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大乳荡岳 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白月

2021-10-13 14:33:32情感专区
她人在厨房:“进来,门没锁。”

  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景召只到了玄关,没往里走。

  “东西放门口了。”

  他正打算下楼,商领领从厨房跑出来

她人在厨房:“进来,门没锁。”

  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景召只到了玄关,没往里走。

  “东西放门口了。”

  他正打算下楼,商领领从厨房跑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你喝水吗?我做了柠檬水。”

  围裙是粉色的,很少女。

  景召说:“不喝了。”

  他挨着门,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看了眼脚下的箱子,又把箱子搬了起来:“放哪?”

  “厨房。”

  商领领先跑去开门。

  景召把装满餐具的箱子放在了厨房的空地上。

  起身的时候,他问:“门怎么不锁?”

  “等你啊。”

  她很会说软话,就戳着人耳朵说。

  他没看她,看着她身后的冰箱:“我会敲门,下次把门锁好。”

  冰箱是银灰色的,表面擦得很干净,她的影子映在上面,裙摆下的脚踝很细很细。

  火没关,厨房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忽然,砰了一声。

  是锅里的油炸开了,商领领没多想,伸手去开锅盖。

  景召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她动作停下,视线才刚移到他的手上,他就松开了手,还往后退了一步,前后不过几秒。

  “锅里是什么?”

  商领领有点没回过神来:“红烧肉。”

  因为要做饭,她把头发盘了起来,她额头生得饱满,很适合丸子头,围裙戴着,倒也确实有那么几分宜室宜家的贤惠。

  景召把火关掉,等油不溅了,才拿开锅盖,往锅里看了一眼。

  她的厨艺真是……

  他不评价:“走了。”

  他走人,懒得管。

  商领领也看了看锅里:怎么有的蕉了,有的还是生的?

  嗯,是火的问题。

  “过来锁门。”

  “哦。”

  商领领跑着跟上。

  他下楼梯之前,脚步顿了一下:“我家陆女士买了很多红薯,让你下去拿。”

  商领领扒着门,脑袋探出来:“你等我,我换一下鞋。”

  景召没等,先下楼了。

  两分钟后,商领领带着一盘水果去了陆常安女士那里,热情的陆女士留了她吃饭。

  景河东做的红烧肉,才叫红烧肉。

  晚饭后,陆女士说想给商领领的父母打个电话,报备报备,好让她父母放宽心,毕竟女儿在外独居。

  商领领给她父亲存的来电备注是名字:商进财。

  她拨过去:“喂。”

  商进财:“啊。”

  这一声,表达头皮发麻。

  “爸。”

  “啊?”

  这一声,表达浑身不自在。

  商领领温声询问:“你吃饭了吗?”

  “啊?!”

  表达受宠若惊和消受不起。

  商进财终于缓过来了,慢慢进入状态:“啊,吃了。”

  “我妈呢?”

  “你妈?”商进财还是不太习惯,“哦,跳广场舞去了。”

  “我刚吃完饭,在房东陆姐家吃的。”

  商进财:“啊。”

  就不知道说什么。

  “陆姐想和你说几句话。”

  商进财:“啊?”

  还是别吧,他就一打工的。

  电话那边已经换成陆女士了:“商先生。”

  商进财腰杆立马挺直:“诶。”

  陆女士先友好地介绍自己:“我是领领的房东,我姓陆。”

  “你好。”商进财斟酌了一番,“陆老板。”

  陆女士:“……”

  老板就老板吧。

  陆老板:“是这样的,我怕您不放心领领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就让领领给您打了个电话,实在是冒昧了。”

  商进财十分拘谨:“不冒昧不冒昧。”

  陆老板很会说话啊:“领领在我这边呢,您不用担心,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

  全家成员之一景召,正帮着景河东收拾桌子,闻言之后抬了下眼皮。

  正在偷看他的商领领立马假装看吊灯。

  “我这栋楼里虽然都是租客,但很多都是租了十几二十年的,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楼上楼下的都有个照应,领领住在这边您就放心,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陆女士不是有那个社交nb症嘛,“改天您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过来看看,我带您参观参观。”

  由于陆女士的亲切善谈,对话氛围逐渐放松自然。

  “有空的话一定去。”

  “我听领领说,您是开水果店的。”

  商进财谦虚谦虚:“就在我们小区外面开了个小店,糊口过日子嘛。”

  陆女士表示深有同感:“我们家也是呢,我老公是卖章鱼小丸子的。”

  不是收租的吗?

  不重要。

  商进财觉得陆老板人还不错:“那改天过去尝尝。”

  “随时欢迎。”

  接着,两人聊了聊开店心得,聊了聊章鱼小丸子的制作过程和水果的保鲜方法。

  也算相谈甚欢了。

  陆女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就不耽误您时间了,我把手机给领领,你们接着聊。”

  陆女士把手机还给了商领领,她打了声招呼,起身去了阳台。

  阳台上放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个巨大的花架,花架上都是陆女士种的盆栽,数多肉最多,红红绿绿大大小小的都有,长势十分好,肉嘟嘟挤一块,十分可爱。

  花架最下面还有几盆水养的绿萝,叶子一路延伸,缠绕上了护栏。

  商领领蹲下去,手指逗了逗绿萝的叶子:“和陆女士聊了什么?”

  对话氛围重新变得又干又尬。

  “就随便聊聊。”

  “随便?”

  是软得没有骨头的调子。

  商进财立马改口:“没没没,我很小心的。”

  女孩子的声音清甜温软,像什么呢?

  商进财是卖水果的,觉得像软籽石榴。

  她逗完了绿萝,稍稍起身,半弯着腰,指腹一下一下地压着肉嘟嘟的多肉:“我听见她说,要请你过来参观。”

  “……我没空。”

  “还要尝尝章鱼小丸子?”

  “……我章鱼过敏。”

  她嗯了声,尾调似有若无的。

  商进财犹如在热锅上的鱿鱼,八条腿都恨不得往外爬:“那……我挂了?”

  景召从厨房出来了。

  商领领站好,手压着裙摆,像花架上最亭亭玉立的那朵蝴蝶兰。

  “晚安,您早点睡。”

  商进财赶紧挂掉。

  刚好,他老婆跳广场舞回来了。

  “兰兰,刚刚商老板打电话来了。”

  苏兰兰女士戴着手指那么宽的金镯子,烫了一头梨花小卷,是位白白胖胖一脸福相的女士:“她打来干嘛?”

  商进财身材十分圆润,因为白头得太早,干脆理了光头,和江南皮革厂的老板只差一个喷了发胶的大背头。

  “她房东怕我们担心她的安全。”商进财摸了摸油光锃亮的头,“还说他们全家都很喜欢商老板。”

  苏兰兰女士撇了撇嘴,哼哼:“他们全家真倒霉。”

  *****

  快八点了。

  陆女士和商领领在客厅追剧,一人抱着一袋爆米花。

  景召帮景河东收拾完了厨房,去饭厅拿外套:“我上楼了。”

  商领领把爆米花放下,整理整理裙子:“我也回去了。”

  陆女士挥挥手,一副磕到了的表情:“去吧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陆女士把电视音量调小,然后竖起耳朵。

  “景召。”

  楼梯间很安静,有商领领的回声。

  景召脚步放慢一点,应了她:“嗯。”

  “今天谢谢你。”

  她小跑着绕到了他前面,站得比他高两个台阶,把影子压进他怀里。

  “你把手伸出来。”

  他看着她,身体没动。

  “我有谢礼要给你。”

  他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不用”还是咽了回去。

  “把手伸出来。”

  这次,他的手比他的大脑快了一步,胳膊抬起来,在地面上勾出了影子。

  她把礼物握在了手里,连同她的手,一起放到景召掌心里:“送给你。”

 下午下过雨,天空很潮湿,没有云,天很蓝。还没到六点,太阳的尾巴就开始往地平线里钻。

  景河东还要回家给老婆做饭,早早收了摊。他给景召打了通电话:“外卖送到了吗?”

  “嗯,现在回去。”

  景河东推着他的电动小三轮:“不用过来我这里,我已经收摊了,你直接回家。”

  景召应了声,等景河东先挂电话。

  天开始黑了,路上行人脚步变得匆忙,景召靠边停了车,下车来,走到对面路边。

  路边有位阿婆在卖红薯,她用报纸垫着,坐在地面上,箩筐里很满,红薯没怎么卖掉。

  大城市的人好像不太爱吃。

  “阿婆,”秋风有些萧瑟,景召的声音很温柔,“我来买红薯。”

  阿婆眼神不太好,看了好几眼才认出他:“是你啊。”

  这个年轻人经常过来买红薯。

  阿婆与他闲谈:“你有一阵子没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景召回话说:“上周去了外地。”

  暮色沉沉,风抚不平老人眼角的皱纹。

  阿婆用手撑着地面,动作不太利索地起身:“你要多少?”

  “这些都要了。”

  阿婆每天都会挑两箩筐红薯出来卖,运气好的时候,能卖出去一大半,她开价很低,两箩筐也不过几十块钱。

  塑料袋都装在塑料袋里,都是用旧的。

  阿婆挑出来两个最大的:“怎么每次都买这么多?”

  景召站在路边,弓着腰与老人说话:“家里人爱吃。”

  阿婆搓掉红薯上的泥土,一个一个撞进袋子里:“这些都是新挖的,你放几天会更甜。”

  他应:“嗯。”

  一边装着,阿婆一边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说得更通俗易懂一点:“给人拍照的,有时候也拍拍山,拍拍水。”

  “拍照啊。”阿婆笑了笑,牙齿已经掉了许多颗,“现在的人都爱拍照,不像我们那辈的人,老家在乡下,大家都穷,一辈子啊,就拍一次照。”

  阿婆装好红薯,把袋子的提手挂在秤杆上,是那种老式的秤杆,要提起来才能用秤砣称量。

  一箩筐红薯有十多斤,阿婆提起来有些吃力。

  景召蹲下去:“我来提,您看着称。”

  阿婆笑着把称给了他,说教他认称。

  阿婆的普通话不太标准,景召其实没怎么听懂。

  又说回拍照的事了,阿婆感慨:“我这把年纪,也该拍次照了。”

  这把年纪,该拍遗照了。

  很多地方的老人都是这样,一辈子就拍一次照,就在他们觉得自己将要和亲人告别的时候拍。

  如果是办身份证的时候拍过了,那就有可能不会再拍了,或者来不及再拍,等到离开人世的时候,从身份证上抠出生前的模样。

  如果跟他们讲有种职业叫摄影师,他们也理解不了。

  两个大袋子装不下,剩下的几个阿婆用小袋子装着,那一小袋没有过称,一起给了景召。

  他把袋子放在地上:“多少钱?”

  三十三块五毛。

  阿婆说:“三十块钱。”

  景召只有一百块的纸币。

  阿婆的钱都用塑料袋装着,一个袋子套一个袋子,套了好几层,袋子掀开,钱用布包着,没多少零钱,不够找零。

  路边有还在营业的便利店,走几步还有菜市场。

  “我去换零钱。”阿婆不放心把箩筐留下,打算一起带过去。

  景召说:“下次再找吧。”

  黄昏下的倒影,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凄凉。

  风不挑人,谁都吹,把老人的脸吹红、把背吹弯、把眼睛吹得沧桑。

  阿婆问他:“你在哪里拍照,有没有店面?”

  “有店面。”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在沙塘北,红柳巷。”

  阿婆把钱塞进了装满红薯的袋子里:“那这钱你别给了,下次我上你店里拍照。”

  她快八十了,该拍遗照了,那天她一定要穿新做的衣服,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景召答应:“好,我帮你拍。”

  风好大,阿婆抹了一下眼角,佝着背去收拾摊子,没多少东西,两个箩筐,一条扁担,几张报纸,一袋旧的塑料袋。

  景召在帮忙的时候,把纸币压在了箩筐的底下。

  “忘了问了。”阿婆挑起扁担,“你拍照贵不贵啊?”

  背靠夕阳的青年笑了笑,眼里滚烫,装着一栋栋人间烟火和烟火里的星河。

  “不贵,这些红薯够了。”

  他拍照没有收费标准,有时要天价,有时只要两袋红薯。

  “多亏了你,今天可以早点收摊了。”

  阿婆挥挥手,挑着空箩筐走进暮色里,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行色的匆匆路人加快了脚步,腿脚不便的老人步履蹒跚。

  远处,霓虹忽然亮了,该回家了。

  景召走到车上,拿出相机,拍了一幕即将西下的夕阳,一幕已经垂暮的老人。

  *****

  墙上挂着HelloKitty的挂钟,时针走到数字六的地方。

  正在玩换装游戏的陆常安女士听见开门声,立马抛下平板,跑去了玄关。

  是她家大宝贝回来了。

  “召宝你回来了。”

  景召提着两袋东西进门。

  “怎么提这么多东西?”陆女士拨开袋子看看,“这什么呀?”

  “红薯。”

  大宝贝进屋了,陆女士趿着碎花拖鞋,小步跟着:“你又买红薯了?”

  她家召宝上周也买了好几次。

  他说:“挺甜的。”

  陆女士很惊讶:“你喜欢吃?”

  “嗯。”

  景召把红薯提去了厨房,打开柜子,上次买的还没吃完。

  景河东在做饭,厨房里烟火味很浓。

  景召把红薯放进橱柜里:“如果吃不完的话,可以拿去分给租客们。”

  陆女士:“哦。”

  他洗了手,从厨房出来:“我先上楼了。”

  “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我去送个东西就下来。”

  他又出去了。

  陆女士跑到厨房,辣椒有点呛人,她捏着鼻子:“老公,咱们召宝怎么会喜欢红薯?”

  景河东在做辣椒炒肉,他锅颠得很溜:“红薯怎么了?”

  “你傻啊,召宝没了嗅觉之后,就不怎么尝得出好赖了,都没听他说过喜欢吃什么。”

  景召十九岁的时候受过伤,那之后他就闻不到味道了。虽然嗅觉和味觉是分开的,但人的味蕾只能分辨酸甜苦辣咸,一但嗅觉丧失,会影响味觉的分辨,根本尝不出精细的味道。

  即便是坏了食物,景召也尝不出来。

  景河东仔细想了想:“我摆摊的那条街上,有个阿婆在那卖红薯,一下午也没卖出去几个,估计是召宝心软,就都买了。”

  陆常安女士左手握右手,作祷告状,一副母爱泛滥成河的表情:“哇,咱们大宝贝是什么人间天使啊!”

  人间天使去了十九楼。

  他搬着箱子,腾不出手,没办法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