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门(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3 09:54:51情感专区
这满屋子的热气!

  转身就想出去的时候却听见里面传来了声音,还以为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丫鬟。立刻拿着衣服穿上。

  “滚出去!”

  这样的语气倒还真是让秦舟

这满屋子的热气!

  转身就想出去的时候却听见里面传来了声音,还以为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丫鬟。立刻拿着衣服穿上。

  “滚出去!”

  这样的语气倒还真是让秦舟吓了一跳,一脸委屈的从水里冒出个脑袋来,“真的要我出去嘛?人家可是等你半天了。”

  曹睿瞧见是秦舟,一时间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想着自己转身出去,秦舟却在背后悄悄的说,“我已经让他们把门锁了。”

  “秦舟!”

  这两个字带着两分生气,三分无可奈何,五分咬牙切齿。

  秦舟却在背后玩儿得欢乐,曹睿背对着顾清听着后面的水花,甚至想着把秦舟给丢出去。

  “相公这是生气了?都不叫夫人娘子了。”

  曹睿松开了自己的手,也不管秦舟在不在了,就连语气都有些变了,一边脱衣服,一边对着里面的人说道,“娘子,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秦舟还是笑着回答,“我应该知道吧。点火嘛~是不是~”

  “那娘子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玩火自焚!”

  曹睿臣这秦舟不注意专设就走了进去。

  秦舟自然是觉得曹睿的胆子没有这样大,却不想自己好像有些认知错误,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还真是有些害怕,特别是现在曹睿的眼神感觉有些想要吃人。

  秦舟想偷偷摸摸的翻出去,却被曹睿一把抓回来,结果抓回来的时候秦舟一个用力,曹睿也跟着进了浴桶里。

  秦舟就是纸老虎,先前是觉得曹睿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才敢打着胆子的调戏他,眼下的情况恐怕自己可能有些玩儿过头了。

  “曹睿,要不我出去给你弄点儿冷水进来?”浙西秦舟也不敢随意撩拨了,毕竟发疯的男人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怎么,现在不叫相公了?这种时候不叫相公讨好我,我都不想放你出去。”

  曹睿毕竟也是见过这些风流韵事,秦舟这点道行也就能欺负一下目前看来还算老实的曹睿。

  至于为什么是目前,这个大家心里应该都有数。

  男人嘛不就那个样子。

  秦舟没有再敢乱动,也不敢乱说话,只是泡在水里都快要把自己的脑袋都给埋进水里了。

  曹睿也没有说话,到是安安静静的在水里泡着。

  只不过这热水显然没有什么效果。反倒是一安静下来,秦舟任何细微的额动作在水里就显得格外的放大。

  曹睿都快要开始默念金刚经了。

  “曹睿!”秦舟皱着眉头看着他!

  “怎么了?”曹睿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回答这秦舟的问题。

  “你睁眼,看着我!”

  ······

  “你确定?”曹睿并没有立即睁开眼,反倒是反问了秦舟。

  “我确定!”

  刚得到答案的秦舟还没有来得及质问什么身后的人就忽然封住了她的嘴唇。

  对方没有怎么用力,只是浑身滚烫,让秦舟都有些使不上力气,曹睿也没有背的动作就是只是这样轻轻的吻着秦舟的嘴唇。

  就在曹睿想要起身离开的的时候,秦舟一把拽过他的脖子,“不是跟你说了嘛,外面锁了门的,你可出不去。”

  曹睿停下来,看着秦舟,“你确定?”

  秦舟无声的回答,显然是给了曹睿一个惊喜。

  秦舟搂上了曹睿的脖子吻上了他。

  后来第二日早晨,秦舟睁开眼睛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人了。试探着动了动自己的腰!秦舟昨夜都有些怀疑曹睿是属狼的!

  屋外响起了声音,进来的人动作轻微,生怕吵到里面的人一样。

  刚走进里面曹睿放下手中的小米粥,就看见,坐在床上的秦舟笑着对他勾了勾手指。

  曹睿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你!三个月别想上床!”

  这一声,秦舟简直就是吼出来的,别说是自己府上的丫鬟和管家,估计就是隔壁院子都听见了声音。

  一大早,曹睿鞍前马后,做牛做马,秦舟的气才消了一大半。

  “行礼收拾好了没有?”

  曹睿放心的松了一口气,“收拾好了,都准备好了,等你用过早膳之后我们就可以启程了。”

  秦舟又不说话了。

  等着后面的小丫鬟们终于都走了之后,曹睿接着上茅厕的借口认命的来到了库房。

  原来太子当初送的那些东西真的是有用的!

  挑选了上次李怀仙也用过的搓衣板,一路偷偷摸摸的拿着回了房间。

  秦舟正好在看要不要挑选一些药品带上,就看见曹睿鬼鬼祟祟的站在身后,然后将搓衣板一扔,十分干脆的就跪了下去。

  ······

  当初看李怀仙的表情并没有觉得有多痛啊!曹睿紧紧的握着拳头抬头看着顾清。

  这样一副卖惨的表情,实在是有伤风化!

  “娘子,为夫错了,下次不敢了。”

  秦舟的回答十分干脆,“我不信!”

  “真的不敢了,下次只要你说不······”曹睿的话还没有说完,秦舟就捂着他的嘴,让身后的丫鬟赶紧走。

  府上的丫鬟都是人精,就这话,这样的情景要真是不知道后面姑爷要说什么那还真是枉费了太子殿下对他们的一番心意!

  于是在秦舟和曹睿出门的时候,太子府的侍卫带着太子的信件还有一瓶看起来像是药膏的东西赶到了交给了秦舟。

  曹汝本想看看是什么,但是看着身后的人脾气还没有消还是认命的放了回去。

  秦舟将信看完之后立刻就拿出火折子将信烧了,顺便还让那侍卫传话回去,“回来再找三哥聊天!”

  聊天二字有些牙咬切齿,十分都是愤怒!

  只是他们这一出发之后却没有想到再过几天回来之后整个京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人根据顾清一路留下的线索一路追赶,结果这才走了四天竟然就将他们追到了。

  不过顾清却告诉秦舟,并不是她们追了上来,而是他们已经是回来的路上了。

  秦舟皱着眉头,“这一趟竟然这么顺利?”

  顾清也有些不敢相信,“确实是这一路上太顺利了一些,线索也拿到了,虽然中间有一些小插曲,但是我总觉得太过于可以。”

  秦舟和曹睿与顾清李怀仙相遇在同福客栈,这间客栈算得上是这路上唯一的一处比较好的落脚点了

“所以找到顾老将军的线索了吗?”

  秦舟自然是希望顾清这一趟能够有所收获的,毕竟他们这一路走过来又不容易大家也是知道的。

  “确实得到了一些线索。”

  顾清的回答应该是令人高兴的,但从顾清的表情来看这个回答显然有些牵强。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倒也没有,只是觉得这份线索来的太过于容易了一些。而且······”

  说道这里顾清抬头看了一眼秦舟,从袖口里拿出一封信和一个令牌放在桌上。

  秦舟认识,这令牌是皇家暗卫特有的,“你怎么会有这个令牌?”

  顾清摇摇头,“不是我的,是我拿到的。”

  顾清和李怀仙一路追到长城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东西早就物是人非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来来往往的人都换了好多了,毕竟就连她都已经长大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多少人认识从前的那位将军。

  更何况一个人要是有心想要隐藏自己的线索,更是不可能能在短时间之内找到的。

  但十分巧合的是山上的山神庙除了问题,说是前些日子大雨,山神庙突然间就倒塌了,还有几个人被困在了下面要组织大家一起去救灾。

  顾清和李怀仙本来是想去帮忙的,但是当他们跟着人群赶到的时候,周围讲究已经全是人了。

  当地的县令还算是尽心尽力,只是他手底下的都是些小兵,这样的情况那些小兵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

  “县令求求你!救救我儿子!”一男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抱着县令的大腿,哭得昏天黑地。

  “你先不要哭,先告诉我,你知道里面有多少人吗?”县令看起来还算是个好人,这样的情况也没有草草了事。

  “里面一共有九人,其中有一人已经死了。其他人我敢确定。”

  这男人倒还真是有些神奇,明明上一秒哭得那样昏天黑地,结果下一秒就收住了自己的情绪。

  李怀仙和顾清对视两眼也觉得神奇得很。

  顾清刚想展出的时候被李怀仙拦下来了。

  “你干什么呀,现在这种时候你觉得我们不该站出去?”李怀仙将手指放在顾清的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然后将头偷偷的凑近,“你先看看他们的表情。”

  顾清疑惑的看过去,发现所有人的表情其实都是一个十分为难的样子,到并不是没有办法的无奈。

  “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们先看看再说说,我已经观察过了,这个山神庙已经有一些年份了,里面的那些树桩应该已经被虫蚁腐蚀了,救里面的人出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你注意看有很多人的衣服都是一个样式,所以我怀疑这里的山神庙可能在举行某种仪式,我们若是随意餐盒,到时候可能没有九救人反而将我们自己搭进去了。”

  顾清表示理解,李怀仙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于是两人隐藏到暗中去看着下面他们还有什么动作,毕竟刚才李怀仙也说了,要是这群人打算不救人他就亲自下场去救人。

  村民中有一个人开了头,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就连顾清和李怀仙都没有注意到到底是谁在说话。

  “大人,不如我们去求求那位吧!”

  这话乍一听感觉没有什么,但是仔细一想,这些人居然连那人的名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们不知道,第二他们不敢说。

  普通老百姓不敢说就算了,就是县令也不敢的拿到还是很少了,江湖朝堂一向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

  “眼下怕是也只有这一种办法了,不过那人古怪,他早些年说出那样的要求我们现在到哪里去寻一个孩子来给他呀。”

  县令也是很为难,到是刚哭着求着要救命的那个男人说了一句话,“我家孩子给他吧。”

  顾清和李怀仙越来越看不懂了,怎么还和孩子扯上关系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县令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询问,“你确定?”

  “我确定,县令快些去吧,晚了这地下的人怕是也活不了了。”

  这县令长叹一口气,“那就走吧,我们两个上去就足够了。”

  那男子点了点头。

  “剩下的人原地待命,顺着房屋将外面的路打扫一下,看看能不能找一些班车进来,在下山去找两个大夫上来在一旁等着。”

  “是!”

  村民们也是出奇的安静等待着县令带回来的好消息。

  顾清和李怀仙一路跟着县令和那个男子来到了一个山洞面前,别说,就这样的山洞,面前全是青苔,且杂草重生,根本就看不出来里面居然是有人住的样子。

  跟在门口顾清便和李怀仙没有动作了,只是偷偷的趴在墙壁上偷听着里面得到动静。

  “沈先生,今日山神庙被困了九人,其中一人已经死了,剩下的人目前应该没有大碍,还请您出手相救。”

  一个浑厚的声音穿了出来,“我说过我的规矩。”

  “我知道,所以今日我带了孩子的父亲来,您可以亲自向他确定。”

  里面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隔了一会儿就听见那个声音接着说道,“走吧,带路。”

  县令松了一口气之后又看了看跟着自己上山的这位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沈先生有一身好功夫,你儿子跟着他保准能长得白白胖胖,平平安安,健康一生的。”

  说道这里的时候,那男人的才有了一些回答,“是吗,既然这样听爱好的。”

  县令以为是他情绪不高,所以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紧紧的看着他一路跟着那位大人下山而去。

  顾清和李怀仙不敢走太近怕是被发现,所以也没有看见那人的模样。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县令和他的谈话。

  “其实山神庙是没有问题的,本来我们也是不想麻烦您的,毕竟山神庙的建设已经有一些年头了,要是我们自己慢慢救人也肯定是能够救出来的。”

  “那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县令尴尬的笑了一声,旁边的男人接嘴了,“要下雨了。”

  顾清和李怀仙看了看这天,晴空万里没有一点要下雨的趋势。眼睛里充满了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