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快说我和你老公谁厉害)在线阅读

2021-10-13 15:09:57情感专区
微风拂过,吹在这片大陆上,天凤王朝,这片大陆的最强盛王朝之一,这里女子为尊,在这片异界大陆,开启的未来会是如何 话说这天凤王朝虽然是众国之中最发达的国家,表面上风平浪静、国泰

微风拂过,吹在这片大陆上,天凤王朝,这片大陆的最强盛王朝之一,这里女子为尊,在这片异界大陆,开启的未来会是如何 话说这天凤王朝虽然是众国之中最发达的国家,表面上风平浪静、国泰民安,实则暗地里波诡云谲,各方势力互相牵制才得以安定。
    其中以赵相国、赵太后为首的赵氏一派势力庞大、在朝廷中关系盘根错节。
    新帝登基前只有大将军魏明静率领的魏家军、中书令司马侯等能与之相抗衡。
    而羲王姬凤天的归来,虽则气势上打压了赵氏一族,但以往羲王生性淡漠、向来不喜结党营私之事,因此各方势力均在观望。
     初春的煦风吹淡了寒冬残留的凛冽气息,皇城麓翊城内宽阔整洁的大道两旁,嫩柳抽新绿、莺燕竞争鸣。
    “草色遥看近却无,绝胜烟柳满皇都”正是此景。
    而新帝登基后赋税减征,商贩们更加活跃起来。
    麓翊城内主大道是荣盛大街,两旁各色招牌随风飘摇,街上叫卖声此起彼伏、行人络绎不绝,一派富庶兴盛气象。
     羲王府所在的朱雀大街紧邻荣盛街,但街上安静了许多,因为这条大街上居住着当朝两位贵人:羲王爷和中书令司马侯。
    谁有胆子在这两位的府邸前摆摊叫卖?两座府邸分别在朱雀大街首尾,但毕竟也算得上是邻居,羲王爷和司马家风流倜傥、才情横溢的独生女司马幽竹还是有几年交情。
    这不,司马幽竹一大早便跑去了羲王府,拜会这位好久不见的故友。
     殿内正堂上的黑檀木八仙太师椅前,一名侍女正跪在地下,双手高捧起铜质鎏金水盆,旁边是王府的管家晋轩端着漱口茶、青盐和丝巾,羲王爷姬凤天则不紧不慢的在洁面刷牙。

     司马幽竹闲适的斜倚在王府偏殿的榻上,保养甚好的素手中捻一上好紫砂茶盅。
    “阿风……”司马幽竹刚一开口,便遭到了晋轩一个白眼。
     司马幽竹含笑打趣道:“羲王爷,你瞧瞧你府上的晋大管家越发了不得了。
    放眼这麓翊城内,哪家府上敢让一介男子当管家?知道的说你是信任云落、晋轩两姐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重口味,看上这个小辣椒了呢。
    ” 姬凤天早已习惯了她的一天到晚没正形,只是拿起丝巾、擦干那如玉般脸庞上的水珠,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地下跪着的侍女头垂的更低,生怕嘴角的笑容让这位晋大管家看到。
    待到姬凤天洗漱完毕,便急急退了出去。
    旁边晋轩早已脸颊飞红,一双凤眼似恼似嗔的瞪着榻上的女子,道:“回禀王爷,奴家久闻司马大人的大名,听闻大人任礼部正六品主事。
    此时不去礼部点卯,想是我朝天子圣明,勤于朝政,所以下面的官员都清闲得很……” 司马幽竹升了这个官职两年,确实勤恳有加。
    只是因这几日羲王爷称病在家,自己也偷了几天懒没去点卯,却对母亲司马侯美其名曰“陪伴王爷”,实则也只今日来到访了一次。
    面对晋轩的明朝暗讽,只道:“一个小小男儿不懂朝政就不要乱说话。
    要不阿轩你去当这个礼部主事可好?”晋轩撅着嘴不答话。
     司马幽竹品一口茶,赞道:“王爷不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府里的雪顶含翠清冽悠香,咱们这小门小户的哪有机会品上一品呢!”姬凤天瞥了她一眼,笑着转问晋轩:“阿轩,我记得在皇城里只有一户府邸中种着极其珍贵的金钱绿萼梅花,连皇宫中都不曾有,是在哪里来着?”晋轩得意的看着司马幽竹,朗声道:“那不正是中书令司马大人的府邸吗?而且这金钱绿萼梅花极为难养,耗时耗力,小户人家怎养得起啊。
    听说年前连皇上都亲移鸾驾,去司马府上赏梅呢!还御赐对联:雪里红梅,雪映红梅梅映雪;风中绿竹,风翻绿竹竹翻风。
    ” “呦,瞧瞧,晋大管家好生的才华横溢!这哪里像是羲王府的下人呢?”晋轩瞪了她一眼,出门传膳。
     姬凤天整了整衣衫,微微笑道:“司马大人一早到我这羲王府里,是为着蹭茶吃还是蹭饭吃?”“哪里哪里!多年不见,我可是对王爷朝思暮想。
    不过王爷回到京城后一直忙着应付各路前来拜会的官员,现在都开始称病不上朝了,也没空看看咱们这麓翊城的新变化。
    我于心不忍,决定今儿陪着王爷在这城里逛逛。
    ”这司马幽竹可是京城中出了名的“话痨”,于是姬凤天的早餐就是在她滔滔不绝、口水与唾沫齐飞的八卦中艰难的吃完了。
     “阿……”看到旁边晋轩条件反射似的瞪眼,司马幽竹咽下了那个“风”字。
    “王爷,你不知道这麓翊城中还出了一件奇事”。
     见姬凤天脸上丝毫未流露出好奇的神色,司马幽竹厚着脸皮继续绘声绘色道:“王爷的棋艺可谓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可我认识的这个妙人,棋艺恐怕不在王爷之下啊。
    而且他不仅玲珑心思,还弹得一手好筝。
    白纱蒙面,但也能隐约看出其倾国倾城的容姿,引得多少痴女子前来。
    据说他放言只有遇到意中人才会将面纱摘下……”此后司马幽竹极尽溢美之词形容那位神秘人物,此后千余字不再赘述。
     晋轩见她说的口沫横飞,讥讽道:“听闻风流倜傥的司马小姐常眠花宿柳,流连于八大胡同。
    据说前几日还因为一名艺倌和赵相的二女儿起了争执,难道就是这位戴面纱的男子?” 司马幽竹笑言:“这倒不是。
    咱们这穷酸人家每个月拿着朝廷的百两俸禄银子,哪能够去得起这种奢华之地?” “司马大人的俸禄银子其实不少。
    只是花的不是地方,自然就觉着少了。
    ” 面对晋轩的打趣,司马幽竹面色一哂:“晋大管家似乎很是关心我的私事呢。
    难道是对我有非分之想、拈酸吃醋了?” 晋轩又羞又气,知道自己斗不过这位巧舌如簧的司马“话痨”,只能恨恨的离去,安排王爷今日出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