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哎呀~慢一点_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2021-10-13 14:35:19情感专区
臭小子,你别跑,给我站住!”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追着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孩童,一边跑着,一边指着前面的那人叫道。随着后面这孩子的大吼大叫,前面的那个孩子在这个时候,便是立

臭小子,你别跑,给我站住!”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追着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孩童,一边跑着,一边指着前面的那人叫道。

随着后面这孩子的大吼大叫,前面的那个孩子在这个时候,便是立即回过头来,向那个孩子做了一个鬼脸。

在这个时候,前面的那个孩童虽然是做着鬼脸,但是脚下的速度却是丝毫没有放慢。

“柳嘉修,你休想追上我。

”前面跑着地那个孩子说完,便是脚下用力,速度便是又快了一些。

而那个被称作柳嘉修的孩子在此刻脸上也是不禁是为之一急,但是他也是没有办法,自己追不上。

“狗蛋,你别得意!”柳嘉修说完,眉头紧紧地皱了一下,并且也是拧在了一起。

柳嘉修脚下也是重重地跺了一下,便是就追了上去。

狗蛋在这个时候,便是回过头来,看着柳嘉修,一边做着鬼脸,一边跑着。

柳嘉修见此,心中便是不禁是为之大怒。

但是,柳嘉修在一时半会儿也是追不上。

本来,一直以来柳嘉修跑得就不如狗蛋快;所以,柳嘉修基本是是不可能追上狗蛋的。

但是,一直以来,狗蛋偶尔也是会放一点儿水。

因此,给了柳嘉修自己努力就能够追上狗蛋一般。

二人追赶了一小会儿,柳嘉修地眼色便是变幻了一下。

柳嘉修立即叫道:“狗蛋快停下!”柳嘉修说完之后,便是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自己地膝盖,喘着粗气。

“才不呢,哈”狗蛋还没有笑完,声音在这个时候也是嘎然而止。

原来,在狗蛋回过头去之后,便是给柳嘉修做着各种地滑稽表情。

本来,这一代狗蛋闭着眼睛都是能够知道怎么走,就算是哪儿有石头,狗蛋都是一清二楚。

在柳嘉修叫狗蛋停住的那个时候,则是因为柳嘉修看到了狗蛋前面地那一个人。

在这个时候,柳嘉修也是跑不动了,便是就停了下来。

奈何,狗蛋以为是柳嘉修让自己停下来,狗蛋那里肯,便是就结结实实地装上了。

柳嘉修在这个时候,也是觉得累的很,便是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儿。

而狗蛋身子本来就下,在装上那人之后,也是抵不住冲击力,便是连连后退了几步。

最后,狗蛋也是稳不住自己地身型,直接是倒在了地上。

狗蛋也是不过十一二地年纪,本来跑得就快,这一撞也是撞的不免头脑有些懵了。

而也是这般,狗蛋躺在地上也好似失去了知觉了一般,躺在了地上。

但是,狗蛋口中在这个时候,也是大口大口地吐着粗气。

“小朋友,你没事儿吧。

”狗蛋听了这话,还没来得及回答,便是就被拉了起来。

狗蛋被这一撞,心中多少有点儿怒火。

但是,狗蛋也是知道错在自己,便是就嘟着一个嘴巴,像刚才将自己拉了起来的这人看了去。

只见地此人约莫三十年纪,一脸温和笑容,让狗蛋看着心中也是比较地舒服。

一声青绿长袍披在身上,衣角也好似无风自鼓一般。

而此刻,狗蛋觉得这人和现在夕阳西下无声融合,觉得这人就好像是仿若一体一般。

一时之间,狗蛋也是不禁是愣住了,也是不知道狗蛋心中在想些什么。

这人将狗蛋拉起之后,笑容不减反增,便是就笑的更加浓郁了。

那人地目光便是直直跳过狗蛋,看向了柳嘉修。

而柳嘉修此刻只是低着头喘着粗气儿,那里注意的到这些。

只见柳嘉修一身白衣,虽然在灰尘之类地沾染之下已然是变为了灰色。

但是,其眉目清秀,好似有出尘之意。

虽然是十一二地年纪,发育地也并不完全,也是不掩其骨骼惊奇。

此刻,这人心中也是暗暗赞叹了几声好苗子。

也是这般,此人也是楞了一下,这小小地失态,这两个孩子自然是发现不了的。

一个发愣,一个低头喘气。

那人回过神来,便是笑吟吟地看着狗蛋,便道:“小朋友,没有事儿吧。

”宛若清水之音一般。

狗蛋在这个时候,也是缓缓地回过神来,看着自己一股脑装上地这人,便是一脸茫然地使劲儿的摇了摇头。

柳嘉修在这个时候,也是抬起了头,看向了狗蛋所撞地那个人。

柳嘉修见那人也是没有怒意,知道此事不严重,便是继续坐在地上,缓气。

那人看着狗蛋,而狗蛋看上去也是平平无奇,但是眉间却是隐约之间能够看到一丝坚毅之色。

这人端详了一会儿,也是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不禁是摇了摇头。

而狗蛋瞧这人一身青绿道袍,便是猜测这人乃是一个道士。

并且,看着这人让自己心中也是无比地舒坦,狗蛋在这个时候,则是不禁是想到了不远处山上的神仙。

在离狗蛋村落不远处,便是有五座大山,而传闻在上面居住着些神仙,而且山上地神仙也是常常下山来行些善事儿。

所以,口碑还是不错的。

狗蛋回过神来,便是觉得自己是撞到了神仙。

狗蛋心中一惊,便是立即俯下了身子,磕头不止道:“神仙,狗蛋实属无意撞到您的,还请神仙原谅。

” 这个道士见此模样,虽然是他见过不少地大世面,但是此等场景还是第一次瞧见,心中也是不禁是被狗蛋给震住了一小会儿。

柳嘉修闻言,知道这罪过不小,也是立即上前,也是磕头不止。

这人很快便是回过神来,双手一托,二人膝盖也是直直而起,立了起来。

也是因为这般,狗蛋和柳嘉修二人便是更加地以为这是神仙了,心中便是更加地觉得罪过,口中也是求饶不止。

那个道人将二人托起之后,见二人还是如此,也是不禁也是无奈地笑了笑。

“停住,停住。

二位小朋友,我并不是什么神仙,二位也是不应如此。

”道人说的虽然是小声,但是却是让狗蛋和柳嘉修二人听的是真真切切地。

狗蛋和柳嘉修听了,心中也是稍稍好了些,便是看着道人。

道人一眼又看到了柳嘉修,便是觉得这人实在是一根好苗子,不去修行,就在这个小山村之中过了余生,实在是有些可惜。

“二位小朋友叫什么名字?”道人笑了笑道。

柳嘉修毕竟是要比狗蛋长上一些,狗蛋在这个时候是说不出话来,柳嘉修便是恭恭敬敬地道:“我叫柳嘉修,他叫狗蛋。

” 道人听了柳嘉修三字之后,微笑起来。

当他听到狗蛋二字地时候,脸面上地笑容在这个时候也是不禁是凝住了。

这,道人也是没有言语了。

但是,道人又回想过来,这些山村之中给孩子取这些名字,也无非是想让自己地孩子好养活罢了。

这般想着,这个道人心中也是稍稍为之释怀。

道人便是笑着看着二人,分别摸了摸二人地后脑。

柳嘉修在这个时候,也是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便是这般看着道人。

道人便是看着柳嘉修,笑道:“柳嘉修,你可想学些本领?” 柳嘉修闻言,不禁是为之一愣。

随后,柳嘉修便是回过神来,看着道人道:“不知神仙说的是些什么本领?”柳嘉修自然是知道要学地自然是神仙本领,柳嘉修地眼睛之中却是充满了期待。

道人闻言,便是呵呵笑了起来,随后便是指着天上道:“求仙之路。

” 柳嘉修与狗蛋闻言,心中便是不禁是为之一震。

此刻,二人心中也是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他们也是没有想到,居然是有如此仙缘。

就在这时,狗蛋心中却是为之一暗。

因为,狗蛋也是知道,这个道人问的是嘉修,并不是自己。

本来,嘉修比自己聪明,连名字都比自己地好听了不止百倍。

自己除了跑步比他快一点儿以外,便是就没有什么比他好了。

如此这般想着地狗蛋,便是慢慢地低下了个头。

但是,狗蛋心中在这个时候,也是为柳嘉修高兴地。

毕竟,二人是由小一起玩儿到大的伙伴。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

”柳嘉修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地思考,便是就道了出来。

道人闻言,微微一笑,便是道:“你可要多想想,修士岂止千万,却是无一修成正果,羽化飞仙地。

” 柳嘉修与狗蛋二人闻言,心中皆是不禁是为之一愣。

二人也是没有想到,道人居然是会如此说法。

但是,柳嘉修又想到平常见得那些修士,也是觉得十分神气,有了他们那些本领,自己也是可谓是可以光宗耀祖了。

柳嘉修便是急道:“嗯嗯,我愿意。

” 道人闻言,看了几眼柳嘉修之后,便是笑了起来。

柳嘉修欣喜之余,也是想要拉着狗蛋蹦蹦跳跳来表示自己地高兴。

但是,柳嘉修回过头来,却是见狗蛋低着个头。

而柳嘉修又是何等地聪明,自然是知道是怎么一会事儿了。

柳嘉修心中也是不禁是有些难过,自己要和狗蛋分开,自然也是有些不舍。

柳嘉修心下几转,便是看着道人道:“神仙,可不可以让狗蛋和我一起去啊。

” 那道人听了,心中也是不禁是为之一惊,便是道:“你不要叫我神仙了,我并不是什么神仙。

” “那我叫你什么啊?”柳嘉修道。

“就先叫我道长就好了。

”道人道。

“那道长,你说可不可以啊?”柳嘉修便是期待慢慢的看着那人。

狗蛋闻言,心中不禁是为之一惊。

而狗蛋见柳嘉修如此这般,心中也是不禁是泛起了阵阵感动。

此刻,狗蛋一个感激地眼神看向了柳嘉修。

而柳嘉修自然是全然不觉,只是期待满满地看着道人。

而那道人转念一想,也是觉得山中资质平庸地弟子也是不少。

资质平庸只是先天而已,只要多努力,也是不免会有打成就。

何况,自己刚才还隐约之间看一丝异色。

想必,次子如果努力修行,成就不低。

忽然,这道人想起了一个人。

道人便是呵呵一笑,道:“这又有何难。

” 柳嘉修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明白了道人已然是答应了自己。

柳嘉修心中不禁是为之一喜,纵然柳嘉修聪明,也不过是小孩儿心性,便是拉着狗蛋跳了起来。

一边还道:“狗蛋,你看神仙答应收下你了,以后我们能够一起修行了,哈哈。

” 狗蛋心中也是欣喜无比,一时之间也是说不出话来。

道人见二人如此,心中也是不禁是笑了笑。

道人抬头,见耽搁了时间,太阳也是将快要落下去了。

时候不早了,自己还是先回山中好好吃上一顿饱的才是。

道人想着,便是就笑着摸了摸自己地肚皮。

看了看柳嘉修和狗蛋地状况,便是道:“你二人先停上一下。

” 柳嘉修和狗蛋二人闻言,便是强压下了自己心中地激动,老老实实地站着,害怕一下惹这神仙不高兴,便就不收下二人了。

道人见二人居然是如此这般老实,便是道:“时候不早了,今晚你们先回去好好地和家人道别才是,明日午时你二人在此等候,我会派弟子来接你们二人的。

” 柳嘉修和狗蛋听道人如此说法,心中也是不禁是为之黯然,小孩子总会有些不舍自己地父母。

柳嘉修和狗蛋二人听了还是点了点头。

道人在这个时候,也是没有说什么,便是就就走了。

二人此刻看着道人离去,不到一盏茶地时间,道人地身影便是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二人在此刻也是不得不赞叹神仙一步十丈地大本事。

天色已然是不早了,柳嘉修和狗蛋也是无言。

但是,二人却是向村子里面慢慢地走去。

这个时候,异常地安静。

此刻,狗蛋也是觉得自己背部传来了阵阵疼痛。

此刻地狗蛋才想起自己摔地那一下。

虽然疼,但是狗蛋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二人地背影变得也是越来越小,阳光在此刻也是滑落下去,带走了最后一点地余光。

 

 
 
 
第二章 上山
 
 
 

 

柳嘉修与徐狗蛋回去之后将自己黄昏时刻地遭遇便是向各自父母诉说了一片,二人说的是唾沫横飞,好不激动。

各自地父母听后心中有些不舍,同时也是比较地欣慰不已。

虽然,他们心中不舍。

但是,他们也是知道,他们留在这个小山村之中便是和他们一般,碌碌无为而过。

今日,他们有缘撞的仙人,要教他们修仙之法;他们,自然不让二人去的。

这般,第二日地午时二人吃过午饭之后,便是恭恭敬敬地站在昨日约定好的那个地方。

如今乃是午时,太阳自然是不小。

四周空旷不已,二人想要挪开几步,到大树下面好好休息休息,但二人又生怕违反了昨日约定。

便是这般,柳嘉修与狗蛋二人便是就在这烈日之下,等待着昨日那个仙人派人来接他们。

而柳嘉修和狗蛋地父母却是不约而同地都没有来送自己地孩子,这一点让二人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二人那里又知道,二老是害怕看着他们,一个不舍不让他们去,便就断了如此缘分。

二人来的也是比较早,在此已经是在此站了小半个时辰了,除了烈日依旧,便是就没瞧见半个人影儿了。

二人心中都是暗暗猜测是不是自己来迟了,他们来过,没见到人,便就又走了。

但是,二人是快要到午时地时候便就在此候着了,自然是不可能比他们晚一点儿。

柳嘉修地面目之上已经是开始浮现出一丝丝地不奈之色了,但是却是没有说出来。

而狗蛋虽然是有些疲惫之色,却是强提精神,站的笔直。

又过去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天上便是就有两个人影渐渐地向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靠近了。

二人自然也是瞧见了,心中不禁是为之一喜。

二人心中各自地不奈疲惫之意,在此刻见得如此仙法自然是一扫而空。

二人也是没有想到,昨日那个仙人派了两个会飞地仙人来,看来昨日那个仙人更是了得才是。

柳嘉修和徐狗蛋微微笑着,也是更加地期待。

不是,只见两个白衣男子一跃而下,便是落在了里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三步之遥之处。

二人凝了一个剑指,向天中指了一下,两把剑便是就直直落下。

柳嘉修和徐狗蛋见了,心中便是大为吃惊,这般落下,万一刺在了身上该怎么办。

但是,只见地白光一闪,两把剑便是各自入了鞘。

直到吭地一声,二人才回过神来。

此刻,心中不禁是自嘲地笑了笑,他们是仙人,怎么可能伤了自己呢。

只见地一青年看着柳嘉修与徐狗蛋笑道:“想必二位便是昨日黄昏与姬不凡师叔约定好的小师弟了是吧。

”二人见四处只有次两人,并且这白衣少年身子之中还隐约之中透露着一丝丝地出尘之意,便就猜是他们了。

柳嘉修听的二人叫自己和狗蛋叫做师弟,心中不禁是为之一喜,便是笑道:“师弟见过二位师兄,我叫柳嘉修,他是我的好朋友,徐狗蛋。

” 二人听了,不禁是笑了出来,心中还暗暗诧异。

不过,姬不凡带回去地弟子自然是不会差了,恐怕是柳嘉修舍不得徐狗蛋,提出了要求,姬不凡便就一起答应了罢。

“不知二位师弟吃过饭了没?”他们约定好午时,也是不知道他们吃过没,他们还没有修行过,这饿着,回去可不好交代,故此一问。

柳嘉修笑了笑,便是道:“吃过了。

” 二人一听,便是觉得轻松了许多,便就取出自己背上地长剑,捏了一个剑决,长剑嗡鸣一声,便就飞在天空之上。

一人便是笑道:“二位师弟,此去虽然只有一百多里左右地路程,御剑而去并不需要多久时间,我们还是早些回去才好。

” 那人说完之后,还不待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反映,便是就被二人一人扶一个,一跃而起,便是稳稳地落在了飞剑之上。

“师弟,抓稳了。

”各自说了一声,剑决一起,长剑便是就嗖地一声,向前飞了去。

柳嘉修抓着前面那个人,看着下方,一脸欣喜之色,今日换了一身全新洁白地白衣一脚也是在烈风之中被挂地呼呼作响。

柳嘉修地样子看上去,好似很是享受一般。

反观狗蛋,便就是天差地别了。

狗蛋连眼睛都是不敢睁开,错过了脚底风景。

狗蛋便是紧紧地抱着这人,生怕自己掉了下去一般。

前面御剑之人,心中也是一阵无奈,再看看柳嘉修,真是天壤之别。

过了不足一盏茶地时间,柳嘉修便是觉得呼吸有些不畅,身子也是冷地厉害,身体也是极其地不畅快。

柳嘉修心中也是不禁微微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

而柳嘉修和徐狗蛋本就是肉体凡胎,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二人自然是受不住这快速飞行带来地一切负面效果。

不过,柳嘉修再聪明,毕竟见识有碍,一时间也是只有叫道:“师兄慢些,师兄慢些。

” 那人听了,这才想过来,柳嘉修不比他们二人,便是道:“师弟,你也慢些。

”二人这才放慢了速度,缓缓而行。

一百多里本就不长,二人平时也就只需要半个时辰不到就可以到了,而今日也就只好放慢速度,缓缓而行。

虽然如此,柳嘉修和徐狗蛋还是有一丝不适之处。

二人便就只好渡了些真气,让二人稍微暖和了一些。

柳嘉修和徐狗蛋也是感觉舒服了不少,至少不是那么冷了,那么难受了。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之久,柳嘉修和徐狗蛋便是就见五座大山峰依次而立。

中间地那一座,尤为较大,山峰也好似直入云霄一般。

此刻,飞剑也是缓缓向下飞去,不再向山上飞去。

见此,柳嘉修和徐狗蛋便是觉得应该是要到了。

在离地三丈地时候,二人分别抱着自己所带之人,便是就一跃而下,落在地上之后,放下二人,向剑一指,飞剑便是就飞入鞘中。

柳嘉修和徐狗蛋便是就一伙了,明明见宫殿在半山腰,为什么在山脚就下了。

柳嘉修便是不禁是将这一疑问问了出来。

只见二人微微一笑,便是道:“我们主峰接天峰由祖师布下了威力巨大,无可匹敌地剑阵,如果我们飞上去,便是只有被飞剑分尸了;这是其一,其二也是为了表明我们地尊敬之情。

” 柳嘉修闻言,便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们走吧,二位师弟脚程不快,我们快些罢。

”二人说完,便是就领着二人向山上走去。

柳嘉修和徐狗蛋便是跟了上去,二人毕竟是小孩儿,过了没有多久之后,二人便是就开始兴致乐哉地聊了起来。

一路上,他们也和哪两个白衣男子聊了起来。

这才了解到,他们要拜入地师门叫什么名字,长游门。

而长游门是由七千年前地修仙奇才,尘羽祖师在接天峰开派创宗,广收弟子。

尘羽师祖活了一千三百来岁,并没有突破生死玄关,羽化飞仙。

虽然尘羽祖师没有成仙,但是在修仙界也是成为一方美谈。

很多人都说,尘羽祖师可能已经是半仙之躯了。

而后,又过了五千年,长游门徒众多,又有五个较为杰出人物。

五人便是就将其余四峰占了,从此长游门便是日益昌盛,现在已经是修仙门派中的巨擘大派了。

二人也是在两个白衣男子地口中了解到,他们分别叫做常铭,常吉。

柳嘉修和徐狗蛋更加关心地便就是昨日地姬不凡仙人了,二人也是问了自己是不是拜在他的门下。

而常铭常吉二人也是告诉了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那是不大可能的。

因为姬不凡师叔,至今还没有收过一个弟子。

而今日要他们二人将二人带到接天峰上,恐怕是分给其他首座去教导了。

对此,二人心中也是不禁是有些失落。

本来,常铭常吉只用半个时辰地时间便是就能够到的。

但是,柳嘉修和徐狗蛋身体着实有些差,一路上歇了好几回气儿,并且还走的慢。

而常吉则是先回去,便是让常铭一人带着柳嘉修和徐狗蛋上路。

还好,常铭为人和善,便是就这般陪着两个小师弟。

就快要到黄昏地时候,常铭才带着两个将要入门的小师弟上得山来。

一路上地索桥之类,对于入门已久地常铭来说,还不容易,只需要提着轻轻一跃便就是过去了。

看着大门,常铭眼眶之中便是不禁是有些湿润了。

到底为何,这也就只有去问常铭本人了。

常铭带着二人进去之后,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则是不禁是被自己眼前地景物给震住了。

他们生在山村之中,那里有见过如此金碧辉煌,楼台亭阁,好不华丽。

没有走几步,常吉便是就出来了。

“师兄,二位小师弟地住处我已经安排妥当了,师兄想必也是辛苦了,接下来便就交给常吉吧。

”常吉道。

常铭闻言,心中便是不禁是缓了一口气儿。

还好常吉有良心,不然自己今日可是有的忙了,虽然常铭心性好,但是也是受不住这两个啥都不懂好奇心又重地小师弟。

“那好,常吉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常铭说完,便是和柳嘉修与徐狗蛋道别,就走了。

随后,常吉便是就领着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向里面走去。

走了约莫一炷香地时间,常吉便是就将二人领入了一间房中。

二人进去之后,皆是不禁是被震住了,房子很大,当得上他们三间房。

柳嘉修和徐狗蛋现在皆是被这些所见所震撼住了,心中也是激荡不堪。

常吉见二人如此模样,便是不禁是无奈地摇头笑了笑。

二人这般模样,他们难道真的是姬不凡师叔带来的么。

过了一小会儿,只听得柳嘉修肚子之中咕噜一声,瞬时,气氛便是就凝固了。

好像,这也能够有连锁反应,徐狗蛋肚子之中也很死咕噜一声传了出来。

二人见常吉听见了,皆是羞红一个脸,低下头去。

二人吃午饭本来就早,在上山地时候耗费了许多地体力,其实早就饿了。

但是看到这些宏观地建筑,一时间便是就忘记了这一茬。

这不,肚子就不干了,就开始说话提醒二人了。

常吉便是呵呵一笑,道:“想必二位师弟也是饿了,稍等一下,师兄这就去给你们拿吃地去。

”常吉说完,便是就出去了。

柳嘉修和徐狗蛋对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的没有力气了,这个时候二人却是异常地安静,没有说话。

二人等了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常吉便是就将饭端来了。

建筑金碧辉煌,而吃的,却是两碗白米饭,一叠豆腐,一叠青菜,显得却是就有些大为不同了。

但是,这也却比让们自己家中吃的要好的多了。

柳嘉修和徐狗蛋也是饿了,顾不了那么多,便是就开始吃了起来。

很快,常吉带来地食物便是就被二人一扫而光。

常吉也是不禁是咽了一口唾沫,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常吉很快便就恢复了正常,收拾好碗之后,便是就道:“二位师弟今天好好休息一晚,明日我就带你去见掌门。

”常吉说完之后,好似不愿多说,便是就端着碗出去了。

柳嘉修和徐狗蛋本来想要出去走走,但是在进来之后也是觉得这儿是个迷宫,便是就罢了这个想法,没有出去,害怕走失了。

二人今天也是可谓是劳碌奔波,难免是有些劳累,但是二人还是激动不已,不觉得累。

此刻,二人便是又开始说了起来。

二人也是想象着,明日他们见到掌门地情况会是如何。

不过,他们毕竟是小孩儿,没有过多久,二人便是就在床上昏昏睡去了。

柳嘉修和徐狗蛋二人地小脸之上也是可以看得到丝丝甜美地笑容。

二人对于今天,也是比较地满意,兴奋。

窗外,明月斜挂,月光如水,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