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公共场合 暴露 h文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3 09:40:30情感专区
马车到了得月楼前停下,景钦已经候在门口。

  楼上灯光熠熠,投射在他身上,为一身月白的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能让凤安城各家闺秀们芳心萌动的景二郎君自然是丰神俊秀。

 

马车到了得月楼前停下,景钦已经候在门口。

  楼上灯光熠熠,投射在他身上,为一身月白的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能让凤安城各家闺秀们芳心萌动的景二郎君自然是丰神俊秀。

  徐皎下了马车,向他一屈膝,唤了声“二哥哥”,听他“嗯”着点了点头,却总觉得他今日的双眸好像比平时更深沉了两分似的。

  等到随在景钦身后,一路上了得月楼二楼的雅室,推门见得雅室临窗的矮榻上,盘腿坐着,正转头望着窗外的人,登时一愣。

  徐皎蓦地转头看向身边的景钦,后者却恍若没有瞧见似的,微垂着眼,避开了她的视线,嘴角始终轻牵着上扬的弧度。

  徐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转回头来,垂眼遮掩了眸中的翳色。

  窗边那人察觉到他们的到来,回头来看。

  徐皎微微一笑,冲着人屈膝行了个礼,娴雅沉静,正是书香文臣家小娘子该有的模样。

  几人分主客坐下,徐皎安静地喝着茶,扮演着一个腼腆的看客,听着两个男人寒暄。

  只是很快,菜上来了,景钦却是找了个借口,避了出去。

  徐皎望着景钦走出雅室的背影,嘴角微抿,从进了这间雅室开始,到刚才出去前,她家这位二哥哥可是没有瞧过她,一眼都没有。

  转过头,望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她却是勾起嘴角轻笑了起来,“我二哥哥怕是不会回来了,这得月楼的酒菜可不便宜,既是记在我二哥哥账上,李二郎君不必客气,起筷吧!”

  说着话时,已是顾自拿起了竹箸。

  李二郎君自然就是李焕了,在对面望着徐皎的表情有些纳罕,“郡主好像与方才不太一样了。”

  徐皎夹了一筷头松鼠桂鱼喂进嘴里,尝了尝,味道果真不错,得月楼名不虚传啊!

  “李二郎君也与我想象的不一样。见到阁下之前我可不知今日是与李二郎君一道共进晚膳,可李二郎君必然是知晓要来见我的,却为何要来?李二郎君小心斟酌着说话,我可不会为你保守秘密。”徐皎的语气很是不客气。

  李焕有些诧异,但却并没有生气,反倒勾着唇笑了,“方才只是觉得你们长得像,这会儿才觉得连性子也有些相像之处。”

  这个你们指的是谁,说的人与听的人都是心知肚明。

  徐皎微微挑眉,“所以,李二郎君是特意来见我的?而且,李二郎君应该已经知晓我与她的关系了?”

  李焕点了点头,“早前她来求我帮忙时,便已对我和盘托出。”

  帮的什么忙,徐皎也是了然,闻言,眸色微微沉黯,“看来,李二郎君也知道我们的身世了,当真没有半点儿顾虑?”

  “我认定的是她这个人,这与她是什么身份有什么关系?就如你一般,你是她的妹妹,姓徐或是姓景,又有何不同?”李焕淡淡反问道。

  徐皎抿嘴一笑,笑意直透眼底,“李二郎君的这些情话……不,是肺腑之言不该对着我说吧?”

  李焕却是苦笑道,“我要说也得有人听,有人信啊!她倒是一直希望我能娶你,就连我来见你,都是乐见其成。”

  话到此处,李焕的语气难免透出两分委屈,三分沮丧。

  徐皎到这会儿已是彻底放松了心神,眼中笑意闪闪,“只怕未必吧!”

  李焕也不是傻的,一顿之下,双目已是闪亮,“此话何解?”

  徐皎放松了身子,往身后的椅背一靠,笑道,“我阿姐爱护我,既是要单独与一个我不太熟悉的男人一起用膳,即便她对你再放心,只怕也会怕我不自在,何况,我们相见不易,有这样光明正大,又不会留下什么祸患的机会,她为何竟不会来见我?”

  随着徐皎的一句句反问,李焕的双眼越来越亮,半晌后,轻道一声,“多谢。”

  “谢什么?不过当局者迷罢了。”徐皎呵呵一笑,想着加油啊!我很看好你哦,未来的姐夫!若往后能喊这声姐夫,还谢什么谢,只要你给我当个靠山就好啦!

  徐皎一手托着腮,望着李焕眯眼笑,心里美得哟!

  就在这时,雅室的门被人从外骤然推开,李焕和徐皎两人回头去看,却见敞开的门后站着一人,面无表情,煞冷非常,活脱脱一尊杀神。

  至于李焕的两个侍卫,则正在紧提兵刃与人对峙。负雪和红缨俩却是愣愣站在一旁。

  徐皎眨眨眼,有些愕然,也有些欢喜,“你怎么来了呀?”

  这语气透着自然的亲昵,李焕极快地瞥了一眼徐皎,对着外头自己的手下抬了抬手,赫连恕则是冷眼往旁一瞥,双方的人马都是收了手,剑拔弩张之势顿平。

  赫连恕阔步走了进来,房门在他身后轻掩。

  室内有些安寂,只能听见他的脚步声,到了桌边,他将椅子拉出来,往徐皎边上一坐,抬起的眼就往徐皎望去,双目幽冷若寒星,再微微眯起,有冷光闪现。

  徐皎对上他的眼,登时福至心灵,忙道,“昨夜二哥哥只说吃饭,又没有说和谁,我是来了才知道的。”

  赫连恕收回看她的视线,转而睐向面前的李焕,双眸微眯,“李二郎君来这一趟,总不能只是为了见她一遭吧?”

  “来这一趟,是因景二郎君诚心相邀,盛情难却,而且,我也确实想见郡主一面,这一面出乎我意料的收获颇丰。”李焕冲着徐皎一笑。

  徐皎下意识地回以一笑,后颈却是突然一凉,她往边上一瞥,撞见某人的冷眼,笑容就僵在了嘴角。

  李焕将两人的神情瞧在眼里,嘴角牵起,“不过最要紧的,我还是想着要与赫连都督见一面。早前之事,赫连都督未曾出面,却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想与你见上一面,几次递话,都被婉拒。我总得想些别的法子才是……果然,托迎月郡主之福,我不就如愿见着赫连都督了吗?”

  李焕又朝着徐皎一笑,徐皎却半点儿也笑不出了。

  赫连恕鼻间轻轻一哼,转头一瞥她,“阿皎还没怎么吃东西吧?我在隔壁叫了一桌席面,还叫了莫都尉,应该一会儿就到了,你过去等着,帮我招呼招呼,待我与李二郎君把酒言欢,尽兴了,再去寻你。

赫连恕望着李焕,轻勾了勾唇角,眼看着对方面上的笑容消失,双眸也是冷了下来,早前眼里那一缕未加掩饰的得意更是消散无踪,登时觉得方才心里的郁气如汤沃雪一般消失了干净,转头对着徐皎笑道,“乖!去吧!”

  徐皎见他望着自己的一双眼睛,方才结的冰已是消融,心里嘟囔了一声,原来是只醋坛子。面上却是甜笑着应道,“好啊!”便是干脆地起了身,往外而去。

  对着他们两个,她也怕食不下咽啊,辜负美食,这可是要不得的。

  出了门,不用徐皎吩咐,便已有人将房门拉上了。徐皎往身后一瞥,眼不见为净,这两个男人一会儿打起来也由着他们。

  苏勒笑呵呵望着她,“二娘子,一会儿赏杯酒水喝吧?”一边问着,一边眼睛却在往负雪身上瞄。

  负雪眼观鼻鼻观心,连个正眼都不给他。

  徐皎恍若不知他的心思,暗笑在心底,微微蹙眉道,“你不在这儿守着?”

  “这哪里用得着我守,我这肚子饿呢,而且,我馋这得月楼的酒好长时间了,好不容易得着机会过过酒瘾,还希望二娘子成全。”说着,竟是朝着徐皎行了个揖礼。

  说得多么可怜,好像赫连恕太小气,让他没有银钱吃酒似的,还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她家负雪的主意?

  徐皎在心里冷哼,面上却是爽快地答道,“行吧!说是请了莫都尉来,能否劳烦苏郎君帮我去迎迎?”

  目的达到了,苏勒那个心情畅快了,瞥了一眼负雪,爽快地应道,“好嘞!”就是转过身,咚咚咚下楼去了。

  徐皎带着红缨和负雪进了隔壁的雅间,赫连恕的人守在外头,她进去后,负雪反手关上了门,她就是轻声问道,“方才赫连都督未曾与二哥哥撞上吧?”

  这两人好像就是天生的宿敌,之前因着她的缘故,暂且放下成见,联手了一回,可今日的事儿,只怕又是结了新的梁子,若是撞上了……徐皎想想,都有些头疼。

  负雪想了下,却是摇了头,“不知道,应该是没有撞上,二郎君从雅室出来就走了,不知去了何处。”

  应该也是没有撞上,否则不会这么平静。徐皎想着,松了一口气。

  略坐了一会儿,外头有了动静,房门被推开,苏勒迎着一人走了进来,正是一身男装的徐皌。

  徐皌神色略有些复杂,瞧了徐皎两眼,似欲言又止。

  徐皎恍若不见,上前拉了她到桌边坐下,望着她很是不客气地道,“都说了我要嫁也是嫁我自个儿喜欢的,用不着你让。你让了我也不会感激你,有你这样硬要将人凑作堆的吗?你就不怕我日后怨你啊!”

  徐皌倒是不怪她,反倒觉得如今皎皎这样真好,与她有什么说什么,很是亲近。她望着徐皎,神色几转,片刻后才迟疑着问道,“你难道真的宁愿嫁赫连恕啊?”

  “是啊!”徐皎应得很是爽快,“我喜欢他,自然是要嫁他。”

  “你喜欢他?”徐皌望着她,神色莫名。

  “是啊!我喜欢他。”徐皌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徐皎知道她的意思,眉心一蹙道,“你们自是觉得李焕千好万好,可他不是我喜欢的,那于我而言,就是不好。你们觉得赫连恕冷心冷眼,心狠手辣,可我就是喜欢,便看他哪儿哪儿都好,这就叫各花入各眼,情人眼里出西施,没有法子的。”

  “我说得很清楚了,所以,往后你们若再乱点鸳鸯谱,我可真的就要生气了。”徐皎将声音一沉,虽然她的嗓音软糯,即便沉声也感觉不出多么有威慑力,可她莹润的小脸上认真的表情却不容忽视。

  徐皌看了她片刻,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却还是忍不住道,“赫连恕对你倒是有心,之前的事儿全赖他,这才化险为夷。可是……”可是什么,徐皌顿了顿,没有说,徐皎也是明白的。

  少顷,徐皌叹息一声,“你当真想好了?”

  “有什么想不好的,只要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什么一起面对就是了,有什么好怕的?说起来,这大半年的时间,我已历过数回生死,若是没有他,我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如今,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徐皎说这话时,面上噙着甜美的笑,一双眼睛熠熠发光。

  徐皌看着她,神色莫名,“如今的皎皎真是勇敢。”

  徐皎回望她,“阿姐自是比我更勇敢才是。阿姐也别太作了,人心肉长,却难免也会有心寒的时候,花开堪折直须折,可千万不要等错过了,才来追悔莫及啊!”徐皎说罢,见徐皌神色怔忪,也不打扰她,抬手让苏勒去问问看席面可备好了,她是真的有些饿了。

  一顿饭徐皌吃得是心不在焉,食不知味,徐皎却是吃得津津有味,得月楼的酒菜果真是名不虚传,难怪能够在凤安城备受追捧了,作为吃货一枚,她很是满意,满意得瞧着苏勒向她家负雪献殷勤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酒足饭饱后,隔壁的人好似也是掐着点儿般说完了话,敲响了他们的房门,赫连恕先进来,大步流星走到了徐皎身边,一双点漆般的双目望着她,“吃饱了?”

  徐皎点了点头,冲他甜甜一笑。

  赫连恕一双眼被她的笑点亮,一片漆黑里落了一颗星子,格外的耀眼,他朝着她伸出手去,“走!”

  徐皎没有半分犹豫,将手放进了他摊开的掌中,瞬间便被熟悉的温暖干燥所包覆,他将她拉起身,转头对上徐皌正定定望着他的眼,一挑轩眉道,“放心,我会将她安全送回府去!”

  “阿姐,我先走了。”徐皎朝着徐皌甜甜一笑。

  在看着徐皌点头时,赫连恕便牵着徐皎走了出去,跨出门就与李焕迎面撞上,徐皎朝着他点头致意,赫连恕却连眼风都没有扫他一下,更是不曾停顿,拉着徐皎便疾步而行。

  徐皎被拽着向前,却还是回头望了一眼,见着李焕跨进了门槛,朝着神色怔忪的徐皌大步走去。

  真可惜,她本来预感今日那两人之间说不得也能有个大突破,正好是围观重头戏的时候,这本书男女主角的重大感情进展欸,她本来可以亲眼见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