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白洁好大好紧好多水(下面想被c)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13 09:45:17情感专区
老太监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就后悔了,因为他这样说不是质疑柏雪吗?

  就凭沐清风对柏雪的重视,如果自己得罪了柏雪,以后的日子可能就不是那么好过的了。

  “怎么不可以

老太监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就后悔了,因为他这样说不是质疑柏雪吗?

  就凭沐清风对柏雪的重视,如果自己得罪了柏雪,以后的日子可能就不是那么好过的了。

  “怎么不可以吃?你们每天都关在那个囚笼里,什么也没有见到过,所以才会少见多怪。”

  柏雪听了不免反驳着。

  “而这就是生活,陛下刚刚捉鱼的时候,是不是很快乐,以前是不是从来没有想到鱼是长在那些的小溪里的,还可以这样快乐地获得?你们所吃的美味都长成什么样,你们知道吗?”

  柏雪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在着地上的摘着蘑菇,沐清风看着也跟上来帮忙。

  老太监亦步亦趋的跟着老皇帝的身后,见他也在地上摘着,忙拿着竹篮在一边候着。

  “自己动手才了乐趣的。”

  柏雪见了提醒着。还把自己的竹篮里的东西给他们看,蘑菇有好几种,看上去比刚刚要可爱多了。

  开始的时候,皇帝只是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觉得有手感不是很好,不过看到沐清风和柏雪开心的样子,自己也不由得被感染了,跟在他们身后,抢着捡一朵朵蘑菇。

  不光如此,他还夺过了那太监总管手里的竹篮。

  柏雪见他父子剪的很是开心,慢慢的也就让着他们去捡,有时候看到一颗美味的蘑菇,还故意尖叫着提醒他们,让他们去抢。

  今天是从他看到老皇帝的那天起,他最快乐的一天,不光是因为和儿子呆在一起,最主要的这种成就感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看几个篮子都装满了,柏雪忙制止他们。

  “老爷子,差不多了。我们要回去了,不然中午饭也太晚了……”

  她也不可能时时的刺儿着皇帝,毕竟一国之君也不是那么好惹的。适当的皮一下,当是个乐趣。如果没有节制的乱说,那就是欺君了。

  听她这样一说,老皇帝才感觉自己的肚子已经在咕咕的叫了。

  “那我们回吧,别说,老爷我还真的饿了。”

  他开心地说着,今天过得还真是开心。觉得身心都很是舒畅。

  柏雪一回到院子,就让人按照他的意思搭了一个架子,忙让沐清风清理了几条鱼出来,用佐料给腌制了起来。

  又安排人去煮好米饭,叫人去处理那些田螺和剩下的其他鱼。

  如今,他的手受伤了,清风说什么也不让她亲自动手做菜,她只能在一旁指挥着。

  庄子里的人对于处理这些东西自有一套,不过柏雪并不准备让他们动手,毕竟这要吃的可是皇帝,要是有一点点闪失,她的这颗脑袋可是不够砍的。

  “我们先烤几条鱼让老爷尝尝,这可是他自己亲手捉的鱼,定然比别人捉来的要好吃。”

  柏雪一边动手摆弄着东西,一边对沐清风说着。

  这话听在皇帝的耳朵里,那是真的很开心,众人平时都是多捧着他,但是不管他们使劲地拍他的马屁,都不如柏雪的这一句话让他听了舒服。

  这边刚烤上鱼,那边又炒上了田螺,都是从宫里来的人在炒,柏雪这样做还有另一层意思,经后他们想吃的时候就让这些人给他们做一下。

  毕竟他们是不能随意出宫的。

  另外还做了一大盆的紫苏鱼、用蘑菇炖了野鸡、炒蘑菇……

  菜式虽然没有在皇宫里的多,但是他难得的吃得这样满足,每一个菜上来,连试菜都等不及,直接就用筷子夹起来往嘴里送。

  开始那太监总管还一惊一咋的叫唤,后面几个菜就习惯了。

  何况柏雪还把他干去了和那些侍卫们一起吃饭了。

  柏雪给三个杯子里都倒了满了桑葚酒,然后站起身,举着杯子对老皇帝说着。

  “老爷,这一杯小女子我敬你,不是以民女与陛下的身份。是以清风嫂嫂对他父亲说的。我把他交给你了,往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说到这里她莫名的就有些哽咽,朝夕相处了这么久,说不见就不见了。不过往后他们可能是真的见不到了。

  这怎么叫她心里不感伤呢?

  “希望您多给予他一些信任和教导,他真的是个好孩子。以前我们怎么相互扶持着走过来的都不重要了,经后他的路更长,但也更难走了。我们毕竟是山里来的,再也没有能力再为他做点什么了!他以后的依靠就只有您了!”

  柏雪说着,心里越来越悲凉。

  老皇帝却在心里吐槽着:还说没有能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那些小动作。

  不过他却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他想着,如果这家人要是知趣同清风断了联系,那就最好了。

  她并不想这样说,但是她必须要在自己走之前打消老皇帝的这个顾虑,不要给他的心里留下嫌隙。

  “他经后的一切就拜托给您了,小女子我就先干为敬了。”

  说完她一仰头把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

  老皇帝听了她的话,心里竟是有些惆怅的,心里有些熟悉的感觉在升腾。就仿佛当年梅妃去了他的感受一样。

  他不知道这种感受从何而来。

  沐清风听得眼眶红了,他几次想要说话,可是柏雪都用眼神给制止了。

  老皇帝也举起了杯子喝了杯中酒,酒一入口。口腔充斥着淡淡的甜和桑葚的醇香,让他有些舍不得咽下去。

  只让酒一丝丝地往喉咙里沁。等酒流入喉咙,才觉着口腔里有了酒的回味。

  “这酒是有些特别!”

  老皇帝看了看杯中酒,有些意味深长地说着。

  他喝过的酒都是臻品,可是却从没有喝过这样好喝的酒。

  果香更胜于酒香,但又有了酒的醇。

  世间有了这样美好的东西他却从来不知道,这就值得他深思了。

  柏雪和沐清风都知道他在猜忌了,老太监在一边的桌子上欢快会吃着,但是耳朵却一直在注意着这边。这时听了这话心里也打起了鼓来。

  他是听说过京城里最近有了很多特别的东西的,只是没有放在心上,如今这些东西被这年轻的夫人拿了出来。

  要知道她来京也有两个来月了,却从没有献给陛下,这就麻烦了。

“这酒说来真有些上不得台面,是我在机缘巧合下做出来的,那时候家里穷,没有吃的,我就想着给孩子们藏点果子等过了季节再吃,谁知它成了果酒!”

  柏雪的脸有些红,看上去不胜酒力的样子。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喃着。

  “清风和青山、青河要上学,还有几个小的嗷嗷待哺,上有老下有下啊!我就想着要不然就把这些东西拿来卖看看,能不能换点银子呢!”

  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只是她并没有喝,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她对面的皇帝一眼,双看了身边的沐清风一眼。

  又把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杯子里。

  “结果还真的有很多人喜欢,这不。今年又做了一些,被我们县里的一个商队买走了。没有想到在这个京城里也有我们做的酒呢!价格还挺贵。比我们好向大缸都还贵!”

  说到这里她好像很是委曲一样,沐清风都被她给整懵了,嫂嫂这是醉了还是装的,说她醉了,她竟说些瞎话,说她没醉,可这样子那里像个清醒的人。

  “嫂嫂,吃点东西吧,饿了客以久还没有吃东西,又饮了酒,小心身体。”

  他有些担心地说着。

  都比皇帝也从柏雪的话里听出来了,感情这东西还是出自她的手里,真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

  “来吃东西吧。”

  她说过多,先从小鸡炖蘑菇里给老皇帝夹了一个鸡腿,又给沐清风夹了一个鸡腿。自己夹了一个鸡翅膀。

  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没有再关注别人。

  她是真的饿了,刚刚忙着张罗这些的时候,老皇帝和沐清风还吃了烤鱼,她可是啥也没有吃呢!

  沐清风看着自己碗里的鸡腿,红着眼眶吃了起来,这是嫂嫂给他夹的鸡腿,以后怕是很难吃到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因为他常在书院,所以一回家嫂嫂都会把鸡腿分给他和奶奶,她自己却从没有吃过。最多就吃个鸡爪和鸡翅。

  老皇帝第一次这样随意地坐和人坐在这样的桌子上吃饭,就边以前当皇子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

  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随意的给夹菜,但却感到非常的温暖。

  就连以前的梅妃也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奇妙。

  柏雪看似随意的一个举动,却透着很多的温情,仿佛就是一家人一样,其实她是真的有了两分的醉意,所以也没有想太多,很是随意的就把两个鸡腿分给了两人,也没有等他们先吃,自己就埋头吃了起来。

  可是她没有想到却给了两个人的心里,委膛平静的震荡。

  等她吃完两块鸡肉,又吃了几口蘑菇才想起要喝点汤。

  “你们也来点汤吧!”

  她说着顺手就拿过老皇帝面前的碗给他盛汤,又给沐清风盛了一碗。

  这随意的动作看得另一桌的众人也是心惊不已,这妇人是怎么做到在皇上面前这样淡定的?

  因为有了前面鸡腿,所以这鸡汤他们也没有太多的不适应。

  接过来喝了一口,这鸡汤和平时的喝的汤也有很大的区别,格外有一种滋味在里面。

  “这汤好喝!”

  老皇帝只喝了一口就赞叹道。

  “这汤是用山里的野鸡和蘑菇炖的,野鸡肉虽然比家鸡更柴一些,口感差了一点,但却比家鸡更香,何况有这蘑菇独特的鲜味,自然比你平时吃的那些东西更好。何况我们用的所有的调料、辅料都是刚从山里采来的,又要鲜上一些……”

  柏雪听了他的夸,絮絮叨叨地说着。

  嫣然像半醉的人下意识的话,虽然有些无礼,不过却也透着一丝真诚。

  “嗯,有理,看来老爷我以后在多来了!”

  老皇帝听了,看似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

  “嗯,这庄子是你儿子的,那天你心情好了,带他来玩一次也未尝不可。来清风吃点田螺,这是辣口的,你不是爱吃么?”

  她说着又给沐清风夹了一个香辣田螺在他的碗里。

  老皇帝的心里竟有了一丝的不舒服。

  ‘这人竟不知道给爷也来一个!’

  要是柏雪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给他一个大白眼。你长着手是拿来看的么?

  一餐饭就这样在三人都很是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着。三个人都吃得很饭。

  酒也喝了两坛,柏雪醉得不轻,被沐清风给扶进了屋子里去了。

  老皇帝看着觉得有些不妥,不过又一想着他们以前本就是一起长大了,这也没有什么。何况这眼看就要分别了。

  自己何必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离了心,虽然说自己贵为皇帝。可看样子,这二人却并不多看得起这个后位的意思。

  不过一想到那个女子要离开京城,他的心里竟有一些闷闷的,很是奇怪。

  自己怎么会对这个人产生这样的感觉,想自己这几十年来见过的女子那是不计其数,那一个也不比她差呢!

  可是他却能很真切的感到,自己的心里今天对她的感觉是真的不一样。且他也很深切的知道,如果今天他没有把握好,这个女子以后可能他连见都见不到,更别说得到。

  可是此时他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是他儿子很看重的嫂嫂,心里说不一定比亲姐姐更亲了。

  且她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什么样的女子没有,怎么要一个孩子的母亲呢?

  他的心里就像有一个不停地来来去去忙着织网的蜘蛛,一会就给织了一张大网,把他的心网得死死的。

  就连他平时习以为常的午休都进行不下去,一个人在这个院子里走来走去。

  就连跟在他的身边十多年的太监总管都不让他跟了。

  这院子虽然没有他的御花园大,也不够精致、华贵,但也别有一番情趣。

  柏雪休息了一个时辰就醒了过来,张罗了一些东西就要着送沐清风他们回宫,这一次她就不跟着了,明天一早她就要回瑶洲了。

  出来了二个多月对家里很是想念,何况今天司先生就要到了。她也更放心一些。

  柏雪把那些没有用完而养着的鱼和田螺让人用缸给他们养着,让位回去,让想吃的时候让这些随丛给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