑欢,吴琳玲也一身丧服坐在乐淑慧身旁,众人神情悲伤,垂头低声抽泣着。
    游人匆匆进门:“尽膳宫经理前来拜祭!” 乐家众人脸色顿时一变,转头朝大门方向看过去。
    身着黑色西装的大佬王和随从大步进来了,乐家众人都用戒备和仇视的眼神注视着大佬王,大佬王冲遗像鞠躬致哀、上香,乐家众人俯身鞠躬还礼。
    大佬王致哀完毕,走到家属跟前跪坐下来,致意:“请节哀。
    乐母鞠躬致意:“谢谢王老板。
     大佬王面色沉痛地:“我跟乐经理在宫廷街上相伴近十年,他的病故让我深感意外和痛心。
    唉,宫廷街上再也闻不到没锅堂独特的烹饪香味了!”乐家众人连同吴琳玲都流泪哽咽起来。
    乐淑慧忽然流着泪愤恨地喊叫:“你少假惺惺的了!如果不是你,父亲怎么会这么早就过世!”乐母制止:“乐淑惠!不得无礼!” 乐淑慧道:“我难道说错了吗?!就是你,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想要打垮没锅堂,才害得父亲积劳成疾一病不起的!”乐淑娴道:“乐淑惠,别再说了!”大佬王神色尴尬:“请别误会,我和没锅堂之间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我对乐经理的厨艺和为人一直深感敬佩。
     乐淑娴冲大佬王鞠了一躬,神情悲痛但语调平静:“谢谢王老板。
    父亲在天有灵听到王老板这番话,一定非常欣慰。
    请放心,父亲虽然过世了,但没锅堂的招牌会一直挂下去,而且,没锅堂依旧会是宫廷街上乃至整个首尔地区最正宗的川菜餐厅!”大佬王面部表情不自觉地抖动一下,和乐淑娴对视了片刻,乐淑娴的神情平静而坚定。
     连母家小区黄昏景象,餐桌上几样精致的小菜。
    连母和葛奇凯相对而坐,连母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葛奇凯道:“师母,您尝尝这个,这可是您和师傅都最爱吃的。
    连母叹口气:“唉!我怎么就这么命苦,生了个缺心眼的傻闺女!你说吴琳玲是真糊涂假糊涂?你对她什么心思她能不知道吗?要不是等她,你早就成家了!她倒好,跑韩国去就不回来了!把你撂这儿了,这叫什么事!” 葛奇凯尴尬地笑:“师母,吴琳玲不是小孩子了,她肯定有她的想法,感情的事勉强不得。
    连母道:谁勉强她了?我看她是脑袋进水了!放着你这么个知根知底的好姑爷不要,她还想找什么样的?你说你,要本事有本事,要个头有个头!就说眼睛小点吧,男人要那么大眼睛干什么?” 葛奇凯苦笑:“师母,咱不说这些了。
    连母道:不行!不能再由着她了!回头她要给我领个韩国姑爷回来,我都没法向你师傅交,你马上去趟韩国,找吴琳玲去!”葛奇凯吓一跳:“去韩国?!不行不行!我这韩国话才学了没几句,到那儿就虾米了!”连母道:吴琳玲在那儿,你怕啥!你去又不用干别的,就把吴琳玲给我拽回来就行!” 葛奇凯道:“师母,这事回头再说行不?我这段时间也一堆事,想走也走不开。
    连母不高兴:“你不去也行!明天我就从这儿搬走!我也不回我那老屋了,我直接找张老三去!”葛奇凯迷惑:“张老三?”连母道:“就是养老院!人一进去就睁着双眼一张嘴,等着吃饭嘛!” 葛奇凯哑然失笑:“哦!这么个张老三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
    连母道:“你以为什么?”葛奇凯收起了笑容:“没什么没什么……连母道:“你到底去不去韩国?”葛奇凯道:“师母,我最近真走不开,我跟现在这饭店的合同下个月就到期了,下一步怎么办我还没想好,就算去韩国,也得等我先把这些事给处理完了。
     连母道:“正好!你呀,一边处理工作上的事一边办手续,两不耽误!”葛奇凯为难的:“这。
    连母道:“林飞啊,你就听我的行不?算我和死去的老头子求你了!”葛奇凯迟疑着,终于点点头:“好吧,我安排一下。
    连母高兴:“那就这么说定了!”葛奇凯无奈苦笑。
     首尔街头夜景,空荡的大街,闪烁的霓虹灯,有些凄凉的意味。
    安东可开着车,吴琳玲坐在副座,神情伤感疲惫,默默地看着窗外。
    安东可转头看了眼吴琳玲,关切地:“没事吧?”吴琳玲低垂着头:“嗯,没事。
    安东可温和地笑笑:“别太难过,回去好好睡一觉,尽快忘掉那些难过的事情吧。
     吴琳玲勉强冲安东可笑了下,没说话,扭头看向窗外。
    一闪而过的首尔街头夜景,这是一套两居一厅的单元房,是吴琳玲和另一个中国女孩道儿合租。
    道儿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打电话:“我们班里就有好几个男生家里是做生意的!你就放心吧妈,我不是找不着,我是不想找!”门口传来响动, 道儿急忙冲着电话:“我室友回来了!好了不说了,拜拜!”道儿刚挂了电话,吴琳玲开门进来了。
    道儿笑着起身:“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吴琳玲没说话,低垂着头朝沙发走过去,神情疲惫哀伤的样子。
    道儿打量了吴琳玲几眼:“怎么了吴琳玲?怎么不开心啊?”吴琳玲道:“我干爹,去世了。
     道儿吃惊:“你是说没锅堂的乐经理?他去世了?”吴琳玲黯然地点点头,道儿道:“怎么会这样!上个礼拜你还说朴经理的病好转了马上就能出院了呢!” 吴琳玲道:“是,谁都没想到,干爹他突然就。
    吴琳玲忍不住又哽咽起来。
     道儿搂住吴琳玲宽慰地:“好啦,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可别把身体给哭坏了!”吴琳玲哽咽着点头,古式建筑的酒楼门面,“没锅堂?金框黑底红字牌匾,大堂门口竖着“停业?字牌,周围饭馆林立,闪烁的五光十色的灯光,和没锅堂的清冷形成鲜明对比。
     经理室墙上,正中并排悬挂着“金勺奖?的锦旗以及乐老获颁奖的大幅照片,乐淑娴默默注视着照片中的父亲,医院病房里,身上接满监护仪器的乐老躺在病床上,乐淑娴坐在病床边,乐老紧紧握着乐淑娴的手,注视着乐淑娴,目光已经有些涣散。
     乐老微弱的声音:“淑贤,请务必将没锅堂经营下去,我可以被打败,但是,没锅堂不能被打败!淑贤,拜托了!”乐淑娴眼含泪水,喃喃地自语:“爸爸,请放心,淑贤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嘱托!不管多难,淑贤都会坚持到底!” 一辆高档大宇轿车驶来,在乐家门口停下,李会长从车上下来,朝乐家院门走去,一个负责接待客人的年轻姑娘慌乱地从院子里出来,险些摔倒,她叫游人。
     游人朝李会长深鞠躬:“东家老爷!”李会长面无表情地径直进了院门,游人依旧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遗像前的香炉上,三根快燃尽的香的烟柱发生了晃动,乐家众人和吴琳玲跪坐在灵位前,神情都很憔悴。
    李会长进来了,乐家众人愣了下,随即一起俯身行礼:“东家老爷!”吴琳玲有些好奇地偷眼打量着李会长,李会长鞠躬回礼,随即转向遗像鞠躬行礼,神情悲伤。
    李会长点燃三柱香,然后插进香炉,遗像凝视着来者。
     李会长缓缓转向乐家家人,目光落在乐淑娴身上,李会长道:“你是乐老的大女儿,淑贤?”乐淑娴道:“是的。
    李会长道:“我和你父亲是一辈子的朋友,只是近几年来往得少了一些。
    乐淑娴道:“我知道,常听父亲谈起您。
    李会长道:“听说你很能干,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大酒店的高管。
     乐淑娴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李会长。
    李会长道:“你为什么不帮助你的父亲?他对没锅堂的经营越来越吃力,如果有你帮助,他肯定不会这么疲劳。
    乐淑娴眼中有泪,但依旧没有说话,李会长深深地看她一眼,转向乐母。
    乐母躬身行礼。
     李会长回礼:“请节哀。
    乐母道:“谢谢东家老爷。
    李会长叹口气:“没锅堂的经营,以后就请您多费心了。
    乐母含泪哽咽地:“请放心,我们全家都会尽力的!”乐母带头,乐家众人又一齐向李会长行礼。
     李会长刚跨出大门,便迎上来。
    大佬王道:“李会长!”李会长道:“哦,王老板。
    大佬王道:“李会长是刚从中国回来吧?乐经理的事真是遗憾。
    李会长有些沉痛:“是,没能见乐经理最后一面。
    大佬王道:“请李会长节哀。
    李会长道:“谢谢王老板。
     大佬王道:“李会长事务繁忙,难得见您一面,不知道您能否赏光到小弟的店里小坐片刻?”大佬王道:“王老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跟我谈吗?”大佬王点头:“是的呢。
    突然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打断了大佬王和李会长的对话,两人不自觉地循声看过去, 一辆商务车停下,几个身穿黑风衣戴着墨镜的壮实男子迅速钻出车厢,摆出一副警戒的样子。
    稍后,穿着一身白色时装的模特一般的李旭海钻出车厢,他抖弄下衣服,当看到父亲,赶忙跑过来,他对父亲有着明显的敬畏。
    李旭海道:“爸爸!” 李会长不满地瞪着李旭海和几名手下,低声训斥:“混蛋,为什么要带这些混混过来!你以为自己是黑社会老大吗?”李旭海转身冲随从挥手:“都滚开,回到车上去!”随从赶紧灰溜溜地钻进车厢。
    李旭海谦恭地鞠躬:“爸爸,您这次去中国的旅行非常顺利吧?” 李会长道:“你先进去拜祭吧,其它的回头再说!”李旭海道:“对不起,爸爸,我忘了,到底是谁死了?”李会长有些怒意:“跟你说了几遍了!是没锅堂的乐经理去世了!”李旭海道:“对不起爸爸!可是,乐经理去世,和我有什么关系?”李会长沉着脸:“我们跟乐家是世交,他也是你的长辈,这点基本的礼节你都不懂吗?混蛋!”李旭海道:“是是!那,我进去拜祭了!” 李旭海答应着刚要走,又被李会长叫住。
    李会长道:“糊涂!有穿这种衣服拜祭的吗?去,跟你的属下换一换!”李旭海道:“是,爸爸!”吴琳玲道:“干妈,淑娴姐,你们都别太伤心了,保重身体,没锅堂还得靠你们呢。
    乐淑娴道:“谢谢你吴琳玲。
    吴琳玲道:“别客气,我得去影楼了,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给我打电话。
    乐淑娴鞠躬:“好的。
    给你添麻烦了!” 吴琳玲起身朝门外走去,下人的声音:“李旭海先生前来吊唁。
    吴琳玲愣了下,注视着李旭海从自己身边走过,迟疑了一下,出门去了。
    乐家家人对来者鞠躬,穿着黑西装的李旭海直奔到遗像前,跪下磕头后,然后面对乐家跪坐下来,致礼。
    李旭海道:“我叫李旭海,是李会长的儿子!”乐淑娴鞠躬致礼:“谢谢李先生。
     李旭海回礼:“请各位节哀顺变。
    李旭海和乐淑娴抬头对视了一眼。
    李旭海一时呆怔起来,显然被眼前的容貌吸引住了,又情不自禁地:““哇,好漂亮的淑娴!”又醒悟般地拍下手:“哦,我明白了!”他顿时忘乎所以,显出欢欣鼓舞的样子,身体往前一挪,抓住乐母的手:“大婶,以后请多关照!”又转向乐淑娴,拉住她的手:“淑娴,以后请多指教!李旭海不会让你失望,拜托了!”然后挪到乐淑慧跟前:“妹妹叫什么名子?” 乐淑慧道:“我叫乐淑惠。
    李旭海道:“哦,好漂亮的乐淑惠!以后你就叫我李旭海哥哥吧!”又转向乐淑伟。
    乐淑伟怀着厌烦的情绪抢话:“我叫乐淑伟!”李旭海热情地拍下乐淑伟的肩膀:“哦,好棒的小伙子!”又拍下乐淑伟的面颊:“多时尚的发型,身边一定有不少女孩子吧?”乐淑伟躲避一下,显出更加厌恶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