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岳放弃反抗开始迎合

2021-10-13 09:52:42情感专区
之前杨小桃对他明明是鞍前马后言听计从的,可是现在却……

  “哥,你还想着杨小桃啊!”

  薛子颜刚拿帕子擦干净手脸,转过头就看到她哥坐在那里满脸

之前杨小桃对他明明是鞍前马后言听计从的,可是现在却……

  “哥,你还想着杨小桃啊!”

  薛子颜刚拿帕子擦干净手脸,转过头就看到她哥坐在那里满脸失神的模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薛子平微微皱着眉头。

  “就杨小桃那样的家世怎么可能配得上你啊,”薛子颜撇着嘴满眼嫌弃,“娶了她就是娶了他们一家子拖累,况且他们家可还得罪了宏达哥,将来准没好日子过。”

  薛子颜就是讨厌杨小桃,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来历不明的丫头,凭什么长得比她好看!

  她才是白杨村最好看的姑娘。

  杨小桃绝对不能成为她的嫂子。

  并不知道自己妹妹心思的薛子平有些烦躁地摆摆手:“我的事儿你就不要插手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薛子平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毕竟杨小桃长得确实俏丽漂亮,若是将来年岁再长些,必然更加同芍药花一般了。

  薛子颜听到自己哥说这样的话十分气愤。

  哼。

  还不就是放不下杨小桃那张脸吗!

  想到杨小桃之前嚣张的样子,薛子颜紧紧攥了攥手中的帕子。

  早晚她要让杨小桃得意不起来……

  杨小桃想不到薛子颜对自己的恨意又深了一层,不过即使知道也不在意。

  反正在她看来那对兄妹是不大正常的,还是少交集最好。

  叶翠翠正问起杨小桃他们家将来的打算。

  “在你二叔家也不是长久之计,你堂姐人也不好,还是早点找其他地方才好。”

  杨小桃靠坐在树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视线中的蓝天白云,笑着开口:“我哥要去水江书院教书了,我们有可能去城里那边住。”

  “啊?真的吗?杨大哥真的能去书院教书了?”叶翠翠都忍不住激动。

  杨樟当初可是他们村最被看好的秀才,要不是杨家出了变故,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在码头扛包。

  杨小桃点头:“应该快了。”

  “那真是太好了!”叶翠翠欣喜地抓住杨小桃的手,“我正好要跟你说,我姑姑城里的裁缝铺缺人让我去帮忙,这样我们一起到了城里还是时常能见到面呢!”

  杨小桃:“那正好了。”

  虽然她是才见到叶翠翠,不过这孩子长得喜庆,圆嘟嘟的,皮肤白白的像牛奶一样,看着就叫人喜欢,她也很乐意多个这么可爱的闺蜜。

  “城里可好了,有很多铺子,还有许多卖胭脂水粉的店……”

  听着叶翠翠的畅想,杨小桃也生出对县城的好奇心。

  但是杨小桃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儿来。

  山上那个……

  “翠翠,我问你件事儿。”杨小桃说道。

  叶翠翠道:“什么呀?”

  “嗯……你最近有上过山吗?有在山上见过什么陌生人吗?”

  “啊?应该没什么外人来咱们村吧,白杨山本来就很险峻,轻易没外人的。”

  “这样啊……”

  杨小桃微微眯了眯眼睛。

  看来那人还真是很不一般,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白杨山,还受了那样的箭伤。

  若是外面有什么动荡,白杨村的百姓们也该口口相传才是。

  “小桃,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儿吗?”

  看着叶翠翠满脸疑惑的模样,杨小桃摆了一下手:“没事儿,就是随便问问。”

  “哦哦,”叶翠翠倒是没追问太多,“你是不是还想要上山啊,才下过雨尽量少去吧,还是安全最重要。”

  杨小桃笑笑:“我有数,放心吧。”

  她倒是想要少去,可山上那还有个瘟神呢。

  小果冻检测出来她身体里的确多出了不可控的东西,暂时又拿不到医疗卡,现在没法不听那人的话。

  真烦skr人了。

  杨小桃拒绝了叶翠翠请她去家里吃饭的提议,直接回了杨双林家。

  没想到一进门却见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一个年纪看上去与杨樟相仿,连长相都隐隐有几分相似的男子。

  虽然对方没穿官服,但还是很容易能猜到对方的身份。

  这应该就是杨双林和葛氏的儿子——水江县令杨宏达了。

  杨玉兰此时也正站在旁边,神色看上去有几分局促不安。

  在杨玉兰看来,杨宏达这个堂兄现在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人,他们一家住到这边来,杨宏达肯定不会觉得这样很好。

  杨小桃却没有那么害怕,住都住过来了,就算是杨宏达生气又能怎么样,那他们也有许多话说。

  杨宏达就算是县令也不可能把人命当草芥,否则也不会只是借着修路的由头推倒他们的房子了,直接把他们一家弄死岂不是更好。

  恰恰对方是不能。

  所以有什么好怕呢。

  “小桃妹妹回来了?”

  杨宏达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虽然和杨樟有些相似,可近了细看起来还是更像他母亲葛氏,都是一样的尖下巴和微微长的三角眼,很难让人生出好感来。

  尤其是只一句话他的语气中就透出了居高临下的感觉。

  杨小桃直接点头:“是啊,没想到县令大人还会回来呢,真是不容易,还以为县令大人当了官儿就不认亲戚了呢。”

  杨宏达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讶,先前他听自己母亲说杨小桃如今变得十分牙尖嘴利他还不大相信,毕竟不过一个没及笄的丫头片子罢了。

  没想到竟是真的不一样了。

  “怎么可能,小桃是误会二哥了吧,之前房子的事儿……那也是没法子,那工匠给画的图就偏偏冲了你们家的屋子,我这个当父母官的也不能明着徇私啊。”杨宏达笑着开口,只是这笑从有种流于表面的感觉,“你们如今便踏实在二哥家住着吧,待日后二哥肯定帮你们想法子盖个新屋子。”

  听到这番话在场众人都禁不住一愣。

  尤其是杨玉兰和杨小桃,真是没想到杨宏达能有这么“通情达理”的时候。

  杨玉兰有些激动,心中想着杨宏达应该还是念着一些情分,不至于将他们赶尽杀绝的。

  不过杨小桃就不这么乐观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之前那么不讲情面地将自己大伯家的房子毁了,让自己大伯和堂兄堂妹们无家可归,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人话”了?

  杨小桃对上杨宏达的眼神,后者眼含笑意似真是个惦念亲情的父母官了。

  呵呵。

  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杨宏达似是而非地说了一些“人情话”之后就回了自己屋子,这种平静让杨玉兰都颇为不适应。

  “还以为他回来了会让咱们离开……”杨玉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杨小桃坐到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恐怕他巴不得咱们走呢,现在不说,心里指不定盘算什么。”

  杨玉兰听到这话有些惊讶。

  她真的觉得现在妹妹好像变得很不相信人了,总把事情往坏处想。

  也不知是好是坏……

  杨小桃当然注意到杨玉兰探究的眼神,不过她却无所谓,反正她现在就是“杨小桃”,也不怕对方怀疑什么。

  “对了姐,我之前上山从山上采了些草药,之前看过一本医术上说敷上能祛疤,你试试吧。”

  杨小桃找回来的那些也的确是祛疤活血的草药,虽然未必能有奇效,不过肯定比之前的状况好。

  在没有医疗卡之前先给杨玉兰用着也不错。

  杨玉兰倒是不怀疑杨小桃看过医书,毕竟杨樟之前经常教她们认字,杨小桃自己之前也没少往县城跑,看过医书也不是什么奇事。

  她倒是挺感动自己妹妹对自己脸上的疤痕这么上心。

  “谢谢小桃,既然你说管用那我就用。”

  杨玉兰一口答应下来。

  之前妹妹那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之后反常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害怕,现在能让妹妹高兴一点儿不管什么她都会尽量满足的。

  尽管这东西未必对她有什么用处。

  杨小桃将草药放到碗里,拿擀面杖捣碎直到渗出绿色的浓稠汁液,将它们敷到杨玉兰的脸上,然后找了干净的布条帮她蒙上。

  “姐,这草药敷上不能见光,就先蒙着布吧。”

  “好,都听小桃的。”

  坐在椅子上的杨玉兰摸摸脸上的布条有些不太自在,不过还是笑着保证自己会听话。

  杨小桃满意地笑笑。

  其实不能见光当然是假的,不过是为了拿到医疗卡之后的奇迹做些准备罢了,不然这疤痕若是瞬间就消失岂不是太奇怪了些。

  杨玉兰的底子是在的,只要把疤痕去掉,然后再美白美白皮肤,绝对能超过杨若莲。

  到时候才叫那个袁明轩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

  杨小桃心中冷哼。

  此时另外一间屋子,杨若莲还在对自己亲哥抱怨为什么不把杨玉兰他们赶走。

  杨若莲之前不小心说错话让杨小桃抓住漏洞,现在她就等着杨宏达把他们弄走呢,结果居然说什么让他们放下住下,当时她都气得要不行了。

  杨双林没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侄女,住着也不妨碍他,能留下自然是好的,只是心里想着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一起跟着疑惑地看着儿子。

  葛氏蹙眉开口道:“宏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莫非真喜欢他们在家里住?”

  杨宏达有些不耐烦地喝了一口茶:“我会能喜欢他们在家里住吗!”

  “那……”

  “现在不是赶他们走的时候,”杨宏达流露出一些烦躁来,“近日传来消息,有钦差四处行走,咱们北山府也派了监察使来,我如今不过刚上任,若是闹出什么事儿来才叫麻烦!”

  杨宏达这个知县当得本就不是名正言顺,若不是他外祖父除了些银钱买通,他根本当不上这个官儿。

  修路是个好事儿,能为他积累声望,何况还是自己的老家,只是冲了杨樟家的房子却不是必须的……

  他一时冲动用了这计,若杨樟他们安分些便罢了,就怕事情闹大才叫麻烦。

  如今只能暂且安抚他们。

  “等杨樟回来,我将之前少他的银米还他,不能叫他手里有我什么把柄。”杨宏达攥着拳头说道,“待风头过了再好好清算!”

  杨若莲撇着嘴有些不太开心:“哥,有必要这么担心吗,他哪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过是个秀才罢……好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看到杨宏达的瞪视,杨若莲也只能将闷气收回肚子里。

  葛氏安抚地拍拍女儿的手背,才转头对儿子道:“你妹妹说的也没什么不对,不过小心些也好,早一日晚一日也不差什么。”

  杨宏达脸色略缓了一些:“就暂时让他们住着,早晚他们自己也要走。”

  葛氏点点头:“好,都听你的。”

  趁着杨宏达正好回来,葛氏又顺口提起了他们一家什么时候能搬入县衙跟杨宏达一起住的事情。

  杨宏达皱眉:“这事儿不是说过不能着急吗。”

  “不是娘着急,娘不是想早点到县城,好找媒婆帮你说亲事吗,不然总不能让媒婆来村里不是!”

  如今葛氏最大的心病便是杨宏达的婚事,这儿子如今都成了县令了,若是再成个家,早日生个孙子给她抱才最好不过。

  “娘……”

  “儿啊,娘知道你想什么,可咱们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着啊,”葛氏劝道,“你都二十多了,也该好好考虑了!”

  杨宏达脸色低沉,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将这番话听进去。

  葛氏低叹一声。

  她怎么会不知道杨宏达心里有人呢,可那个程景瑶身份有些不同。

  葛氏之前让人上门提过亲已然是被拒了,听说那位程姑娘有亲戚是中京府的大官,他们也没法强逼。

  在葛氏看来,那程景瑶也未必是什么天仙良配,不过生了一张好皮相罢了,偏偏就迷住了自家儿子。

  那程景瑶之前可是还曾和杨樟不清不楚过的……说不得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姑娘。

  如今杨宏达是县令,不如找城里一些大户人家的贤良姑娘当正头夫人才合适。

  这话葛氏先前便说过,可杨宏达不耐烦听,说多了还发火,只能暂时歇了话头。

  可也不能总为了一个程景瑶这么耽搁着。

  得了葛氏的眼神,闷声不吭地杨双林也嗫嗫嚅嚅地开口一起劝儿子:“好歹先找些好姑娘见见吧……”

  杨宏达不耐烦地站起身。

  “行了行了,成不成亲的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们就甭操心了,进府衙住的事儿也且等等,我心里有盘算。”

  说完直接甩手便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