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很肉不停的做很粗暴小说

2021-10-14 09:59:23情感专区
或许是因为这里名为青河吧!那个时候,旅途困顿的她看着城门上斑驳的青石砖上书的青河二字,很久没有笑过的她嘴角挂起了一抹淡然的笑,让一旁跟着她许久的荀很是诧异。
她也没

 或许是因为这里名为青河吧!那个时候,旅途困顿的她看着城门上斑驳的青石砖上书的青河二字,很久没有笑过的她嘴角挂起了一抹淡然的笑,让一旁跟着她许久的荀很是诧异。
    她也没有料到,只一个青字就让心里荒芜一片的她产生了那么一点点温情。
    之后再寻找暂时落脚的地方时,有人不吝的帮助又让她对这个小小的城镇产生了许多的好感,于是,她在这个小镇定居了。
     以前在漫无目的的流浪的时候,也曾短暂的停留过,只是这次停留的时间格外的长罢了。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会让她有很大的情绪上的变化,已经很久了,很久没有笑过,更别说流泪了。
    时间的流逝模糊了所有,她甚至有些不记得她现在到底多大,时间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或许只有煎熬吧!她无法停止这种无休止的折磨,最起码她自己没有办法做到。
     有时候她会想,对于她来说,生命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人世间总是活的匆匆忙忙的人,他们没有很多个十年,他们总是活得忙碌,为了生活奔波着。
    可是她有,她有很多很多个十年,她总是希望时间过的快点儿,再快点儿。
    可是,时间过的快慢又有什么区别呢?时间在她是身上是停止的,可能是她自己快受不住了。
     她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有些柔弱,可是内心却又异常坚强的人,她总是倔强的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可是对于那件改变她一生的事,她是真的有些后悔了,在已经过去了这许多年之后,她终于承认自己后悔了。
     她依然呆在这个即使呆了十年却还是让她有陌生感的城镇,她享受这里的宁静平和却又无法融入这里。
    在这片苍洲大陆上,有什么地方是适合她也让她能放开身心融入的呢?也许没有的。
     十年了,青河镇还是依旧那么似诗如画,小镇中间有一条小河流过,两岸都是青灰色的房子,马头墙,青灰瓦,院子的围墙也并不高。
    河两岸是用青石板铺成的路,可以并排行驶两辆马车,并不很宽敞却也不拥挤。
    可真真是小桥流水,印花蓝布,青瓦白墙,临水街道,比那名家的水墨画要美上三分。
     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云姝萱。
    她还记得,那句温柔的话语。
    “姝代表着美好,而萱则是一种忘忧草,姝萱要活得快乐无忧才当得这个名字呢!” 虽然姝萱与快乐无忧没有什么缘分,可是她却也不想自己的生活太过压抑,说起来她也不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她也会逃避,借着青河平淡安宁的生活逃避她不想面对的所有。
     姝萱很是喜欢这个地方,青河镇四季如春,气候很是宜人,这也是她呆的最久的一个地方。
    她最喜欢在午后温上一壶青梅酒,再配上一碟自己腌制的青梅。
    这都是她在去年农历三月初三的时候亲自去后山采摘的青梅做成的,一小半做青梅酒,剩下的全部腌制成蜜饯。
     当然,姝萱也不是每天都吃着这个,青梅酒固然对人好处很多,可是每天喝却也会让人很快厌烦。

    在不同的时节,她总是会酿不同的酒,桃花酿,桂花酒,菊花酒,只要能酿酒的花她都不会放过。
    用花酿制的酒,其味清凉甜美却又不乏花的馨香,又有许多药用效果。
    不仅是姝萱,青河的人们都有酿花酒的习惯,只是对于姝萱来说,酿酒只是一种喜好而不是习惯罢了。
     而此时,正值六月,天气难得放晴,姝萱自然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能享受一下的机会。
    挖开去年埋在院中的老槐树下的青梅酒,打上一壶。
    拿出竹制的桌椅摆在院中阳光较好的地方,姝萱温上青梅酒,拿起一颗青梅扔在嘴里,然后随意的躺在藤椅上,乌黑的长发霎时铺满藤椅,如海藻般的长发,柔顺又富有光泽,这或许算的上是姝萱身上最为出彩的地方! 荀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姝萱也不过多限制荀。
    荀不是人,是一只猫,一只全身纯黑不加一丝杂色的猫,而且是一只会说话的猫,好吧!其实说是猫妖也不为过,毕竟普通的猫也不过十到十五年的寿命,最长也不会超过二十年。
    而荀,姝萱也不知道它有多大了,在姝萱第一次见到荀的时候,荀就已经像现在一般大小,只是不会说话罢了。
     可想而知,当荀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时候,姝萱有多么的惊讶,不过她并没用被吓到。
    她自己就已经是个怪物了,养个小怪物也没什么可稀奇的。
     是的,她是个怪物,曾经有许多人这样骂过她,她到现在还能记得那次人们的暴动,他们大声咒骂着姝萱,甚至请来蹩脚的道士设坛做法准备把她一把火烧死。
    而那时的姝萱被绑在火刑架上,内心一片冰凉,她第一次被人背叛,被一个她相信的人背叛。
    那个让她感到过温暖的小女孩,那个总是叫她姐姐的小女孩。
    直到现在,姝萱还能忆起那个女孩无邪的面容,清澈的眼眸。
    可就是这样一个她以为很是单纯的孩子,亲手将红颜逝放入了她的茶中,并端给了她。
    红颜逝是一种由十种毒花制成的毒药,虽然十种毒花都鲜妍美艳,可是制成的红颜逝却无色无味,无药可解。
    当知道那毒是红颜逝的时候,她也惊讶过,这世间竟还有这毒,不是早应失传了吗?可是她却也没能想太多。
     姝萱是知道的,知道那茶中含有剧毒,却还是慢慢把那杯茶喝光,一边喝一边死死盯着那孩子的眼睛,可是那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清澈无邪,有的只是一片如水般的深不见底。
    那个孩子那个时候多大?也许是八岁,或九岁?姝萱已经不记得了,只是那么小的孩子竟然会有那么深的城府,让她心惊不已,却也无限悲凉。
     姝萱一直不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会恩将仇报,不过不重要了,有的时候知道原因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真的很可怕啊!”陷入回忆的姝萱无意识的喃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