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全文章节列表

2021-10-13 09:00:11情感专区
“我,我没有家,祖父在哪里,家就在哪里,那时候军营就是我的家。”

  “那你的父母呢?不是还有顾将军府吗?”

  顾清的嘴角扯了一抹寡淡又忧伤的笑,&ldquo

“我,我没有家,祖父在哪里,家就在哪里,那时候军营就是我的家。”

  “那你的父母呢?不是还有顾将军府吗?”

  顾清的嘴角扯了一抹寡淡又忧伤的笑,“那只是个宅子罢了,没有人的宅子,如何能称得上是家呢?”

  “只有军营里面那时候才能算得上是我的家,哪里2有陪着我一起长大的叔叔伯父们还有风沙和翱鹰,还有祖父,这一切都在长城外,古道边。”

  李怀仙瞧得出来顾清提起这些心情低落,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当年的那些叔叔伯父们已经有很多老去,或者战死沙场了,没有几个剩下的人了,也没有多少人记得顾清了。

  更何况在那些人的眼里,顾清早就又已经死亡了,是被皇上亲自处决的,所以现在这个世界上别人知道的也只有顾长亭这一个名字。

  “所以你猜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代表顾老很可能在哪里?”

  李怀仙想让顾清转换一下注意力,故意找了个话题。

  “不是,祖父被抓走这么长的时间了,不可能轻易放出来的,而且根据我对秦潭的了解还有上次墨怀玉告诉我的那些事情,秦潭应该不会伤害我的祖父,毕竟他们曾经的关系很好。”

  “那你急匆匆的,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去找一个人,他已经隐居了这天底下几乎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当初这首曲子也是他第一个唱错的。”

  “你是怀疑他的身上有线索?”

  面对李怀仙的疑问,其实顾清也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顾清一定要去见他,他可能知道一些线索,或者知道一些故事也说不定。

  “我知道当年他是故意唱错这句歌词的,所以这句话现在还能到我手里,只能说明这个消息跟他至少是有关系的,而他恰巧是我唯一现在还知道他住所的人。我不认为这一切都是巧合。”

  李怀仙恍然大悟,“所以你要去见他,求证一下。无论这封信是谁送出来的,但至少都和他有关系,如果是他,那么我们距离找到顾老就更近一步,或者说多了一个帮手。

  如果不是他,那么顺着他的线索查下去也一定有别的消息。”

  李怀仙的话,其实没有说的很完整,不是他,但这消息又是从他这里传出来的只有两种情况,第一他被秦潭的人抓住了,人可能已经不在了,第二种就是他叛变了,背叛了顾老出卖了顾清。

  除了这两种情况,李怀仙可想不到别的能够让一个隐居十几年的人突然冒出来了!

  顾清对着李怀仙露出一个笑容,带着微微的感谢,也许是谢谢他今日嘴下留情,又或者是谢谢他愿意陪着她来。

  理由有很多,但顾清只是想谢谢他,谢谢他的用心良苦。

  虽然李怀仙有意避开了两种猜测,但是聪明如顾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于是两人各自怀揣着心思一直在赶路。

  秦舟和曹睿两人游湖回来之后并没有收到关于顾清和李怀仙留下的任何线索,因为曹大人被留在了皇宫听说是要出大事了,留在宫里商量来着。

  而公主府的流言根本就没有人传达,甚至就连顾清留给秦舟的信件都不见了踪影。

  “晚上我们去酒楼吃顿好的吧!”

  曹睿兴致勃勃的规划路线,秦舟摸了摸十分圆润的肚子,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似乎没有几天的好日子可以享受了。

  自从成亲的那天他们俩都各自从自己的父亲那里知道了一些什么,但两个人都互相瞒着对方。

  瞒了却又好像没有瞒着一样。两个人都在用尽心思的满足对方的愿望。

  从秦舟小时候最渴望的游戏开始,到逛市集,游湖,放风筝,虽然现在的季节并不是放风筝的好季节,但偶尔还是能够创造环境的。

  走路走到一半的时候,赌坊的声音太热闹了,秦舟简直是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那个大门紧闭的赌坊。

  曹睿拉着她问,“想进去?”

  秦舟十分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样娇羞的模样,说实话,曹睿还真的是第一次看,毕竟从前秦舟在他面前一向不在意这些细节的。甚至可以说也是忽略了他的性别的。

  “但你穿这身进不去,我们往前面走走,有家铺子你换身一副我带你进去看看。”

  “好!”

  有了曹睿的答应,秦舟拉着曹睿就开始走。

  那感情就跟后面牵的是条狗一样,那一瞬间曹睿觉得先前那一瞬间还是他将秦舟想的太美好了一些,秦舟的本质在这里,他是一早就知道的,怎么可能会改呢!

  这一切都是战术啊!战术!

  毕竟要是秦舟直接说她想要进赌坊,曹睿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换号了一副出来得到秦舟看着站在门口的曹睿,摸了摸钱袋子。

  ······很好,刚才进店的时候给曹睿了,但是看曹睿现在的架势,肯定是已经看穿了她的诡计了,于是秦舟深吸一口气,走在曹睿的额耳边。

  “快去付钱,小美男,本小姐今天晚上可是要临幸你的。”

  秦舟本就是混迹风月场所的高手,宴春楼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待着=的,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曹睿的脸红了半边天。

  支支吾吾的去把钱付了。

  一进赌坊,秦舟简直就是如鱼得水,曹睿甚至都怀疑,秦舟到底是不是宫里长大的。这明明是第一次近赌坊,结果就只是看了两次就学会了,还赚的盘满砵满的。

  出门的时候还是曹睿硬拖着秦舟走的,要不然赌坊的人可能就不是凶神恶煞的将他们送出来了。

  “秦舟你这天赋简直够可以的,要是以后我们穷的吃不起饭了就把你放到这赌坊来捞钱!”

  “好啊,要是以后······”

  要是以后,要是有以后的话。

  秦舟的情绪忽然的低落,曹睿不明所以,只是胡乱的安慰的秦舟,“好了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该让你出来的,要是以后我们真的没有钱了,浪迹天涯了,那我就去表演胸口碎大石,你端着盘子收钱就好,或者我去乞讨也可以。”

  秦舟被他逗笑。

  其实逗笑只是一小部分,秦舟并不愿意让曹睿想多,现在的时间很宝贵。

  他们要利用这仅剩得到一点时间,创造别人一辈子都没有幸福。

  秦舟很珍惜,曹睿也很珍惜。

等秦舟和曹睿察觉到太安静额时候已经是顾清和李怀仙离开京城的第四天了。

  听说是府上的丫鬟突然就想起来顾清离开前的交代。

  曹睿兴高采烈的找到秦舟,“走吧走吧,今日百戏班可是名角唱戏,我好不容易定了位置,咱们俩看戏去。”

  秦舟抿着嘴看着曹睿,“你先听我说,虽然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但是我还是不能放心顾清和李公子他们两个。你知道的,其实我一直都亏欠顾清。”

  “不仅仅是我,还有我们整个秦家,眼下顾清深处危险之中我想帮她。”

  ``````

  曹睿深呼吸一口气,“行了,这几日其实我们也玩儿够了,就算今日我硬是拉着你上街了,你恐怕也是心不在焉的。”

  秦舟笑嘻嘻的看着曹睿,“哎,没办法谁让京城就只有这么大点地方呢,再说了你没有感觉到什么吗?”

  “什么?”

  “我胖了,上次做的衣服已经穿不上了。我觉得我需要活动一下。”

  “那夫人有什么安排没有?”曹睿顺着杆子往上爬,虽然已经成婚,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简直就是纯洁得跟个白纸一样,主要是这几日他们白天玩的太嗨了,到了晚上就真的直接累得睡着了。

  所以别说是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曹睿觉得自己就是换了个地方睡觉,而且经常还没有来得及上床就在凳子上睡了一夜。

  对于娘子这一类的称呼更是没有,就连今天叫出夫人这两个字都是曹睿仔细斟酌过的,看似随意,时机上曹睿无时无刻不在估摸着合适的时间机会,急救室为了刚才的那一下。

  秦舟缓缓的点头,想了想,“要不我们顺着顾清的流言去找他们吧,秦潭这个人不好对付诡计多端,算计人心。那两个傻子去了恐怕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看着秦舟淡定的表现,曹睿觉得胆子要放大。

  “那夫人,我们回去收拾行李去找他们吧,夫人看如何?”曹睿贱兮兮的笑道。

  “成!走马上回家!”秦舟大手一拍!

  现在曹睿可以确定刚才秦舟不是没有听到了,转身的时候曹睿跟在秦舟的后面仔细的瞧着。

  不料秦舟忽然回头,“你干什么呢?”

  曹睿抬头与秦舟的眼神相撞,“我看看夫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厚,这样都没有反应。”

  秦舟一巴掌给他呼过去,“就这样想要我什么反应,想当年我在宴春楼演戏的时候``````”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对劲,转头就走。

  曹睿跟在身后追着秦舟的脚步,阴险的一笑,“哦,是吗?想当年什么呀?”

  “没什么。”秦舟的脚步有些加快,耳朵红的跟在大冬天一样。

  “真没什么?”曹睿跟在后面贱兮兮的笑。

  “真没什么!”秦舟走得更快了!

  刚走两步就被曹睿抓住了手腕,“咱们已经成亲了,叫声夫人不为过吧。”

  曹睿凑得很近,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秦舟更是羞红了脸。蚊子一般细小的声音从秦舟的嘴缝里飘出来,“可以”二字。

  趁着现在人多,曹睿觉得有必要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处境,于是拉着秦舟躲在柳树下去。

  “你干嘛?”秦舟虽然疑惑,但并没有什么反抗的意思,甚至有些配合曹睿。

  “不干嘛,就是有些问题想要问问你。”

  “什么问题?”

  “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算了,不问了。”

  秦舟大约猜到了他想要问什么,只是应该到最后也不想逼她而已。

  曹睿落寞的转身,真想给自己两耳巴子!人都已经在面前了,骗都骗过来了,都到这地步了,还有什么事说不出来的!

  算了算了,还有机会的,至少这几天总是还有机会的。慢慢来就行了。

  秦舟路过他的时候悄悄的在他耳边说道,“不如今天最后一晚,我们先去把戏看了再去找他们好不好?相公~”

  曹睿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反手拉着秦舟,“要不我们不去看戏了好不好?”

  秦舟从他的眼神中都能看出来这句话很危险。仗着胆子问了问,“我要是很想看戏,怎么办?你自己都说了名角~”

  眨巴着大眼睛,就等着曹睿的答案,良久之后听见曹睿一声叹息,“那好吧,我们去看戏吧!”

  秦舟向来是点火高手,抱着曹睿吧唧了一口脸颊,轻声凑在耳边吹气一般的说道,“谢~谢~相~公~”

  说完这话到是也没有立即松开,看着曹睿仔仔细细的问了一遍,“相公~你现在还同意我去看戏吗?”

  曹睿的拳头又紧了紧,“我可以不同意吗?”

  秦舟仔细想了想,难得露出这样的面容,还摇了摇嘴唇,很是为难的说道,“好像不可以,因为你夫人真的很想要去看戏!”

  ······

  曹睿深呼吸一口气,双拳紧握,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那娘子,咱们就快些去吧,去晚了就开场了。”

  秦舟透着笑,偏要拉着曹睿一起走。

  左一句相公怎么这么热,有一句相公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又是贴脸测温,又是手扇微风的。

  曹睿将秦舟的手拉下去,“我没事,要不你自己去?”

  “相公~你忍心这大晚上的让我一个人前去嘛?”

  曹睿看看这天,心想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京城眼下最放心的就是你了,手里有着大量的暗卫保护,别说是他自己的,就是现在他们身后都有一群来着太子的人暗中跟着。

  曹睿敢保证,要是自己单独走了这身后的不会有一个跟上他。也不对,可能有一个,但那个一个多半都是用来监视他的,比如看他有没有去什么宴春楼这样的地方。

  看着曹睿不回答,秦舟偷偷憋着笑,往他跟前凑了凑,“相公?”

  曹睿紧紧的盯着秦舟,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你家相公,现在想要回家洗澡了,不如娘子自己先去看戏,然后相公来接你?”

  既然别的事情自己占不了便宜,那口头上的便宜就不能少了。娘子二字到是十分顺口。

  秦舟笑着跟曹睿是再见,然后一路跟着曹睿狂奔回家。

  曹睿回府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来人,准备冷水!”

  丫鬟么还不确定的在问了一边,“驸马爷刚才是说的冷水吗?”

  曹睿额头上的青筋都要蹦出来了,“是!”

  秦舟傲视没有想过自己原来这么有诱惑力的吗!

  不过转身就悄悄到后厨去吩咐他们准备热水,顺便自己也换了个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