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守寡的岳引诱我AV 学长我们坐着做好不好

2021-10-13 10:11:16情感专区
“真相究竟如何,我自有判断,那些街坊传言,不足为信。”湛凌星非常冷漠地回答道。

  湛凌星拥有非常强大的情报网,虽然不及邃渊阁,但也颇为厉害了。毕竟在战场上,军情

“真相究竟如何,我自有判断,那些街坊传言,不足为信。”湛凌星非常冷漠地回答道。

  湛凌星拥有非常强大的情报网,虽然不及邃渊阁,但也颇为厉害了。毕竟在战场上,军情可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湛凌星没有组建强大的情报网,单凭匹夫之勇,不可能无一败绩。

  秋槿凉哂笑一声,没有接话。

  她们二人往前行了几步,便已至金銮殿的台阶之下了。

  今日金銮殿的台阶中央特地铺了一条红毯,往日是没有的,只有遇到重大节日或者喜庆之事时礼部才会命人铺就,这足以证明湛凌星大胜归来这件事在人们心中的分量。

  “大将军,您先请吧。”秋槿凉做个了“您先请”的手势,道。

  湛凌星帅气地掸了掸铠甲上的灰尘,甩了甩红披风,踏上了台阶。

  秋槿凉则落后她几阶,并且一直处于红毯之外的范围内。

  这是祈落帝国的礼法规定。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金銮殿中,一应朝臣具在。

  她们整整齐齐地装着官服,神色端庄。

  见到湛凌星,她们的神色越发恭谨起来。

  湛凌星目无旁视,直接走到大殿中央,然后拱手道:“臣湛凌星,参见皇上。”

  湛凌星不用行跪拜礼,这是女帝给她的特权。

  “爱卿请起。”女帝微微抬手。从声音可以听出来,见到湛凌星,她还是十分高兴的。

  秋槿凉紧随湛凌星之后,跪下行礼道:“微臣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卿请起。”秋榕虚抬手臂。

  秋槿凉起身,退回自己的位置上,垂下手,在官员队列里面站好。

  她知道接下来没有她的事了。女帝肯定会象征性地嘘寒问暖几句,给湛凌星封个赏,然后大摆宴席。

  果不其然,女帝一上来就开始慰问起湛凌星来:“大将军远征辛苦了,军旅过程艰难凶险,大将军真真不容易。”

  湛凌星:“谢陛下关心,为国家效力,臣不觉得辛苦。”

  “大将军既然得胜归来,那朕自然是要奖赏的。说吧,大将军想要什么?朕尽量满足!”

  “微臣惶恐。为陛下和国家效力是臣分内之事,臣不敢要赏赐。”

  女帝哈哈大笑道:“爱卿但说无妨,是要爵位,还是要美人?或者黄金、土地?”

  为官者,所求无非升官加爵、美人在怀、食日万钱,有的清高一点,对钱权没有兴趣,所求是名——名扬天下、流芳百世。

  湛凌星已是骠骑大将军,正一品武官,在官职上已无上升空间,若想要在权利方面再有所进益,那就只能封爵了。

  至于美色,湛凌星的亡夫雍亲王秋寒是一等一的容貌好,眼光早已被养刁了罢,寻常美人估计入不了她的眼。

  而钱——湛凌星坐拥雍亲王府的资源,完全不缺钱,更别提她作为帝品日进千金对她来说都少了。

  “这......”湛凌星故意犹豫了一下,这才道,“微臣对爵位不感兴趣,对美人也不敢兴趣。”

  秋槿凉:“……”

  她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湛凌星太反常了。

  不是,她难道不是一直对权利很感兴趣的吗?她对权利不感兴趣还这么拼?

  事出反常必有妖。

  湛凌星顿了一下,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了一眼秋槿凉,秋槿凉只觉得毛骨悚然,全身浇了个透心凉。

  湛凌星拱手躬身道:“臣别无他愿,只是有一桩遗憾事未了。”

  秋榕奇道:“何事?爱卿快快请说。”

  “臣有两女一子,她们都未成亲。其中大女儿最是性子跳脱,需要有人好好管一下她。”

  秋槿凉抿嘴不语。

  这是要给她说亲的节奏?

  “臣看自家小女与威武侯的世子走得很近,斗胆恳请陛下能为小女赐婚。”

  秋槿凉:“……”

  湛凌星言辞恳切,眼神坚决,不似说笑。

  秋槿凉如坠冰窟。

  倒不是说娶祁白梓有多么委屈她,而是因为湛凌星这招实在是太狠了。

  威武侯一直希望祁白梓能嫁给皇女,从而攀上高枝,得一个皇夫的头衔,光耀门楣。

  而如果祁白梓嫁给了她,她就相当于破坏了威武侯的计划,这样她跟威武侯本就脆弱的利益联盟会在顷刻之间分崩离析。

  跟威武侯的联盟瓦解了不说,跟秋汋的关系也会闹掰。

  二皇女秋汋对祁白梓很有好感,想娶他为夫,威武侯也有些意动,但如果秋槿凉横插一脚,横刀夺爱,那她跟秋汋的利益联盟也瓦解了。

  到时候秋汋联合秋汐、祁杉一起搞她,她可招架不住。

  她的盟友目前可只有威武侯、祁白梓、二皇女和林霜华。女帝和凌云卫不算在内,毕竟君心难测,女帝随时可能变脸。她一变脸,那凌云卫铁定要收回。

  威武侯也在场。

  她与湛凌星算是竞争对手,不仅在官场上有权力的明争暗斗,她们的战斗理念也不太相合。

  湛凌星偏进攻,祁杉偏防御。

  但威武侯毕竟是女帝的忠实拥护者,为人平和中正,虽心有不虞,在这种时候,也不好发作,便只得沉着脸一声不吭。

  女帝还未发话,秋槿凉也不好插嘴,只得垂眸,手指紧紧地抓着衣袖。

  女帝要是允了,那她可真就麻烦大了。

  不仅楚子染这边没办法交代,威武侯那边也很难说……

  我真的不想搞这劳什子事啊!湛凌星你做个好人吧,别毁人姻缘和事业。秋槿凉在心中疯狂呐喊。

  要知道,秋槿凉可是“姻缘与事业不可兼得,舍姻缘而取事业者也”的忠实拥趸(dun,第三声),是断然不会牺牲事业来搞爱情的,不然她也不会野心勃勃地想要当女帝了。

  女帝开口了:“那槿郡主意下如何?”

  这是女帝在征询秋槿凉的意见。

  秋槿凉毫不怀疑,她但凡说了一个“是”字,祁白梓可能真的就要嫁给她了。

  秋槿凉抓住机会,赶紧表态:“臣现在无心情爱。”

  言下之意,就是回绝。

  威武侯松了一口气。

  秋汋也松了一口气,给秋槿凉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但是很快她们就知道自己这口气松得太早了。

  湛凌星突然插了一句:“槿郡主如此抗拒与祁世子成亲,难道是因为被天楚帝国的妖孽迷了眼,祸乱了心智?”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这话可真的有些诛心了。

  “天楚帝国的妖孽”明显是指楚子染,单凭他的容貌,就足以当得上妖孽二字了。更别提他自身的学识也很过人,很有可能妖言惑主,迷乱君心。

  若秋槿凉因楚子染而失了智、迷了魂,被他鼓动着去做一些对祈落帝国不利的事,那后果不堪设想。

  蓝颜祸水啊。

  更何况,秋槿凉在教坊司花十万两白银买下楚子染的事在众人心里已经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了呢。

  思及此,诸位大臣心中皆是一片唏嘘。

  连槿郡主这等风华绝代都佳人,也会沦陷在温柔乡中吗?

  同时,也不免感慨湛凌星和秋槿凉的关系竟已恶化至此?

  秋槿凉冷漠回应:“大将军多虑了。槿凉无心情爱,即便是天姿国色,在槿凉眼中,也无甚趣味。”

  秋槿凉说得很绝,直接否认了她沉溺于美色。

  湛凌星还欲反唇相讥,却被女帝止住了话头:“好了,既然槿郡主无心情爱,朕也不会强求。湛爱卿,朕今日赐你侯爵之位,封号正阳,赏黄金万两,丝绸万匹,珍珠千斛,可好?”

  女帝语气平和,给湛凌星的赏赐也颇多。但很明显,相比于立了大功的湛凌星,她更偏向于投诚于己的秋槿凉。

  湛凌星读懂了秋榕的意思,也不再多言,而是抱拳言谢道:“微臣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帝对湛凌星的识趣很是满意,声音也随之轻快了几分:“免礼。”

  “明日午时,朕将在大明宫摆宴,庆贺湛将军得胜归来,诸位爱卿可携家眷前来,一同欢庆!”

  众大臣齐齐下跪:“臣谢主隆恩。”

  现在已经接近午时了,女帝也乏了,该退朝了。

  女帝扫了一眼立侍左右的侍臣,侍臣立刻心领神会,尖着嗓子大声说道:“有事起奏,无本退朝。”

  众大臣皆缄默不语。

  侍臣等待片刻,见无人出列,于是高喊:“退朝——”

  大臣后退,然后鱼贯而出。

  ......

  金銮殿外。

  秋槿凉正欲离去,却被一个人叫住了。

  “槿郡主,请留步。”台阶之上传来一个女声。

  秋槿凉定睛一看,是二皇女秋汋。

  秋汋快步走了过来,笑道:“妹妹走得好快,妹妹你用过午膳了吗?如果没有用过,不如一起去听风楼小酌一杯?”

  秋汋当然知道秋槿凉没有用过午膳,前面半句,只是象征性地问一下罢了。

  秋槿凉婉拒道:“多谢殿下的好意,槿凉心领了。但槿凉回府心切,就不叨扰殿下了。”

  秋槿凉凑近秋汋,低声道:“家中有美人在等,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改日槿凉再来宴请殿下。”

  “哦~~~”秋汋恍然大悟,露出了一个不可名状的微笑,道,“那槿凉妹妹可别玩得太过分了,明天陛下还要在大明宫摆宴呢。”

  秋槿凉知道秋汋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她苦笑一声,道:“不瞒殿下,我还什么都没干呢。我也没有心思去关心儿女情长之事。”

  秋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赞同道:“我就说嘛,妹妹肯定不是那种沉溺于情爱之人。姐姐我很支持妹妹,我也如此,比起事业来说,爱情显然要排在后面的位置。”

  “嗯……那槿凉就先告辞了。殿下,明天见。”

  秋汋:“明天见。”

  秋槿凉拜别了秋汋,便直奔槿郡主府而去。

  她可不确定湛凌星会不会现在来找她寻仇,所以她的内心有点慌张。

  真打起来,她绝对打不过,虽然她是神谕之子,受到了致命伤也不会死,但是不代表她不会伤残。

  湛凌星是真的有可能把她搞成十级伤残的。

  不过,按照秋槿凉的推断,湛凌星现在应该是没有时间管她的。湛凌星还要回她的军营呢。

  军营在京郊,以湛凌星的速度,最快也要一刻钟才能抵达,返回也要半刻钟,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只要回到了槿郡主府,她就安全了。因为槿郡主府周围的守卫异常森严,暗哨众多,今天,甚至连凌云卫的大统领——帝品强者凌影也来了。

  秋槿凉离开的步伐很快,湛凌星在后面,冷冷地看着,嗤笑了一声,低声闷哼道:“呵。”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是掩饰不住的嘲弄之色。

  她看向祈安城外的军营,足尖轻点,整个人如同一只轻盈的雨燕一般,飞掠过去。

  一瞬间,她的人便消失不见。

  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消失,而是速度太快了,连残影都看不见。

  ……

  秋槿凉几乎是一路飞奔着回了槿郡主府。

  她一边使着流云踏步,一边频繁回头。

  她生怕湛凌星会追上来。没办法,谁叫湛凌星给她留下的阴影太深了呢?

  飞奔着跑回槿郡主府,秋槿凉的内力已然消耗了一半。

  流云踏步本身并不是一部多么消耗内力的功法。甚至可以说短时间使用它消耗的内力极慢,但是秋槿凉以自身的极限速度使用它的,而且一跑就是几公里,自然消耗颇大。

  她毕竟只有凡品九段的功力,能做到这种程度,已属实不易。

  看到门口“槿郡主府”这几个龙飞凤舞的鎏金大字,秋槿凉松了一口气。

  她敲了敲门,凌落便把门打开一条缝来,伸出头来往外看。

  “是我。”秋槿凉道。

  凌落乌黑的大眼睛眨了眨,然后咳了一声,道:“请说出你的口令。”

  秋槿凉无奈:“凌落天下第一帅,郡主天下第一美。”

  这个词是凌落想出来的,说是可以很好地辨别敌我。

  “真的是郡主啊。”凌落感慨了一声,打开了侧门。

  秋槿凉失笑:“是呀,你家郡主没有被大灰狼吃掉,是不是很幸运?”

  “确实。”凌落颇为认真地点了点头。

  “确实什么呀确实。”秋槿凉刮了刮凌落的鼻子,道。

  “皇城之中,她不敢放肆的。”秋槿凉轻松地笑道。

  刚刚她确实很怕,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进到府中了,应该就不会有事了,虽然她一直隐隐约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之感,但想来只是错觉吧。

  秋槿凉如此安慰自己。

  ……

  与此同时,某暗室。

  “明天庆功宴啊,我们搞一票大的吧。”

  “好啊,你东西准备好没?”

  “准备好了……加强版合欢散,这次,我保证她有去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