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从头做到尾的纯肉NP文 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2021-10-13 15:06:30情感专区
洛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法院,没有丝毫的留恋,转身的瞬间,一滴清泪悄然落下。
“周世安,别怪我,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长痛不如短痛,早点结束对你我都好。

洛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法院,没有丝毫的留恋,转身的瞬间,一滴清泪悄然落下。
     “周世安,别怪我,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长痛不如短痛,早点结束对你我都好。
    ” 此刻,周世安一脸的颓然,虽然知道结局已经注定,但是他就是想不顾一切的挽回,哪怕只是一副躯壳。
    周世安穿着黑色的西装,笔挺的西裤,崭新的雪白衬衫,但是光鲜的一切都掩盖不了眼神中的不甘和屈辱。
    虽然知道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但是他知道,他的确配不上她。
    当洛离离开法庭大门的刹那,周世安紧握的双拳颓然放下。
     法庭外寒风萧瑟,街边的法国梧桐早已换上了金装,枯黄的叶子随风飘下,仿佛给人带来了更为彻骨的寒意。
    A城的冬天来的特别早,不知为什么洛离总是感觉的身上不断上升的寒意,她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大红色新款阿玛尼冬装,一双10cm的高跟鞋把她的美腿衬托的更加纤长,尤为显著的是她脖子爱马仕丝巾很手上的最新款路易威登,无不表现出她是一个有钱的女性。
    非常有钱!尽管如此精心准备,没想到还是很冷,真的很冷,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
    她的高傲不仅来自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和魔鬼的身材,她还是英国伦敦大学经济学院硕士。
    一副无懈可击的皮囊加上一颗不笨的脑袋,她自然拥有足够骄傲的资本。
    她快速走到自己的黄色甲壳虫里面,开好暖气,望向庄严地法院,摇摇头无奈一笑。
    随即将车子掉头转向开向自己的别墅。
    她开车很慢,不是很慢,是非常慢,一双美目紧紧盯着前方,生怕有一辆不知名的车子开过来把她撞了。
     但是如果你认为她不会开车的话见过她飚车的人一定会说你一句:“你丫的不是开玩笑吧?老子不和陌生人开玩笑。
    ” 洛离最这样不紧不慢的开着,突然,一个陌生青年男人跌跌撞撞的向她车子撞来,她急忙刹车,微微皱了皱眉,下车看看那男人的情况,死当然不会死!如果会死的话,你用一根面条也可以上吊自杀了。
     下车一看,那男的满脸血迹,屁股坐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体离车子还有一段距离,洛离心想:“这么慢也可以撞成这样?我可以去买六合彩了,估计也能一次见红。
    ” 她微微瞥了眼那男的,见他脸色透着不自然的红晕,脸颊肿的好高,鼻血流了满脸,只穿了一件线衫,不过还被拉扯的不像样,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见他狠狠的盯着对面冲过来的一群人,那些人手上都拿了棒球棒之类的木质武器,朝他冲过来。
     她用脚踢了踢了那男的小腿,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还没死就上车!”那男的二话不说,爬起来打开车门就上了副驾驶位,“后面。
    ”洛离挥了挥手,那男的无奈只好转身下车到后面的位置,因为车子没有关闭引擎,洛离把油门踩到底,马达的轰鸣声彻底盖过了那群打手的叫嚣声呼啸而去。
    其中,一个黄毛愤怒的把棒球棒摔在地下,骂了一句:“妈的,又让这小子跑了,怎么向卓总交代呢!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卓总也不希望他儿子躺几个月医院吧。
    兄弟们,事做完了,我们一起去天上人间HAPPY去,今天你们黄毛哥请客,哈哈哈!”随即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欢呼声! A城市医院,作为A城最有名的医院,它不仅拥有最先进的仪器和设备,最顶尖的医学教授和专家,更有用全市所有医科大学尖子生的人才贮备,实力可见一斑。
    人气最旺的医院当然有其足够和骄傲的地方。
     不过让卓云林纳闷的是,这个看上去很漂亮的女人,不,是非常漂亮的女人,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什么来着,哦,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带他来这?他仅仅是鼻子出血,脸被人打肿了而已,说起来被一个美女看到自己这样一副怂样真忍不住憋屈。
    卓云林也纳闷了,他刚从噬魂酒吧熬完夜回来就遇上了那样一伙人,二话不说直接开打,一点反应的时间也没有,更别说找帮手了,他正在想最近有等罪过哪些小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来。
    索性不想了,偷偷打量着这位有史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她的侧脸格外精致,头发卷曲盘起,大红色外套显得她格外妩媚,一双雪白纤细的手握着方向盘,手指甲没有涂万恶的指甲油。
    卓云林点点头,仿佛欣赏自己创作出的完美艺术品。
     只听了那位美人转过头对他甜美一笑“好看吗?”卓云林重重的点了点头,就差流口水了。
    他使劲吞了口口水。
    由衷的赞叹,人间尤物啊!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虽然洛离早已经习惯了众人惊艳目光,但是想卓云林这种赤裸裸的她还真没遇见过,她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这莫名其妙感觉让她无法安静下来开车,不由得呵斥了一句。
    卓云林收回了一直停留在美女身上的目光,细细的打量着车内的装饰,全是一些小娃娃之类的。
    Hellokitty居多。
    不过车内的真皮座椅让他感觉的很舒服,虽然自己家里不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有钱,好歹法拉利,迈巴赫什么的自己都有幸碰过,不过和自己的老子闹翻了以后就男的开好车了,不过甲壳虫这类女性车也确实入不了他的法眼。
    开奥拓也比开女人车好吧!卓云林贱贱的想着,不住的点头,洛离看他不停的对着她点头,以为他脑中想什么坏东西,随即一转方向盘,加速,急刹一气呵成,直接把没系安全带的卓云林甩下了座位,这让她心里稍稍出来恶气。
     “你干什么?谋杀亲夫啊?”卓云林从座椅下面爬起来暴吼,洛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没有意识到他说的富有歧义一句话,继续开车找医院的停车位。
     今天是星期天,人特别的多。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个位子将车停下。
    洛离打开车门,下车,对已经下车的卓云林道:“去医院挂号,好了之后叫我,我在等候室等你,付完钱之后我们就两不相干了。
    ”其实洛离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只是今天法院的宣判对她的影响很大,纯粹是下意识的行为救了卓云林,带他来医院也仅仅是出于她不多的良心而已。
    卓云林倒也没有矫情,只是点了点头顶着两只熊猫眼去医院挂号去。
    人不是一般的多,等卓云林挂到号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医生看他没有多大状况,没有骨折也没有实质性伤害,只是脸部受了点轻伤,背上挨了几棍子,但好歹是年轻人,受得住,于是开了几幅跌打损伤的药给了事。
    此时已经临近上午12点,卓云林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差点没把自己的手当熊掌给啃了。
     他一眼谄媚的看向洛离:“这位小姐怎么称呼?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卓云林,卓云林的卓,卓云林的云,卓云林的林,今年26岁,身高178cm,汉族,家庭住址,A城新龙佳苑10号别墅,未婚,有几个女朋友不过在你出现的刹那就已经分手了,好吧,我承认我先说的是我饿了,能不能请我吃顿饭,顺便留个电话号码什么的就更好不过了,哈哈。
    ”洛离小嘴微微张开,满脑子黑线!就没见过这样无耻的人,为了让我请吃一顿饭,至于把女朋友都给卖了吗?不过卓云林这个名字不错,至少不俗!洛离无奈的点点头,淡淡的跟他说了一句:“走吧!” 他们来到一家装修豪华的西餐厅门口,但是洛离考虑到自己身边这位男性的特殊状态,想想还是算了,但是到了门口,服务生已经向他们点头致意了,洛离感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此时,卓云林突然冒出:“刀叉什么的用起来也太麻烦,而且外国的东西多半华而不实,我们还是换地方吧。
    ”洛离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转身走向了另外一家看起来很精致的中国餐馆。
     一进门,没有漂亮的迎宾小姐,只有一副偌大的屏风,屏风的样式看起来很古老,却又不失古朴灵动的韵味,屏风分为四块,分别为梅兰菊竹四君子。
    洛离两人绕过屏风进入大堂,一位女服务生带着温和的笑迎面向他们走来,问道:“请问两位有预约吗?” 洛离歉然的答道:“没有,怎么没位置吗?” “有,请问就是两位吗?需要包间还是大厅”尽管大厅都有丝帘隔着,但是在别人的目光注视下吃饭始终没那么舒服,洛离转过头了询问卓云林的意见,只见这个混蛋一直盯着前面一桌美女的腿看,尽管隔着丝帘,但是仍然看的津津有味,恨不得把那个该死的丝帘扯下来,顺便那位美女的丝袜扯掉就更好了。
     洛离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转过头来死命的压着怒气和服务生说:“包间吧!”服务生了然的点了点头,“请跟我来。
    ”洛离一把扯过卓云林跟上女服务生,卓云林正看的过瘾,突然被别人扯走了当然不爽,刚想埋怨几句,但是看到洛离那快要杀人的目光,连腹诽的勇气都没有了。
    洛离似乎很满意这个效果,嘴角略微弯了一个弧度。
    当然这一幕连理她最近的卓云林都没有发现。
     来到了包间,服务生不等洛离说什么就把菜单交给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完美女性,自动忽略了卓云林的存在,连服务生他自己也想不明白,那个看上去很脓包的家伙怎么和这样一位大美女共进午餐。
     实在是暴殄天物啊!当然这些话她可不敢说出口,安安分分做好自己工作就行了。
    洛离一看装修风格就知道这餐厅肯定有为数不多的情侣包间,关键自己所处的包间就是,因为整间包间就两个座位,傻子都知道用来干什么的。
    洛离知道服务生误会了他和卓云林两人的关系,但她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因为实在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再说,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洛离拿着手中设计很用心的菜单,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处于礼貌他还是把菜单交给了卓云林,卓云林心里是偷着乐啊,直叹这里的服务员有眼力,连他们这层关系都能看出来,不错不错。
    赞赏了看了他身侧女服务员一眼。
    霎时,女服务员的脸就红了,卓云林愕然,自己的眼神什么时候这么有侵略性了?卓云林拿到菜单后,弱弱的问了洛离一句:“不管什么都能点吗?” 洛离心想,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混蛋,早吃完早滚蛋,太丢人。

    “可以”洛离恨恨的答道。
     “哦,那我就随便点几个吧。
    服务员,来,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再加一个这份汤,够了谢了!”女服务员快速的记了下来对着消费单答道:“请问是西湖醋鱼,得汁鸳鸯筒、芝麻凤凰卷、七彩冻香糕和宋嫂鱼羹对吗?” “嗯。
    就这么多了!”说着,女服务员就关上门退出去了。
    洛离听到他点的这些菜微微点头,至少这位让她不反感的男性没有点什么鲍鱼、鱼翅之类的俗物。
    这时包间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气氛顿时有些微妙,卓云林平时那些和女孩子们的花言巧语现在一句的说不出来,只是四处乱看缓解尴尬。
    而洛离平时也不怎么太爱说话,所以两人出奇的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洛离觉得她临近崩溃的额边缘,顿时敲门声想起,洛离悄悄的松了口气。
    答道:“请进。
    ” 当然还是那位女服务员,这是洛离越看她越觉得顺眼,救命恩人那,不然当时她就得窒息了,那气氛实在太压抑了。
    那位女服务员说道:“不好意思,你们的菜已经上齐,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不用了,谢谢!”尽管洛离百般不愿意在这么个暧昧的环境下吃饭,但是咬咬牙还是让服务员离开了包间。
    卓云林此时也十分的郁闷,本来想说点什么缓解他们俩之间的尴尬,可是话到最边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怪你自己长得太过惊世骇俗了,卓云林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这家餐厅的才确实不错,所以菜必须得色香味俱全,光看这菜的颜色和品质还有那是不是的香气,就已经赢得了洛离为数不多的赞赏。
    心想下次可以带自己的死党邵雨过来一起吃吃饭了。
    她尝了一口得汁鸳鸯筒,轻轻一咬,里面鲜滑的汁液就流了出来,味道很不错,外层的蛋卷也很稣软,特别是汁液包裹着的里面的山药猪肉馅,既营养又美味。
    这味道绝了!洛离知道,这么一道菜材料需要选上好的五花野猪肉,不能是家养的,不然猪肉鲜美的味道就出不来,而且鸡蛋必须是农村土鸡下的蛋,连汤汁都需要熬上几个小时。
    加上精致的手法和厨师高超的厨艺,才将这么一道上好的菜肴做出来。
    只要肯花时间,心思和努力,就一定会有成绩的,就行她自己一样,在股市拼搏了几年,如果仅仅靠一张脸蛋的话,她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沦为男人的玩物了!洛离胃口很小,每道菜都是浅尝辄止,再不能多下一分筷子。
    反观卓云林,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得汁鸳鸯筒是一口一个,反正他不怕噎着,奇彩冻香糕使劲往嘴里塞,能塞多少塞多少。
    整个一个饿死鬼投胎。
    洛离看傻了,她从没见过有那一个男性敢这样和她一起吃饭,以前大多数男性和她吃饭的时候那个叫规规矩矩,吃饭斯文,谈吐优雅。
    哪像卓云林这么一个和乡下来的土包子似得。
    她开始怀疑他所说的住在新龙佳苑10别墅是不是真的了,那可是富人区,不是说她买不起,不过真要买,还真得让她肉痛好一阵子!洛离放下筷子,静静的看着他狂野的吃相,这样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流氓地痞?富家公子?还是低俗的色狼?洛离第一次看不明白这样一个心思玲珑的男性。
    但要说好感,就一点都没有,纯粹是对一个自己看不明白的男性的好奇而已,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