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和学长做完身体还连在一起)全章节阅读

2021-10-13 15:03:36情感专区
可是人家说富不过三代一个家都是如此何况是国,更不用说缪昱帝司空鸿宇这种第四代的败家昏君了。
于是在外族人看来热闹繁华的缪国背后其实阴暗凶险。
连老百姓都苦不

可是人家说富不过三代一个家都是如此何况是国,更不用说缪昱帝司空鸿宇这种第四代的败家昏君了。
    于是在外族人看来热闹繁华的缪国背后其实阴暗凶险。
    连老百姓都苦不堪言。
     “爹,爹。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要去青楼,爹。
    ”在风雨交的夜晚,一位女子含泪跪求父亲救命。
    可是狠心的父亲并无半点怜悯之心,他一把拽起她的衣角将亲生女儿当畜生一样交给了那帮凶狠的男人。
     那帮男人恶狠狠地说道:“这是三百两银子,这是卖身契快画个押吧。
    ” “好嘞。
    ”姓王的男人看见银两就像看见亲娘一样两眼直冒光,抓起笔三下两下就签好了字。
    姑娘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签下了卖身契。
     “天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呜呜” 为首的男人说道:“你呀,也别怪我们狠心。
    要怪就怪你那个狼心狗肺的爹,要不是他沉迷于赌也不至于到卖女儿的地步。
    不过你放心,你的四个姐姐都在青楼里,很快你也要去那里了,这样你们就可以团聚了。
    哈哈――” 男人奸笑让人作呕,王满川没想到四个姐姐都在青楼里。
    青楼是什么地方去了那里哪还有好日子过。
    不行,不行,我不能去那里,死也不能去。
     王满川一路上都想尽法子逃跑,可是那些男人像是长了心眼一样一个个盯得死死的,根本没有机会逃跑。
    就这样他们成功地带着她去了秋夕苑。
     一位叫红妈的老鸨看见他们来了连忙迎上去:“几位爷又来送人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眼光瞟了瞟低着头衣衫褴褛的王满川。
     “哎呦我的妈呀,你们几位大爷真是太亏待我们秋夕苑了,这么个瘦不拉几的姑娘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的,放在这里岂不是砸了我的招牌?哼。
    ”红妈撇着嘴准备离开。
     男子放下了刚才那副威武的样子卑躬屈膝地说道:“红妈,这年头生意难做。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已经不错了,再说了以您那化腐朽为神奇的手艺就算是歪瓜裂枣也能成为秀色可餐。
    红妈,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帮个忙。
    红妈,这样吧,大不了以后你来赌钱我们让你赢一把就是了。
    ” 听到后面那句话,红妈终于忍不住说道:“好吧好吧,看在我们的交情上,这个歪瓜我收了。
    这里有四百两你要不要?” “什么,四百两?红妈,这个会不会少了点?”男子唯唯诺诺地说道,他心想,我花三百两买来却只赚了一百两,这也太少了吧。
     红妈毫不客气地说道:“四百两还嫌少啊,我告诉你,就四百两你要就要,不要拉倒。
    来人啊送客。
    ” 一听这话,男子急了,算了算了四百两就四百两吧。
    这种货色也只有红妈会收,如果红妈不要那不是一个子也赚不到?男人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等人走后,红妈叫人带着王满川进后院厨房帮忙然后自己一边忙去了,只是她心里很不甘心,花四百两银子居然买一个烧火丫头回来。
    算了算了,谁叫她有赌钱的毛病呢,人家答应让一局说不定还能在一局之内将四百两连本带利赢回来那呢。
    这么想着,红妈心里也算平衡了。
     王满川在厨房帮忙好好的,偏偏这个时候出来一个叫水仙的姑娘。
    看她趾高气扬的样子想必是不好惹的主。
    王满川已经很小心翼翼尽量避开她,哪知道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
     “我听说你就是新来的王满川?哼。
    看你这个样子连乞丐都不如,真没想到妈妈居然什么货色都要。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王满川也懂,如今的她没什么本事只有忍了。
    她尽量挤出一个笑容问道:“水仙姐来这里做什么?” “哼,水仙姐是你叫的吗。
    我是来看看我的燕窝熬好了没有,我等着喝呢。
    ” 王满川看着灶上正在熬得三锅汤顿时觉得委屈,因为这么大一个厨房就他一个人在干活其他人去哪里了。
     水仙见她许久不说话,心里很不悦:“你在想什么,我问你话呢。
    ” “哦,还在熬制。
    水仙姐,我想请问厨房里其他人去哪里了?” “他们正在睡觉啊。
    这是我们秋夕苑的规矩,新人第一天要干全活,你不想干也行。

    除非再找一个新人来这样你就可以享受他们一样的待遇了。
    ” 什么,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新人嘛,算了算了。
    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王满川苦笑着说道:“您再等一下,很快就好。
    ” “嗯,最好快点否则本姑娘要你好看。
    ”说完,水仙便出了厨房。
     呼,刚松了口气没想到又来一个牡丹。
    要知道牡丹可是永州八宝之二又是秋夕苑的头牌,这个女人莫说是在秋夕苑了就算是整个永州城也是呼风唤雨的。
    这女人的气焰比水仙还嚣张,她看也不看王满川一眼,头抬的高高的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问道:“我的燕窝好了米?” 不会吧,又是燕窝。
    “姑姑娘,您的燕窝还在熬制。
    能等会再来拿吗?” “不能,我现在就要喝。
    而且是你亲自给我送来。
    ” “可是您之前没说要燕窝,所以还没开始熬制。
    ” 这下牡丹不悦了,她看了看三个热气腾腾的锅子问道:“这三个里面是什么,闻上去好像是燕窝。
    咦,这口好像熟了,我就要它了。
    给我送来吧。
    ” “可可……”王满川一脸犹豫,“这是水仙姑娘的燕窝。
    这……” 牡丹可不听这些,一把打烂那锅燕窝然后傲慢地走出厨房。
    事后牡丹水仙大打出手,两大美女都破了相害的红妈少了不少生意。
    于是红妈带着一帮人找王满川出气,可怜的王满川被几个彪形大汉打成重伤不说还没能力养伤看病只能自己捂着,一个人偷偷躲在柴房里用酒清洗伤口。
     这种事换成别人或许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不过王满川不会。
    她绝对不会在这里哭,因为这里根本不相信眼泪。
    有了伤口就要自己舔干净这就是生存之道。
    就在她清洗伤口时,柴房门突然开了。
    一位长相极丑面带疙瘩的下人正一点点往这里靠近。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君子。
    她紧紧握着酒瓶明明很害怕却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狠狠盯着那个男人。
     男人色眯眯的说道:“小妹妹,你冷不冷啊。
    哥哥帮你取暖好不好啊?” 也不管王满川怎么回答,来人一把扑了上去随即手开始不礼貌起来。
    王满川咬紧牙关拿起酒瓶狠狠往人头上一砸,那男人顿时头破血流晕死过去。
    王满川顿时慌了神下意识地扔掉酒瓶往外面跑去。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秋夕苑人多,近处柴房的总会有一两个,所以在她逃跑后没多久。
    红妈就带领手下到处找人。
    很快王满川就被抓了个正着,红妈一把揪起她的头发恶狠狠地说道:“哼,我花了四百两银子把你买来,想逃没这么容易。
    ” 小喽-门将王满川押回了秋夕苑。
    红妈命人将其关押起来并且每天固定时辰安排人进去教她跳舞唱歌之类的。
    如果她不肯好好学就用鞭子抽还不准吃饭。
     王满川被关在小屋子里从早到晚学这学那,即使脚肿了,对方也不让她休息。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从上次逃跑失败后。
    王满川就再也找不到逃跑的机会了,而且红妈每天让她不停地跳舞唱歌分明就是想让她接客。
     不过王满川也不是低头认命的人,她想了想在这四面封闭的屋子里找逃生之所根本不可能,一线生机只有在外面,只有当她站在台上跳舞的时候趁人多应该能逃出去。
    对,就这样。
    这么想着,王满川跳舞更卖力了,她想早点学会就可以早点实行计划了。
     这几天,红妈见王满川这么配合也纳了闷了,直觉告诉她这个王满川不会轻易放弃的。
    可是现在怎么没动静呢,难道是我高估了这臭丫头。
    也好,这样倒也省事了。
     “来人啊,好生伺候王满川,给她弄点燕窝之类的。
    不准亏待她,她可是我的摇钱树。
    听到没?” “是,是是是。
    ”下人连连点头。
     经过一个月的调理,王满川不再是皮包骨的瘦皮猴,脸色红润了,皮肤也细腻多了。
    红妈看着这块朽木居然成了传奇别提有多高兴了,还亲自为王满川化妆挑衣服。
     化好妆的王满川,顶着一头乌黑的发髻带着翡翠发钗,长长的珍珠发冠垂至双肩。
    艳红的花钿下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正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女子微侧着脸半张着小嘴似笑非笑。
     好,很好。
    红妈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衣一副千金小姐的女子十分满意,真没想到这个王满川居然比水仙高贵比牡丹耀眼。
    简直能跟永州八宝之首齐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