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少白洁160全集全文阅读(3公与憩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3 14:53:55情感专区
勾勒出这里怡人景致的便是充满神秘色彩的风巫神山,此山高耸入云,海拔千丈。
站在山脚下仰望高山之巅,大有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气势。
也正因为此山之高,才挡住了来自海洋

勾勒出这里怡人景致的便是充满神秘色彩的风巫神山,此山高耸入云,海拔千丈。
    站在山脚下仰望高山之巅,大有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气势。
     也正因为此山之高,才挡住了来自海洋的温暖的潮湿的气流,使得整座风巫洲处在了温暖如春的氛围之中。
     因为地处险要,有风巫山天险抵挡着来自北方的寒流,当然也抵挡住了北方强国的窥欲,使得他们只有吞并风巫洲之心,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动用过一兵一卒前来搦战。
    要知道险要跨过这道天然的高山屏障,无异于冒险自杀,因为高处不胜寒,要想逾越漫天风雪的极寒地带,减至就是比登天还要难。
     所以风巫洲的人们常年习惯了没有外患的岁月,致使这座历史悠久的国家,此时已经是兵无战甲,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千年之久了。
     民风也渐渐地养成了慵懒闲散的性格,就连风巫洲的皇帝也是仅仅的处在天级水平这个层次上面,固步自封。
     俗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风巫洲目前就出在了一种内忧外患积重难返的境地之中了,可是没有任何远见的风巫洲的皇帝,竟然是一只井底之蛙,夜郎自大,还以为自己统治下的风巫洲犹如铁桶一般,自是过着闭关锁国的逍遥日子。
     就在这个小小的风巫洲里面住着一位丹凤眼,粉桃面,微微消瘦的脸匣,棱角分明,双目如电,目光炯炯有神,高挑的身材,健硕的肌肉,还有一副聪明睿智的脑袋的古扁美少年。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这个风巫洲里面赫赫有名的追风少年——樊一辰。
     此少年不同于其他的只知道风流潇洒的孩童,自小就胸怀大志,一心关注天下大事,每每经过山峰翠谷,就会指着江山指点一翻,说那里适合排兵布阵,哪里适合藏兵埋伏,哪里又适合屯兵积粮。
     别人听了不是暗自发笑,就是免不了一翻冷嘲热讽。
     “就你小子也配谈论天下武备,呵呵呵。
    ” “小模样长得不错,倒是一个讨女人喜欢的情种坯子,还是不要整天的打打杀杀的了。
    ” “我说你还是不要在别人面前谈论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谈了,呵呵呵。
    ” 对于这些冷嘲热讽,樊一辰向来是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来自诩,不以那些庸人威武,随着樊一辰的名气越来越大,逐渐的引起了一个当地美女的注意,这个女孩子就是风巫洲赫赫有名的修士之女―古扁是也。
     那一天古扁走在路上看到了樊一辰指点着眼前的江山,嘴里面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古扁心想眼前的这位大帅哥,就是人们常常谈论的樊一辰了吧。
     于是古扁轻轻地走到了樊一辰的身边,轻叹了了一声,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位似乎有些神经质的年轻人。
     樊一辰被古扁弄出来的声响吓了一跳,赶紧的转身一看,原来是一位端庄贤淑的,面容俏丽的姑娘。
     当看到了樊一辰竟然被自己的轻声咳嗽就惊吓了一跳的古扁感觉这个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想自己心目之中的具有英雄气概的大男子汉,于是轻蔑的一笑转身离去了。
     也许就是这无意之间的缘分,使得樊一辰看到了古扁之后便再也忘不了她的容颜了。
     此时心情难以平复的樊一辰,看着古扁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难道真的是她吗?” 因为在樊一辰的心里面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自打樊一辰记事以来就一直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他自己,每天夜晚,樊一辰都会梦见几乎同一个梦境,在那个梦境里面,时而金戈铁马,战鼓隆隆;时而佳人相伴,仪态万千;这也是为什么樊一辰那么的喜欢纸上谈兵,学习排兵布阵,推演战法的缘由了。

     可是却没有人能够明白自己内心深处潜藏的秘密,而那个在幽梦之中常常前来幽会的那个美丽的佳人,竟然和今天偶然相遇的古扁长得出奇的相似,简直就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似得。
     所以自从看到了古扁之后,樊一辰再也忘不了那个美丽的笑脸,还有那曼妙的身姿,时时刻刻的都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这一天夜晚,樊一辰又看到了自己陪同着那个佳人,一起骑着战马,巡视着百万大军,厉兵秣马,枕戈待旦;只见那名勇猛的斗士,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所以人们亲切的叫他战无双。
     战无双挥舞着手中的皮鞭,指点着江山,拥着怀中的美人,一起驰骋在两军阵前。
    金戈铁甲的战士们,看到了战无双谈笑风生的轻松表情,立刻减轻了生死的纠葛,伴随着阵阵战鼓,一拨又一波的冲向了敌人的阵地。
     终于统一天下,战无双一统江山之后,和自己相爱的佳人相拥而眠,卿卿我我在那片温柔乡之中…… “起床了,大将军,怎么不点兵点将了呢?” 樊一辰被自己的老妈子从梦中惊醒了,于是头脑有些昏沉的樊一辰爬出了温暖的被窝,极不情愿的来到了院子里面,开始了一天的活计。
     可是此时的樊一辰的心里面还在想着昨天的故事,怎么以前都是在梦中于两军阵前拼命地厮杀,怎么今日却变成成了和佳人相伴,一起共度良宵了呢? 就在樊一辰还在思考着梦中的佳人和古扁的模样怎么那样的相似的时候,忽然被门前闯进来的一个鲁莽的壮汉挡住了去路。
     “你怎么闯进了我的家啊?”樊一辰不解的问道。
     可是眼前的那个壮汉不但没有正面回答樊一辰的问题,反而是很不友好的一把将樊一辰推倒在地,说道:“整天没事就在人前臭白活,把那块丝绸的手帕交出来,那可是老子送给古扁小姐的定情之物。
    ” 本来樊一辰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听到了这个莽汉的说词之后,这才明白,原来那天古扁走了之后,自己就看到了古扁不慎掉落在地上的手帕,于是捡了起来之后,珍藏在自己的怀内,视若珍宝,毕竟古扁和自己梦境里面的女子是那样的相像。
     没想到在自己独自相思的时候,被这个小子看到了,所以才会招来这个麻烦。
     樊一辰的抱负是多么的高尚,所以根本就瞧不上这个小子的鲁莽行径,本想将这个闯入者推出门去,却不曾想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结果可想而知,在自己的家门口被闯入者给暴揍了一顿,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了。
     于是在家养伤养了好几个月的樊一辰痛定思痛,自己连一个莽汉都打不过,还怎么和千军万马进行战斗呢?于是樊一辰决定去找一个厉害的修士学习修炼的本事,已好能够达到自保的能力,其实更是想通过自己的勤学苦练可以保护自己心目之中的那个爱慕的女孩子。
     打听来,打听去最后就在风巫洲的范围内,樊一辰打听到了最有名气的就是古扁的老爸了,他就是在风巫洲最有修为的修士了。
     于是樊一辰备好了礼物,亲自登门拜师学艺去了。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还在午睡的古扁,从这阵急促的敲门声可以推断出来,来人一定是有急事的,于是古扁赶紧的起身来到了大门外,拉开了门闩,打开大门一看,眼前的却是那个徒有虚名的樊一辰。
     古扁看到了樊一辰之后,不觉得就有一种蔑视的态度,“有什么事情吗?” “小生,樊一辰,来拜师学艺的。
    ”说着,樊一辰就将提前备好的礼物送了上来,还想往里面进,不料却被古扁挡在了门外。
     “哎哎哎,干什么啊,强闯啊?我还没有同意你进来呢。
    ”古扁说着,使出了修真的绝技,将樊一辰挡在了门外,此时的樊一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似得,就是走不进去。
     古扁看到了樊一辰简直就是一个白痴废物了,竟然连自己设置的这么简单的阻碍都突破不了,真是没有一点修炼的资质了。
     可是樊一辰却并没有气垒,因为刚才初一见到自己也算是梦中的情人了吧,顿时心里突突的厉害,估计怎么着也有心跳的速度超过一百八十倍了吧,所以有些心慌的樊一辰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没有走进来呢。
     看着樊一辰毫不气累的样子,古扁倒是有些感动了,心想这个少年倒是有些坚忍不拔的毅力。
     就在这个时候,古扁的老父亲开口说话了,“古扁,又在顽皮了,不要难为人家,学不学是人家的事情,教不教是为父的事情,叫他进来吧,为父倒是想看一看这位名声显赫的小子,到底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