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下身连在一起上楼梯H)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13 14:30:52情感专区
再听见响声后立马就则返了回来,在看见夜公子面脸鲜血的倒在地上后都吓呆了。

  随即那名老实的修士吓得惊叫道:“不好啦!三皇子自杀啦!”

  很快,这间不大的地牢

再听见响声后立马就则返了回来,在看见夜公子面脸鲜血的倒在地上后都吓呆了。

  随即那名老实的修士吓得惊叫道:“不好啦!三皇子自杀啦!”

  很快,这间不大的地牢里就站满了人,其中人群中间的无极子很是头痛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夜公子。虽说这小子死了倒也没什么,反正女王陛下也暗中交代过了不要让这小子活着回去。但是这要怎么跟妖狼交代呢?这妖狼可是因为这小子才甘愿被他制服的。

  如果没有了这小子,那妖狼肯定不会乖乖跟他结契的。要知道这妖狼水有多深,他都还不清楚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可不能出乱子。不过只要等到结了契,妖狼成了他的囊中之物,到那个时候就算它知道三皇子已死,那它也翻不了天了。

  这边无极子还在拈这胡子想着法子,那边周围的弟子们都叽叽喳喳的说开了。有的说反正女王也不管他了,死了倒也干净。但是马上又有人说,可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没了筹码,那妖狼怎么办?

  就在人们你一言我一言的讨论着的时候,无极子突然望向了弟子中一个年轻的小弟子。这名弟子的身形和年龄都与夜公子相仿,无极子眯了眯眼睛,有了主意。

  他让人把夜公子的衣物统统的脱了下来,可怜的夜公子死了就死了吧,现在还被脱得个一丝不挂被众人当众围观。无极子看了眼那遍体鳞伤的姣好身材,冷冷的哼了一声,便让那名弟子把夜公子的衣物悉数换在了身上。

  众人很疑惑,无极子到底要做啥?那名弟子更是疑惑,他可不愿意穿死人的东西。可转头又看见无极子目光炯炯的盯着他,直盯得他头皮发麻,最后也不得不照办了。

  当夜,待人群散去之后,那两名巡夜的弟子就听从无极子的吩咐拿了张破席子,把夜公子卷吧卷吧的就抬了起来后就跟着无极子向后山走去。

  最后他们来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荒地上,尊照着无极子的要求砍了许多干柴堆了个大火堆,做完这些后就把夜公子放在了厚厚的柴堆上。最后无极子使了个火诀儿,那柴堆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在火舌的肆虐下,本来已经死去的夜公子却猛的坐了起来,转头吃惊的看向了无极子。

  “无极子师父,他还活着!”那名老实的修士见夜公子还活着,吓得又惊叫了起来,反映过来后就要去救火。但是却被无极子拦了下来。

  “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救他作甚?”无极子冷漠的说着。老实的修士闻言吃了一惊,但也听话的站到了一边。

  是的,其实夜公子并没有死透。他只是在受到了巨大的撞击后昏死了过去,但是那些人却连检查都不检查一下就认为人已经死了,然后就急着毁尸灭迹了。

  所以夜公子在被火烧得疼痛难忍后便醒了过来,但是他失血过多实在太虚弱了,在被火烧得惊坐起来后,看着周围熊熊的烈火便再也没有力气继续有所动作。他先是看向无极子等人,以为他们不会将事情做绝。但后发现他们并不打算救他,他的眼神便渐渐怨恨起来。

  满是鲜血的脸加之皮肤有些地方已经被烧烂了,再配上这双怨恨的双眼,在火光的照耀下就如同地狱的恶鬼般令人恐惧。

  两名巡夜修士被此情此景吓得面无人色的躲在了无极子身后,无极子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但他还是强装镇定的站立不动。最后夜公子终于被浓烟熏得再次晕倒,在倒下的瞬间大火也顺势吞没了他的身体把他化为了乌有。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地上的火也渐渐的熄灭了,此时也只是冒着阵阵青烟。两名修士忙上前去查看,那夜公子居然烧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哼!有老夫的三味真火加持,他连根毛都不会剩下。”无极子抚着他那雪白的胡子得意道。

  那牙尖的修士一听立马堆满笑的过去拍马屁了,而那老实的弟子则满脸冷汗不再说话。

  在一个虚无的不知名的地方,夜公子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拉着自己在向前走着,好像走了很远的路,尔后他还听见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在跟谁说着话。

  “师父要我带这人去见他,还请各位行个方便。”夜公子无意识的听着女子说话,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哎哟呵~~姑娘出手真是大方啊,您师父他老人家要的人,我们哥俩儿能说不吗?”是一个陌生男子献媚的声音且这声音似乎还有着若有如无的回音。

  然后他听见两人又是寒暄了几句。

  接着那女子又拉着他继续向前走着。期间她也不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拉着他走着。直到他听见了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黎国三皇子,快快醒来。”

  夜公子闻言便感觉一股电流直击全身,然后便清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眼睛,只见眼前的是一位端坐在一头金色的雄鹿背上的容貌庄严的和尚,这人夜公子认得,居然是两生法师!

  而一直牵着他手的人,居然是……莫念?

  夜公子心下一阵感动,他激动得放下了平日的矜持,一把抱住了莫念说道:“原来你已经逃出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

  但是相对于他的激动,莫念却显得冷淡了很多,只见她轻轻推开了夜公子冷冷的说道:“三皇子,你认错人了。”那样子似乎还非常的不高兴呢。

  夜公子被疏远的一推,心下就受伤了,莫念怎地变得如此冷漠?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两生法师却笑着对莫念说道:“他怎么认错了,你不就是莫念吗?你也是我的弟子啊。”

  然后转头又对夜公子说道:“她是莫念却又不是“莫念”,我之前本欲收她为徒,但现在看来确实是机缘还不够成熟。你和她情缘未了,贫僧便帮你一把,后世与她再续前缘吧。”

  说完,他双手合十唱道:“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夜公子被眼前的两人弄得云里雾里的,完全摸不到头脑。正待要继续询问,眼前却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迷了他的双眼。然后夜公子便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向远方飘远了去。

  莫念见他消失后,气鼓鼓的对两生法师说道:“师父,为什么还要他和莫求再续前缘?他那迂腐的脑袋,自私懦弱的性格把莫求害得好惨。”

  见法师没有说话,莫念又说道:“莫求我们真的不管她了吗?”

  两生法师见莫念心系妹妹得紧,知不能继续沉默了便才说道:“徒弟你不要着急嘛,你妹妹命中本就该有此劫。此事,我们就不要多管,静观其变就是了。”

  莫念咬着嘴唇,不再说话。但莫求到底是自己的妹子,要说真的撒手不管,她还真的做不到。因为没有人能在至亲有难的时候做到不管不顾的。

  于是,她乘着师父不注意的时候,把手伸到背后悄悄幻化出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红豹子。那小豹子在莫念的手掌上机灵的左右看了看便悄悄的跑走了。

  而这一切,两生法师也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便也就随她去了。

明天就是结契的日子了,莫求趴在地上情绪低迷似乎有些绝望。自从两天前夜公子被带走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他,而也是自那天起就一直没有人来到她这里了,甚至都没有人来监视她,好像所有人都对无极子的结界非常的有信心。

  但其实无极子的结界本来对她的压制性不大,但是加上北山自身的结界的加持,她便成了真正的困兽,挣脱不得了。她自从夜公子走了以后就一直心神不灵,总是有不好的预感。她很想去寻夜公子,但是却又对这双层的结界压制无能为力。

  就这么惶惶不安的挨到了结契的那天。当天天还不亮,无极子便一身华贵道袍的带着一帮弟子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莫求面前。

  “公子呢?”莫求一见终于有人来了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不是吗?”无极子眼神有些左右飘忽的指了指那名换上夜公子衣物的弟子说道,那名弟子此时也装模作样的被人押着。

  莫求顺着无极子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他。她终于松了口气向夜公子问道:“你没事吧?他们没有再欺负你吧?”

  那名弟子怪异的看着莫求,它怎么把自己认成三皇子了?他就是穿了死人的衣服,但是模样还是没有变的啊?他又疑惑的转头看了眼无极子,见无极子幅度极轻的向他点了点头。他便咽了咽口水冲着莫求底气不足的说道:“没事的,我很好。”

  莫求闻言,就安心了。于是她便开始想着怎么在结契的时候看准时机逃跑了。只是可怜她连结契的规则顺序都不懂,还在那里傻了吧唧的想着如何逃跑。

  但是这时,又是一阵妖风刮来,这阵妖风夹杂着雪莲的清香和僵尸的尸香。莫求和众人都感受到了这两股满含怒气的妖风,都是惊得一震。

  莫求闻见凛冽的妖风吓得缩爪夹尾,在结界里趴得更低了。而修士们则感受到了这两股妖风的妖气虽不说有眼前的妖狼白虎这般厉害,但也绝对不是江湖上的泛泛之辈的妖怪能散发出的妖风。他们头都大了,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妖怪们都可以上北山来了?难道北山结界失效了?

  结界外的修士们纷纷拔出剑来严阵以待,而结界里的莫求则缩成了一个球儿,恨不得把自己缩来消失不见,那怂样儿就跟坨发了霉后又生了白毛的巨大粑粑一样。

  死了死了!这两个冤家出来寻她了!这么怎么办呐?莫求心虚得都不想掩饰她此时的怂态了。

  当修士们刚拔出剑的时候,在妖狼的前面便出现了两抹修长的身影挡在了修士们和妖狼之间。

  大家定睛一看,呵~~~!这两妖怪好看呐。

  一个白衣白发,白色的睫毛下是居然一双非常明亮的灰色眼眸,虽是异与常人的灰色,但是却那么的清澈干净。他的鼻梁很挺但却不似男子般那么坚毅,反倒显得很柔和。但是他的皮肤却很白,虽不至于苍白如纸但却看起来却有几分病态。不过那并不是他体弱,而是他本来就是这个肤色,但是人们却看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妖怪变的。

  而另一个却是一袭红衣的,他有一张比女人还艳丽妖娆的脸。一双媚眼如丝的桃花眼,如殷桃般的红唇,雪白的皮肤彷佛吹弹可破,一头乌丝随意的绑着。虽然他外表看起来跟常人一样只是皮肤较常人略白,但道行高深的无极子还是看出来了,这是一只修行颇高的僵尸!这种僵尸很危险,平时可以用自己活人一般的外表骗取人们失去戒心进而杀之取人阳气精气来修炼。

  现在这两只妖怪挡在妖狼前面,一个一脸冰霜,眼神冷酷。一个一脸怒气,但是他却是怒极反笑,笑得令人胆寒。

  这两只妖怪正是清皛和花古!莫求心下虽然怕得很,但还是奇怪,自己都受不了这北山结界,这两位修为道行都不如她,为什么却能行动自如?还这么气势汹汹的挡在自己面前?

  “冤家,你趴在这儿干嘛?这是被别人给治了吗?”花古转过头望向结界里的莫求,虽一脸怒容,但看着莫求那被结界压得喘不过气的痛苦模样还是心软了,他嘴里埋汰着莫求就拉了拉一旁清皛的衣袖想要他跟自己一起把莫求放出来。

  可清皛却明显的没有消气,他一甩衣袖气呼呼的说道:“拉我作甚?你没见她享受得很吗?”

  “小雪莲儿,算了,你看她也知道错了。”花古也是恨铁不成钢,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劝着清皛,而莫求此时也很配合的做出了可怜兮兮的模样。

  “还叫我小雪莲,你们都这么叫我,我让她给我取个名字,她都一直拖着!”没想到,花古这一劝又戳中了清皛的痛点。

  “我这不是读书少,想多读点书给你取个好名字嘛。”身后的莫求弱弱的说道。

  “你闭嘴!”清皛冲着她就一阵低吼,莫求吓得白毛一炸立马乖乖的闭嘴了。

  还读书少?还不是天天只知道看春GONG看那些乡野鬼故事,你哪还有精力看其他书啊。清皛想着莫求平时的贱样儿就是一肚子气。

  他们就还在这么说着的时候,几道符便向他们劈头盖脸的袭来。清皛和花古连忙向两边躲开,那符便直接穿过了压制莫求的结界上,拍在了莫求的大狼脑袋上。

  只听“砰砰砰”!的几声炸响,莫求瞬间就头破血流了。

  “莫求!”清皛和花古吓得惊叫出声,怎么就这么条件反射的躲开了呢?为什么没有好好的保护她?两人肠子都悔青了。

  “……”莫求痛得没有说话,这符威力大啊,幸好你们机灵躲过了,不然可够你们受的。

  “你们这群妖怪,到底有没有把老夫放在眼里?”打出符咒的无极子气愤的说道,胡子也被他气得一翘一翘的。

  清皛和花古同时转头盯向无极子,眼里闪烁着戾光。可见这两人是真的怒了,清皛突然出手,一言不发的挥出几片莲花的花瓣向无极子等人袭去。

  但却因为是莲花的花瓣速度虽快但目标太大,无极子冷笑一声都悉数挡了下来。可其他几名弟子就没那么幸运了,纷纷中招,更有一名弟子被划破了脖颈受了重伤。

  “莲花儿,不要伤人性命!”莫求忍痛喊道,这夜公子还在一边儿看着呢,怎能在他面前杀戮。

  可是话说这夜公子今天也是奇怪,为什么总感觉他怪怪的,不似之前那种熟悉的感觉了呢?但莫求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反正就是怪。但是她也没太当回事,因为她见夜公子此时还算安好,这奇怪的感觉估计也是这几天受了惊吧。

  既然雪莲花和花古来了,那她就有了帮手。那今天说什么都要把夜公子带走。从此江湖和他们再无关系。

  就在清皛和众人斗成一团的时候,莫求小声唤着花古:“花古,花古,快帮我把结界解开。”花古本要帮着清皛对付那帮子修士,但听见莫求唤他便立马走到她耳边问道:“你要不要紧?我该怎么做?”

  “这结界是仿天上天师的结界,其实本身并不结实,只是因为北山的结界加持才让这结界威力变大。”莫求说着:“你只需这样……然后再……”莫求悄声说着,花古都一一记下,随即便照做了来。

  这边清皛和众修士斗得吃力,眼看着就要被无极子降伏,却蓦地听见身后一身狼嚎。大家都被这一声狼嚎震得都停了手,纷纷转头望去。

  只见莫求已经挣脱了结界,花古正骑在她身上显得威风凛凛。白狼的速度极快,也不等人反映便向人群冲了过来。在路过清皛的时候,花古一低身子一把把清皛拽到了狼背上。而白狼也与此同时叼起了那名假扮夜公子的倒霉弟子,然后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