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捆绑故事 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10-12 15:45:23情感专区
但是仅仅就这十分钟,都让长安架着机枪的手严重颤抖,感觉整个手都不能动了。

  道路两边还是有丧尸源源不断的出现,好在他们疾驰而过,没给丧尸们发作的机会。

  不过他们的

但是仅仅就这十分钟,都让长安架着机枪的手严重颤抖,感觉整个手都不能动了。

  道路两边还是有丧尸源源不断的出现,好在他们疾驰而过,没给丧尸们发作的机会。

  不过他们的车都开出城了,依旧没有找到前面先走的队伍。

  长安坐在车斗里,给女人喝了点水补充体力。

  车内,花清逸尝试用对讲机联系到自己的下属。

  对讲机发出吱吱哗哗的声音,那边没有人应答。

  天太晚了,他们必须先找个地方驻扎下来,夜里赶路可能会遇见危险。

  因为你看不见夜里有什么,但是丧尸和变异动植物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最后,出城又走了半个小时,还是联系不上队伍,花清逸就把车停在了一处郊外的人家院子里。

  这附近就这一户人家,二层小洋楼,还带个大院子和露天泳池。

  花清逸先下车,去屋子里面看看有没有人。

  屋主早就变成了丧尸,听见人推门直接进就扑过来。

  花清逸灵活躲开,一脚把丧尸踹上墙,随手拎着门口的棒球棒就要往丧尸脑袋上砸。

  长安从车上跳下来,连忙阻止了他。

  “今天我们在人家家里借宿,那有进门就杀的道理?”长安在厨房找到绳子,把丧尸捆了起来,关在小杂物间里锁上了门。

  花清逸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还以为你是个冷血动物呢。”

  长安神色不变,招呼他一起把那个受伤的女人抬下来。

  这个独栋小楼是有个大门的,长安让杨雪儿过去挂上锁。

  把女人抬进屋子,放在客厅的大沙发上。

  长安从车里拿出血清,照着说明书给女人用药。

  这期间,杨雪儿沉默的关上了小楼所有可以进人的入口,花清逸在找还有没有可以吃的食物,或者一些生活物资。

  长安解开女人的绷带,按压了一下周围。

  血液已经不是很兴奋的流出了。

  夜色已深,花清逸没在小楼里找到食物,就拿了车上的压缩饼干和水。

  四个人在客厅里简单的吃过晚餐,长安就和花清逸抬着女人进卧室睡觉。

  因为相互需要照应,所以最大的那间主卧留给三个女人住,花清逸住在她们旁边的房间。

  注射了血清,女人有些疲惫,早早的就睡下了。

  她躺在大床中间,杨雪儿躺在靠近门的一侧正抱着怀里的毛绒包包看着天花板出神。

  另一边,长安靠坐在床头,正翻着一本床头柜上未合上的书。

  这本书讲述的是天文地理学知识,刚开始看的时候有点晦涩难懂,后来阅读就没什么障碍。

  看得出来,房子的主人是一个爱好冒险的探险家。

  大落地窗外围着一圈围栏的阳台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很精妙的天文望远镜。

  长安翻了会儿书,告诉杨雪儿赶紧睡觉。

  他们明天要尽早追上大部队,不然长时间单独行动,危险更大。

  要是花清逸开车累了,都没人可以替他。

  因为长安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开车。

  她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常识性的事,听到别人说却也不感觉到意外。

  她怎么了?

  杨雪儿乖巧的躺在床上,渐渐的闭上了眼睛,很快也睡了过去。

  屋子里三个人,两个都睡着了,长安却有点睡不着觉。

  她看了看阳台上的天文望远镜,轻轻下床推开了落地窗。

  走到望远镜前,拿掉镜头盖,眯着眼睛看去。

  远处的星空在这时候惊艳的靠近,好像触手可及。

  她不会用这东西,随便转动了一下前面的纽带,星星再次放大。

  原本可以看见的星海,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星星。

  即使如此,这东西还是不能更近的观察到星星表面。

  长安趴在望远镜边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坐在阳台上吹着风。

  她不是很累,就当是守个夜吧。

  突然,夜色里一点蓝光闪过,然后消失在院子的墙角处。

  长安唰的站起来,趴在栏杆上往那个地方看。

  但是夜色很深,院子里没有光,她看不见那个角落到底有没有东西。

  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自己安慰一下自己,然后熟练的从阳台上跳下去,拽着自己的御用铁棍,一步一步靠近那个东西。

  看错什么?就是有个丧尸!

  先前在加油站的地下仓库里,那只丧尸的眼睛在黑暗中就是散发着蓝色光芒的。

  院子里连个风吹草动都没有,没办法做到听声辨位,她只能谨慎的无限靠近那个墙角。

  突然,一道身影扑了过来,长安条件反射往旁边一躲顺便一脚把那东西踢飞出去。

  下一秒,棍子虎虎生风紧随其后。

  那东西倒在地上就不起来了,哼唧哼唧的声音让长安紧急停住了动作。

  铁棍最终没有砸到他脑袋上,但是也深深的插进了他脑袋边的空地里,可想而知她用了多大的力气。

  收住棍子,她喘着粗气走过去。

  这次她学聪明了,没去碰他,就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在那里耍赖。

  男人自己耍了一会儿,看长安不搭理他,委屈巴巴的坐起来凑到长安身边。

  他挨着长安并排坐着,手里还是那朵花。

  木槿花在他手里开放的娇艳欲滴,但是此时花瓣微合,似乎正在沉睡。

  看长安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花,男人抓住她的手,非常大方的把花放进她手里。

  他不会说话,但是没有眼仁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期待的看着她。

  长安盯着他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把注意力转移到手里的花上。

  那朵花似乎没感觉到自己被送出去了,呼哧呼哧的打着呼噜,睡得十分香甜。

  长安一会捏捏它的花瓣,一会吹吹它的花蕊,折腾了半天,这朵花硬是没醒。

  “你到底是什么人?”把花还给那个男人,长安问他。

  但是她也察觉到男人似乎不会说话,没有得到回答也没觉得意外。

  不过男人似乎能听懂她说话,手指在半空中比划着,半天也画不出来什么。

  最后只能用长长的指甲,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形。

  “什么意思?你叫圆?”长安歪着头问题。

  男人摇了摇头,指了指圆,又指了指天上半圆的月亮。

  “叫月亮?”长安认为自己是秒懂,但是男人却瘪了瘪嘴,放弃了讨论自己的名字。

  尽管如此,长安还是认定了他的名字,叫做月亮。

月亮就是过来看看她,看完了他就要走了。

  一天没见,他似乎肢体动作协调了不少。

  看起来完全没有丧尸的那种僵硬劲。

  如果加油站那只丧尸算是3到4级的话,那么他最少得6级了。

  除了皮肤有点发青,眼睛没有眼仁不会说话外,他几乎就是个人类。

  当然,他好像智商有点低,也可能是还没彻底进化完吧。

  长安这样想着,亲眼看见那家伙灵活的翻墙离开。

  丧尸可以进化……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进化成和人类一样但是却更强大的物种。

  毕竟它们是一级一级生长的,有些还没进化到更强,就死掉了。

  它们要进化完全,似乎是非常难的。

  而且,不知道这东西拥有了灵智,会把人类当成什么。

  要是单纯的对立还好,要是定位成食物。

  那么很快,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存在人类这种生物。

  长安已经可以预见,到时候丧尸进化成更高级的生物,他们统治世界,而曾经属于人类的所有,都会被摧毁。

  但是同时,她也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这些丧尸如果真的可以完全进化,似乎更适合统治地球。

  他们比人类强大,而且数量会很稀少。

  地球得以喘息,也会慢慢的更好。

  长安坐在院子里的泳池旁,看着天上半圆的月亮,想了好多好多。

  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

  先不说不一定有丧尸会完全进化,就说她的身份。

  她首先是个人类,所以才会和丧尸形成对立。

  那个丧尸总是来找她可不行,得把他打发走。

  要是有必要,也许可以尝试杀了他,这样以后人类就会少一点的威胁。

  ————

  天亮了,花清逸推开小楼的门,就看见坐在车斗里闭目养神的长安。

  他看了看身后的门,又看了看她们房间的那个落地窗。

  有门不走,从窗户跳出来,这个女人……

  果然够特别!

  车子启动,轰鸣声惊醒长安,她睁开眼睛,看了看手边的棍子,跳下车去扶从房子里出来的女人。

  经过一夜,女人的脸色好了不少。

  长安看了看她的伤口,又给她注射了一只血清。

  车辆继续出发,不过这一次,长安坐在副驾驶,女人和杨雪儿在后排闲聊。

  挂在驾驶位车窗上边的对讲机响了一声,里面传来那个壮汉的声音:“连长,我们迷路了。”

  花清逸眉头不安的跳动,把车停在路边,拿起对讲。

  “现在什么情况?”

  “我们遭遇丧尸潮,脱离了原定路线。”

  长安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眯着眼看向手紧紧扣着方向盘的花清逸。

  花清逸呼出一口浊气:“汇报伤亡情况!”

  “目前暂无伤亡。”

  他紧接着又问:“你们身边现在有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

  壮汉看了看车外漫过视线的芦苇:“我们在一片芦苇荡里,现在找不到方向,指南针失灵了。”

  花清逸让他们待在那里休息,然后绞尽脑汁的思考,地图上有没有一个地方是芦苇荡。

  可是他哪里能记得清楚?地图上只有几个大城市的市中心标点,沿途的东西画的十分简陋,只能勉强知道该往那边走。

  “滴!——”花清逸挫败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喇叭响亮的发出声音。

  对讲机又传来一阵嗡鸣:“嘶~——”

  “连长,我们听到鸣笛声了,是你吗?”壮汉的话让花清逸一瞬间来了精神。

  他环顾四周,除了路边有个小河,没有发现芦苇。

  长安这时候拍了他胳膊一下,降下副驾驶的车窗,指着河对面的一片杂草荒滩。

  “那种荒滩是芦苇坏死后形成的,他们的位置应该再河对岸不远处。”

  不过一座小山丘挡住了视线,他们也不知道山丘后面是不是芦苇荡。

  但是花清逸现在非常相信长安的话。

  这小姑娘平时话不多,但是每句话都有用。

  他赶紧拿起对讲机:“你们仔细看看,什么方向有一个山丘?”

  那边两分钟后传出话来:“我们找到山丘了……”

  “排长!我看见路了!”壮汉的话还没说完,刚才去查看山丘的年轻士兵兴奋的跑回来,他这句话也传到了对讲机里。

  “很好,你们看看那条路能不能汇聚到大路上。”花清逸把车往前面开了开,拿着望远镜往山丘那边看。

  长安看着小河边游着的野鸭子皱了皱眉。

  她好像看见河里有一只手?

  怎么会?

  她也下了车,径直翻过公路护栏,踩着草地往河滩上过去。

  她没看错,那确实是一只手。

  有两个人正趴在河滩上,后背起起伏伏,证明没有死掉。

  “喂!花清逸!这边有两个人!”她站在河滩上喊公路上的花清逸。

  男人放下望远镜往她这边看,果然看见她脚边有两个人形。

  “活人?”

  “是活人!过来搭把手!”

  花清逸把东西放回车里,翻过护栏小心的踩着斜坡上的草,一点一点挪下去。

  那两个人一男一女都还有呼吸,花清逸先把他们口鼻的泥沙扣出来,然后背着那个男人往上爬。

  长安也背起那个女人,亦步亦趋的踩着花清逸的脚印。

  这种下坡非常容易滑倒,要是滑下去摔一下,他们没什么事,这两个本来就没多少气的人可能就摔死了!

  好在两个人下盘都很稳当,顺利的把人背上去。

  昨天长安坐了一天的车斗,现在用来放他们了。

  队伍里有治愈系异能者,但是毕竟不是军队的人,花清逸不愿意再去相信那些人,所以就简单的帮忙清理泥沙。

  这两个人不是受了伤,只是掉进河里泡了很久,又没吃饭。

  又饿又冷,现在发了高烧。

  长安在药局收了不少药,她假装把手伸进工装裤最下面的口袋,拿出了一盒退烧药。

  花清逸调了下眉,把水递给她。

  那两个幸存者睁不开眼睛,人在意识不清的时候,是会下意识的防备外界一切触碰的。

  所以这药根本喂不进去,杨雪儿皱了皱眉,拿出了一直护在包里的一个小锤子。

  “打在天冲穴上,可以让他们暂时无法反抗。”

  长安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杨雪儿,沉默的从小窗里接过小锤子。

  控制着力度,在两人天冲穴上各打了一下,果然见两人放松下来。

  长安压下心里的疑惑,赶紧给他们喂药。

  等她整理好了,迷路的那些人也终于找到了大路。

  花清逸开着车过去会和。

  经过简单的修整,花清逸要求队伍立刻出发。

  刚刚经历过丧尸潮的队伍明显低迷不少。

  大家沉默的上车。