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小说)全章节阅读

2021-10-13 14:44:02情感专区
这是百无聊赖的高中,上着百无聊赖的语文课。
她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上课,但是,最喜欢的就是说上课睡觉做梦,刚刚看完小说,正在做一个关于小说的梦。
梦里面她穿越了,而
这是百无聊赖的高中,上着百无聊赖的语文课。
     她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上课,但是,最喜欢的就是说上课睡觉做梦,刚刚看完小说,正在做一个关于小说的梦。
     梦里面她穿越了,而且空气真的不错,果然,是古代,没有污染,真是好啊! 不过。
    瞬间,眼前就黑了,什么也看不到了,随后就是恐怖的空间黑洞,空间黑洞好像是有准备似的向着她这边飞来。
    不对不对,准确的说,是她被空间黑洞吸进去了。
     哇靠,不用这样吧,姐姐只是做了一个穿越的梦而已,只是上课睡了一会儿觉而已,没有理由要受这样的惩罚吧! 可是现在的状况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况,因此,她所有的期待都化成了泡影,在这个世界彻底的粉碎了。
     “咕噜,咕噜。
    ”感觉嘴巴里面有水。
     “咕噜,咕噜。
    ”感觉有人在按着自己的背往嘴巴里面灌水。
     怎么回事,再这样,老娘就被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淹死了。
    哪个不要命的,谁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她以为她是在和同学们玩闹。
     奋力的转过身。
     “啊!你们这群臭小子,是想找死嘛!”原本准备好了的台词,在此刻显然有些格格不入。
     这明显就还是在梦里面,不过,这个触感似乎太过真实了吧,这梦为毛是古装的?难不成是最近看古装剧看多了的缘故?某女现在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人。
     眼前的几个人一看就绝非善类,不是土匪就是强盗,并且,应该都是一个个的好色胚子,没有一个好种子,穿着的衣服还是统一的灰色长袍子。
     “哇塞,这个年代土匪都是这样的有规格!有组织!”某女感慨着。
     远处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呢。
    额。
    应该怎么说呢,可以算是帅的吧,可是又有一些的不明显。
    气质什么的都还好,并且,眼神里面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腰间还佩戴着紫色的玉佩。
    一看就是上等货色! “诺残樱,我看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把你爹欠债的事情一笔勾销了。
    正好你长得也不错,或许能够卖个好价钱呢!哈哈。
    ”来人阴险的大笑。
     纳尼?卖个好价钱!诺残樱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她可从来都是把别人吃光了肉啃光了骨头再扔掉的,什么时候自己也沦落至此了。
    卖个好价钱?哼!开什么玩笑,本小姐是出了名的黑罗刹(据说是长得黑,又有一些魁梧,因此得到了如此爱称,简单的理解为女汉子)。
     不过,当黑罗刹准备吐口水的时候,正好瞥见了水中一脸湿润的自己,诺残樱惊呆了。
    如果他是男的她都爱上自己了。
    倒影中的人跟自己以前的霸气样貌格格不入,这个身体似乎太过娇弱了。
    霸气无法侧漏。
    这果然不是做梦,难不成是真的穿越了? 诺残樱努力的回忆起之前的事情,可是不管她怎么的回忆,答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她诺残樱穿越了,并且,似乎不是什么名门贵女,而是一个苦逼的欠了一屁股债的古代女子,这是要卖青楼了么。
     “我去。
    ”诺残樱差点就砸东西了,好在她现在的处境不让她有东西砸。
     能够怎么办?跑呗! “噗通。
    ”诺残樱跳河了。
     “哇!老大她跳河了。
    ”其中一个土匪一脸惋惜的看着河里激起的涟漪。
    ”老大,我不会跳河。
    不,不是的,老大我不会游泳。
    ” 这个。
    好像这边的人都不怎么会游泳,他们不识水性。
    大部分的人都是讨厌水的。
     这里叫做幽冥国,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不太阳光的国家,自然对水这种清澈的东西也是不怎么待见的。
    (以上都是作者猜测,具体为什么他们不识水性,作者表示还不是很了解。
    )AAAA 但是,我们能够清楚的知道的是,诺残樱在这个世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跳河。
     虽然是跳河了,但是诺残樱是开心的,至少这样就不用死了。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当她刚刚上岸的时候,就有奇迹发生了!是的,有事情发生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倒霉,那么莫过于此了。
     几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看着诺残樱。
     “嗯呢,终于抓到一个人,那些个女的真的太是时候了。
    今天终于交差了。
    ”穿着蓝色的,太监服一样的人,一副高兴的模样,感叹着。
     “这个,真的是辛苦我们了!”其中一个太监接口道。
     “是的,皇上的妃子真的是太会搞事了,一天死好几个宫女,就是整个世界的女人给他也是不过一辈子的。
    ”其中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说着。
     说起羡慕嫉妒恨,那是必须的,试想想,你自己是个太监,整天还要帮别人找美女,找宫女,填充后宫,心中是何等的悲哀。
     皇上不知道在干什么,或者是怎么任由那些宫女死去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宫中经常就死宫女,而现在整个幽冥国都没有人想要做宫女了。
     诺残樱现在很想睡下去,是的,睡下去了之后就穿越回家了。
     不过想法往往在现实面前就会破碎,而且是破碎得一点不剩变成粉尘漫天飞舞。
    眼前几个太监模样的人,以一千两百米每秒的速度,跑到她面前,将她抓住。
     并且很满意的走了,走的时候还兴冲冲的说。
    “既然今天有收获,那么我们去青楼公子馆,好好的享受享受如何啊?”说着,太监的声音慢慢的变得春风荡漾,好不欢乐。
     诺残樱被他们装在口袋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诺残樱轻轻的动了一下,在口袋里的感觉确实是不太好受。
    天气有些闷热,很快她就晕了。
     晕了正在做梦,梦到了很多的东西。
    忽然感觉身上有一团暖暖的东西,诺残樱揉了揉眼睛,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感觉有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臀部。
     “啊!” “别叫别叫。
    每次都是这个样子,我有这么吓人?”眼前的人拿下了自己的面具。
     穿着一身的亵衣,淡蓝色的,不是很夸张,不过,有细细的汗珠在他的鼻尖挂着。
    几乎完美的轮廓,这五官,比自己学校的校草强多了!错!是比那个诺残樱迷恋了很久的明星强多了! 此刻的诺残樱来不及多想,咽了一下口水,勉强止住了口水嘀嗒往下流的可能性。
     随后就是扑了上去。
    诺残樱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还可以这么英勇献身的。
    为了,为了诺残樱伟大的男宠事业! 咳咳,事情就是这样的…………那个拥有帅气脸庞的人,在诺残樱的身上尽情的抽动着,就像在发泄一般。
     诺残樱能够清楚的听到他的声音,呼吸声,以及,嘴中的喃尼声。
    “燕儿,燕儿。
    ” 燕儿?是谁?当诺残樱身上的酸麻感觉消失的刹那,突然清醒了过来,推开身上的人。
    “走开!” 不过,却被紧紧的抓住,不能够逃脱,那个时候,诺残樱想如果那个时候身边有刀剑一类的东西,应该都一剑把顾幽明捅死了。
    不过旁边没有,只有一个小小的砚台。
     诺残樱拿着砚台,毫不留情的砸向顾幽明,顾幽明抬起手,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你,还差得远呢!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
    ” 不过,诺残樱极力的挣扎着,凭什么别人穿越就是宫妃就是大小姐,自己却要在这里受尽了罪,这些都不说了,但是,好歹,让诺残樱喘一口气好么。
    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让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还有,追杀自己的那群人是谁,有父母吗?父母是谁?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现在被拖下去是什么意思?那个男人又是谁?诺残樱幽怨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
     不过,这个人似乎从诺残樱眼睛里感受到了什么。
    “停下,先把她放在这里。
    我还有话要问她。
    ” 什么话?诺残樱现在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这样被欺负,似乎生死都把握在一个人手里。
     “我看你有一点不甘心啊!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要这样看着我。
    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在你死之前你有什么好说的吗?”这个男人问诺残樱。
     纳尼?死之前有什么好说的?难道现在就要死了吗?难道穿越过来只是为了死?上天要不要这样开玩笑。
    诺残樱想,反正都死了,应该要弄清楚这里是哪里吧。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又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诺残樱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想要一次性的问完还是有一点难度的,还好,听着这话的人似乎很有耐心,而且很感兴趣,像是看着一个小玩物似的。
     诺残樱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然后看向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长得真心好看,诺残樱想,要不是他想杀了她,她大概会再看他几眼。
    不过,事情总是有那么多的意外。
     “让我想想,我应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你问的真多。
    ”这个男人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微微的眯着双眼。
     “我叫顾幽明,咳咳,应该是叫这个名字的,我都快忘记了。
    至于,这里是哪里?这里当然是本皇的寝宫,断弦殿。
    还有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不是自愿要献身给本王的嘛?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现在都还没有忘记,你扑在我身上的模样。
    ” 说着顾幽明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诺残樱。
    “怎么,难道是舍不得离开朕,如果还想要。
    只是,朕没有兴趣了,本皇只喜欢女人的第一次。
    ” 听到这话的诺残樱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两下,脚步开始慢慢的后移。
    开什么玩笑,把她诺残樱当猴耍吗?如果是别人还好,诺残樱绝对不是谁都可用了就扔掉的! “不过。
    本来本王是想让你死的,但是现在本王改变了主意,本王决定,让你死实在是太轻松了。
    如果,让你尝尝苦头呢?”说着,顾幽明哈哈的大笑,就像看着一个玩具一般。
     这个时候的诺残樱摇了摇头。
    “不,我不能死。
    我要回去。
    ” 诺残樱皱了皱眉头,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讨厌。
    不过,现在在别人手里应该怎么办。
    这个人看模样也不像是个土匪,不过,怎么行径跟土匪差不多,一定是他妈没给教好! 诺残樱说完这话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的,否则怎么可能生出这样的怪胎来,不是天生就是后天养成的,眼前这就是天生加后天,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诺残樱看着眼前一副二世祖模样的顾幽明,第一次感觉到讨厌别人是个什么滋味,讨厌别人就是这样的。
    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诺残樱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在这种必要的时候还是知道什么叫做低调的。
     因此,她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等着这个二世祖的发落。
     但是诺残樱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二世祖如此的好心,居然也不说要宰她了,而是淡淡的一笑。
    “好了,既然这样,本王让你在本王的宫中,做本王的。
    ” 嗯?做你的什么? 诺残樱眼中突然有了小小的期待,难道是乌鸦变凤凰,很快就要飞上枝头了? 答案,当时是,不!当然不是!“本王觉得身边少一个使唤丫头,宫女虽然多,但是,没几个让朕觉得称心如意的,你就留下来做本王的贴身宫女吧!” 说着,顾幽明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在笑容僵持的刹那,诺残樱本能的觉得自己这辈子完了,估计要载这个人手上了。
    不过,好还,诺残樱一向是乐观积极向上的,新世纪的少女,也没有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她才不相信这个人能够把他怎么样,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这样想着,诺残樱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随后笑容又凝结在了嘴边。
     话是这么说,当看到有一个人,故意倒下大声的说。
    “来给朕捶捶背。
    ”你是什么心情? 当然,心情是绝对的零下一百度,如果可以自冻的话,诺残樱现在已经自冻了。
    并且,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
    嘴巴僵持着! 她这辈子还没有伺候过人,都是别人伺候她。
    再怎么说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大小姐,家庭条件出奇的好,这种落差让诺残樱几乎要崩溃了。
     纳尼,想要我堂堂大小姐给你捶背?门儿都没有,你是昨天做梦做多了吗? 诺残樱手握着拳头,一步步的走向用舒爽的姿势躺着的顾幽明。
    虽然还不知道这个男子什么来历,但是,诺残樱想,这个人一定是个怪咖,怪胎,奇葩! 后来的事情,验证了一句话。
    “诺残樱的判断从来都是准确无误的。
    ” 虽然她这辈子还没有判断过什么事情。
    不过,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诺残樱就知道了,这辈子就葬送了吧!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逃。
     但是,现在还是乖乖的做牛做马吧!如果乖乖的做牛做马说不定还有出路。
    这样想着,诺残樱低下了自己高贵的身子,第一次,帮着别人捶背。
    诺残樱现在在想,这个是谁的身体,居然会这么倒霉。
     不过,现在在这个身体中的是她,倒霉的自然也就是他了。
     或许真正的自己现在已经火化了,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
    诺残樱忧郁的盯着天空。
     “揉这里,揉这里,你的手在哪里。
    到底会不会。
    啊。
    疼死我了。
    ”在揉背的全程只听见顾幽明惨叫的声音。
     最后,顾幽明,终于是受不了了,决定让诺残樱还是不用干这种事情了。
     “以后你就伺候我早餐就行了。
    ” “怎么个伺候法?”诺残樱询问。
     “不知道,不知道,你去问总管,他会教你。
    现在,朕要吃早餐了,赶快去准备,如果十分钟还没有来,看我怎么惩罚你!”说着顾幽明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
     看到这笑容,诺残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自己的颈子,还好,还好,头还在,不然就惨了。
     诺残樱起身,往着宫外走去,只听见顾幽明大声的吩咐。
    “带她下去,换一件衣服。
    ” 这个时候诺残樱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只穿着亵衣的,如果是在古代,穿这样的衣服出门应该会被各种嫌弃的吧? 诺残樱皱了皱眉头,看来自己的清誉毁了,在这个世界估计也没有什么盼头了,还不如好好的努力努力,说不定还能够做一个伟大的女商人。
    总之嫁人就不用想了。
     诺残樱仔细想了想,这样也不错,至少不用流离失所了,但是最主要的要把自己的状况搞清楚,还有,一定要出去,一定要出宫,在这里久了就真的成为宫女了。
     诺残樱想着,又看了看旁边的公公,第一步应该要和公公打好关系,关系好了,自然就能够得到很多的好处。
     至于第二步,就是要出去。
    诺残樱自己在这里盘算着偷偷的,恭恭敬敬的跟在公公的后面。
     到了一间屋子前面,公公终于是停下了,看了看诺残樱,点了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