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看镜子里我是怎么占有你 白洁和高校长全文无删减

2021-10-13 10:18:59情感专区
能直接把货卖出去,省得挤压劳累,大家自然乐意。

  为了‘假面舞会’的这项善后服务,她可是多出了500美食点。

  “真亏得慌。”

  还是要努力赚

能直接把货卖出去,省得挤压劳累,大家自然乐意。

  为了‘假面舞会’的这项善后服务,她可是多出了500美食点。

  “真亏得慌。”

  还是要努力赚钱,否则动辄花美食点,谁受得了?

  幽幽一叹,顾湘忽然又想起件事,“不是都说那位贵人早就去接钦差?刘晃兄弟都在安城,国公爷何在?”

  老狗茫然道:“或许是受不了勇毅军的清苦……”去找乐子了,钦差云云,不过借口而已。

  顾湘:“……”

  只要这位不影响到计划进程,一时到真顾不上他。

  秋日里天干气燥,顾湘在系统界面上也折腾得口干舌燥,忽然就想吃点滋润些的汤水。

  走到厨房一看,一只已经准备好的小乳猪就躺在案板上等待垂青。

  顾湘以前只能说会做饭,对食材可没多少研究,最多能看个新鲜度,如今见到案板上的乳猪,却是一眼就看出其味美肉嫩,是一等一的好猪。

  “这会儿吃烤乳猪正当时。”

  至于汤汤水水?那叫饭么,分明是饭后下食才要用的。

  顾湘笑眯眯高声招呼老狗帮忙把挂炉给她清理干净。

  为即将到来的宴席故,她菜谱里刚加了两道大菜,其中一道就是片皮乳猪。

  烤乳猪这道菜顾湘早就很熟悉,当年她去参加竞赛赢了后,学校的老师带她参加庆功宴,就吃过一道‘炮豚’,八珍之一,正是烤乳猪。

  当时已觉那是人间至味,如今再想,似乎色泽不够明丽,油略大,入口即化是做到了,可化得太彻底些,就少了一分弹性。

  顾湘一边想,一边口水直流。

  轻轻地磨了磨菜刀,一刀下去,从嘴到尾,不歪不斜,不轻不重地劈开了一道线。

  内脏清理干净,打开骨头,刷上盐控水,糖配上酱料黄酒腌制入味。

  顾湘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顺顺当当把乳猪送入挂炉,不过进了挂炉也依旧离不了人。

  做烤乳猪,火候的掌控最为重要,但凡差一丝,好好的食材就算是浪费了大半。

  “哎,慈幼院里这些没爹没娘的娃娃,到比咱这有爹有娘的吃得香,哎!”

  一整个上午,慈幼院周围的住户就都处于躁动的状态。

  大人还好,闻着那香味就是馋得厉害,大不了闭上眼,蒙上头,忍一忍就能过去。

  可孩子们却是万万不肯忍的。

  再听话乖巧的小娃娃,都没忍住哼哼唧唧地哭着要肉吃。

  大人们:“……”

  要不把你爹娘的肉割下来吃一吃?

  话是这么说,还是个个挤到慈幼院门前去排队。

  奉钦差的命,已经在慈幼院外蹲守了四天四夜的两个探子,对视一眼,心下唏嘘。

  人家馋了能立时跑去买,大不了多花点钱和时间,自己等人却是闻着那香味勾人的一日三餐加深夜的夜宵,馋得眼泪都从嘴角流下来,却只能吃硬得硌牙的破干粮!

  有什么办法?钦差根本不当个人,竟强令他们,不光不许在顾娘子面前露脸,就是那些慈幼院的小娃娃也不许接近。

  两个人只能眼观鼻鼻观心,拼命忍住,忍住——

  慈幼院的大门洞开,顾湘推着一辆很奇怪的小推车缓步走出来,推车上放着长长的白瓷托盘。

  两个人一时目光呆滞,仿佛看到了一盘晶莹璀璨的宝石,美得不像人间之物。

  奶奶的!

  呜!

  顾湘掀开网盖,直接伸出修长的手指拿起一片红如玛瑙的肉片含在口中,轻轻眯了眯眼,连连点头:“不错。”

  肉质细腻,味道清甜,香而不腻,入口即化。

  “我们知道不错,它肯定是非常非常不错,您能别尝了么?”

  自香味开始飘荡,就跑到慈幼院门前排队,愣是硬生生等了将近两个时辰的食客,眼睛死死地盯着洁白如雪的托盘上红得晶莹透明的肉,浑身上下都在叫嚣——想吃!

  顾湘笑应:“行,不尝。”

  她拿碗出来先舀了一碗浓稠的米粥,又木夹子一夹子下去,抄起十几片肉,整个往米上一铺。

  热气熏染,香味滋地一下扩散,熏得门前一众食客一时都有些晕眩。

  顾湘也不禁稍稍舔了下嘴唇:“不尝了,直接吃。等下我还有事忙,要早些吃朝食。”

  众食客:“……”

  顾湘叹气:“我每日都操劳得很,实该补充营养。”

  “小娘子,我们也想同您一样操劳。”

  几个相熟的食客都知,最近顾厨身边多了好几位琴曲大家,每日都要演奏新编排的曲子给她听。

  她所谓的操劳,就是让那些堪称宗师的大家,竭尽全力地给她献艺,争先恐后地愉悦她,讨好她。

  眼看食客里年纪小的几位都要眼泪汪汪,顾湘也就不大忍心逗他们:“早餐开张了,讷,白米粥,鱼肉馒头,鸡丝面,素三鲜馄饨,老规矩,还有限量酥鱼,一人一条。”

  嗯嗯,样数是少了,可滋味足以弥补这点不足……不对啊!

  “肉呢,少说了一样肉。”

  顾湘正正经经地笑道:“没少,这是我的。”

  众人:“……”

  顾湘失笑,开玩笑而已,她没恶劣到自己美滋滋地吃肉不算,还让饥肠辘辘的食客干看着。

  烤乳猪肉不多,卖是不能卖——

  “今天买早餐送烤肉,先到先得,送完为止。”

  顾湘话音刚落,食客们脸上的喜色还未完全绽放,王平南就气喘吁吁地跑来排队,一边排一边喊:“留些,留些!”

  食客们顿时哄笑:“不留,不留。”

  王平南在安城做了二十年的夫子,学生无数,虽说教出来的举人进士没几个,安城这地方,本就是几十年也出不了一个进士,不过他门下出来的,多数到还成才。

  很多没能力考秀才,他就着重教算数,至少留在城里寻个账房类的差事不难。

  二十余年过去,至少在安城,到有桃李满天下的意思。

  就是他教出来的学生性子多跳脱,不大尊师重教,每回去看他总要说几句昔日在他手底下时的‘悲惨生活’。

  在些无伤大雅的地方,那是颇爱坑师。

  今日排队的人里,到有三个王平南的学生,嘻嘻哈哈地怼了几句,噎得他苦笑,丝毫没身为先生的架子,连连告饶:“今儿大儿子带朋友来做客,据说来自京城,都是见惯了世面的人物……”

  几个弟子到底心疼先生,嘴里调侃动作却很实诚,几个人都忍住嘴馋,让了一片给他。

王平南拎着刚买的朝食匆匆回家,心里却想着心事。

  大儿已经三年多没回家,上次他走时,因为他不许孩子去王家本家住,他们父子有些不愉快,这回儿子回家,他得好好劝劝他。

  他不是拦着不让儿子上进,只是本家里有些事,儿子不知道,若不小心卷进去,恐生乱子。

  王平南心里有些乱,吸了口气,吸入满腹的甜香,身体登时放松下来。

  顾娘子做的吃食真是好。

  他第一次尝过,就忍不住回忆过往,想起很久以前见过的那个人,当年也有那么个女子,身为高家贵女,却不甘心只做个闺阁女儿,短短二十几年的生命里,做出多少男子不及的大事!

  可惜死的太早了。

  都说陛下把她的爱女抱养宫中,按年纪算,应是三公主?

  王平南脚步一顿,蹙眉,想起三公主,他登时明白为何对顾娘子总有些熟悉。

  她长得有些像高家的女儿。

  王平南摇了摇头失笑,他还真是糊涂,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能瞎联想。

  他一个小人物,还是多惦记惦记家里吧。

  不知儿子带朋友回来没有?

  王宅

  薛丽娘目光在斑驳的桌椅上划过,眉头轻蹙。

  “安城这等穷酸僻壤,的确是委屈薛大家了。”

  王敬祖面上略带几分谄媚,小心地道:“薛大家是否口渴?我这便让小米去买些果子。”

  “不必。”

  薛丽娘心里有点烦,冲王敬祖一摆手,皱着眉便向外走去,“王公子自去忙,我已经定了酒楼,这便去迎高公子。”

  王敬祖心下一急,连忙追出,追到门口正好撞上买了朝食回来的王平南。

  王平南怔了怔:“老大,干什么去?爹特意去给你买了顾娘子亲手做的朝食,很是难得……”

  “不吃,别挡路。”

  王敬祖伸手一推,推得王平南踉跄了几步,却是看也没回头看上一眼,径直冲了出去。

  “爹。”大门内,王耀祖刚烧开了水出了厨房,见状大惊,两步过来扶住父亲,检查了下见父亲无事,才恨恨道,“这个白眼狼!爹,你管他作甚,我看这混账东西早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也就是他爹担心这个白眼狼的前程,否则把他的做派说出去,这混账东西非被吐沫星子淹死了不可。

  王平南摇摇头,把手里提着的朝食递过去。

  王耀祖还待数落,却闻一股暖烘烘的香味传来,低头看到盛在竹筒里的骨酥鱼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再看用油纸包好的,玛瑙红的烤乳猪,登时把什么王敬祖之流抛到九霄云外去。

  “走的好,那种白眼狼,哪配享受这个?给他吃要折寿的。”

  王平南:“……唉!”

  安城的秋风冷得刺骨。

  “整个安城,就没一处看得过眼的客栈。”

  醉花楼前,薛丽娘一声嫌弃的话语,招引得周围好些食客侧目。

  “我看也就这儿能勉强待一待。”

  王敬祖连声应道:“薛大家说的极是。小二,把你们楼里最好的吃食都端上来,可别拿什么顾娘子,还是李娘子做的街边小食忽悠我们。”

  他爹那个没见识的,不知送些银钱,到一直在信里念叨说,要让他尝尝慈幼院外卖的小食。

  街边的那些个吃食,不过是苦哈哈们将就吃来饱腹的东西,稍微做得好些,就受了那些人的吹捧,一帮穷光蛋能有多少见识?怕是但凡看见块肉就觉得是天下珍馐。

  哼,爹真是越发糊涂,就那些个也配郑重其事地拿来说。

  他是真担心他爹丢人丢到薛大家,高公子等人面前让他无地自容。

  王敬祖话音未落,店小二就诧异地瞥了他一眼。

  “看什么,去你们最好的雅间。”

  高峰目光在王敬祖的脸上一扫而过,到也没在意。

  如果不是王敬祖和王相爷家算是宗亲,纵已出了五服,到底还是亲戚,他绝不会给这样一个小人物鞍前马后的机会。

  一行人说话间上了二楼,店小二把他们领到西边一雅间前。

  王敬祖左右顾盼,心中却十分不满:“你怎么办事的,分明是对面视野更开阔,环境更好,雅间也更大。

  店小二轻咳了声:“四位贵客,您几位人并不多,此处已很是宽敞舒适了。”

  “不必管我们有几人。”薛丽娘眉头轻蹙,伸手取出一两银子递过去,“我们去对面。”

  不成想,店小二客客气气地避开她塞过来的银子:“不好意思,其它雅座,雅间,包房都有预定,几位贵客若是不满意,小的这就送几位下去?”

  纠缠间,对面最大的雅间就来了人。

  一个面上带刀疤的粗鲁男人,一个身体瘦弱的小孩子,最前面似是个女子,因背着身,看不清楚容貌,不过身形十分挺拔,衣着打扮颇为普通。

  薛丽娘一愣,心中微堵,不觉呢喃:“果然是小地方,到处是乡巴佬。”

  她话音未落,对面的女子便回头看了她一眼,薛丽娘心里一跳——这乡巴佬模样到是……呸,乱想什么,就像个狐媚子。

  “他们人数不是也没多?”

  店小二平平淡淡地抬眸瞟了她一眼,只当没听见。

  “行了。我们不必和寻常百姓计较这些事。”

  他们又能懂些什么?

  “我认得她,那女人是个厨子。”

  王敬祖皱眉,“昨日入城时我看到了,目前在慈幼院栖身,靠卖小食为生,真晦气,也不知她有无沐浴过,一身油烟,可别熏到薛小娘子才好。”

  高峰扬眉,目光在对面那女子身上流连,忽有些怜香惜玉起来,并未多言,微微一笑,率先进入雅座。

  其实对他来说,整个安城就无一物能入眼,这酒楼里的雅间,与荒野打尖的客栈并无区别。

  薛丽娘忙跟上,听了王敬祖的话,面对那女子时不舒服反而消散了些许。

  她此时也顾不上别的,心中只隐隐忧虑,她前阵子奉父母命,陪同高公子去拜访张真人,没想到却扑了一个空,好在高公子人脉广,到底艰难地打听到真人即将驾临安城。

  只是这等偏僻地处,高公子怎么可能会住得惯!

  这里能寻到干净的住处?能有堪堪可入口的吃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