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全目录阅读

2021-10-14 09:47:54情感专区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也就不会有以后!秋风落叶,落叶归根。
一切最终也能各安天命,如果世间还有缘分,如果江湖还有道义,如果温暖还尚在人间,那这对离人,中能相见。
无论生死,无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也就不会有以后!秋风落叶,落叶归根。
    一切最终也能各安天命,如果世间还有缘分,如果江湖还有道义,如果温暖还尚在人间,那这对离人,中能相见。
    无论生死,无论平安。
     明明天气晴好,却总让人觉得阴沉沉的。
     那感觉让人觉得很奇怪,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似乎时刻在提醒那些无聊的人,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却是这样的天气,让清清茶馆内的人增加了不少。
     “听说了吗?西街的赵家一夜之间被人杀光了全家。
    ”魁梧男子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着众所周知的事被谁偷听到似的。
     “可不是,半夜的惨叫声呐,连隔壁街的赫大叔都听到了。
    ”邻座的人答应着,无聊的关心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是啊,那血腥味哟,打大门前经过都能闻得到,可真是让人作呕。
    ”又有人前来搭讪,三个人凑到一桌,神色全搜乖乖的。
     “嗬,你还敢去赵家门口?”邻座的惊讶的喊道。
     “我那时可不知道,要知道,打死我也不打那过。
    ”那男人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话的真实性,说话间竟打了两个寒颤。
     “听说那赵府十几年前可是安府,后来也是被灭门了,你说可是那房子风水不好。
    ”那人眼里有些晦暗的神色。
     “安家?”邻座的人似乎想到了什么。
     “谁说的?我可是听我衙门里的兄弟说在现场留下了一朵红梅,红梅知道吧?大家可是忘了昨儿个是什么日子了?”说到红梅时,那魁梧男子压低了声音。
    ” “昨日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红梅?那不是?”突然间,脑子里闪过什么东西。
     “说不得,这可说不得呀。
    ”魁梧男子拍拍胸脯,刀割小眼四处扫了扫。
     “这安家是哪家?” 此时,一个其貌不扬的外地小伙靠了过来。
     安家的事大伙都觉得不吉利,但又想在外地人面前炫耀一下,便细细说了起来。
     “安家?兄弟是外地来的吧。
    说到这安家,那话可就长了。
    ”小伙眼里一阵狡黠,连忙给几位添了酒。
     只见年轻小伙憨憨一笑,露出两排牙齿,“没事,大叔你慢慢说。
    ” “这安家,当然可是咱们江南的望族大家啊,安家当家安岳善经商,家产万贯又乐善好施,颇得咱们江南人的尊敬。
    ”大叔慢慢的说 江南安家,家主安岳,俊美无双,娶得圣手丁善水的独女丁无香为妻,那丁无香生的柔美,与安岳夫妻伉俪情深,可是羡煞了旁人。
     后来,无香夫人得一女,小小姐长得水灵灵的,看着就讨人喜欢!她很是得安岳夫妇的宠爱,一家人生活三餐饱足,那叫个美满啊! 文贵妃亲兄长文刑来江南,一次他偶遇了无香夫人,竟被无香夫人的美丽所折服,就想强纳无香夫人为妾。
     安家本就是江南富豪,那文刑自是及不上的,便许以权利,后又以安家一百二十几口人性命逼迫,安家夫妇不受胁迫,请来了丁善水,丁善水只得了无香夫人这么一个女子,那可是他心尖上的肉,听得自家女儿被欺负,便狠狠的将那色鬼文刑给教训了。
     文贵妃得知便不依不饶,那时她正得宠,在皇帝耳边吹枕边风要皇帝处置安家。
    安家虽无出仕,但在朝廷还是有人脉的,再加上安岳这人平常乐善好施是个有名的大善人,后来这事便不了了之了。
     原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安家也可以过上安稳日子了,可惨剧就这么发生了。
     八月十五,月圆之日,合家团圆之时。
     安家也是一片和乐,安岳给府里下人每人发了些碎银子,然后拥着娇妻抱着女儿,吃饼赏月。
     那可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粉嫩粉嫩的脸颊能捏出水来。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好像一切不安都会逃得远远地。
     丁无香正和夫君说着离家多年未归的儿子近日便能回家了,到时候就真的一家团圆了,安岳满脸的温柔笑意。
     而变故就这么发生了,一群黑衣蒙面人突然闯了进来。
     他们一进门什么都不说就开始杀人,安岳见来人不善,知道今日安家是难逃一劫,他把女儿往妻子怀里一塞。
     “无香,你带着女儿走,快走。
    ”他话里满是狼狈的镇定。
     “夫君,这时候我怎么能弃你而去?”无香声里有些哽咽。
     “无香,快走,今日我安家肯定难逃此劫,你带着可心一定要逃出去,然后去找可文。

    ”安岳温柔一笑,脸上尽是难舍,“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自己——” “不,夫君。
    你忘了当日我们在月前许下的誓言了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挈阔,与子成说。
    夫君,我们说过生死永不分离的。
    ”眼泪就这样涌了出来,摔倒在地上。
     月是那样圆,那样皎洁。
    但如此皎洁的月光怕是有些人再看不到了。
     “无香——”突入而来的哽咽呛住了他的喉咙,什么都说不出。
     “夫君,你不必再说什么,我是不会独活的。
    ”丁无香紧咬牙关,硬下心肠将小女儿交给自小跟着自己的嬷嬷,“香嬷嬷,可心就交给你了,若能逃出去,请你不要告诉她这些,不要报仇,我只希望她能开心的活着。
    ”无香夫人说着。
     而从小被人捧在手心的可心哪见过这样残暴的场面,早已吓得不能言语。
     “小姐,你放心,嬷嬷就是死也会保住小小姐。
    ” 她留恋的看着小女儿那张玉雕般的脸颊,突地将香嬷嬷往后一推,“快走。
    ” 她握剑上前与丈夫并肩作战,安岳见妻子如此坚定也不再强让她离开,他们成亲以来从未分开过,他也舍不得独留妻子一人在这世上无人如他般对她关怀照顾。
    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相信没有他们孩子们也可以过得好。
     “留夫人性命,其他的格杀勿论。
    ” 他们像割麦子般割着别人的脑袋,却丝毫不肯伤害丁无香。
     “夫君。
    ”无香紧张的喊 丁无香眼看着黑衣人的剑穿着丈夫的胸膛却无能为力,她向前抱着安岳滑落的身子,使劲的用手堵住他胸膛上血洞却怎么止不了血,而那些可怖的红色却无休止地从她的指缝间溢出,流下。
     “无香,我要先走一步,对,对不起。
    ”他费力的抬手想要抚上她的脸庞。
     “不,夫君,我们会一起走的,早就说好了不是吗?”她一手抓住安岳的手贴在脸上磨蹭着,一手举剑,狠狠的、毫不留情的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无,无香,你这——这是何苦?”无香的夫君说 “夫君,这辈子无香最大的幸福便是嫁你为妻,我很满足了,只可惜,只可惜不能再见可文一面。
    ”她抱着他一起倒在了地上,脑海里是儿子童真的笑脸。
    但这一切却只能成为今世的泡影,一片红色,将今世的美梦毁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