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扶着岳从后面挺进)全章节阅读

2021-10-13 08:58:39情感专区
迎来了十一月,陈默繁忙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准备和席牧好好约会一天。

  周末一早,陈默早早起床准备,想着好好弥补一下席牧,挑选好衣服后,见席牧还赖在床上,随即走到床前将小懒虫

迎来了十一月,陈默繁忙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准备和席牧好好约会一天。

  周末一早,陈默早早起床准备,想着好好弥补一下席牧,挑选好衣服后,见席牧还赖在床上,随即走到床前将小懒虫拉了起来。

  “阿牧,起来啦,要去游乐园啦”

  闭眼假寐的席牧听说要去游乐园,立即一个鲤鱼打挺,直直的从床上坐起。

  “真的么?姐姐。”

  席牧不可思议的看着穿戴整齐的陈默,如玉的脸上充满期待,最近默默好忙,都没怎么陪他,好气呢!

  “当然是真的啦,赶紧起床吃饭,一会饭菜凉啦”

  望着对方充满期待的大眼睛,陈默如他所愿。

  “嗯,听姐姐的,这就起来。”

  听到答案的席牧甜甜的说着,起身快速洗漱,随着陈默出门。

  因为周末,所以游乐园的人空前的多,席牧一路紧紧的拉着陈默走在人群中,怕被人群冲散开来,拉着陈默冲向一个又一个游戏设施。

  “姐姐,我们去玩大摆锤”

  “姐姐,我们去玩那个……”

  “姐姐,我们去买那个……”

  一路上充满着席牧的欢歌笑语,因为之前从未来过游乐园,所以陈默的的衣着偏OL风格,最终拗不过席牧的软磨硬泡,陪着席牧到园内的时装店换了一身。

  俩人从店里出来后,立马变为人群中焦点,之前的陈默因为不适应人多,面容一直有些冷淡,有点生人勿进的感觉,和席牧换装后由黑白派,变为浅蓝色卫衣搭配白色百褶裙,脚下一双白色板鞋,和衣服同色系的袜子,清纯感扑面而来,加上陈默淡淡懵懂的眼眸,白皙的脸庞,纯欲风十足。

  一旁的席牧较为简单,穿着和默默一样蓝色的卫衣,情侣款的(超大声),下身一条紧身黑色牛仔,搭配谪仙一般的面庞,叫人移不开眼。

  “姐姐,你有想去的地方么?”

  席牧知道今天默默一直在陪着他玩耍,心中也想陪陈默做些什么。

  “嗯?那个吧!”

  还未适应自己衣着的陈默闻言,素手指向了身体右侧,一家手工制作坊。

  席牧顺着陈默的手看了过去,牌匾上写着“冰心玉壶”制作坊。

  “好……”

  席牧再次拉起默默的手,走进了“冰心玉壶”。

  房内装修一片温馨,墙面上的充满生机的彩绘栩栩如生,横着的架子上堆满了之前客人的手工艺品,最前排有店里主人的介绍,以及可供挑选的样品样板。

  因为初冬天黑的早了,墙角挂着一串串小灯打开了,一闪一闪的,很是美丽,宁静而美好。

  “欢迎光临,两位”

  正当两人欣赏店内时,身后传来了亲切的问候。

  陈默拉着席牧微微转身,见到了声音的主人,一位30多岁的夫人,身着象牙白素色旗袍,勾勒出秀美的身姿,韵味十足,长发轻轻挽起,虽姿色平平,不过气质清新脱俗,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你好,我们想体验一下。”

  陈默朝着来人轻声说着,黑灰色的眼眸轻轻闪烁。

  “好的,二位请坐。”

  “两位想做点什么?”

  妇人请两人入座,奉好饮品,开始询问了解着。

  “嗯,阿牧?”

  被问到想要做些什么,陈默微微犯难,刚刚进来也是被店的名字吸引,并没有什么想做的,随即把难题抛给了席牧。

  “嗯,我们还没想想好,老板娘你有什么推荐的么?您见过的顾客多,一定知道什么受欢迎。”

  席牧收到默默给自己求救的眼神,朝老板笑着说道,随后强调和老板说不能太难,太复杂,了,毕竟默默对于动手这边能力一般。

  “看两位应该是情侣,不如做个戒指吧,比较简单,寓意非凡,如何?”

  妇人听到席牧的话,又看了看二人的衣着神情,笑着提议,两人手指都空空如也,戒指是再好不过了。

  “好,就戒指吧”

  最终,陈默一锤定音,席牧不可思议的看了看默默,笑着没有多说,老板娘前去准备材料,留下两人四目相对。

  “怎么想做戒指呢,姐姐?”

  见老板娘离开,席牧悄然的靠近陈默,靠在她的肩上,拉起什么修长白皙的双腿,放置在自己的膝上,大掌轻柔的按摩着陈默的小腿,舒缓着她的劳累。

  “简单,好做。”

  听到陈默的诚实回答,席牧忍不住大笑,果然,他不应该对默默有太多期待,还以为她会对他说什么风花雪月的情话呢!

  “你笑什么?”

  看着肩头不断耸动的席牧,陈默很是不解,有这么好笑么?

  “默默,你真是我的宝贝。木马”

  看着小脸呆呆地陈默,席牧忍不住捧着她的小脸狠狠的亲了一口,实在太可爱了。

  “两位顾客,可以开始啦”

  嬉闹间。老板已将材料准备完成,开始指导两人制作,陈默见状将席牧膝盖上的腿拿下来,调整好坐姿,仿佛三好学生样,认真学习,席牧见空空如也的腿,幽怨的看向了老板娘,弄得老板娘觉得后背发凉,回过头,对上了一双猫瞳,……就很无语!

  为两人量好带戒指的手指的尺寸后,老板娘开始一板一眼的教学, 银黏土准备,搓成长条,烘焙,压合,涂油……

  相对于陈默的认真仔细,席牧则随意的多,不过手法却相当准确,尤其是在为戒指内侧刻字时,一笔一划,近似虔诚,MM好似不是刻在戒指,而是心间……

  最后拿到成形的戒指时,天色已是彻底黑了下来,晃了晃酸涩脖子,陈默看向了一旁的席牧,男人拿着小小的银质戒指,看着内侧的小字——XM,是默默做给他的,飞快的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显得手指愈发修长有力。

  “好看么?”

  将带好戒指后,骨节分明的手放在陈默眼前,席牧问道,脸上一片自豪。

  “嗯,好看”

  在得到陈默的肯定后,脸色更是得意至极,随后,拿起陈默素白柔嫩的手,将自己为她做的戒指戴在上面,带好后,低头吻了吻……

  “姐姐,以后我会用更大更美的钻戒换下来这枚银戒指,好么?”

  “好……”

  席牧紧紧拥住眼前的女子,心中火热一片,他会给默默一生幸福……

出了“冰心玉壶”手工坊后,已是晚上7点,这边游乐园营业至晚上九点,两人观看了一会杂耍表演,陈默带着席牧来到了今天的最后一站,游乐园的火爆项目——摩天轮。

  陈默的助理将一早买好的票交给陈总,随后离开,留下陈默带着懵懵的席牧,坐上摩天轮,看着自己离里面越来越高,看着下面的人群越来越渺小,陈默将席牧按坐在座位上,单腿跪在了席牧的面前。

  “……姐姐”

  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席牧,被陈默的举动再次惊到,想要起身扶起默默,却被陈默温柔的制止,再次将他按回座位,席牧坐稳扶好,墨绿色的瞳孔深邃的可怕,心脏跳跃着仿佛要冲出胸膛,他预感到默默接下来的做的事,一定会让他发狂……

  随着摩天轮逐渐升高,直至最高处停了下来,陈默柔柔的望着席牧,白皙的手指轻轻在手机上发送了指令,将席牧的头转向窗外……

  摩天轮外,天空中漆黑一片,一颗颗烟花喷射而出,直至天空,在空中傲然绽放,千万朵色彩缤纷的焰火,瞬间将天空点燃,如同白昼……

  “默默……”

  席牧直直的望着窗外,一眼不眨,生怕一闭上眼眼前的美景就会下消失不见,声音哽咽起来……

  “我知道,我们的相识,相遇并不美好,你心里一直担心我对你的情感,”

  轻轻地将席牧的手放在自己脸颊,陈默慢慢的说着,

  “因为家庭原因,对于感情我不太会表达,让你没有安全感,我很抱歉,不过,阿牧,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以婚姻为目的的,我不会在乎你的出身如何,只在乎,你是不是真的愿意陪着姐姐直到永久……”

  陈默轻声的诉说着,抬起头靠近席牧,将席牧的头渐渐拉下,两人额头抵靠着。

  “默默……”

  席牧哽咽着拥住了眼前的女子,将头深深的埋进了陈默的怀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可到最后,说出口的只有……默默,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吟着,如泣如诉,无法自拨……

  “默默,我愿意。”

  席牧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着,不停地吻着她的侧脸,紧紧的拥住陈默。

  默默,你知道么?早在很久之前,我就无法选择了,除了爱你,别无选择……

  陈默乖巧的待在席牧怀中,轻抚着他颤抖的身体,心疼不已,我会给你你想要的所有,所以不要惶恐不安,不彻夜难眠,不要担心……

  “好,姐姐爱你……”

  摩天轮下,陈默的助理吩咐着工作人员将一把又一把焰火点燃升空,心里满是自豪,自家总裁几天前问她如何让喜欢的人开心,她刚刚追完韩剧,立马提议摩天轮+烟花,被总裁采纳,并且由她执行计划,可以说是任重道远。

  如今,看着摩天轮中相拥的模糊人影,助理满眼开心,功德圆满啦……

  从摩天轮上下来后,时间接近九点,玩了一天的两人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到车里,准备回家,席牧心疼陈默,决定由他开车,让默默在副驾驶好好休息,陈默没有推辞,上车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驾车的席牧见默默睡着,自觉将车内温度调高,车速减慢,静静的享受着此刻的美好,车速平稳后,席牧控制单手开车,右手则控制不住的拉住了陈默的手,痴痴的笑了起来,没办法,他就是忍不住触碰她……

  临近陈默别墅时,一阵急促的铃声将睡梦中的陈默吵醒,轻轻皱了皱眉,陈默拿起了吵闹不休的手机,划开了接听过按键……

  “喂?哪位”

  陈默清了清嗓子,淡淡问道。

  “默默,我是赵姨,快来医院,你爸爸晕倒了。”

  电话一端赵宣焦急的哭声传来,听到消息的陈默瞬间清醒过来,沉声询问道。

  “赵姨你先冷静,告诉我哪家医院,我现在过去,你别急。”

  “HB医院,默默你快来,你爸爸吐了好多血……”

  陈默一遍安抚着赵宣的情绪,一遍告诉开车的席牧调转方向,朝HB进发。

  “姐姐你别担心,会没事的。”

  驾车的席牧见陈默挂了电话后神色焦急,出声安慰着,温暖的大手包裹着她微凉的小手,给予她力量。

  “嗯,会没事的”

  回手握住席牧温暖的手掌,陈默轻声说着,心中慌乱一片,老爹一定不要有事啊……

  HB医院

  “温医生,温医生,快来手术室,刚刚送来急诊,快”

  “好的,马上到”

  办公室内,温思慕挂了传唤电话,起身换好手术服,走向5楼手术室内。

  到了5楼手术室门口,接过了患者病例,秀美的眉毛颦起

  “陈耀祖~”

  口中咕哝着这个名字,温思慕不由感叹,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随即走进手术室内……

  陈默与席牧到达HB五楼时,陈老已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室外,赵宣独自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见到赶来的陈默,瞬间泪流满面,抱住了她。

  “默默……老爷他……”

  “赵姨,没事了~没事,别哭了,我来了……”

  轻轻回抱住赵姨,陈默出声安慰着,带着赵宣在椅子上做好,回身示意席牧照顾好自己,一旁的席牧回给她柔柔一笑,示意她放心。

  “到底怎么回事?老爹怎么会突然这样?”

  待赵宣情绪稳定后,陈默问道,老爹的身体一直还可以,怎么会突然如此呢?

  “今天晚饭,老爷想喝酒,之前一直板着他不给喝,今儿他说馋的厉害,就给他喝了半杯,晚上临睡觉我去书房叫他,就见到老爷趴在书桌不动了,我过去一推就倒了,吓得我赶紧送来医院了。”

  赵宣一面回忆一边说着,期间抽噎不止,她知道陈默在怀疑她,但是她是真的一心一意对老爷的。

  “好的,赵姨,我知道了,没有要责怪您的意思,只是担心老爹。”

  “这样,您先在这休息一下,我去楼下询问一下病情,办理住院手续。”

  陈默拍了拍悲伤的赵宣,安慰着,老爹爱喝酒,她是知道的,却不成想酒居然会危害到他的生命……

  “姐姐,我陪你去,两个人想到总比一个人周全点。”

  见陈默起身,席牧也跟着一道下楼,怕默默一人应付不来,过于劳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