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宝贝对着摄像头自己做)在线阅读

2021-10-13 09:36:36情感专区
晴鸢的后背被冷汗浸湿,但是她依然面不改色,只是双手紧张地握着。

  “参加娘娘,二位姐姐,你们怎么来了?”晴鸢故作镇定,并且装出惊喜的样子跟胡佳和胡薇到招呼,模样很

晴鸢的后背被冷汗浸湿,但是她依然面不改色,只是双手紧张地握着。

  “参加娘娘,二位姐姐,你们怎么来了?”晴鸢故作镇定,并且装出惊喜的样子跟胡佳和胡薇到招呼,模样很是热情。

  只可惜胡佳和胡薇一向是不喜欢晴鸢的,对于她的热情她们也选择视而不见,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便没了下文。

  花浅浅向来是装作不知道她们的关系,“晴鸢,前两日我是不是把设计稿给你了。”

  花浅浅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她敢肯定自己拿给了晴鸢,吩咐她拿给胡佳。

  “娘娘,奴婢……奴婢把这件事给忘了,请娘娘恕罪。”她的反应很快,迅速找好借口,希望能够躲过这一劫。

  “那设计稿现在在哪里?”花浅浅倒是没有怀疑,因为晴鸢最近总是很忙碌。

  但是胡佳和胡薇就用一种不愿相信的眼神看着晴鸢,仿佛要戳穿她的谎言一般,晴鸢不敢直视她们的眼睛。

  “把设计稿拿来,下次可不能这么糊涂了。”花浅浅没有训斥她,更没有处罚她,这件事计算这样揭过去了。

  花浅浅这样安排,胡佳和胡薇自然不敢有异议,毕竟花浅浅性格如此。

  晴鸢很快把设计稿带来了,花浅浅看了一眼,一张不落,只不过有些纸张的背面沾了墨水,好似还是新墨,墨香味也不同,不是她常用的那一块。

  但是花浅浅没有询问晴鸢,她只当晴鸢平日经常练字,不小心沾染到了罢了。

  晴鸢将设计稿送到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她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消化这件事情。

  如果刚刚花浅浅继续追问下去,那么自己肯定会暴露的,那么自己这么久的努力终将会功亏一篑。

  花浅浅将设计稿递给胡佳,“本来是打算将这个作为今年的终稿,看来是赶不及了。”

  胡佳翻看着稿子,花浅浅这次的设计理念又不一样了,每次都能给她不一样的惊喜。

  “娘娘,这一张,是不是有些不一样?”胡佳抽出那张稿子,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不是花浅浅画的。

  “怎么?”花浅浅接过稿子仔细一看,确实是不一样,线条不流畅,用的墨水也不同。

  花浅浅用的是上好的墨水,收藏很久都是依然漆黑有亮泽,但是这张设计稿的墨水暗淡。

  “这个和后面沾到的墨水应该是同一种,会不会是晴鸢拿去临摹了?”胡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晴鸢,这设计稿一直在她手里,而且她并没有马上就交给她。

  “她应该不会这么做,这件事先放着吧,我明日把凤冠的设计稿拿给你。”花浅浅心烦意乱,所有事情都指向晴鸢,可她私心觉得晴鸢不可能那么做。

  因为晴鸢是花浅浅手把手教出来的,花浅浅从地痞流氓的手底下救下她,看着她慢慢成长,花浅浅不愿意相信她会做这样的事情。

  花浅浅虽然这么说,但是胡佳还是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让人留意市面上是否有相同的款式出现。

  如果有,那就说明晴鸢真的有鬼,如果没有,那可能就是误会一场。

  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晴鸢怎么可能把设计稿拿出去卖呢?她仔细将稿子藏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地在花浅浅眼皮底下生活。

  凤冠设计稿花浅浅画了七八个时辰才总算完成,若是莫宸乾在这肯定是不让她这样瞎折腾的,可惜莫宸乾今日朝政繁忙,没空过来,所以花浅浅才如此放肆。

  她凌晨才躺下去睡觉,但是隔天早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醒了,莫宸乾正坐在床边看着她。

  看着她悠悠醒来,“是不是我吵到你了?”其实莫宸乾压根儿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哪来吵这一说呢?

  花浅浅摇摇头,然后挣扎着要起身,莫宸乾扶她起来,然后给她后面垫了一个软枕,让她靠得舒服些。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莫宸乾担忧地问道,她将她的被子拉高一下,虽说屋里暖和。

  花浅浅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

  “睡不着了,可能是他们有感应,踢了我一脚。”花浅浅抚摸着肚子,然后拉着莫宸乾的手感受着。

  突然莫宸乾觉得手有一种被触摸的感觉,他觉得很神奇,更加大胆地和孩子们“交流”。

  “是不是感受到了?他们认识你,在和你聊天呢。”花浅浅觉得这就是血缘吧,当莫宸乾靠近的时候,他们好像也感受到一般,然后争着吵着要和莫宸乾交流。

  “他们将来肯定很活泼。”莫宸乾收回了手,然后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花浅浅的头发。

  清醒了一小会儿,花浅浅觉得自己又困了,便躺下又睡着了,等她熟睡之后,莫宸乾才轻手轻脚地离开,然后让春蚕先别做早饭。

  按照这个情形,花浅浅没有中午是不会起来的,春蚕也了解,所以只给莫宸乾端来了早餐。

  花浅浅醒来确实已经是中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莫宸乾没有过来,而花浅浅胃口也不好,所以只是草草吃了一些。

  还有三天就是冬至了,林杏儿依然忙得热火朝天,淑嫔等人天天搞事业,很久没有来她这里了,她还是很想念姐妹们一起聊天的生活。

  “怎么坐在这里发呆,可是无聊了?”余妃推开门就看见愣神的花浅浅,便知道自己这是来对了。

  “姐姐怎么来了,这外面正在下雪,你不应该出来走动的。”花浅浅立即让晴鸢灌一个汤婆子进来,再把炭炉烧热一些。

  余妃还不敢离花浅浅太近,因为身上有积雪,而是一身寒气,冰到花浅浅就不好了,所以她站在炭炉边烤烤,让自己变得暖和一些。

  “我要是不来,你就要闷坏了。”余妃清楚最近宫里的情况,自然知道花浅浅心里所想,所以她就过来了。

余妃走过去坐下,晴鸢马上送上来一杯热茶,让余妃暖暖胃。

  “知我者,姐姐也。”花浅浅笑着答道,“林姐姐最近忙得很,燕妃她们都在宫外,我一人在这宫里不能出去,所以闷得慌 ”

  余妃抿了一口茶,“这几日我一直帮衬着杏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估摸着她明天会过来。”

  燕妃她们都出宫去了,担子全由林杏儿一个人扛,余妃看了也心疼,所以就多少帮着点。

  “她那么拼,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花浅浅埋怨道,但是随即又叹了口气,她怎么会不知道林杏儿是为了什么呢?

  “好了好了,你不是早就打算好了吗?”余妃轻轻地拍了拍花浅浅的手,宽慰她。

  花浅浅又笑了,怀孕之后她的情绪总是反复无常,一会高兴一会难过的,时常弄得莫宸乾不知道如何是好。

  “是商量好了,就等着三日后冬至夜呢。”

  两个人又说了些体己话,等到天快暗下来了,余妃才告辞回宫。

  余妃前脚刚走,莫宸乾后脚就来了,看着也是赶得着急,身上落了不少雪,也和余妃一样,站在远处等身子暖和了才敢走过去。

  花浅浅从前都不觉得自己有多金贵,但是今日才知道,原来自己其实也是不一样的。

  “不忙了?”花浅浅走过去想要从背后抱住莫宸乾,不过肚子太大,实现不了。

  莫宸乾注意到她的动作,转过身抱住她,“再忙也要陪你吃顿饭。”他扶着她到桌子边坐下,然后让春蚕上菜。

  “余妃姐姐刚走,你们没遇上?”花浅浅这会还真饿了,因为中午没怎么吃。

  “遇上了,但是外面下雪,也就顾不得说几句话。”菜端上来,莫宸乾开始给花浅浅布菜。

  冬至日很快就到了,是日皇宫内热闹无比,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

  燕妃,淑嫔等人自然是不会再外出,今天晚上是家宴,是务必要去参加的。

  林杏儿早早就来了花钗宫,说是要来讨一口茶喝,还抱怨花浅浅对她毫不关心。

  花浅浅觉得自己可真是冤枉极了,因为天气寒冷每天呆在宫里像禁足一般,她又终日不见人影,哪还能怎么关心她呢?

  “那日莉娅真的想要害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件事极少人知道,花浅浅不准让他们声张,但还是走漏了一些风声。

  林杏儿前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听到这件事之后气得差点就去春禧殿找莉娅,后来她一直找不到机会跟花浅浅了解事情的缘由。

  是日终于有机会了,而且听过那个莉娅公主今天就要被放出来了。

  “哪里听说的这些话,她被禁足是因为对我和皇上大不敬,而且前段时间宫里也被她闹得不能安分,所以我就把她禁足了。”花浅浅草草地解释了几句,避开了所有重点。

  林杏儿是不可能相信的,但也知道花浅浅肯定半句话都不会多说,就连那个吴师傅也是完全撬不动口,也是,他可是收了花浅浅东西的人。

  林杏儿没办法,只能相信花浅浅这套说辞,但还是劝说道,“你应该当心些她,她这人心眼多着呢。”

  花浅浅淡淡一笑,“她坏不到骨子里,都说了终究是个小孩子,还不甚懂事。”也有可能是花浅浅怀孕之后,变得仁慈起来。

  “你自己清楚就好了,反正她肯定没脸面留下来了,如果她还敢舔着脸留下来,我佩服她。”林杏儿竖起了大拇指,但是脸上确实一脸不屑。

  花浅浅被她逗笑了,“怎么这么孩子气,你从前多么稳重端庄啊。”

  被她这么一说,林杏儿脸有些红,跟李熙恒在一起,她不需要装模作样端架子,可以随便说话不用担心被人抓住把柄,她体验到了和后宫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只能说现在的她才是最真实的她。

  “浅浅,只要幸福就好了。”林杏儿最后只说了这样一句话,花浅浅也很赞同。

  “你应该去看看宴会的布置吧,快去吧,别等会她们弄得一团糟。”花浅浅找了个借口把林杏儿赶走。

  林杏儿看出来她好像有心事,也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刺激到她了,但她既然不愿意和自己说,林杏儿自然是把空间留给她自己。

  花浅浅坐在那里独自发呆,她还是时刻想着回家,但是她又开始留恋这里了。

  “玲珑,我任务完成了多少了?”任务已经接近尾声,但是花浅浅已然忘了到底是多少了。

  “九十一了,银两不断增加,但这绝对难不住你。”自打花浅浅怀孕以后,玲珑就很少出现了。

  “那估计还要个一年左右才能完成最后那些任务吧。”花浅浅嘀咕道,似乎这些话是在安慰自己。

  玲珑没搭话,只是安静地陪着她在那里坐着,末了再说一句,“胜利就在眼前,宿主你要看开点。”然后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下午春蚕开始帮花浅浅梳妆,这样重要的场合肯定是要着官服的,只不过那发饰太重了,花浅浅又该抱怨了。

  “娘娘,要不然就不要戴这个发冠了。”春蚕纠结的看着花浅浅,每次花浅浅都抱怨这个太重,戴久了脖子酸,头也晕,今晚的宴席少说要两个时辰,真怕花浅浅受不了。

  “没事,不能失了规矩。”花浅浅坚持让春蚕帮自己戴上,春蚕没办法,只能照做。

  “太重了就别戴,只是家宴,不需要这般正式。”莫宸乾突然出现在背后,组织了春蚕的动作。

  往常莫宸乾都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今日倒是先来了花浅浅这里。

  “你怎么过来了。”花浅浅看着春蚕帮自己换了一套头饰,简便不少,但是又不失身份。

  “过来接你一起过去,你一人过去,我不放心。”莫宸乾最后帮花浅浅簪发,然后拉着她的手一起出门。

  花浅浅又被裹成了粽子,连门口到娇子的这段路莫宸乾都要抱着她走,说是怕她脚底打滑,惹得花浅浅嗔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