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接在一起 老扒翁熄系列40

2021-10-13 09:34:17情感专区
阿岚进了屋子之后,示意月瑶先别说话。月瑶点了点头,坐在软塌上没动地方。

  阿岚坐下之后,故意大声说道:“如果你敢乱说话,小心阿风的性命。要知道他现在在我的手里,而且,

阿岚进了屋子之后,示意月瑶先别说话。月瑶点了点头,坐在软塌上没动地方。

  阿岚坐下之后,故意大声说道:“如果你敢乱说话,小心阿风的性命。要知道他现在在我的手里,而且,他非常听我的话。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早就知道你对阿风从不关心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恨你,你担心我看出阿风是你的软肋,所以才故意冷落阿风。”

  月瑶明白了阿岚想要说的话,便顺着他的意思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聪明,只要你不伤害阿风,我都听你的。今日长老见我之事,我事先并不知情。”

  “长老都问你什么了?”阿岚问道。

  “没,没问过我什么。只是想要知道我为何受伤了,我说我也不知道。”月瑶说道。

  “很好。”阿岚说道。

  月瑶身边的丫头端着汤药走了过来,刚好看到打杂的丫头站在门外偷听。她急着问道:“你在做什么?”

  “刚刚少爷来了,看你刚刚在忙着给夫人熬药,于是,我准备了一些糕点和茶端过来。”打杂丫头说道。

  “夫人,药熬好了。”丫头站在门口喊道。

  “进来吧。”月瑶侧坐在软塌上说道。

  打杂丫头进来放下了茶和糕点,想要仔细打量月瑶的脸。却因为月瑶是侧坐着,根本就看不清楚。

  “夫人,药要趁热喝。”近身丫头说道。

  月瑶转过身来,拿着汤药一饮而尽。她脸上的淤青被打杂丫头看的一清二楚。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不是近身丫头,站在那里也没有打算离开。

  近身丫头拽了拽她的衣角,回过神来之后,两个人才离开 了屋子。

  阿岚才看清楚月瑶的脸,轻声的说道:“你的脸没事吧?”

  月瑶笑了笑,往帕子上倒了一些茶水,轻轻的擦拭着脸上。不一会儿,妆容已经擦拭干净,而脸上的淤青和浮肿也消失不见了。

  “原来你是画的?”阿岚感叹道。

  “你以为我真的把自己打成这样的?”月瑶说道。

  “我看以后长老还会过来,你也不能总把自己画成这样吧?”阿岚问道。

  “以后可以不用这样,他们会经常上门,知道你不会再动手了。如果脸上还有淤青的话,很容易被发现是假的。”月瑶说道。

  “我把阿风送到凤天教了。”阿岚说道。

  月瑶很是感动,阿风现在在凤天教她就放心了,因为凤天教最安全。再加上之前他跟自己说了一半话之后就跑了,她很担心阿风会难过。

  “多谢。”月瑶说道。

  “我是担心他在冷府乱跑闹出事,就把他送走了。放心吧,阿风很懂事,相信很快就会想通。”阿岚说道。

  “他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只要他健康平安就好。”月瑶说道。

  月瑶不敢祈求阿风会原谅自己,毕竟从出生到现在,她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差点因为自己的冷漠,而受到更多的委屈。

  “或许,他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不然,也不会一次次的偷着跑去看你。”阿岚说道。

  “原来他还偷偷看过我?”月瑶问道。

  “他每年生辰那天,都会偷偷的去正院。除此之外,父亲每次在书房问他功课的时候,他都会找机会看看你。”阿岚说道。

  “是我让他失望了。”月瑶说道。

  “你好好的休息,不要让打杂的那个那头看到你卸了妆的样子。”阿岚说道。

  “她是长老安排在冷府的人?”月瑶问道。

  “没错,你不喜欢有人在身边近身伺候,所以,你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也是正常的。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想的太多,只是因为环儿是我相信的人,我担心有人给你汤药动手脚,才会让环儿近身照顾你。心想着她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就让她们二人一起照顾你。后来,我发现她其实只是其中一个人,我便不想打草惊蛇没有揭穿她。而且,她并不是被长老收买的人,本身她就是长老的人。幸好,之前试探过她,不然的话她可能会传出去更多的东西。”阿岚说道。

  “我的确喜欢独来独往,纵使身边的丫鬟换掉,我都不曾在意。看来,还真是让他们钻了空子。”月瑶说道。

  阿岚离开屋子刚好在院子里碰到了环儿,见打杂丫头也在,便低声对环儿说道:“看好这个女人,千万不要让她闹事。”

  环儿意会点了点头,便进了屋子。而他们说的话,被打杂丫鬟听的一清二楚。

  环儿进去之后,将糕点放到了月瑶的桌子上,说道:“夫人,这是特地给你做的糕点,夫人,少爷嘱咐让我们以后要小心一些了。”

  “我知道了。”月瑶说道。

  再说阿玉和阿岚离开之后,阿岚便去了店铺。实际上这几日的生意好转了许多,只是他没有张扬,长老也就不知道这件事。

  到了傍晚的时候,族长带着疑惑来到了冷府。

  当阿风疑惑族长为何这么晚了还到冷府,族长便有些犹豫该不该问阿岚。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开了口。

  阿岚听到族长问自己是否真的对月瑶动了手,笑着说道:“族长,您相信外面的谣言?”

  “我是担心你这孩子……”族长的话没有说完。

  阿岚回来之后,曾经提到过,如果让月瑶进祠堂接受族规,那么将会一棍就被打死。所以,阿岚或许想要慢慢的折磨月瑶。

  可一想阿岚光明磊落,如果打算报仇的话,绝不会对月瑶动用私刑。可是外面传得跟真的一样,再加上大长老还特地跑到他的府上说了这件事,这让他不免有点担心。

  “族长,月瑶的身体很虚弱,可禁不起我对她动手。”阿岚漫不经心的说道。

  “阿岚,我看过账本,知道冷家生意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可几位长老对此却不依不饶,你为何不跟他们解释一下?”族长急着问道。

  阿岚说道:“族长,之前我应该跟你透露过,谣言就是长老弄出来的,无论你跟他们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我也不想误会长老,可我亲眼抓到了往长老府中送消息的人。这一次,我觉得长老可以换人了。”

  族长一惊看着阿岚,他不是不相信阿岚,可刚刚他说的话实在是太过惊人。族长居然收买冷府的人探听消息,都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不肯放弃。

  “你,你真的这么打算的?可是,三位长老都是族里选出来的,怎么会轻易改变主意?”族长说道。

  “他们身为冷家族里的族长,如果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呢?”阿岚笑着说道。

  “他们伤你了?”族长紧张的问道。

  “当然没有,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打算收买府上的人。因为府上的人不答应,就伤害他的家人,逼着他给他们送消息。”阿岚说道。

  “他们居然敢这么做?”族长震惊不已。

  “他们十年前就做过一次,再做一次没什么不可能的。”阿岚说道。

  “你没事就好,我担心你会出事。如果外面传的是真的,生意真的就会受到影响,到时候,族里的人会考虑重选当家。可是,你没有子嗣,阿风没有做过生意,他们自然就会在各位长老中选出。我终于明白了,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了。”族长说道。

  “族长现在有些事不方便跟你说,等事情解决了我都告诉你。”阿岚说道。

  “我先回去了,他们很狡猾,你要小心一些。”族长起身拍了拍阿岚的肩膀说道。

  阿岚说道:“族长既然都来了,不如多坐一会儿。”

  “我先回去了,回去布置一下以往万一。”族长说完就离开了冷府。

  族长不能坐以待毙,长老不顾自己的身份,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阿岚不追究,族里也不可能饶了他们。

  阿岚也没有强求,把族长送到了府外后,才赶了回去。

  族长坐在轿子上,打开了手中的字条。刚刚离开的时候,阿岚虽然没有说话,但给他塞了一张字条。想来是有什么计划,不方便在冷府说。

  族长读了字条上的内容之后,便将字条收了起来,回到族里之后,用烛火点燃了字条。

  “族长刚刚怎么说?”阿玉见阿岚回来后问道。

  “族长以为外面传得是真的,所以特地赶过来劝我不要冲动。”阿岚耸了耸肩说道。

  “族长真的相信你了外面的鬼话?”阿玉有些惊讶的说道。

  “外面的话半真半假,长老还亲自上门提起这件事,族长自然要放在心上。冷管家的家中安排人手了吗?”阿岚问道。

  “原本就安排了两个人,我不放心,又安排了四个人。”阿玉说道。

  “那就好,我担心长老怕事情败露,到时候杀人灭口。”阿岚说道。

  “以后若是长老报复该如何是好,是不是还要让管家搬家?”阿玉问道。

  “我是不会给长老这个机会的。”阿岚说道。

  “阿岚,族里面我们能够信任的人,只有族长一个人。族里很多人都会见风使舵,这一次谣言不止,族里已经有很多人对你不满了。长老的目的已经成功了一半,我们要抓紧时间了。”阿玉叹了口气说道。

  “我知道,我去一趟古董铺子,你在家里守着。”阿岚说道。

  “这个时候去古董铺子?任叔也快回来了吧?”阿玉说道。

  “任叔在铺子等我,今晚商量生意的事,前两天计划的事情要开始进行了。”阿岚说道。

  阿玉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如果有人想要见你,就是你在老爷子的书房。反正他们若是知道你在书房,也不会有人敢打扰你。”

  阿岚点了头之后,偷偷的离开了冷府。阿玉则是去了他们的偏院,如果有事,他们会找到偏院来的。

  而此时的长老们,已经收到了阿岚去了后院,训斥威胁月瑶的消息。

阿岚到古董铺子的时候,古董铺子看上去早已经打了烊。他从后门溜了进去,任叔早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

  “任叔,让你久等了。”阿岚说道。

  “没事,我刚刚关了铺子,在街上转了一圈吃了点东西,然后才从后门进来。”任叔说道。

  “茶园没有出什么事吧?”阿岚问道。

  上一次茶园出事,是巫尊动的手。这些日子他担心长老在茶园动手,所以,让任叔派人盯着茶园。

  茶园距离京城比较远,出了事一来一回太耽误事,想要抓住人特别的不容易。再加上茶园几乎都是大户,如果出了事,赔的银子都是大数目。

  “目前位置还没有出什么事,管事的是咱们的人,你不用担心。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那些工人。不过最近其他铺子里的生意已经恢复了不少,这里都是账目。对了,我担心长老会动手,那些银子早就换成了银票、”任叔说道。

  阿岚粗略的看了看,看的出来最近生意还算是不错。古董铺子近期都没有开张,因为古董铺子一般不会开张,不过只要开张,那就是一大笔数目。

  任叔将一个箱子推到了阿岚的面前,阿岚打开之后,是一大箱子的银票。

  “任叔,掌柜的没有觉得奇怪吗?”阿岚说道。

  “那倒是没有,反正之前你计划好了要重新修整铺子,我也是用了这个借口,掌柜的自然深信不疑。”任叔说道。

  “银票全都由你来保管,暂时不要给族里报数。”阿岚说道。

  “是,少爷。”任叔说道。

  “我们一会儿去趟茶园,茶园有一批茶叶要送走,今晚上让人提前装好出发。”

  “你担心他们会在茶里动手脚?”任叔说道。

  “他们到不敢这么做,只不过我想要帮他们一把。”阿岚笑着说道。

  “明白了,与其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倒不如我们自己制造麻烦。”任叔说道。

  “没错,他们肯定不会闲着,一定会闹出点事。但我知道,他们不敢动茶园的生意,只会针对一些小铺子。想要引他们上钩,就要让他们看到茶园出事了。”阿岚说道。

  “我明白了,我收拾一下咱们这就出发。”任叔说道。

  两个人没有闲着,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就驾着马车趁着月色去了茶园。到了茶园门前敲门,管事的被阿岚吓了一跳。他以为夜半有人闹事,结果没想到是阿岚和任叔。

  听了阿岚的话之后,便安排了人手偷偷的装货,凌晨才把茶都送了出去。

  阿岚交代管事,第二天一早就去找长老,将茶叶丢了的事情告诉他就好。

  二人整整忙乎了一夜,天刚刚亮才回到了冷府。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偏院,阿玉知道两个人应该一夜没睡,便让人赶快把饭菜端上来。

  “看了一夜的账本?”阿玉问道。

  “我们去了茶园。”阿岚说道。

  “你们快吃些东西,先睡一会,等醒了在说其他的。”阿玉说道。

  阿玉知道阿岚昨夜行动一定有他的道理,他并没有细问,等到阿岚睡醒之后自然会告诉他。

  阿岚点了点头,和任叔简单吃了些之后,任叔回了自己的屋子休息。阿岚也是进了屋子,刚躺下就睡着了。

  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长老居然一大早又来了。可是阿岚刚刚睡下,长老听说见不到阿岚就不同意离开,说什么也要坐在前厅等着阿岚过来。

  阿玉心疼阿岚,自然不肯现在就叫醒他,于是,便一个人来到了前厅。

  “长老。”阿玉说道。

  “是你?阿岚呢,为何不出来见我们?”大长老问道。

  “阿岚不是不见你们,而是他还没有醒。阿岚起身之后,自然会过来见你们的。”阿玉说道。

  “他居然还能睡得这么安稳,真的很可恶。”大长老继续说道

  “出了什么事,长老为何会这么说?”阿玉问道。

  “你是身边的人,居然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简直不敢相信他都瞒着你们什么了。”大长老气愤的说道。

  “大长老,您先消消气,现在生气也没有用,不如你先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好吗?”阿玉温和的说道。

  “冷家生意受到影响,我怎么能不着急?阿岚回来之后,只去过店铺一两次,他都在做什么?”大长老说道。

  阿玉原本还劝几句,见大长老没完没了的,干脆站在一旁不说话。

  大长老见阿玉不说话,瞥了一眼阿玉说道:“你不去喊他过来,站在这儿做什么?”

  阿玉笑了笑说道:“大长老,我不明白您到底打算做什么,不过阿岚他的确没有醒,什么事都要等他醒来再说。”

  “你听不见吗?我让你去叫他起来。”大长老说道。

  阿玉没有说话,笑了笑便离开了前厅。大长老以为阿玉去通知阿岚了,可等了一刻钟阿玉也没有回来。于是,大长老起身出去转转,没有想到,阿玉原来就坐在院子里。

  “大长老可是要离开了?”阿玉见大长老出来问道。

  “你,你给我等着。”大长老哼了一声之后闯了进去。

  他离开前厅往阿岚的院子走去,阿玉也没有拦着,跟在他的身后看热闹。因为阿玉知道,阿岚在偏院休息,他的院子可能很久都没有回来了。

  只是,其他二位长老今日倒是安静,不仅没有说话,更没有跟大长老一起去寻阿岚的踪影。难道他们故意这么做的?

  这边大长老已经到了阿岚的院门外,大长老见院门是打开的便走了进去。下人们按部就班的收拾着院子,可屋子的大门也是紧紧的关着的。

  大长老十分的冲动,刚想要推门,下人便问道:“大长老,您这是做什么?”

  “你们少爷还没睡醒,我现在就叫醒他。”大长老喊道。

  “大长老,您就算是进去了,也不一定能够喊醒少爷,少爷根本就不睡在这。”下人低声说道。

  大长老以为下人骗他根本不想理会,推开门就进了屋子。

  里里外外的找了半天,床榻上却一个人都没有。屋子里收拾的倒是十分的干净,干净的根本不像是有人住在这里。

  大长老转身出去问道:“你们少爷在哪儿?”

  下人没有直接回复大长老,他只是看向阿玉,请阿玉做主。

  “大长老既然都已经进来了,那不如进屋坐坐。或许,阿岚一会儿就回来了。”阿玉说道。

  “他到底在什么地方,不是说他在休息吗?屋子里空无一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大长老说道。

  阿玉刚想要回话,就听得到阿岚的声音传了进来:“我当时谁呢,一大清早的跑到冷府闹事。原来是大长老,不知道您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

  “早?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好意思说早?”大长老看到阿岚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大长老,族里每天是不是很闲,没事您跑到我这来盯着我什么时候起身?你有事说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阿岚耸了耸肩是说道。

  阿岚懒得跟大长老废话,他早就知道长老们今日会来闹事,奇怪的是怎么只有大长老一个人?

  “阿岚,好歹我们也是你的长辈,你不出去见我们就算来,还想糊弄我们说自己睡着了,我倒是看你精神的很,屋子里收拾的这么干净,一看便是一早就起了身。不愿意见到我们是因为心虚吗?”大长老说道。

  “您说这里?抱歉了大长老,自从回到冷家,我就没有在自己的院子里休息过,这应该不用跟族里说吧?”阿岚说道。

  “你,主院是你父亲的住处,你也不能在主院住。”大长老说道。

  原本往屋子里走的阿岚停住了脚步,看向了大长老,笑了笑说道:“大长老真是奇怪,我有说这段时间住在主院吗?”

  “你把二夫人安置在后院,不就是想要住在主院吗?不然的话,这么久了,你父亲怎么还没有回来?”大长老没有脑子,说起话来也是东一句西一句的。

  “您可真是想起什么说什么,没有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上一次,您不是说我把二夫人安置在后院,是为了方便动用私刑吗?父亲没有跟我一起回来,您的意思不是说我把父亲囚禁了吗?为了住进主院,我用得着这么做吗?”阿岚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

  大长老说不过阿岚,气的瞪着阿岚说道:“我不跟你废话,你倒是说说生意的事情。”

  “生意的事情怎么了?”阿岚问道。

  “茶园都出事了,你还在这问,你到底是怎么照顾生意的?”大长老质问道。

  “茶园出了什么事?为何管事没有告诉我?”阿岚再次询问道。

  看来管事把茶园的事情刚刚告诉他们,他们就安耐不住立刻过来兴师问罪。

  阿岚知道茶园若是出事,长老们肯定会急着过来,却没有想到这么早就过来了。

  茶叶是提前装好的,半夜的时候就已经装车送走了,所以,长老就算是想要打探消息,也无从查起。因为等管事禀报给长老茶园出事的时候,这批货早就送出去了。

  按理说半夜的时候,城门早就锁了。只是提前买通了一个官差,提前算准了时辰开门放他们离开,这件事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茶园出事,做为当家你却什么都不知道的。茶园的管事担心你不会上心,才将此事禀报给了我。”大长老说道。

  “茶园出什么事了?”阿岚继续问道。

  大长老刚刚并没有说什么事,还以为阿岚真的不知道,于是开口说道:“茶园有一批货刚刚装好,今日一大早管事的发现,几箱货都不见了。”大长老说道。

  “都不见了?一夜之间?”阿岚假装惊讶的问道。

  “没错,几箱子都不见了。”大长老说道。

  “怎么会这样,茶园一向有人看守,怎么会都不见了?”阿岚说道。

  “茶园管事说那几箱货,突然就不见了。”大长老不耐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