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好紧好爽再浪一点刘涛

2021-10-13 09:47:30情感专区
大方找小北聊过媒体工作的事。两人在南江郊外的涌泉山远足,漫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花。小北拍拍他的肩膀:“隔行如隔山。你的老东家以处方药和医药器械为主,又不要求很高的曝

大方找小北聊过媒体工作的事。两人在南江郊外的涌泉山远足,漫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花。小北拍拍他的肩膀:“隔行如隔山。你的老东家以处方药和医药器械为主,又不要求很高的曝光率,不出事就行。那么多预算安排,大家都很给面子的,有时候还主动给你们说点好话。“

  “现在可不同了,你们今年也没什么投放计划。你看,你的手下跟我们约春季聚会的事,虽然知道你过去了,各家的头儿也不大热情。嗨,听说你们公司还挺讲究这些。条线记者说,你们公司每个星期都有新闻稿,都是些着三不着两的事。我只好看着让给你们编几个豆腐干。”

  听小北这么说,大方心里也不是滋味。不过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坐稳现在的位子,他只好拜托小北多多照顾,说等自己稳定了,会去争取预算的。

  听淑燕说,子丰为董事安排了一个杂志采访。尽管不是大媒体,大方也觉得不错,无论如何这是个开始。他看了为董事准备的briefingpack,中规中矩。得到他的同意后,淑燕向董事办公室提交了采访提议。按说,接下去的事由淑燕的团队跟进就可以。

  大方却希望和董事办公室加强沟通。宝诗是办公室经理,他和她半熟不熟,职级上也高一些,如果没有具体工作要沟通的话,单独约见不方便。

  正好秘书苏珊来送文件,有一封精致的请柬,大方顺手拆开,原来是私人财富管理中心有个春季酒会安排。他知道,这种场合会邀请总裁和董事等管理层致辞祝酒等。几位大老板有时候露个面就走了,倒是办公室的人跟着去打点,反而会留下来喝一杯。这也许是个和宝诗沟通的好机会。何况他还想要借此去笼络一下安必富,尽量让他不要继续作妖。

  大方打电话让苏珊安排回复邀请,更新行事历。苏珊是位很周到的秘书:“好的,Richard,我会安排好的。Yolanda也会参加,您看是否安排她坐您的车一起去?”“没问题。看她自己的时间安排吧。”总算又到了周末。

  周末,大方基本不处理工作,时间留给自己和家庭。每周六傍晚和妻儿视频连线,虽然和妻子没有什么话说,总可以和儿子说说话,儿子似乎变成了一个沉默的小大人。天气好的话,他还要陪老人出去逛逛,要么就是和小北或老陈聚一聚。

  这个周末,妻子说儿子临时有活动安排,连线取消。他心血来潮,打算去博物馆转转。到底是历史系毕业生,大方觉得博物馆的环境很亲切,随便转转很放松。他在书画馆流连了一个多小时,信步走出来,经过侧回廊,却发现采苹坐在长凳上,倚着墙休息。大方有点吃惊,还是和善地朝采苹笑笑。

  “Ping,你也来逛博物馆啊?”“哦,”采苹彷佛从发怔中回过神来:“方总,您好!您也是来逛博物馆的吧?”采苹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何况是偶然来到一个她不熟悉的年代。她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公司里有职级之分,大方觉得不方便与她过多交流,看来今天是个好机会。

  “Ping,到公司工作以后还习惯吗?觉得怎么样?”大方主动开启了对话。采苹敏感地捕捉到了大方的善意,主动提议道:“方总。谢谢您帮我介绍工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请您喝杯茶。博物馆的小唐在博物馆对面开了家咖啡馆,咱们去喝杯茶,好吗?”大方欣然同意。

  在这个年代生活了两三个月,采苹已经逐步习惯了与寻常男子的谈笑。这在深宫中是难以想象的,宫中的生活是以皇上为中心的,一切都是为了取悦君上。现在,她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比如,她感激大方的照顾,对他的博学亲和也有好感,就可以选择请他喝杯茶,一起度过下午的时光。

  二人到糖咖啡坐定,从工作开始谈起。采苹在对答方面水平很高,到底是侍奉君王的女子,又有蛇珠的帮助。她说了淑燕很多好话,对其他同事也是满口的赞扬。大方听得心里舒服,又见采苹轻颦浅笑,眉目如画,不免多了几分怜惜。他鼓励了采苹,也告诉她,淑燕会带着她再学习媒体传播工作。采苹又说了很多谢谢。

  后来,他们还聊到唐朝舞蹈和品茶,一起嘲讽糖咖啡的茶实在不怎么好喝,又有了几分朋友相聚的味道。

  转眼到了周一。苏珊不仅更新了大方的行事历,还备注了其他重要的出席者--总裁不出席了,董事出席致辞,正中大方的下怀。淑燕特意来汇报,说她会提早过去,要去照顾董事的采访。采访安排在酒会前,现成的贵宾室,董事也觉得这样安排方便。

  “我和Gary明天给董事做采访前的briefing,Ping也去做记录。您看是不是要一起过去,聊几句。另外,Rose说她也要参加采访。说是坐在旁边,如果万一董事有需要作补充的。您看,这也没有先例...“大方没有表情,也没接话。“好的,我和你们一起去向董事汇报一下采访的事,先把briefing做好。”

  大方偶尔听公司的人提到Rose,说“这个茶煲…”。他知道HK把麻烦的人称为茶煲,是trouble的音译。当时不以为意,现在看来,还是需要要花点工夫。

董事办公室在环球大厦36层东翼。据说,朝向位置和办公室的摆设都有风水师看过,是生意兴旺的吉位。董事的办公位背后是明亮的大玻璃窗,窗外可以远眺涌泉山的景色,是风水学说里的“背后有靠山”。宽敞的办公区域作了功能分区,办公桌和茶几上摆设着蝴蝶兰。

  宝诗和其他两位办公室同事的座位在董事办公区旁边,用玻璃隔断分开,装点着几盆绿萝,兼顾了私密和工作便利。她看见大方和淑燕带着两名同事走来,忙站起来打招呼:“几位来了。Briefingpack今天上午就送给老板看了,正等着你们呐。”

  “好的好的。”大家都放低了声音、脚步也轻了。宝诗引着大家进去。董事和善地打招呼,大方也不落座,说了几句谦恭的套话。他见董事表情轻松愉快,觉得这个头开得不错,微笑着告退:“Yolanda和team最近几天都在积极准备。我们team有信心把这个采访做好,请放心。”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宝诗一眼。“我还有个会,你们慢慢谈。”

  大方走后,宝诗请淑燕三人在董事办公桌前的会客椅就坐,董事施施然地靠在大班椅上,等着淑燕开口。宝诗似乎也早有准备,拖了张办公椅也在旁边坐下了。淑燕心里掠过一点不快,面上却看不出来。她轻言细语地开始汇报,有时候让子丰作点补充。

  这是采苹第一次参加采访准备工作。她提前看了briefingpack,有很多模拟问答内容,都是她不熟悉的,可是没有太多时间研究,她还有好多工作任务要完成。

  因为对这个年代发生的事有点好奇,采苹学会了通过看报纸了解情况。蛇珠对此却不赞成,只希望她在工作之余多花时间养息静坐,保存能量。

  她全神贯注地听淑燕和子丰的汇报,记着笔记。子丰今天穿着标准的职业装,浅蓝衬衫配嫩黄色领带,海军蓝西裤。一脸认真的表情,轮到他说话时,年轻的面庞上会浮现出浅浅的笑容,采苹甚至觉得这笑容有点孩子气,不由得生出几分好感来。

  汇报经过精心准备,董事很满意。末了淑燕补充道:“我们跟记者朋友做好了沟通,一般都在briefingpack的范围里聊。如果谈到什么临时问题或者细节的话,我们会记下来,回头补充给他们。”“哦”董事应了一句。

  宝诗接口道:“如果是一些facts的话,我可以补充的。”淑燕心里的不快如同潮水一样漫上来,又退下去。她没有说话,空气里有点尴尬的气氛。董事在全球总裁办公室工作过,知道采访的惯例。由外事部全权处理,除了受访人外,其他同事不参与。他打破了沉默:“后续补充好,这样有个缓冲。Yolanda,你们辛苦了。”

  董事看着办公桌上的小座钟,大家会意地告退。子丰笑着问宝诗:“Rose姐姐,你最近吃什么仙丹了吧?气色这么好。”明知是恭维话,看着子丰认真的面孔,Rose也不禁莞尔一笑。淑燕接上来说:“就是呀,有什么秘诀也跟我们说说哟。你是越忙越漂亮咯。”

  外面的小会议桌上放着几份切开的蛋糕,蓬松的奶油、点缀其间的草莓和巧克力碎看去让人很有食欲。董事秘书招呼大家:“赶快来消灭美食,今天是人事部老大Helena的生日,请大家吃蛋糕。我这个月的减肥计划又泡汤了。”众人也不客气,因为美食,气氛一下子变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