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闺蜜用自慰器帮我自慰小说

2021-10-13 09:04:14情感专区
“二位客官久等了。”掌柜的从里间出来,手里捧着两个盒子,盒子是用上好的檀木制作而成用来保护里面的书卷。

  “这两幅字可厉害了,是前朝大诗人萧翁的真迹,

“二位客官久等了。”掌柜的从里间出来,手里捧着两个盒子,盒子是用上好的檀木制作而成用来保护里面的书卷。

  “这两幅字可厉害了,是前朝大诗人萧翁的真迹,价格可能略高一些。”

  “多少银子?”

  还没有看真迹,单单就看装书卷的盒子,阮烟萝就知道价值不菲。

  又看了萧箬一眼,像他们这些文人墨客对于书法其实是很敏感的,哪怕还未翻出来就已经能够猜到价值了。

  掌柜的伸出五个手指头:“五百两。”

  “成交。”阮烟萝又拿出一颗夜明珠,“这个够了吗?”

  夜明珠是饕餮给她的,给了大概有一麻袋吧,阮烟萝嫌太重就丢在王府里,今个出门刚巧带了几颗在身上。

  “这可是东海的夜明珠,价值连城。”阮烟萝瞧掌柜的眼睛都睁大了,不由继续解释道,“掌柜的,应该不用我再继续说夜明珠的价值了吧?你若是觉得合适,这两样都给我,若是觉得不合适。”

  “合适,自然是很合适的。”掌柜的生怕阮烟萝后悔,连忙一把夺过夜明珠,还放进嘴里咬了一下,试探其真假。

  “主子。”就在这个时候,倾羽同良辰二人疾步走进来,走到萧箬的身侧,低声不知道对他说了些什么。

  就看见萧箬脸色发沉:“好,我知道了。”

  他看向阮烟萝道:“阮小姐,我这边还有事,恐怕要浪费你的好意了,我让良辰送你回去。”

  “不必啊,这京都热闹的很,也很安全,你们有事去忙便可。”

  “主子,事态紧急,还请快点下决定。”良辰在一旁催促道。

  “烟萝,这个你收下。”萧箬忽然把一物塞入阮烟萝的手里。

  她的掌心一片冰凉,待反应过来时,发现是一支制作精巧的白玉笛子。

  “若是有困难或者想要见我了,你就吹这个笛子,自然会有人把讯息传到我这里,今日要先告辞了,劳烦小姐回去同沐兄也说一下。”

  “好。”阮烟萝没有把萧箬赠送的短笛又塞还给他,这是萧箬的一番心意,且到时候若是真的遇上什么事,也许还真能派上用场。“多谢了。”

  “我们走。”萧箬带走了阮烟萝赠与他的墨宝还有书卷,匆忙离去。

  在萧箬离开后,阮烟萝也没有急着回王府,而是让马车载着去了一趟酒楼。

  酒楼重新修葺后已经开始营业,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这酒家可真热闹啊。”负责赶马车的小厮忍不住开口称赞,“这么多人,酒家的掌柜的不是要赚翻了。”

  “你们在外面候着。”阮烟萝下马车后,护卫刚想跟着一起进去,就被阮烟萝给拒绝了。

  “可是王爷吩咐过,一定要保护娘娘您的安全。”护卫有些忐忑道。

  “在外头候着也是一样的,本宫过来见故人,你们不方便随行,这里身处闹市,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阮烟萝的声音虽然并不是很响亮,可是其中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护卫不敢在跟过去,而是在外面静静等候。

  阮烟萝这才迈开步履,朝着酒楼后厨走去。

  酒楼的后厨,一股勾人的芳香不断从里面飘荡出来,端菜的小二不停的进进出出,把一道又一道珍馐佳肴从里面端出来。

  “行知,可以啊。”阮烟萝倚靠在一旁,端详了一会后,对在后厨里忙碌的男子说道。

  行知乃是饕餮的名字,就好像她是貔貅,但是却叫阮烟萝是一样的道理。

  “小萝卜,我都快要累死了,你还说好??”饕餮苦哈哈的看向阮烟萝。

  “正所谓物尽其用,你在这里掌厨,不是正好能让那些食客饱尝美食,你也能增加修为。”

  “你是如何知道的??”饕餮一脸的诧异。

  阮烟萝面上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先前你不是都说了吗?你我份数同僚,既然是同僚的话我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哎,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认识你呢?”

  “你应该说自己前世积福积德,才会碰到我。”阮烟萝纠正,“毕竟我才是福气和财运的象征。”

  “小萝卜,你何时才能从这具凡人女子的躯壳中跳脱出来呢?害死她的大仇已经报了,她的夫家现在也是顺风顺水的,我想着也没你什么事儿了。”饕餮又提起阮烟萝元神附在将军千金身上的事。

  其实,她已经不想从这具身体里出来,因为她找到了人生的目标,有沐飞逸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她不想再过那种闲云野鹤的日子,也不想再继续过那拥有漫长生命,但是却没有一点盼头的日子。

  “饕餮。”女子拿起放在案前的一壶女儿红,倒入杯中一饮而尽后对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我想做凡人呢?”

  饕餮拿着菜刀正在切菜的手忽然就顿住了,那张俊俏的脸庞上露出无比诧异的神色:“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同你开玩笑的。”可能是不敢对上那双震惊的眼眸,阮烟萝又把自己方才说过的话给硬吞回去,“凡人的生命犹如浮游,不过区区数十年的光景,我还是觉得做神仙更好。”

  “那必须的啊,阮烟萝我跟你讲,你可不能有这种危险的想法,现在暂时被困在这具身体里没有关系,我和你一起想办法总能出去的,但是倘若连你自己都没有离开这具躯壳的想法了,我再怎么也帮不了你啊。”

  “等我神力再恢复一些吧。”

  “要不你去找白泽,我听说那家伙也下凡来了,白泽不是众神兽之中脑子最灵光的吗?找他保准没错。”关键时刻,饕餮想起了白泽。

  “你以为我没有找过他吗?”阮烟萝将那日把萧箬误会程是白泽的事情和饕餮说了一遍。

  饕餮震惊:“你当真查探到他身体里有元神的气息吗?”

  “真的,不过就一瞬间,很快又没有了。”

  “这样,我去查探一番,你现在神力微弱,这件事交给我来吧。”饕餮说着,放下刚刚握在手里的锅铲就准备离开后厨。

  阮烟萝忽然叫住他:“你不能走。”

春风酒楼

  阮烟萝和沐飞逸到酒楼时,门口排满了人。

  那些食客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在那交头接耳。

  “这个春风酒楼也真奇怪,这么大的地方一次只能进五桌人,而且每天都限量,我连续排了三天队伍今日才拿到了牌子,看来可以饱餐一顿了。”

  “要不怎么说管理酒家的掌柜的厉害呢,若是不控制一下,怎么会日进斗金。”另外一名男子凑过去说。

  “我听说,达官显贵到了这里也得跟咱们一样排队,前阵子有个大官想要请酒楼的厨子过去做饭,人家心比天高直接就给拒绝了,给五十两银子都不去,换做普通的厨子早就走了。”

  “没想到,这里如此热闹。”望着排成一条长龙的队伍,萧箬不禁感叹。

  阮烟萝则满意的说:“厨神坐镇,酒楼怎么可能会不红火。”

  “厨神?”

  “他的厨艺冠绝天下,就算是皇宫里御厨都比不上他呢。”光光饕餮的菜谱宫里面就没有。

  听阮烟萝这么说,萧箬越发好奇。

  “方才我听说想要进去必须要先拿到牌子,我们过来已经晚了,恐怕拿不到牌子了。”这个时候,从酒楼里飘来了一股奇妙的香味。

  这气味香的诱人,像是肉又不太像,总归十分的好闻,勾的人有些心痒难耐。

  阮烟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寻常人要等,但是我们不用。”

  “为何?”

  “去了便知道了。”

  阮烟萝下意识的去拉萧箬的手,在碰到指尖的那一瞬间,想起了沐飞逸,又很快收回手。

  “你们干嘛??”阮烟萝和萧箬刚走到门口,后面就有人嚷嚷,“看着是大家闺秀的小娘子还有名门公子,怎么连点规矩都不懂呢?排队。”

  “就是啊,有牌子没?没牌子就回去吧。”

  后面拿着牌子等待的人脾气都躁动起来,一个个横眉竖对的看着二人。

  “阮小姐,您今日怎么来了。”那些人还在外面嚷嚷,酒楼的掌柜忽然出来,看见是阮烟萝,不由激动,“快请进。”

  “掌柜的,你什么意思啊,她连牌子都没有你就让她进去了?那我们这些在外头辛苦等着的人呢?”

  “牌子不是已经发完了,没牌子就让她走。”为了能够吃上一口饭,这些百姓还有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也是够拼命的。

  看着他们排成长队只是为了吃饕餮做的东西,阮烟萝心里头也很舒坦。

  至少她的好运气没有丢,加上饕餮的厨艺,很快就能聚财了。

  “各位客观,这位是春风楼的大老板阮小姐,整个酒楼都是她开的,自然不需要铭牌就能入内。”掌柜的不想得罪那些食客,只得恭恭敬敬的解释。

  一听掌柜说阮烟萝原来是春风楼的大老板,食客们惊讶不已。

  看她年纪轻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居然这样有经商头脑。

  “各位稍安勿躁,今日本小姐请客,一会你们按照牌子入座,酒钱菜钱全都算在我的账上。”

  “阮小姐真是大度啊,我们在此先谢过阮小姐了。”

  “小姐不仅人长得美,心地也是极其善良的,小姐日后的生意肯定也会越做越大,越来越红火。”

  听着那些人的吹捧,阮烟萝就觉得心里舒坦。

  她看向萧箬,发现萧箬的目光刚刚好也停留在她的身上。

  “萧公子,请吧。”阮烟萝客气又不显疏离的说。

  “请!”

  掌柜的把阮烟萝带到楼上的雅座,那是单独给她留的房间,平日里也不会有客人过来。

  雅座是按照阮烟萝的喜好布置的,全都是上好的材料制成的家具,看着就显得很是富贵。

  “阮小姐,你的眼光真不错。”萧箬坐下后,就开始称赞阮烟萝。

  “还好吧,随便置办的,就奢华程度肯定是比不上二皇子您的府邸,我们这里就是吃便饭的地方,主要还是得看菜,不能让别的东西喧宾夺主了。”

  二人说话间,穿着粉色裙裳的婢女一个接着一个进来,手里都拿着一个托盘。

  装菜的碟子也很新颖,看着就是特意找师傅重新烧制的,每种不同的菜色都用不用的盘子装着。

  “先尝尝这第一道菜,富贵花开。”阮烟萝站起身,率先打开扣在盘子上的盖子。

  一股浓郁的异香扑面而来,萧箬就瞧见那锃黄色的汤底上飘着几朵芙蓉花。

  “这道菜颇有意境。”萧箬动筷子夹了一片花瓣放入口中,刚刚放进去的那一瞬间,萧箬眼前一亮。

  原本他以为这道菜的重点是在汤头上,上面放着的其实就是蔷薇花,没有想到的是,尝到嘴里之后才发现竟然不是,这是鱼肉制成的。

  鱼肉被片的薄薄的,犹如蝉翼一般,经过厨子的精心烹饪竟然变成了一朵栩栩如生的花。

  “真是妙啊。”本来只想浅尝一口即止的,没想到等停下筷子后,桌上的盘子早就已经空了,而阮烟萝则笑盈盈的看向他。

  萧箬觉得很不好意思:“抱歉,让小姐见笑了。”

  “无妨,你身为男子本来就应该多吃一点的,怎么样,我请的厨子手艺如何?”

  “说实在的,我还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手艺俱佳简直就让人刮目相看。”萧箬毫不吝啬的夸起来,“对了阮小姐,可否请厨师出来一见?”

  “可以啊。”阮烟萝对门口候着的小厮道,“把行知叫过来。”

  小厮应声道:“小的这就去请。”

  过了一会,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缓步走进来,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厨子,气宇宣扬十分有气质。

  男子一走进来,就对着阮烟萝嬉皮笑脸道:“小萝卜,你总算来看我了,我这给你当牛做马的,都快要累死了。”

  饕餮和貔貅本来就是好友,又认识这么多年,再加上饕餮的性格本来就很活泼,走上来就想要去拥抱阮烟萝。

  萧箬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意图,手中折扇一扬,直接挡在阮烟萝的前面。

  “这位公子,你这般轻拂恐怕有些不妥吧?”萧箬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